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3

_分节阅读_13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风家堡,不让外人凯翩

    一分一毫。

    不管你是死是活,我者『会在家里

    等你回来.

    一辈子

    等你归来.

    即便是死了,她也要好好活下来,完成他的使命和责任。

    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美好温馨的记忆,足够支撑她的思念,直到呼吸停止的那一刻。

    现在回忆起白己坎坷的一生,所有的幸福,者『是自瑾防给予,所有的欢笑,者『是南瑾费尽

    J自思守护而来。

    连最平凡的夜下闲聊,如今想起,竟甜蜜得让她辛酸,满满的幸福者『在口齿之间转动,悲

    伤的幸福。

    有的人即便死去,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流近而形象淡模,反而会越发情楚。

    刻在心脏上的痕迹,除了死亡,我们如何将它抹去?

    一滴晶莹的眼泪从眼角溢出,被侮风吹干,不见踪影,刹那间,连侮风者『染上少许悲伤的

    沉声,温柔地抚摸着女人苍白如纸的窖颜。

    如此娇柔的身影,此般苍白的脸色,屏弱得令人心冷,又坚强得让人心疼。

    流苏睁开眼睛,坚定地看着前方,陕出扮莫北侮了,她回首,望着身后浩大的侮佯,缓缓地

    勾起一抹笑窖,送上她最诚挚的祝福,或许他们一生者『不会再见面,可今天的经历,却沉淀在

    J自底深处,永远记得。

    第一次独白航侮,晾险的搏鳖,命悬一线的坦然,为了活着所坚持的伤痕累累,强势艳丽

    的侮王,默默守护的林浪,嗜血凶狠的侮盗,她和侮王之间的谈判,者『成了她生命中最值得纪

    念的人和事,永不褪色。

    这是她生命中一次飞越的成长,值得铭记。

    视线已经开始模糊,流苏却不晾不嗅,她什么者『不想担心,因为她的家人一定踩出侮口处

    等着她,在赤丹河上等她回来,已经很近了。

    她现在想好好地睡一觉.

    才刚这么想着,眼前便完全陷入黑暗,整个人轰然倒下,发出一户饥饥的声响。流苏肩膀

    两处重伤,在侮水里泡得太久,失血过多,哭何沉手心有刀伤,额头有擦伤,被省色券出去砸

    在船板上震得她身上淤青几处,经过简单的包扎,才能勉强和扮莫」卜梅丰谈判,实际她已是在强

    撑,身体早就发出沉重的抗议,凭着一股毅力在支撑。

    最终在昏倒在船上。

    船在侮上独白航行,顺风而下,一直朝着赤丹河的方向而去。

    “王爷,是风家的船.

    在扮莫北侮上,有一条华丽的大船,船头,一男子负手而工,玄色长袍,包裹这一具刚劲有

    力的身子,挺拔,高大,背影冷峻如铁,站在甲板,如君临天下的霸主在巡视白己的领土,强

    劲的王者之风从他身上溢出,强硬到所有侮上生物者『无法忽视他的锋芒。

    一双眼睛紧紧地钉在侮面上,冷峻沉默,深邃如侮,似乎在等待什么,终于看见风家的帆

    船出现在视线里。

    夕阳西斜,淡淡的余晖在侮平面上铺上一层绚丽的金光,彼光敞湘,空茫的大侮辽阔无际

    ,如一张绝世地毯,横铺在侮平面上,美得那么原自动魄。

    萧绝的心,夹然急速跳动起来,心厚的感觉抓住他所有的思绪男子淡淡肇眉,冷酷的眼光划过茫然,手微微抚上心口的位置,原来它,还会跳动,这么

    情晰地感觉到,心脏的活力和心厚的恐院。

    多少年后,当你回忆起那只小小的帆船,晚霞下美丽的大侮,又是什么感觉,还记得这股

    淡淡的厚动么?

    那是爱清的痕迹,还是过于想要得知谈判结果激动的错觉?

    “扮受看见人.’高高眺望,沉声道:“王爷,难道风少夫人扮受有回来,只有船只顺风而下

    宁

    风家航运出事后,萧绝和林俊就连夜南下,很陕就到达凤城。他早就派人介入几家航运的

    明争暗斗中,推彼助澜,哪的估算,最多一个月之后,风家航运便回完全解航,风家从此成

    为历史,接着朝廷便介入,借助司马家之手,暗中控制天下航运,这是一笔巨大的利润。

    一举两得,一来可日打垮风家,二来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

    可他万万扮受想到,风南瑾死后,风侮某病倒,风家的少夫人会挺身而出,竟敢独白出侮去

    见扮莫北侮王谈判,此等胆色,倘若她不是风南瑾的妻子,他者『要拍手为她叫好.

    倘若模北侮盗就此收手,想要打垮风家就难上加难,虽然四家航运分离出来,可风家打下

    的基础坚不可摧,只要没有侮盗的威胁,想要挽救风家不算难事,到时候被分离出去的四家航

    运见风使舵,定然又会再一次被风家收回,风家航运依然独霸天下。

    此次风少夫人和扮莫北侮盗的谈判,天卜瞩日,卜至皇上者『静侯消息,下至贩夫走卒者『仰首

    观望,今天的赤丹河定然万众瞩目。

    谁者『想要知道,其结果是什么?

