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7

_分节阅读_12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里微微吃晾,不魄是横行多年的侮王

    ,好彪曝的敏锐力,这种洞察危机的能力世上少有人匹敌。

    晶润的明珠在阳光下萤光四射,晶莹剔透之美,让人炫目。

    原来是夜明珠,她还以为是什么暗器呢,哼.

    “好东西.风少夫人习暖随手帝这种价值连城的宝物?’场莫」卜梅丰扬扬手中的明珠,冷硬

    的眼光掠过一抹辛辣的嘲讽。

    流苏见明珠被她所夺,心知不好,要是要不回来,所幸笑道:“我丈夫说过,此乃南疆出

    产的辟那珠,帝在身边可消灾挡祸,办办象一次出侮,帝在身边可保佑我顺利得见侮王。倘若

    侮王喜欢,此辟那珠便送给您。

    侮王双眉一扬,放肆大笑,“风少夫人出手真大方,我喜欢.

    她说罢,左手一扬,夜明珠离手,在空中迅速划过一道直线,叮咚一声落入大侮,消沉不

    见。侮王姿态狂放,肆意,一点者『不把苏苏放在眼里,流苏心头略有不舍,却不动声色地看着

    ,始终帝着浅淡的微笑。

    “风少夫人送给我,辟那珠就是我的,这么做,风少夫人不会介意吧?’侮王笋意屡屡问

    道。

    梳办摇头,“侮王身为侮卜夕丰,横行千里侮域,所向无敌,未逢对手,白然不需辟那珠

    庇佑,丢掉很正常,苏苏不会介意。

    她自头非常不舍,因为这颗夜明珠是南瑾让人特意从南疆帝回来,质感滑腻,温润,常年

    帝着淡淡的暖意,握在手心很舒服。见她毫不客气地丢进大侮,流苏心头很陕掠过心疼,亦板

    陕宁肖失。

    侮王冷冷一笑,回身,狂放不羁坐下,双眸一沉,开门见山道:“风少夫人想要我罢手,

    扮莫北侮盗不再找风家的麻烦,那就看你白己的本事如何.

    流苏凝眸,静静问道:“你想如何?

    侮王唇角勾起冷然的笑,帝着三分诡秘的阴险,七分报复的陕意,玉指横直扮莫北侮,沉声

    道:“扮莫北侮上是我的天下,风少夫人想要和我谈条件,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在我面前说话的

    资格。

    流苏早就有准备,她一定会百般习难,不会那么窖易就进入正题,此刻听她之言,倒也不

    那么晾讶,领首道:“请侮王不吝赐教。

    侮王扬声一笑,走到船头,拇指和食指卷起,吹了一声响亮尖锐的口哨。

    平静的侮水翻滚着,丫雨动着,如暴风雨滚滚而来,乘风破浪,气势如雷,晾涛骇浪扑面而

    来,侮水滚动的速度越来越陕,越来越急,如一个漩涡在转动。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黑暗得宛

    如吞噬一切。

    像是有些什么东西即将破侮而出,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梳办看情了。

    是一群凶猛巨大的白鳖,一共有八只大白鳖,矫捷如龙,凶狠如虎,尖锐的嘴巴大大地张

    开,急切着用什么东西填满。

    流苏大晾,第一次看见这么壮观骇然的场面,掌心者『出了一团冷汗。

    “跳下去,活着上来,你就有资格站在我溟」卜梅丰面前说话,不然,就葬身鱼腹,九泉之

    下陪风南瑾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1 两个彪悍的女人 2

    流苏只感觉有些什么东西狠狠地抓住神经,细细的针狠狠地刺在背脊上,秀气的脸白得一

    片透明,她觉得侮风吹得太猛烈,把鼻尖下的空气者『吹走,窒息的感觉让她的胃部一阵阵纹痛

    好可泊的白鳖群,流苏牙齿打颤,恐嗅.震晾,疯狂涌上。

    “你你说什么?’她听见白己颤抖的声音,支离破碎,掺杂着最深沉的恐嗅。

    这个女人一定是疯子,一定疯了?

    即便不是在梅边长大的她者『知道,鳖鱼是侮上最有攻击力的动物之一,其速度之陕,搏斗

    之凶狠,杀伤力之大,常常为让侮员丧命于扮莫北侮中。

    只要一滴鲜血,百里之内的鳖鱼群就会汇集,场面壮观又残酷,她若是跳下去,岂不死无

    全尸?

    模北侮王吹了声口哨,八条大白鳖散开,围成一个圆圈,四周侮水涌动,其余玉船上的侮

    盗振奋得大喊大叫,把船也开起来,团团地围住大白鳖,占据最好的视线,看流苏猎鳖。碧蓝

    的侮水,洁白的鳖鱼,幽冷的鱼眼,者『让流苏神经一阵阵抽痛。

    耳边荡着侮盗们嗜血的哟吼户,环视一周,个个脸上者『露出莫名的兴奋和血腥,就像是嗅

    到血液之味的大白鳖。

    “吃了她吃了她”

    “狠狠地扣交宝贝们有吃的了,哈哈”

    模北侮王扬起一抹白傲的笑,这群白鳖很显然是她恫养的,她是一名非常出色的训鳖师,

    掌护省色群,为所欲为。只见她冷冷一笑,“风少夫人扮受听情楚吗?跳下去,活着上来,才有

    资格和我谈条件.

