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5

_分节阅读_12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恶毒道,一脸冷

    笑。

    流苏淡然领首,“多谢关心.

    不痛不痒的话让司马俊气得脸色涨红,拂袖冷冷一哼,错身离开,如玉手一动,早就趁他

    们不在意捡起的小石头倏然离手,狠狠地击中他的小腿。浑厚的内力让司马俊小腿一麻,爵间

    失力,狠狠地住前扑去。

    哗啦一声,水渍四溅,这儿是渡口,地上坑坑洼洼,他捧倒的地方刚好是一个小水洼,腥

    味四飞益,他整张脸狠狠地砸在昊水里,昊水四溅,柳秀等人毫不客气地嘲笑,比他们刚刚更放

    肆。

    他身边的同伴赶紧过去扶起他,司马俊倏然回过身来,眼光怨限地瞪着他们,水滴一滴一

    滴顺着发丝滴下,凌乱而狼狈,柳秀猖狂地大笑,“司马二少爷,新造型啊,很不错啊.就是

    昊丁点。

    如土潇洒地抱着胸,露出善意的笑,“我说司马少爷,您走路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这么

    大的水洼者刚受看见,您眼睛长在屁股上吗?

    “哈哈’众人大笑,流苏也浅笑摇摇头,司马俊狠狠一跺脚,喷怒指着他们,“你们

    等着.

    “叫得疯的狗总是不会咬人,会让别人等着的人,者『是纸老虎,底气不足,不堪一击.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如玉冷笑。

    “就是,苏苏,这种人何必忍着他,推下梅计袖当一回落汤鸡更过瘾。’柳溪哼哼道。

    流苏只是淡淡笑笑,神色安然,“现在他们正得势,我们让三步,磕三响头者刚受问题,风

    水轮流转,他日风家航运起死回生,他们即便是让三百步,磕三百个响头,也未必能求得我只

    言半句,只会任我宰割,这便是竞争场上的伸缩之道。

    流苏说罢,一笑而过,踩着甲板上船,柳秀柳溪相视一眼,那爵间,似乎看见南瑾的刚硬

    如玉一笑,翩然掠上船,她早就知道,流苏本就这么彪曝.

    风帆需要水手来起落篷.顺着风力风向调整等,靠个人掌控板难,柳秀柳溪者『能单独航行

    ,只要能分辨方向和风力,其实并不难。有两位高手指导,流苏学起来很陕。在凤城生活久的

    人对风向的变化者『很敏感,这是习暖隆所养成的敏锐,特别是他们在船行长大的孩子,更是如

    此,在侮上航行者『不用看风向变化。

    可苏苏不是,她对风向的变化敏锐程度不够,柳秀在船头插上三面小旗,教流苏分辨方向

    加上又指南针,第一六梳办勉强学了些窍门,因为扮莫北侮的风力比赤丹河多变,却又强劲

    ,柳秀和柳溪详细地想她解说所有有可能发生的危险和变故,教她应付。柳秀选的是一只中型

    帆船,在船上堆放适量的货物,让船的吃水力达到一定稳定程度,流苏第二天再尝试的时候,

    已经抓住窍门,虽然笨拙,可只要不是遇上咫风和暴雨,独白航行到扮莫北岛已不成问题。

    柳溪连连称赞她学习功夫陕,这么短的时间就能驾驭,她当时要三天才勉强航行,流苏淡

    淡笑笑,当初在赤丹河上游玩的时候,她好奇怎么航行,南瑾给她讲解过,回去的时候还详细

    解说洛逢调整等问题。她印象非常深刻,这两天学起来也陕,如玉倒不如她怎么窖易上手。

    夜色深浓,一片苍凉,流苏晚膳过后就在房里逗着小白玩,明天就出侮,她想多珍借一些

    和女儿相处的时光。

    小白越大越漂亮,几乎是两天一个变化,越大越有自瑾的架势,冷着脸,如墨玉般的眸子

    灵气逼人,却略显冷模,正经严肃得不得了。流苏抱着的时候,偶尔会施舍给她几个笑窖,其

    他人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身子还是小小的,短短的腿,短短的手,非常可爱,抱在手里,好像泊一用力,就会捏碎

    般。

    “小家伙,你怎么一点也不可爱?’流苏捏着她的脸,趴在一边者『逗着她,半晌她也不肯

    嘟一声给她听,流苏在她嫩嫩的腿卜轩轩一拧,小白的小短腿倏然一踢,漆黑的眼睛瞅看梳办

    ,特别的幽怨,看得流苏心清大好,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好几口。

    小白不满地晃脑袋,小书两娘亲吃她豆腐,流苏凤眸一瞪,小白也回她一瞪,黑溜溜的眼睛

    分外迷人灵气。

    就好像南窿在瞪着她一样,流苏心里又酸又痛,倏然用手捂住小白的脸,小白的小短臂挥

    动,轻轻地砸到流苏的手上,手遮住她的光线了。

    流苏这才放开她,抱起来,搂在坏里,“小白,娘明天就出侮,娘一定会回来,看着小白

    长大嫁人,看着风家越来越好,娘一定会回来,到时候小白要乖乖地露出一朵笑窖给娘看哦.

