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0

_分节阅读_12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之后便道:“少夫人身体产后虚弱,本无大碍,只是仔

    细调理便会队复,为何昏迷不醒,老夫实在不知。

    “这是什么意思?’众人心揪起来。

    老大夫沉沉叹息,“少夫人昏迷前似乎受了刺激,有意封闭白己,也许是她白己不想醒来

    ,具体原因是什么,实在不情楚,你们最好有心理准备,也许一天两天就醒了,也许一年两年

    ,也许一辈子,这要看少夫人的意志.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87章

    梳办饥目至不醒,如木偶般静静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一点人气者刚受有,倘若不是细细浅

    浅的呼吸,众人者『会认为,流苏已是一具尸体。

    如玉在她们回家的第三天就上风家堡小住,见流苏昏迷不醒,回去找宫雪凝来给她看看,

    宫雪凝的判断和老大夫一样,流苏是白己不想醒过来,这要看她白己的意愿和意志,药物是唤

    不醒她,只能顺其白然。

    具体什么时候醒来,她也不确定。

    孩子被抱到风夫人哪儿照顾,不足月,显得特别小,风夫人天天看着酷似南瑾的脸,又安

    慰,又悲伤,百味交织。

    第玉天,她就睁开眼睛,一双灵秀的眼睛,酷似流苏,如墨玉般,又大又黑又圆,灵气逼

    人。脸上的皱褶也散开,细嫩滑腻,是个粉状玉琢的小女孩,把南瑾和流苏外貌上的优点者『集

    合了,非常漂亮。活脱脱就是女版的小南瑾,特别是那点朱砂,似是模子刻出来的。

    孩子不懂父母悲,除了吃就是睡,吹饱了就睡,睡醒就吃,寻常出生几天的孩子,哭闹得

    很厉害,特别是晚上的时间,不吵得你翻天覆地誓不罢休,可这孩子安静得很奇匡,她除了肚

    子饿的时候会象征隆地哭两声,还哭得很有规律,其他时间绝不发出一点声音,有时候睁着一

    双灵气的眼睛,咕噜噜地瞅着风夫人,可当风夫人看向她的时候,又很大牌地闭上眼睛去找周

    公。

    不哭,不笑,不闹,嫩嘟嘟的脸非常正经严肃.

    南瑾之死的悲伤被她冲散不少,风夫人有时候拎着她左看右看,怎么看者『像南瑾小时候的

    摸样,有好几次者『掀开尿布看看是不是隆别搞错了。她还会不乐意地用小断腿踢她,小动作可

    爱板了。

    连风侮某有时候者『哭笑不得。

    这天阳光很好,风夫人抱着她在院子里玩,一群人者『围过来逗她,被抱来抱去,小家伙也

    不认生,睁着眼睛瞅着他们,粉嫩嫩的唇偶尔露出朵稀罕的笑窖。

    “真像公子.”阿碧逗着她,小翠捏捏她的脸颊,如玉一手拍开她,小孩子这么嫩的脸,

    捏着很疼的。

    “这孩子长大后一定倾国倾城,活脱脱的美人胚子,不过怎么就这么严肃呢?’如玉好奇

    地瞅着,一点者『不明白,萧绝的孩子怎么和南瑾长得如模子印似的,连个隆者『这么像,要不是

    推算月份,她几乎认为这就是南瑾的孩子。

    “我们公子就这么严肃.”阿碧笑道,“笑一笑多好,每次者『扯一扯唇角,小家伙,你在

    应付我们么?”

    “给你扒扒唇角就不错了,南瑾小时候详扒唇角的迹象者刚受有。’风夫人插上一句。

    “这样很无趣耶,一点者『不好玩,小小姐,来,给姐姐亲一个。’小翠关噜噜地凑上去,

    红丹丹的唇就要亲她的脸颊。

    小家伙倏然很不给面子地别过脸去,躲开魔唇袭击,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白从南瑾走后,风家堡好久没有听到笑声了,好不窖易今天有了笑窖,冲散山上的悲伤气

    氛。

    “叫什么名字呢?’侮某抱着她,淡淡地问道,口气有些陇伤,最近风家船运陀得不可开

    交,她好不窖易挤出一点时间来陪着风夫人逗小孩玩。南瑾的事还没有传开,一切者『很正常。

    风平浪静下的可泊,更是无法预料的?

    “苏苏和南瑾泣该职名字了,可借”一个不在了,一个昏睡不醒,可冷的孩子,风夫

    人的口气更是悲伤,想起南瑾,心口又是一阵扯痛。

    “风夫人,要不取个小名吧。’如玉提议道,她反正没事,在风家堡住了一段时间,她隆

    子潇洒,热清,和小翠阿碧她们非常脾隆相投,处得非常不错,加上和流苏的关系,风家堡者『

    没把她当外人。

    “小名,也不错.’风夫人和风侮某者『同意,叫个小名,“叫什么?”

    “宝贝一

    “可爱.

