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6

_分节阅读_12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激越的声音帝着嗜血的兴奋,在扮莫北侮上狂瓤而过,震彻云霄,直扑流苏而来,那赤裸裸

    的,嗜血的叫嚣奔腾,残酷地掠过,似乎想要仁)血来填满饥饿一千多年的河流。

    血腥.残酷的恐嗅紧紧地抓住流苏神经,尽管她已经努力地平缓呼吸,减缓心脏跳动的频

    率,依然脸色苍白,牙齿打颤。

    她很害泊?

    这是人之常清,大陆任何人面对这群恶贯满盈,凶残勇猛的侮盗者『会害泊,她不晓得几年

    前南瑾独白出侮的时候有没有恐嗅,她只知道,她双腿颤抖者『麻痹了,僵硬了。

    流苏咽了咽口水,既然来了,就没有退缩的道理,即便害泊得指尖颤抖,流苏也勇敢地挺

    直背脊。

    娇柔的背影在甲板上格外刚硬.

    输人不输阵.

    气势上输人一筹,骨气上一定要赢回一面。

    “风少夫人?”主船的甲板上出现一名男子,二十玉六岁上下,唇角含着情逸的笑,挑眉

    疑问。蓝天白云下,男子面如冠玉,风度翩翩,非常俊朗,衣冠整洁,举手投足优雅大方,像

    板了游荡江南,泼墨作画的少年佳公子,一点也不像侮盗。

    流苏大跌眼球,这和她想象中的侮盗完全不同,和周围所有人的打扮也不太一样。

    周围船上的侮盗男女皆有,散着头发,非常凌乱,说是披头散发也不为过。脸上画着青青

    绿绿的图案,有的裸着胳膊,上头有各式各样的刺青,嚣张而凶猛。他们的衣服略有敞开,不

    似大陆男女那般保守,男的露胳膊露腿,肌肉奋起,非常有力。女侮盗甚至露出肚脐,麦黄色

    的腰非常柔制,挂着粗狂的腰链,随着相动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男女胸前,脖子上者『佩献着

    有大侮味道的首饰,不似大陆的精致,仁拼目犷为主,板有异地风清。

    他们眼尤四眼,净行,瞪看流办,朽右讯丁很久围野兽,想哭光她吃侍尸育尤存。小官另

    女看上去者『非常有攻击力,血腥中帝着野蛮,嗜血中帝着彪曝,把大侮的力度和残酷完美地结合。

    这才是她想象中的侮盗,而那位男子,却显得格格不入。

    难道他就是扮莫北侮王?一位长身如玉的男子?

    “我是风氏苏苏,风南瑾的妻子.’流苏浅笑,有礼地应道,收敛心中的好奇,既来之则

    安之,害泊恐嗅已于事无益。

    “哦哦杀了她”

    “杀了她”

    梳办户音刚落,玉艘船上响起激越的喊杀声,个个叫得供亮,杀气如龙卷风般剧烈,铺天

    盖地朝梳办扑过来,要把她狠狠地撕碎在扮莫北侮上。他们和她素不相识,却像是和她有着不同

    献天之仇般,限不得把她喇心凿骨。

    嗜血的杀意在侮上狂瓤而过.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下马威,在气势上,流苏已无还手之力。

    洁白的脸,在阳光下感受不到光线的温暖,只觉得森冷,连侮风吹拂者『夹着寒意,流苏的

    脸白得透明。

    小手拢着,握紧手里的夜明珠,这颗夜明珠是南瑾送给她的,她从出侮就一首握在手心里

    ,在板度害泊的时候用力握紧,就像是南窿握着她的手,给她无穷的力量。在一片杀气中,漫

    漫地让白己平静下来。

    勇者,无欲则刚?

    什么者『不想,便什么者『不会害泊?

    俊朗的男子似乎是想要看她在一片杀声中吓得舫滚尿流的狼狈,或者是落荒而逃的濡弱,

    可借,除了刚开始看见流苏眼里的恐嗅,他只看见她站得越发挺直,眼光越发坚定刚毅,男子

    唇角勾起淡淡的诧异之笑。

    好.有勇气.有魄力.

    “在下林浪,欢迎风少夫人来到扮莫北侮,请上船.’林浪见下马威效果不太好,摆手让他

    们安静,这群侮盗工刻安静下来,侮上又队复平静。

    两船错身而过,流苏上了主船。

    主船上,人其实不多,甲板上分两排人站着,一排三人,一排女人,一排男人,服侍和中

    原人士无异,女的娇俏,男的俊朗,年龄者『不大,身上同样也佩献着粗犷的首饰,不是金,不

    是银,也不是玉,而是皮革制作的项链手链,腰佩等,侮上风清佯飞益。

    看看梳办的眼光特别的沉锐,微微的诧异之后,一女人朗朗开口,“噢,这就是那残废的

    妻子呀,也不怎么样嘛,一根手指头就可仁)握死她。

    众人哈哈大笑。

    流苏脸色一沉,她不喜欢从别人嘴曰里说南瑾是残废这种话,流苏眼光静静地看着她,柔

    和的声音不霸气,也不逼人,却非常坚定,“南瑾不是残废,这个世上有很多身体完好,内心

    残废的人,南瑾身残,心不残,比起世上任何人,南瑾者『健康,完整.

    那女人一哼,哈哈大笑,气焰板为嚣张,挑衅道:“我偏要说他是残废,又怎样?”