    笑起来,就如南瑾在笑,欣慰的笑,赞许的笑,能撑着她继续走下去的笑。

    明明说得开心,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下,流苏一擦,接着笑道,“小白,你的名字真的好白

    ,呵呵”

    小家伙夹然嗽嗽地叫,似乎在抗议这个名字,流苏捏捏她的脸庞,“奶奶说,姑婆给你起

    名到时候,你还笑,白己者『满意,现在抗议什么?

    可冷的小白只能委屈地躲在墙角画圈圈,不知在诅咒谁,连睁眼睛的欲望者刚受有了,这名

    儿起得太委屈,他们明摆着默负她不能说话嘛.

    流苏冷爱地看着女儿,心口酸酸痛痛,一夜难眠,泊是看不够似的,一直看着,偶尔说说

    话,逗着她玩。小白晚上本就晚睡,今夜似乎知道娘亲的心清,睡得更晚,流苏逗着她,偶尔

    咯咯地笑,粉嫩嫩的唇者『是口水渣滓,流苏苦笑不得,知道子时过了,小白这才欢迎周公的招

    呼,沉沉地闭上眼睛。

    女儿身上香香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流苏亲了又亲,最后也沉沉地睡过去。

    第二天情早梳办便醒了,小白还饥饥地睡着,小家伙昨天醒来几次,正睡得沉,风夫人风

    侮某等就送她到门口,外头还是很沉,灰暗的天空,情晨有点凉意,风夫人红着眼,抓着她的

    手,紧声道:“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苏苏,姑姑不知道怎么说,总之你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想办法回来。’风侮某沉声道。侮某到现在还是想着,若是苏苏能改变想法不去,那是最好的,可显然,流苏并无半点这种

    想法。

    流苏点点头,紫灵伯光闪闪,硬咽着,流苏浅笑,“我又不是去送死,别哭了,脸蛋哭花

    就不好看了。

    “那明明’就是送死呀.

    流苏淡淡一笑,便上马车,玄北和如玉阿碧小翠陪着她去渡口,马车上,如玉提醒,“我

    教你用的金针记住了么,危急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保护好白己,知道吗?

    流苏点头,小翠还是不放心,“少夫人,不如我们跟你一起去,我们在后面的船上保护你

    ,好不好,不会让他们发现的。

    梳办摇摇头,“这个问题我们说过了,这次我白己去,你们小哭牡举妄动,虽然你们者『说

    和侮盗不用讲什么信用,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只要被他们发现有人跟着我一起去,风家船运再

    无一点机会,我不能目这个险。

    小翠阿碧相视一眼,只得作罢,马车很陕就到渡口,柳秀柳溪已经在渡口准备好,篷布已

    经拉上,顺着风势帮她调整好,流苏到了渡口,众人又担心地交代几句,她一一笑应,这才上

    船。

    最沂梅透猖撅,出航的船只很少,扮莫北侮盗虽然只会打劫风家航运,其余的船行却泊殃及

    他鱼,尽量减少出航的次数,出航的船只更是寥寥无几,流苏顺着赤丹河,一直出侮,者刚受有

    发现什么船。

    侮上风力有变,流苏降下篷布,调整好,这才安稳地朝着指南针上的方向行驶。

    这是她第一次出侮航行,第一次看见扮莫北侮。

    蔚蓝的侮水,蔚蓝的蓝天,侮天一色,接天无穷碧,宛如一块巨大的蔚蓝宝石。美得纯净

    ,美得大气,有种气势磅礴的壮丽。

    今天风和日丽,侮上风光明媚,可流苏身体却微微有些颤抖。

    白茫茫的大侮,无边无际,看不到方向,辽阔,空旷,侮水扑打船身,发生催促人心的击

    打声,远处,白零缭绕,如一层厚厚的神秘面纱。

    侮,她是陌生的,陌生到身子忍不住颤抖。

    赤丹河只坏越走越远,太阳升到正午,炙热的阳光从苍育泻下,在侮面上洒下一层金光。

    侮风扑面而来,炙热中夹着侮的味道,壮阔,威严,还有残酷.

    整个天地者『只有她一人,如蚌螃映着碧空,分外渺小。

    “南瑾可得保佑我.’流苏又十指握在前面,闭着眼睛,似乎在向侮神祷告,乞求心

    爱之人冥冥之中的庇佑,她一个人,着实有些恐嗅。

    船缓漫加在梅上航行,朝着特定的方向,人人者『说扮莫北侮盗的老巢在扮莫北岛,那是千里侮

    域最大,最凶猛的侮盗岛,闻者色变,人人恐嗅。对染着而腥和残酷的侮盗岛,在大陆一直披

    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无人知道其中深浅。

    幸好今天侮面很平静,显得辽阔,午时三刻时分,流苏终于看见岛屿,根据指南针上的方

    向所指,这是扮莫北群岛扮受错。

    距离扮莫北群岛一千里处,已经停着六艘侮盗船,玉艘巨大的船拥着一艘非常华丽结实的侮

    盗船。其造型比起风家最先进的风帆要结实华丽,非常巨大,中间一艘显然是主船。六艘船上

    者『插着一面黑色的旗帜,一颗巨大的靛骸头,旗帜是黑的,靛骸头是白的,靛骸头上斜划一道

    血色痕迹,看起来更加恐沛血腥,把侮盗凶残血腥的本隆显露无疑。

    周围玉艘船上者『是侮盗,白看见流苏的帆船之后,一片叫嚣,奔腾。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