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0

_分节阅读_13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此时船已经全部沉进侮底,流苏的力气也全扮受了,累得浑身酥软,身体浸伸在梅水里,伤

    口处一阵阵割裂般,火辣辣的疼,尖锐地刺痛神经。

    梳办徉身疲惫地抱着一块木板,虚脱般地搂抱住,鳖鱼再袭击过来,她必死无疑,她已经

    扮受有力气再去抗争,再去搏斗,所有的力量者『已被抽离,刚刚勾得太用力,脚已经发麻。

    流苏眼睛半闭,头发散乱,眼光都开始涣散,到了精疲力尽的困境,一边肩膀比尖锐的嘴巴刺伤,一边肩膀被咬伤,伤口者『板深,伸在梅水里,简直是一种折磨。哭何沉手上也是伤痕

    累累,身体各处也有轻微的擦伤,额头卜构撞破,浑身上来,渗不忍睹。

    侮王等人纷纷侧目,大吃一晾,所有的鳖鱼夹然在侮水中翻腾,跳跃起来,动作剧烈,巨

    大的身体撞得船身者『退了几里,那条被流苏刺中的白鳖被其余的鳖鱼狠狠地撕裂了,吞噬了,

    淡黑色的侮水颜色更淡了,而血腥更浓了。

    璞通璞通砰砰

    落水声,撞击声,声声而起,那群省色在一阵剧烈的挣扎跳跃之后,竟然全部静止不动,

    有几只身子一翻,露出肥厚的腹部。

    它们全部中毒而死,死前的跳跃就如人在中毒之后即将死亡的挣扎。

    如玉的银针擦着一种毒隆很强的毒药,不管人畜,见血风喉咙,鳖鱼中毒死亡后,其余鳖

    鱼狠狠地撕裂它,吞噬下腹,导致它们同样中毒而死。

    冥冥之中,流苏有晾无险地躲过这一劫,死了逃生。

    靠着三分倔强,三分机智,还有四分运气。

    “天啊,怎么会这样?”围观者者『发出晾诧的疑问,鳖鱼死后,尸体缓缓地下沉,淡黑血

    色淡淡退了,整个侮面又队复平静。

    金色的阳光在侮面上铺上一层淡淡的金粉,刚刚经过一场殊死搏斗的侮面十分壮丽,不见

    血腥,只见一少女抱住木板在侮里沉浮,蚌螃在天地间,十分渺小。

    溟」卜梅丰冷芒扫过,紧抿着唇,重重地哼了哼,风家人的运气,真的不是普通的好,这种

    困境之下,者『能让她侥幸脱困。

    老天爷真是偏心偏得想让人狠狠地扁一顿。

    连从一开始不停地叫嚣的梅透最后者『沉默地看着她搏斗,就只差扮受有给她鼓掌助威罢了,

    展现她的刚硬和机智,让人折服。

    哼.

    运气.

    扮莫北侮王冷冷哼哼,林浪道:“可日月巴人救上来了?

    她沉默,同意,林浪喊了一声,流苏没什么反应,她累得浑身无力,动者『不想再动一下,

    整个身体软绵绵的,如被抽了所有气力。

    倏然,流苏一阵抽搐,发出一声凄厉的叫,腿抽搐了,麻木的小腿倏然传来一阵尖锐的

    痛,窜上背脊,让流苏一脸扭曲痛苦,秀气的玉官全部皱在一起,整个身体夹然剧烈地颤抖,

    木板脱离手心,麻痹抽搐的小腿有一股沉淀般的巨大力量,把她狠狠地扯入侮底。

    在水里抽筋,只有等死的下场,流苏顿感有种死亡降至的窒息。

    一条麻绳如赤蛇般激射而出,卷住她即将下沉的身体,收力,狠狠一抛,水花扬起,流苏

    的身体如破碎的风筝被侮王狠狠地抛在甲板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在甲板上滚了好几圈,

    流苏的玉脏六腑几乎者『被移位,撕裂般的痛。

    小腿抽搐,乃至全身抽搐。

    压抑的呻吟溢出渗白的唇,流苏只觉得身体的痛苦四面八方涌来,全身每一根骨头者『在抗

    议,痛得她汗水淋了离。

    然而,当扮莫职梅丰在她身边蹲下,欣赏着她痛苦的模样时,梳办倔强地咬着唇,狼狈却不

    减一分刚毅,一字一字,很情晰地吐出,“我,赢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4章

    “我,赢了’

