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8

_分节阅读_12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也不逞强,接过,淡淡道声,“多谢.

    一踩船板,梳办局局站在船头,双眸死死地盯在侮面上,几条鳖鱼露出凶狠狰狞的眼光,

    更有力地拍打着侮面。

    侮风刮过,帝动少女满头青丝,随风而动,浅黄沂橙奋的罗裙飘逸潇洒,洁白秀雅的脸,

    坚决勇敢的眼神,背脊挺直,显得分外悲壮刚烈,紧紧地握着匕首,倏然纵身一跳

    璞通一声,跳入侮底,落在鳖鱼包围群中

    鳖鱼群动,三头鳖鱼工即随着她钻入侮底,迅速发起攻击.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2章 苏苏搏鲨 上

    甲板上爆发出一阵非常振奋的叮L叫,侮盗们兴奋地举起武器,发出一阵骚动,三条鳖鱼钻

    进了侮底,倏然朝着流苏迅速游过去,尖锐的嘴巴朝着流苏猛烈地刺去。

    流苏跳进侮底,身体不由白主地下沉,浮力的原因让她的身体下沉到了板限,刚刚想要游

    上去就发现有三条大白鳖向她袭击而来,流苏心头一沉,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匕首,奇迹般并

    不感到害泊。随着侮水借力而上,一头青丝在梅水里乱舞,就像是侮藻在飘动,情澈的侮水中

    ,很明显地看见三条大白鳖刺来.

    甲板上众侮盗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纷纷呐喊。

    那气氛,火辣辣的,连空气者『炙热三分,像是最让野兽兴奋的盛世珍慌就在眼前。

    溟」卜梅丰亦目不转睛地看着,对周边的叫嚣呐喊没有丝毫理会,她只想要看看,风南瑾的

    女人到底有几斤几重,够不够看.

    “该不会太弱,一下子就被宝贝们当午餐了吧,怎么不见动静呢?’有人嘿嘿地笑,非常

    有意思地看着如死水般平静的侮面,刚刚的掀起的水花,早就沉寂,其余玉条省色在环在梅面

    上游荡,而底下,却看不情发生什么。

    “就算被吃也不会是整个被吞下去,血迹者刚受有,奇了?’有人喃喃白语,这场面怎么看

    怎么诡异。

    林浪淡淡一笑,扫了一眼扮莫职梅丰,问道:“真要如此?风南瑾和你的思怨与她无关,何

    苦呢?况且风南瑾已死,有什么思怨也随风散了吧,该断了?

    扮莫北侮王眯起眼睛,重重一哼,语气阴冷庆气,“任何事者『可仁)算,唯独这件事,没有商

    量的余地.

    “出来了,出来了?’有人高呼,只见平静的侮平面倏然出现一团漩涡,先是三条大白鳖

    先钻出水面,有一条扑腾出水,翻了身子又一头插进侮面,溅起无数水花。

    围观的侮盗发出响亮的嘶口孔,个个者『以为流苏被鳖鱼吞进腹部,他们兴奋得舞动起来,响

    遍整片侮域。

    溟」卜梅丰眼角一抽,唇角勾起一抹冷酷嗜血的笑,除了林浪可借如摇抨头,其他人者『发出

    一阵欢呼。

    太弱了,没两下就被鳖鱼给解决了?

    还以为那残废的女人能有多厉害,看表现也是个墉惑人的主,没想到这么弱,简直不堪

    一击一

    倏然,众人叫嚣一停,扮莫北侮王唇角的阴冷的笑微微僵硬,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清,侮面水

    花溅起,流苏在众人一片诡异的寂静中钻出水面。

    头发一扬,一头青丝在水面飞舞,一道水花划过半空,直线而过,绚丽夹着刚猛.

    洁白的脸,还是那样沉静秀推,手中的匕首滴血不沾,干净,侮水里没有一滴他们意料之

    中的猩红。

    白鳖扮受有攻击她,为什么?

    八条大白鳖在水中滚动,尖锐的嘴巴,坚硬的背脊,锐利的麟角,凶猛地向流苏袭击而来

    ,却在一米之外倏然一头扎进水里,卷起一股水花。

    众人一阵晾奇,纷纷窃窃私语,为何白鳖扮受有攻击她?

    “奇匡,为什么宝贝们没有攻击她?”主船上,有人发出晾讶的低呼,这群鳖鱼者『是扮莫北

    侮王训练出来,攻击力非常强大,且板听号令,没有道理不攻击流苏,刚刚听命令就有三天钻

    进侮底,竟然让她毫发无伤地上来,太让人震晾了。

    别说他们震晾,流苏白己也莫名其妙得很.

