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29

_分节阅读_12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然一股鲜血口贵了出来。

    流苏肩膀又传来一阵锐利的痛,那条被她击中的鳖鱼发出一声闷叫,尾巴一卷,把苏苏狠

    狠地抛出去一

    梳办娇小的身子被它抛了出去,狠狠地砸在船身上,发出一声巨响,梳办顿时觉得眼目金

    星,额头被撞伤,鲜血流出,轰然璞通一声掉到水里,她两边肩膀皆受重伤,侮水的咸度让她

    疼得肇眉,但这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她决不能停留在侮中。

    侮里,已是一片渗状.

    那条受伤的鳖鱼把流苏抛开之后,就被其它的鳖鱼围攻,撕扯,顿时血肉模糊,猩红四溢

    ,板为渗烈,悲壮.

    被同类撕扣交.

    流苏距他们有玉里,等鳖鱼群撕扯完那条受伤的鳖鱼就轮到她了?

    四周的侮盗船上发出雷鸣般的叮L叫。

    精彩,精彩.实在是精彩.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

    流苏来不及细想,她得想办法离开侮面,不然就要想办法杀了所有的鳖鱼,这是不可能的

    气氛一下子绷紧,如满弓的琴弦.

    模北侮王对侮面上渗烈的一幕视而不见,而是目不转睛地看看梳办,冷冷地笑着。

    血腥的气息盈满鼻尖,流苏知道时间来不及了,手中的匕首扬起,倏然狠狠地刺入船身.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3章 苏苏搏鲨 下

    帆船的构造,其船身有很多的夹缝,林浪给她的匕首薄且细,但是,非常锋利,她只能借

    助巧力,插入船身,借力撬开木板,众侮盗大晾,扬帆纷纷欲动,船身被她这么一刺,木板被

    撬开,船身定然会进水,最后只会知道沉船的危机。

    模北侮王冷冷一喝:“谁者『不许动?

    刚刚升起篷布的侮盗们被她这一喝,又停住,没有轻举妄动,流苏心中大骇,扮莫」卜梅丰一

    眼就看出她的预谋。

    借着其船身被毁了,侮盗们一定会扬帆而动,白然就避开了鳖鱼群,只要避开这儿的血腥

    她的危险就大大地降低。

    可借的是,扮莫」卜梅丰早就看出她的计划,有点后路也没有留给她,截断一切有可能的退路

    ,让流苏半个身子逼不得已,只能泡在侮水里。

    好锐利的女人.

    宁可毁去一条船,也不让她离开侮面,流苏回头凝望,那条受伤的鳖鱼几乎被吃得尸骨不

    剩,鲜血染红着一片侮域,妖烧的颜色让人触目原自,非常之可泊。流苏忍住肩膀窜上的剧痛

    ,拼命地以匕首撬开木板。

    鲜血顺着肩膀,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侮水里,妖魅胜血,凄厉如泪,渐渐地晕开在侮面上,

    如同一朵朵盛开的婴粟。

    这只船上的侮盗面面相觑,其它船上侮盗亦纷纷叫嚣,依然不减一丝热度,鳖鱼撕裂鳖鱼

    的场面虽然够而腥壮观,可那儿够他们看,他们最想看的是省色撕裂梳办的画团,一定更渗烈

    ,更嗜血,更让人兴奋。

    流苏陕速地撬开木板,扮莫」卜梅丰虽然够狠,够毒,不过也很遵守游戏规则,只是命人观战

    ,不许他人出手,这是流苏和鳖鱼之间的搏斗,不是流苏和侮盗之间的比拼。

    太过于用力,偶尔失力,流苏的手滑下刀锋,被狠狠地划了好几道,手心者『是血痕,匕首

    的刀柄者『是鲜红色,她依然不顾一切撬开木板,身后翻滚的侮水之声像是最急促的催命声,她

    正在和死神抢时间,没有一点停顿的犹豫。

    生死虽无嗅,可人总会想方设法让自己恬下来,活着,才有等待的希望和幸福的疼痛。

    “我不会死.绝不会.’流苏肇眉咬牙,一脸坚毅,忍住扯动神经的疼痛,一刀一刀撬着

    木板,连手上的伤也视而不见。

    “好毅力.’林浪淡淡称赞,这样的女人,即便不靠美貌,亦能迅速抓住男人的心吧,从

    骨子里透出来的坚制和毅力,不让须眉,坚强得让人心疼,即便到最后一刻也不放弃希望,为

    了挽救风家堡能付出白己所有。

    匡不得名满天下的风南瑾会为她停留。

    是其之幸,是其之福.

    有人女人能如此为白己付出,死也算螟目吧?

    溟职梅丰虽然不说话,却同意林浪的话,是个很坚制的女人,强在其自,不在其表,那就

    坚持到底口巴.

    流苏终于撬松一块木板,迅速拆下来,扯动肩膀的伤口让她非常疼痛,不过她忍下来,水

    顺着缝隙流了进去,因为南瑾经常会看船只的构造图,梳办倡尔好奇也会腻在他身边,学了不

    少。这时期的船只其船身的木板皆以三角形为状建造。众所周知,三角形是所有图形里头最坚

    固又最脆弱的构造。尤其用在远佯风帆技术上,只要木板捂建不动,沿途有多少鳖鱼袭击船只

    者『会没事,非常坚固,倘若被毁了最外围三角形状,那里头的木板捂建就不堪一击。

    木板撬开之后,梳办迅速拆开隔着相连的几块,水的冲力工刻冲毁了三块木板,只听得咯

    咬一声,主干断裂,大量的侮水冲入船舱,本来缓缓下沉的船,迅速住流苏这边下沉。

    船上侮盗大晾,纷纷逃窜,接着绳索和船杆,飞跃到其余的四艘船上。顿时一片鸡飞狗跳

    ,众人纷纷诅咒流苏,本来以为起码要一个小时才会沉船,没想到那么陕。

    真是个厉害的女人.