    扮莫北侮王是此次事件最关键的因素,朝廷故意放任,就想借他之手,毁了风家。

    一个是体弱多病的闺阁之女,一个是凶狠残酷的扮莫北侮王,这场谈判,风家似乎没有什么

    胜算。

    所有人者『料定,风少夫人定然回不来,明莫」卜梅丰叱般疯狂的报复,泊是限板风南瑾,又

    怎么会善罢甘休.

    可萧绝却不敢小觑,单凭她有勇气出侮,就证明,风南瑾的女人有两分胆量。

    四年前的风南瑾,十六岁的少年,所有人者『认为他回不来,可才半天功夫,他便从侮上回

    来,从此模北侮盗见风家船运绕道而行。

    而风少夫人会不会让人出乎意料呢?

    这个答案,萧绝莫名感到好奇和兴奋.

    也许,因为那个让人一目深刻,晾才绝艳的男人,所仁场民好奇,他的妻子是什么样的女人

    萧绝74z在半年前在衙门所闻,风少夫人应是弱质女流,被他保护甚好,谈判成功先且不

    说,能不能活着回来还是个问题。

    “王爷,怎么办?’林俊问道,船只坏越来越近,却看不到人影,小小的船只在扮莫北侮上

    航行,孤单,寂寥,像是寂寞了多年孤独航行的旅人。

    风吹起萧绝华丽的长袍,男子细细眯起眼睛,下令,“把船开过去.

    “是.’林俊应道,让水手们升起篷布,船才刚刚开始移动,林俊就暗叫不好,“王爷,

    你看.

    他们禺梳办的船不到玉百里,其实要过去所费时间不长,可,顺着林俊的眼光看过去,只

    见风家一支船队迅速开向扮莫北侮。

    动作之陕,之迅速,所向无敌,这是技术最先进的一支船队,他们一早就在扮莫北侮上等候

    ,因为害泊出现在侮上遭到扮莫」卜梅丰的误会,流苏早就下令他们只能在赤丹河上等着,可如玉

    不太放心,让玄北小翠他们把船开到扮莫北侮上侮口处,第一时间发现流苏的船。

    看不见人,所有人者『院了手脚,如玉命令他们全帆而动,迅速地开回梳办。

    萧绝工刻摆手,让水手降下帆布,他们禺梳办的船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能看情楚船上

    所发生的一切,不需要过去,被风家的知道,萧王出现的扮莫北侮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王王爷那个不是如玉夫人么?’林俊晾讶地倒吸一口气,萧绝眸光顿时一沉,

    变得板为阴鸳。

    西门如玉萧绝咬牙切齿地看着少女明艳着急的脸色。

    她竟然和风家堡交清如此之深,难匡敢一人进入王府,挑起一番狂风暴阴,又潇洒离开,

    原来有这么强硬的靠山。

    好得很.

    好板了?

    萧绝浑身散发出一股庆气,眼光危险地眯起。当初太过于伤心,让如玉逃走,过后又沉浸

    在失去流苏的痛苦中不可白拔,错过了找如玉报仇的好时机,后来几度寻找,者『找不到她的踪

    迹,没想到会在凤城遇见她,还发现她和风家堡关系密切。

    一股限意从心底激起,流苏的死,追根究底他是有错,可罪魁祸首却是换了药的如玉,他

    并不知道梳办是假死,也不知道梳办和如玉只不过演一场戏而言,白然认定了如玉是害北梳办

    的凶手。

    林俊感受到他浑身发出的庆气,激灵灵地打了寒颤。

    玄北如玉小翠阿碧,柳秀柳溪李烈和风家航运几位管事也纷纷上船,围成一片

    “是少夫人少夫人还活着’小翠激动得大喊起来,后面风家船队和冰月宫的人听

    罢,者『发出一声响亮的欢呼。

    如玉扶着流苏,一探鼻息,单掌贴在她背后,一股浑厚的内力缓缓地输进她体内,流苏呼

    吸一沉,微微岔气,睁开眼睛,看见一张张熟悉的脸,露出浅浅的微笑,众人松了一口气,紧

    接着就发现她一身的伤,纷纷怒红眼睛。

    “太过分,什么扮莫」卜梅丰,竟然对少夫人下这种毒手.”阿碧率先不满地怒吼,流苏的伤

    口很明显,额头擦伤不重,身上却包扎好几处,一看她透明如水的脸色,就晓得定然受尽折磨

    ,不然也不会昏倒在甲板上。

    “棍蛋,有本事到陆上去,本姑娘劈了她.’小翠更是伤心,她家的少夫人总是这么多灾

    多难,她者『不敢想象,她在扮莫北侮王那儿受了什么痛苦。

    流苏淡淡地摇头,浑身有些无力,勉强被如玉唤起,撑不了多长,眼前又浮现片刻的黑暗

    ,月蒙胧得泊人,梳办毫尤意识地露出一抹笑窖,“如玉,玄北我成功了.

    淡淡的话一说罢,流苏又陷入昏迷之中,所有人先是一喜,又</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