    “不是不攻击,而是她身上的衣服颜色,让白鳖退避三舍.州莫」卜梅丰低声道,心中暗暗

    吃晾。

    其实在这个时代,知箱省色嗅沪橙奋的人为数甚少,扮莫职梅丰构曾经有一回有过这样的经

    历,流苏今天刚好穿着近似橙色的衣服。就算如此,她也不应会毫发无伤,面对鳖鱼袭击而来

    ,大部分人者『会心跳加速,先发制人,反射隆的动作更会把自己阶入危机中,引起省色的注意

    进而遭到围攻。当年她输就输在这儿,最先开始攻击鳖鱼,反而让它们蜂拥而上,攻得她措手

    不及,一条手臂被鳖鱼给咬下来。

    其实鳖鱼看似凶猛危险,可只要沉稳地面对,维持正常的呼吸心跳,小哭争先对鳖鱼发起

    攻击,是绝对安全的,白鳖对人的敏感度不大,在侮上,遇卜省色,只要安然面对,一般不会

    有什么危险。

    丽梳办穿着近乎橙色的衣裳,面对鳖鱼又不晾不嗅,坦然面对,衣服颜色本就大大降低了

    鳖鱼的攻击敏锐度,再加上她本身扮受有散发出什么威胁的气息,白然会计省色避而远之。

    就好比,强者总是会同清弱者,而不会同清强势的人。

    “嘿,吃了她吃了她”

    “咬她,狠狠地扣交咬死她,老子给你们喂好东西.陕.

    “上.咬死她.吃了她.

    众侮盗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嘶鸣,声音更加兴奋,更加急促,也更加嗜血,好久没有看见人

    搏鳖的激动场面,他们者『等不及看鲜血染红侮面是什么感觉了。

    一定够刺激.

    肯定够血腥.

    激起他们血管中最凶狠的血液,在奔腾中叫嚣。

    流苏莫名其妙,根本就不知道为何鳖鱼没有攻击她,她只知道,她已经不害泊,在跳下的

    那刹那,她有的只是平和的心态,面对鳖鱼,她知道必输无疑,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搏击,她

    一点胜算都没有有。

    她随遇而安,坚强柔制的淡扮莫隆子,对南瑾的爱,在第一时间救了她。

    她只会尽白己最大的能力保护白己,听天由命,能活着,她会努力撑起风家堡,就算死了

    ,也是在黄泉之下陪着南瑾,结果如何,她者『不害泊?

    跳下来,无论死活,已经为风家堡争取到一年的时间。只要扮莫北侮王不针对风家,这一年

    ,想要队复风家航运很窖易。

    死了,也是值得.

    流苏咬着牙,淡淡地扫过周边的鳖鱼群,白得有些可泊的眼睛者『出幽幽的光,看得让人十

    分恐嗅。流苏杨眉,看向船上的扮莫北侮王,这算是赢了么?

    溟」卜梅丰眼光掠过一抹淡淡的赞赏,再此等危机之下还能如此镇定的女人,比起当年的她

    弓虽多了?

    她不嫉妒她的沉稳,却忍不住挑战她的板限.

    强者为王的世界,习暖了强势对彪曝,这样的对手,才足够味道,报复的念头淡了三分,

    多了一分钦佩和一分挑衅。

    溟」卜梅丰唇角勾起魅惑众生的微笑,从袖子里拿出一根短笛,一扬右臂,冷笑道:“风少

    夫人,你丈夫的运气好到板致,而你,似乎也被传染了三分好运气,接下来的戏码,就不是运

    气这么简单了?

    “丽儿,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不要太过分,天意如此,何必赶尽杀绝呢?’林浪淡淡地拉

    下她的手,摇摇头,眼光者『是不赞同,这不是她的隆子,即便是再限风南瑾也不应如此对付他

    的夫人,风少夫人跳下去,而群鳖没有围攻,已算她赢了,看来是天意。

    模北侮王甩开他的手,冷冷道:“我白有分寸.

    流苏闻言暗知不好,只听见肖户扬起,略帝悠扬的笛声如仙乐般在侮上飘荡,掠过侮面,

    如一阵最轻柔的风,柔柔地抚摸着人的脸,更像是清人间温柔细语的喃呢,刚开始还扮受什么,

    那群在流苏身边翻滚的鳖鱼安静下来,这是一种很诡异的安静。

    四周的侮盗也安静下来,似乎者『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不可白拔。

    鳖鱼们在流苏身边缓缓地游动,搅动着最温暖的侮水,不停地冲刷着流苏的身体,柔和有

    力,充满善意。

    流苏屏住呼吸,也不尖叫,也不怒吼,只是警戒地看着它们游动的身子。手里的匕首不由

    白主地握紧,眼光更沉锐。

    倏然,音乐的调子变了?

    尖锐高亢的曲子钝起,金戈铁马,狂风暴阴,如晾雷急奔而过,刀光剑影飞舞。明明是眼

    光灿烂的侮面,顿时感觉如暴风雨袭击,雷声滚滚,闪电霹过,整个大侮似乎者『在叫嚣起来。

    流苏身边的鳖鱼动起来了,不停地翻滚,其中一条倏然扑向流苏,它的眼睛是闭上的,尖

    锐的嘴巴张开,尾曰在梅面上一拍,水花四溅,扑回梳办的速度又陕又猛,流苏身体住后一退

    ,倏然碰上另外一条攻击而上的鳖鱼,坚硬的背脊让梳办臂腑一阵发麻,那条鳖鱼张开嘴巴,

    狠狠地在流苏肩膀上咬了一口,流苏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神经疼得麻木,一股鲜血溅出。

    扮莫北侮王唇角勾起阴寒的冷笑,成了?

    笛声停了?

    流苏暗道不好,鳖鱼一嗅鲜血就会蜂拥而上,她倏然灵机一闪,忍住肩膀传来的剧痛,几

    乎是同一时间,一发狠,手中的匕首,狠狠地刺进迎面攻来的鳖鱼,在尖锐的嘴巴击中她肩膀

    ,她的匕首已经插入鳖鱼的眼睛中,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