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18

_分节阅读_11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夜深人静,兄弟两沉默地坐在树下,一夜孤独,苍凉。

    好不窖易熬到天亮,流苏平安产下一女,沉沉地睡了过去,风侮某这才有时间松一口气,

    一天一夜扮郑重的女人疲惫得只想找个柔软的床铺好好睡一觉,而打击又接踵而来。

    风侮某听罢玄武的话,抬头看看天地,坚定道:“天亮了,可仁)看情楚山崖地下的环境,

    再下去找.

    已经过了一夜,假如像玄北所说,崖底如此凶险,南瑾双腿不便,又从这么高的地方捧下

    去。山崖地下这么多毒草,定然是毒气满溢,先不说这一夜过去,他会不会被毒气所伤,在那

    种野狼出扮受的地方,指不定被吞噬入腹,尸骨无存了。

    风侮某痛苦地闭上眼睛,丽眸下一片青黛,一书鄙酬目从眼睛溢出,风侮某倏然睁开眼睛,

    一擦眼泪,掷地有声,一地刚硬,“我亲白下去.

    “小姐,不行.”玄」卜阳十,“公子出事,少夫人又刚刚生产,风家堡就只有你能独撑大

    局,万一你再出事,我们怎么办,还是让我和玄武下去,一定会仔细搜寻公子的下落.

    玄武也不让风侮某下去,风侮某执意坚持,回头吩咐道:“如果办办醒了,这件事谁者『不

    许和她说,我白己来说,听明白了吗?”

    小翠阿碧点点头,少夫人接二连三受到刺激,真是苦了她,再不能受刺激,她们分得情楚

    宫雪凝刚刚带梳办接生罢,便去给冰月宫的人解毒,并把一瓶药交给风侮某,“服下它,

    你们下去,应该不会被毒气毒草所伤。

    风侮某沉默地接过,“多谢.

    如干构艰着上了寒水崖,崖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天地为之色变,风侮某心口一尽,如

    玉嘱咐他们小心点。

    大家本来没有什么交清,纯属陌生人,经过一天一夜,感觉却亲近不少,冰月宫和幽灵宫

    白此真的成为友谊之宫,能够携手同进,何况中间还有流苏这斗即虽而有力的纽帝。

    侮某点点头,和玄武玄北还有两人下去。

    崖底真的很深,足足有千尺,他们腰上者『绑了绳子,沿看悬压而下,峭壁非常险峻,古树

    ,奇花,各种各样的植物者『有。幸亏是白天,看的真切,比起昨晚,下去的时候顺利很多。

    崖底是一片野树林,非常大,毒气飘散得板为厉害,淡淡的粉红之气在空气中蔓延,昨天

    晚上下来太晚,根本就看不得不是很情楚,现在看着大吃一晾。

    除了一片野树林,遍地者『是他们叫不出名字的红花和荆棘,红花长在荆棘中,非常妖红的

    颜色,比血的颜色还要深一点,花径长满刺,很长,遍地盛开,妖烧凄绝,还结了红色的果子

    ,淡淡的粉色朦胧下,美得嗜血。

    “天啊’服了宫雪凝所给的药,玄武觉得并扮受有昨晚那么难受,风侮某来不及晾叹这

    儿的妖魅,工刻让他们解开绳子找人。

    空气墉懒而紧绷,墉懒的是红花的艳,紧绷的是野兽压迫的危险。

    风侮某压低声音,告诉他们要轻声轻步,不许发生大的动静,免得晾动狼群。

    对比南瑾捧下来的角度,很窖易判断,他很大是捧到野树林里,在野树林里,这里一看就

    是荒无人烟的野树林。树上者雕吉着果实,因为无人涉足的原因,长年累月下来,树林里有个地

    方推荐了厚厚的果实,有的足足有深到膝盖。

    天啊

    “小姐,公子不会被压在野果下面吧?”玄北晾呼,好厚的果实群。

    风侮某已发现了有一个数像是被重物过似的,两三根树枝莫名其妙地折断,平实的果实层

    似乎被什么践踏过一样,在那棵树下十分凌乱,果实者『向四边蔓延,空出好大一块地方。野果

    住两边散开,分出一条小径,一直蔓延。

    风侮某很确定那儿是南瑾掉下来的地方,他们工刻掀开展开轻功,掠过果实,落在树边。

    树下已有人爬行过的痕迹,也有动物爬行过的痕迹,且草地上有大量的鲜血,芳草点书酬占

    红,沿途有血液蔓延。

    “公子的萧?”玄北眼尖地看到南瑾的萧,随着南瑾多年的萧被捧断了,截成两段,沾着

    点点鲜血。

    “南瑾是掉这儿没错.’风侮某脸色一喜,众人随着那条小小的野果小径走过,很陕就通

    过野树林,倏然脸色大变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86章

    漫边的红花几乎把整个山谷者『围绕,毒气蔓延而出,常午毒气缭绕,把岩壁者『染红,似血

    猩红。

    倘若说刚刚他们见到那片花侮是小河,这儿便是大侮。

    炙热的空气扑面而来,花香袭人,却夹着一股腥躁的味道,难闻得令人作呕。

    众人脸色巨变,这儿高林耸工,正是背光处,树林把阳光遮住,显得特别的幽暗,红色的

    毒零中,一双双幽绿的眼睛在毒零中显得特别的触目原压

    狂风卷过,草木骚动,一股危险的气息拽住他们的神经,背脊窜过一阵冷意。

    野狼

    好多野巧良

    整个山谷者『是,幽绿的光,发出森冷的气息,撩牙洁白,森森寒人,高壮的躯体,锐利的

    白牙,幽绿的眼睛,足足有上百多只,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他们的眼睛,露出板度凶狠嗜血的渴望,像是渴了千百万年的河流急迫地需要水源,这是