    小翠阿碧工刻道,风侮某翻白眼,连小家伙者『很不给面子,小脑袋住风侮某坏里一歪,大

    大打击了阿碧和小翠。

    “怎么这样,叫可爱不错啊.小可爱.”阿碧不甘,伸手过去就要捏她,风侮某瞪眼。

    “小花,花花’小翠夹发奇想,谁让她这么严肃,她就要套一个很有爱的名字给她,

    “小草”

    众人绝倒,服了她。

    “叫安安平平安安的意思。’如玉道,风侮某觉得还不错,风夫人沉吟,“我想叫她

    南瑾,

    众人吐血瞪着她就像她在吃老鼠一样。

    小家伙打了个哈欠,很给面子地回应,风夫人瞪她,小家伙面无表清,粉粉唇晶莹剔透,

    可爱得想让人咬一口,就着表清太不可爱。

    “叫楠楠也成’风侮某顺着风夫人的意思,玄北从外插来一句,“小小姐是十三生的,叫十三好了,

    “十三十三叫着挺顺口的’风侮某扮受意见,感觉不错。

    小翠翻白眼,“玄北你个十三的,这是市井骂人的话.

    众人无语。

    小家伙似乎不想再听噪音,脑袋拢在风侮某坏里,想要舒服地睡觉,风侮某见状,“叫小

    白口巴.你看她白白嫩嫩的。

    小家伙夹然咯咯一笑,四座皆奇,从不笑的小家伙夹然笑了,感觉挺吓人,非常有喜感,

    他们者『好奇地凑过来。

    她似乎笑得很开心,粉粉的唇者『口水,风夫人晾奇道:“莫非是小宝贝同意这个名字?那

    就叫小白。

    额小白.

    “我想到老鼠.’饭口玉声音低弱地反驳,幽灵宫经常会看到小白鼠,小白真的是

    苏苏啊,你还是赶紧醒吧,不待见这么棍的起名阵势。

    “瞧她笑得多开心,小白,小白越叫越好听.’叼、翠也没意见,真太可爱的名字。

    玄北翻白眼,如玉无语,风侮某一锤定音,“就小白?

    倏然感觉腿上一片湿润微热,风侮某肇眉,顿然不顾形象叫起来,“小白,你竟然撒尿?

    风侮某一下子就举起她,大失形象,风夫人工刻接过,骂了一句,“活该你被小白默负,

    这么折腾,也不小心点。

    孩子还没抬头,太过脆弱,这么大动作,稍有不厦就拧伤,风侮某欲哭无泪,“昊小白,

    姑妈给你起名,还这么无礼,小心你的屁股.

    众人大笑,风夫人抱她回房收抬,风侮某也回房换衣服,好不窖易抱她一回,竟然尿了她

    一身,可恶的丫头,和她爹一样不可爱,想起南瑾,心口有些淡淡的陇伤。

    这么陕乐的气氛,可借,少了南瑾和苏苏,怎么笑也掩不去心中的伤。

    “你说,侮某起名的时候,小白就笑,是想要撒尿作弄侮某,不坏好意地笑,还是满意这

    个名字就笑?’如玉有些迟疑地开口。

    众人纷纷肇眉,思考这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一阵诡异的沉默。

    你看我,我看你,没人说话,半晌,韩叔这才扯扯唇角,“巧合AE?

    喇喇数双眼光射过去,韩叔默,小翠拍拍胸口,“嗯,应该是巧合巧合.

    不然太可泊了?

    纸毕竟包不住火,南瑾死亡的消息很快在凤城中传开,传得沸沸扬扬,一彼三叠,迅速蔓

    延,仿若一股强劲的风,蔓延整个天下。

    朝廷为之震动,江湖为之震憾,一时家喻户晓。

    前三天,风平浪静,所有的一切者『非常正常,沉浸在震晾中的人们静观其变,是幸灾乐祸

    ,还是隔岸观火,无人可知。者『在等着风家堡的下一步动作。

    风南瑾死后,风侮某接手风家航运,维持风家航运的正常营运,她早就是独当一面的女人

    ,处理生意有条有理,非常沉稳。

    风家航运的六位管事亦全力支持风侮某,撑住风家航运。

    可是,第四天过后,清况就有了微妙的变化。

    原本被风家堡合并的船运开始蠢蠢欲动,想要把原来白己的船运给分出去,在前三天静观

    其变之后,几乎所有人者『认为,风侮某撑不起整个风家航运,为避免白己利益受损,便想要私

    白撕毁当初和风南瑾签订的并体合约。

    玉年前风家航运是凤城最大的船行,却远远不是今天的规模,当时的凤城就有四家同等规

    模的船行一起竞争,是风南瑾利用高价买下两家,增强竞争力,通过竞争把其余两家逼得宣布

    破产,成功地合并四家航运,成为天下第一大航运。后来经过两年,沿着赤丹河两边最大的三

    家航运归属风家堡,其他的者『是小规模的船行,现在的风家堡是由八家比较大的航运组合而成

    当时双方签订过合体条约,每年纯利润中,南瑾会根据各家船运的成绩四六分红,几年来

    一直把彼此的利益关系处理板好,七家船运也由原来的不服到后来的心悦诚服。

    南瑾一死,风侮某上任,几乎者『所有人者『认为,一个女人绝对撑不起整个航运,底下有骚

    动纯属正常清况。

    骚动归骚动,其余人还</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