    只见一只鳖鱼倏然跳出水面,在侮面上翻了身,又迅速地钻到水底,迅速之陕,板有力度

    ,在甲板上就能感受到它的冰冷嗜血的攻击力。

    扮莫北侮王的眼光紧紧地凝视仕梳办的眼中,锐利沉静,帝着几分挑衅和恶意的试探,欣赏

    流苏眼里的恐嗅,似乎想看见她落荒而逃的狼狈。

    侮王不魄是侮王,在侮上,那是她的天下,流苏一介女流,肉在砧板还不任她宰割。林浪

    等人在甲板上朝着大白鳖吹声口哨,还扬扬手,友好地打了招呼,“宝贝们,等会儿可得温柔

    点,畜生也要懂得冷香借玉啊.

    流苏的心沉了沉,眼底的恐嗅微微褪去,〕昌着自己凝视侮底的白鳖,耳边的欢呼越发激烈

    ,流苏不得不模视,他们绝对是故意,故意造成恐院战术,让她恐嗅害泊。

    “怎么?风少夫人害泊口马?其实还有个选择,你可以去伺候我的这些兄弟们,他们常年在

    侮上,憋得太久,风少夫人倘若能伺候好他们,我也可仁)」上你有机会说服我,人也不多,就百

    来号人,少夫人虽不是艳色,不过困在军营久的男人,母猪赛貂蝉,想来他们不会嫌弃,大伙

    说是不是?’场莫北侮王落地有声。

    “是”

    “是”

    流苏脸色浮上一抹红晕,薄怒道:“扮莫职梅丰,倘若我跳下去,你能放过风家?

    扮莫北侮王扬声笑道:“那就看风少夫人的本事.

    流苏的抓住船檐的手青筋略显,不卑不亢地看着扮莫」卜梅丰,沉静道:“我仁)生命下的赌注

    ,却得不到侮王半点承诺,是我高估您,还是你习暖于掠夺,连最量本的交易规则者『忘记?我

    想,三年前,南瑾来见您,您未必这么嚣张吧?我虽不是南瑾,也是先如今风家航运的执掌者

    ,是您不敢承诺,还是潜意识里畏嗅我们风家的人?

    梅丰脸色一沉,眼光危险眯起,重重地哼哼,南瑾出侮见她之事已成为她一生抹不去的耻

    辱,此刻被流苏挖开伤口,不免脑羞成怒,辛辛玉指笔直指回梳办,“死到临头还牙尖嘴利,

    好,我答应你,只要你有勇气跳下去,一年之内,决不动你们风家,至于会不会放弃完全扫荡风家航运的想法,那就看风少夫人上来之后的本事。不过如果上不了,那就怨不得别人

    她早就调查过,风少夫人被风自瑾保护得好好的,半年前天牢还差点丧命,不会武功,娇

    娇柔柔,凭什么能在白鳖攻击中脱困?她要真的能活着上来,她才要对她刮目相看.哼.

    她就赌她没有勇气跳下去.

    流苏淡淡一笑,她的激将法奏效,此举板为危险,她也不过是碰碰运气。明莫职梅丰高傲

    不羁的个隆,当年输给南瑾定是她一生的耻辱,即便她如此强曝,一提及也免不了动怒,不管

    多强的人,隆格上总有这么一个弱点,对别人肆意掀开伤疤会脑羞成怒。

    一年的时间,足够让风家喘口气,一年的时间,姑姑定会把风家航运撑起来,而她

    流苏眼光淡淡地瞥向下面,群游的鳖鱼,凶猛而嗜血,拍打着侮水,小小的侮域如同在晾

    涛骇浪中般,看着人眼眶欲裂。

    流苏抿着唇,若能救风家,保住南瑾的心血,她死又有何嗅?

    黄泉路上,陪南瑾,生死相随,于她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风少夫人,若是不敢,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爽陕点?’场莫」卜梅丰冷眸一扫,重重哼哼

    女人看到这种场面,没有吓到腿软算她有点胆色,可跳下去就是另一回事。

    是真有胆有色,还是打肿脸充胖子,试试就知道.

    风南瑾,你在天有灵看着这一幕,有没有想到报应两字?扮莫」卜梅丰眼光阴狠,想起当年风

    南瑾日血引来鳖鱼群,无清地把她抛下去,任她和百来条大白鳖搏击,她一条手臂生生比鳖鱼

    咬断,不得不装假肤,这种限,她咽不下,她也要让他妻子尝尝,和鳖鱼群搏击是什么感觉。

    夫债妻还,天经地义.

    白在扮莫北侮被鳖鱼群袭击差点送命,她便开始学会如何控制和训练这群侮上最凶猛的侮兽

    现在侮面侮底者『是她的天下,她想让她死,看谁能救得了。

    当年轻敌,是她一生的限,她还来不及向风自瑾扳回一局,他就死了,太遗憾了,这种遗

    憾就让他妻子来填。

    流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出一掌,声音刚硬坚决,“一言为定.

    模北侮王晾诧掠过,很陕队复平静,单掌抬起,“决不食言.

    有力的击掌声掠过侮面,彼澜四起。

    两双沉稳眼光半空交织,如闪电倏然划过苍育,一片苍凉悲壮.

    流苏偏身,凝视侮底群鳖,刚踩到船板,林浪戏谑,“少夫人之勇气在下佩服,赤拳空手

    可不成,这有把匕首,赠与少夫人,希望少夫人得天神助?</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