    一群嗜血的野狼,正睁着森冷的眼睛,缓缓地巡视着他们的盛世珍慌。

    山谷中,诡异而阴森,仿若死人谷。

    这儿毒雾缭绕,人烟绝迹,飞禽死绝,而这批野狼却安然无恙,且发出彪曝的侵略气息,

    一看就知道,他们本身帝有剧毒。从小喝着鹤顶红长大的人,满身者『是毒,连吐气者『是毒,而

    这批野狼,亦是常年在毒气中浸泡,成长,亦帝着逼人的毒。

    “我的爷爷啊”玄北晾呼一声,看得眼眶欲裂,他们是顺着果实层的小径一直追过来

    ,竟然碰上一群毒野狼,那公子还有命吗?

    不给他们当晚餐啃了才匡呢。

    风侮某脸色喇一下就发白,地下的血迹已经干枯,像是有人爬行过痕迹,留下一道猩红的

    血迹,南瑾在掉下来的时候应该是没死的,甚至想要白救,可是,遇上这批野狼,定然是凶多

    吉少。

    “小姐你看”玄武眼尖地指着不远处的荆棘旁边,白雪的布料,染了鲜血,半油猩红

    ,独特的布料,很窖易就认出来,那是南瑾的衣裳,碎布

    风侮某本来就白得像鬼的脸色又白了几分,苍白透明得叫情晰看见脸颊的血管,双眸进出

    仇限的光芒,胸口剧烈的起伏

    “南瑾是不是他们把南瑾’她身体剧烈晃荡一下,玄武眼明手陕扶着她,担陇地

    看着她发白的脸,发红的眼

    “他们是不是把公子’剩下的话吞回腹中,他们的脸颊一阵剧烈的扭曲,像是忍着什

    么痛苦似的。

    整个山谷,本就不大,一个活生生的人掉下来,一地血迹,玉箫断裂,碎布横枝,除了被

    野狼撕裂吞噬,还能有什么解释?

    一股阴风大作,爵时间天地无光,百花位血,彪曝的卷风在扫动缭绕毒气,更散开了些,

    他们看得更情楚了

    起码上百只的野狼,腥躁之味板浓,随着阴风狂瓤而过,野狼动了。

    动一动,整个山谷者『仕摇晃,发出沉闷的压迫之声,他们张着锐利的爪子,幽绿的眸子更

    森冷寒峭,龄牙,长长撩牙露出,锐利尖刻,倏然扑向他们,眼光里者『是嗜血的兴奋。

    嗽嗽声音震耳欲聋。

    “我要杀了你们?’风侮某倏然发出一声尖叫,手中宝剑一动,倏然劈下,剑气一扫,划

    过黑压压的野狼,登时血肉模糊,残肤四起

    嗽嗽野狼避开很陕,身形敏捷,住四边分开,只有两只被长剑劈死,血零四溅,滴落

    在红花上,倍添妖烧。

    美美得夺目,美得震晾,美得嗜血。

    野狼跳跃,奔跑,身如蛟龙,张着爪子就扑过来,玄北玄武等人1刻抽出宝剑,奋起抵挡

    ,认定他们把南瑾撕裂吞噬,激起他们心底最沉的怒和}鼠

    登时,剑气冷扫,气若晾鸿,玉人百兽大战,渗叫顿起,猩红飘曳,草木气血,阴风含悲

    ,一片血肉模糊,杀得天昏地暗。

    风侮某根本就不让野狼近身,宝剑在手,气扫千军,怒板而招式凌乱,不少野狼被她劈得

    四分玉裂。

    “檐了?小姐陕走,它们的血有毒.”玄北倏然大喊,刺伤野狼之刻,鲜血溅到他的手臂

    上,片刻,一片青紫,玄北大晾,厉喝一声。

    风侮某不甘,她要杀了它们,为南瑾报仇,不然她不甘心,她不甘心眼泪A从眼眶

    里滴落,玄武见状,工刻掠身过来,一把卷住她的纤腰,大吼一声,“陕走.

    “放开我.’风侮某不满地大喊。

    “不许动!”玄武在她耳边历喝,震得她耳膜一阵当啷作响,无人迅速掠走,赶回刚刚的

    悬崖边,上百野狼展开疯狂的追赶,巨大的身子有不显笨重,如灵豹那么矫捷,踏在地上如晾

    雷顿响,好像有无数的野兽在地底不断地奔腾跳跃。紧紧地追着他们,奔跑着,嘶吼着

    那是一幕非常让人震晾的场面,上百只野狼在身后迅速泊杆袖们,黑压压的一片,幽绿的

    眸光在略暗的光线中分外骇人。近在咫尺,速度竟然被他们要陕

    眼看他们锋利的爪牙就要抓到他们的后背,玉人反应极陕地抓住绳索急速借力纵身而上,

    而山崖上的人反映很陕工刻拉他们上来。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