    流苏淡淡一笑,反问,“你想说便说,我能怎样?”

    女人杏眸一瞪,喇一声,白光闪过,眼光露出凶狠的杀意,宝剑破风而至,冰冷地抵住流

    苏的脖颈大动脉,“你不能怎样,我能这样?”

    冰冷的宝剑住侧一动,狠狠一划,避开流苏的要害在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妖烧的鲜血工

    刻溢出,红了宝剑,尖锐辛辣的痛,让流苏淡淡地肇眉。

    好狠的女人.

    这才是侮盗的本隆,不管穿得多光鲜亮丽,也掩不去骨子里的凶残个隆。

    “送上门来的猎物,不见见血,太对不起我饿了三年的宝剑?’女子眼光露出凶狠的笑。

    流苏打了寒颤。

    “退下.’威严的女户饥饥而至,那女人眼光一闪,宝剑收起,两排男女出列恭迎,抱拳

    高喊,“参见王.

    流苏放眼看去,从船舱中走出一位女子,二十七八上下,皮肤白曹,黛眉杏眸,美得绝艳

    ,大红的梅透丰服,尊贵而粗犷,头献一顶冠珠,锐利的眼神隐约可见冷酷绝清,举手投足的

    刚硬利索,巾帼不让须眉。

    血腥和美丽,残酷和佳人,两种板端的对比,竟然那么和谐.

    威名远播,横扫扮莫北无敌手的侮上之王,竟然是一名美丽的女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0章 两个彪悍的女人 1(文字版)

    流苏非常震晾,她一直认为扮莫」卜梅丰是个威武健壮,十分彪曝的男人,没想到竟是女人,

    这着实出乎意料之外,沉静的眸光露出晾奇。

    很美丽,很冷酷的一个女人.

    浑身刚硬中帝着冷硬,沉锐的眼光如电般,犀利得让人不敢逼视。

    大红的王袍潇洒一扬,扮莫职梅丰资潇洒加坐在准备好的虎皮大椅上,一副君临天下的冷傲

    和孤绝。

    “你就是风南瑾之妻?’声音情脆如黄莺,却板有力度,凝望着流苏的眼光充满审判和衡

    量的姿态。

    流苏不卑不亢地站着,淡淡应道,“是,我是风南瑾之妻.

    溟」卜梅丰唇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弧度,并无一丝温度,辛辣的限意一闪而过,“有骨气,胆

    敢独白出侮见我,风少夫人,事有能为,有所不能为,力所不及就别逞强,捧得太渗可就别匡

    我下手无清.

    冷硬的温度让流苏身体一震,微微轻颤,本就白曹的脸更显出一片透明的白,扮莫」卜梅丰锐

    利的实现一扫,倏然哈哈大笑,尖锐的笑声冲破云霄,狠狠地掠过侮面,连侮底的鳖鱼者『被晾

    蛰一下。

    她一扬王袍,顿然站起来,尊贵的王袍随侮风一飘,顿有烈火红状.巾帼红颜的尊贵和力

    度,走进流苏,艳光四射的窖貌映入流苏淡静的丽眸,美得很有魔力。流苏心底恐嗅急速瓤升

    ,却毅然挺着背脊,不露出院乱,不动声色地看着她。扮莫职梅丰夹然出手,抓住她的右手,强

    劲的力度,握得流苏关节发白,她只要再用力一点,就能捏碎流苏的骨头。

    “风少夫人,你手在发抖,很冷吗?’冷狠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恶意,流苏只觉得关节疼得

    发麻,骨头被她捏的咯咯作响,炎炎烈日下,逼出额头少许冷汗。

    “王,属下看她是泊您才颤抖的,瞧瞧这张脸,这身子,哈哈,也敢到扮莫北侮上来,丢给

    兄弟们玩玩,不出一个时辰就被玩死了,一点劲度者刚受有。”一男子哈哈大笑,吐出恶毒的话

    ,引得几人大笑,旁边几条侮盗船上男子哈大笑,纷纷起哄,似乎听到什么兴奋的事,激动得

    大声叫嚣。

    热浪一彼接着一彼滚滚而来,夹着残酷的羞辱和即将来临的风暴,流苏心底打了寒颤,一

    股冰冷的凉意从脚底窜上背脊,汗湿重衣。

    “多谢侮王关心,办办很好,初次出侮的确颇多不习暖,侮风吹得有些冷。’流苏浅浅一

    笑,手捂在模北侮王的手腕上,缓缓地拉开。

    不紧不漫,不急不躁,溟职梅丰眉头一扬,颇有些趣味地看着她,夕斤距离两双眼睛在凝视

    ,一双灵秀柔和,一双冷酷强曝,你强一分,我便弱三分,你强三分,我便弱九分,不动声色

    地在半空较量一回,没有打雷闪电,只有静得不能再静的空气缓缓流动。

    “好胆色?’场莫」卜梅丰冷冷一哼,看似软趴趴的角色,倒有几分硬气,她和那残废还真是

    天生一对,墉惑人。

    哼.

    如此更好,她喜欢旗鼓相当的对手,太弱,她还瞧不上眼.

    手在放开的时候,一捏她的虎口,流苏痛得玉指一松,扮莫北侮王已经夺走她手心的夜明珠

    好锐利的眼睛,她竟然看出来她手中有东西,流苏心</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