    坚定而情晰的话吐出,流苏就岔气,闷哼一声,小腿上一阵猛烈的抽痛,疼得她在甲板上

    翻滚,整个身体者『蜷缩在起来,不停地颤抖,不停地呻吟,丽眸睁大,露出无仁)抡比的痛苦。

    流苏眼角溢出少许经营的泪珠,小腿抽筋太猛烈,加上盐水深入伤口,如冰刀一阵阵割裂

    着一般,疼得难以忍受。

    当初坏小白的时候,小腿也经常抽筋,南瑾每次者『帮她缓缓地按摩,直到她感觉舒服,一

    直觉得没那么难受,今天在侮水里一抽,才知道,抽筋是如此抽痛,宛如染了辣油的鞭子狠狠

    如抽在她的小腿上,那种痛,刺激神经,太阳穴上青筋拉紧,太痛苦,逼出少许眼泪。

    即便是倔强地咬着唇,也忍不住这股抽痛。

    压抑的痛苦让主船上的几人者『觉得毛骨谏然,背脊发凉,更别说,她的肩膀上鲜血潺潺流

    出,在甲板上蜿蜒出一道血痕,渗出侮水,在甲板上摊出好大的痕迹。

    溟」卜梅丰似乎没有为流苏缓解痛苦的打算,也没有为她疗伤,从她手里抽出那支银针,此

    银针板细,比起最细的绣花针还要更细一些,藏在袖子里,根本就看不见,匡不得她扮受发现。

    银针的顶端染血,在阳光底下隐约可见淡淡的蓝光,好厉害的毒,这毒要是在人毫无防备

    之时用在人身上,肯定毙命,她果真是小看她了。

    “真是好东西,人不可貌像,想来说的就是你们夫妻两,没想到风少夫人善毒,此银针见

    血封喉,当真厉害,少夫人,倘若我把它放在你的伤口处呢?’场莫」卜梅丰扬起三分恶意的笑,

    银针在她面前晃了晃,欣赏着她抽筋的痛苦,明显的威胁让流苏咬着牙,冷冷地瞪着她。

    抽筋是一阵一阵的,剧烈的疼痛过后,漫漫地减缓,只剩下余彼,酸酸疼疼,已不是那么

    明显。她一向很泊痛,也抗得住痛,忍住肩膀上的剧痛,流苏撑着身体,缓缓地站起来,淡然

    道:“你若要杀我,刚刚在侮里就是个好机会.

    在梅里,她的笛声是最先催动两条鳖鱼攻击,而不是八条同时攻击,这才给她活命的机会

    ,她不是笨蛋,会认为侮王会真的想让她死。

    这不过是一种试探罢了。

    溟」卜梅丰看着她,秀眉一扬,冷酷的眼光露出少许趣味来,勾起流苏的下巴,一副标准的

    浪荡公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样,啧啧道:“风少夫人这么细嫩的脸,让白鳖给咬一口,莫说

    你家那残废会心疼,本王也会冷香借玉得紧.

    “我丈夫不是残废.’梳办竖定地道,被她眼光的诡光看得心口一紧,微微退开几步,擦

    去额头上滴落的血珠,淡淡地道:“侮王说笑了,现在是否可仁)」炎一谈风家航运和扮莫」卜梅透之

    间的纠纷?”

    她现在只想速战速决,陕点回去,一天之内不回去,玄北和如玉他们定然会出来寻她,已

    经过了几个时辰,说不定他们的船已经停在赤丹河上,她不想进一步激化风家和扮莫」卜梅透之间

    的仇}鼠

    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是白古日未永巨不变的处世之道。

    “风少夫人,不要以为活着从鳖鱼群走出来,就能活着回风家,我和风南瑾之间的限,没

    这么窖易两情?’场莫」卜梅丰狠狠地道,拂袖坐到椅子上,冷冷地瞪着似乎从血河里爬出来的流

    苏一眼,勾起唇角,“风少夫人,我看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你身上的伤口,我不想和一个失血过

    多,神志不情的人谈判?

    流苏闻言一愣,诧异地看向她,林浪看着扮莫」卜梅丰的眼光有着淡淡的宠溺,口是心非.

    “小琳,帝她下去敷药.’林浪朝着一名女人吩咐,她哼了哼,随着走向船舱,流苏也不

    逞强,到了声谢谢就随着她下去。

    她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势必要情理一下,不然真的会如她所言,失血过多,神志不情

    梳办随着小琳下去,林浪便道:“丽儿,你真的一点者『不改变心思吗?一辈子者『在扮莫北侮

    上游荡,当你的侮盗王,其余的,一慨不管么?

    溟」卜梅丰眉悄一挑,无清地道:“你要走,没人拦你,反正你本来也不是我们扮莫北岛的人

    一

    林浪闻言心口闷疼,俊朗的脸闪过一抹陕得不可思议的沉痛,看着扮莫」卜梅丰的眼光板为复

    杂,有深清,有怨限,有冷借,也有脑怒

    周围玉人见他们如此,顿时紧张起来,一男子院陀道:“林大哥,王心清不好,你别生气

    一

    几人纷纷点头,似乎极泊林浪生气似的,扮莫北侮王冷酷的眼光狠狠一扫,气势晾人,王者

    之风掠过众人头顶,让他们狠狠地打了寒颤。

    “吃里扒外的东西.州莫北侮王冷冷一哼。

    林浪唇角勾起一抹苦笑,微微有些凉意,这段感清太累,追逐的戏码让他筋疲力尽,也许

    ,他太高估白己,这世上还有谁能感化模北侮王呢?

    “你说的对,我本就不是扮莫北岛的人,小该言扮莫北岛的事,你爱如何便如何吧,我不再过

    问便是.’林浪淡淡道,语气多了一丝从来没有过的疏离,“也许,是该离开了,已经有几年

    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林浪淡淡说完,便离开船头,向船尾走去,小扣异管他们之间纠纷,眉宇间有抹淡淡的疲

    倦。

    众人大晾,想要唤住他,扮莫」卜梅丰冷芒扫过,他们的话便卡在喉咙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一

    他要走便走,她不稀罕.

    溟」卜梅丰冷冷地坐着,艳光四射的脸沉如并冰霜,周身发出的气息和空气隔开两层空间,

    很冷,很冰。

    她不稀罕.

    她只会黝的方式证明白己的存在价值,不需要向任何人妥</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