    船一沉,船杆低了,流苏刚想爬上去,鳖鱼群就动了,她身边的侮水,已是一片淡红,鳖鱼对血液的敏感度让人震晾,一滴血在百里之外者『能嗅得情晰,哭何沉是她留了那么多的血,

    人血和鳖鱼的血密度浓度还有气味很不一样。鳖鱼群刚刚解决了一只鳖鱼,搏斗撕扯的身体正

    处于嗜血的奋亢中,一闻其它的血液气味,动作板为迅速,像一群饿了半个月的野兽,纷纷朝

    流苏扑过来。

    动作太陕流苏上来不及上去,院乱之中,匕首掉下,流苏脸色一沉,血迹斑斑的手不顾疼

    痛,工刻抓住一块木板,狠狠地朝着首当其冲的那只鳖鱼的鼻子狠狠地砸过去,鳖鱼被砸得翻

    滚,侮水一阵荡漾,其余鳖鱼则毫无停顿地冲过来,流苏抓住船身头上的一块借力处,撑起身

    子,身体横挂在船身上,小腿到膝盖者『埋在水里。借力点不够高,流苏整个身体无法全部脱离

    侮面,顿时感到一阵恐院,鳖鱼已经近在咫尺,张开嘴巴,狠狠地向她的小腿咬过来,森冷的

    牙齿让她背脊发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兴许是求生本能所致,流苏整个身体倏然翻起,踢起一股水花,用

    脚精准地勾住最上头的木板。倏然借力起身,脚住上,头住下,身体和侮平面成斜状,拿起木

    板,狠狠地砸像鳖鱼的鼻子和嘴巴,用尽全部力量。

    “漂亮.”主船上,几人拍手大赞,眼光者『露出赞许来,这一招看得出她的身体柔制隆板

    强,爆发力也大。轻盈的身子动作却非常柔制有力,优美而迅速,倒像一种什么武功。

    “她不是不会武功吗?刚刚那招哪儿来的?’有人发出疑问,众人一头零水,流苏的确是

    不会武功,倘若会武功,她可日班而易举就翻身上船,不用这么辛苦,还弄得白己浑身是伤。

    可刚刚那招的确是漂亮,那种力度和速度板像有多年习武经验的人才能发出的威力,十分

    令人震晾。

    “她的确能让人刮目相看,她教会我一个道理,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简。’场莫」卜梅丰唇

    角扬起,仕梳办说要谈判开始,她就派人把她和风南瑾的底细挨情楚,也很情楚她是怎么样的

    人。可如今一看,却打出所料,倘若不是南瑾夹然死亡,恐泊也没有她今天的锐变。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瞧她的毅力和临危不乱的魄力,想要挽救整个风家堡不是难事,那个残废的运气还真好得

    让人妒忌。

    这女人刚开始看的时候很讨厌,因为她有一副和南瑾一样柔制的外面,沉静的眼神,灵气

    飘逸的气质,这让她很讨厌,限不得破坏这种与生俱来的美感和优雅,不过,现在怎么看着,

    挺顺眼的,似乎不那么讨厌了。

    尽管如此悬挂着,流苏能有力地攻击鳖鱼,且能最陕地避开它们跳跃而起的攻击,可流苏

    失血过多,体力渐渐不支,且船一直在沉,她的身体也一直在降低,很陕就到侮面平,一下去

    她必死无疑,可现在,七条鳖鱼还虎视眺眺,她能打跑它们,却打不死它们,可}即

    “王,还要继续下去吗?”不知何时,叫嚣的侮盗已经不再叫嚣,在主船上一直幸灾乐祸

    的人也颇有不忍,开口问道。

    其实认真算起来,流苏和侮王之间的打赌,她已经赢了,用笛声催动鳖鱼的煞气使得它们

    发起猛烈的攻击,本就不在她们的预料之中。

    就在扮莫」卜梅丰打算日箱声召唤白鳖退开之时,流苏想起如玉给她的银针,眼看着陕要船沉

    着,很陕就落下侮平面,流苏当机工断,从袖口抽出那斗歌民针,有两公分长,很细,很尖,流

    苏抓住顶端,狠狠地刺入一条鳖鱼的背脊。点滴鲜血溢出,流苏本不想用银针,因为如玉说,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用,这银针能保护她白己,她就猜测看,银针应该有毒。

    且是剧毒。

    被银针刺中的鳖鱼倏然一阵翻腾跳跃,巨大的身体在侮面上不停地跳跃,又璞通一声扎到

    水里,像是受了重伤的野兽在翻滚着,求救着,一股淡黑的鲜血从它身上溢出。

    在侮水里蜿蜒出一道淡黑的痕迹,其余六条鳖鱼顺着血迹扑过去,狠狠地撕咬它,顿时更

    黑的血染得侮水一片猩红帝浓墨之色,分外可泊?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