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4

_分节阅读_13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是一陇,玄北赶紧抱起流苏

    ,送进船舱,命人迅速开船回去。

    柳秀柳溪倏然朝着扮莫北侮高喊一声,“少夫人成功了,少夫人万岁?

    身后跟着的除了冰月宫的人,大部分也是船航的人,柳溪柳秀白然不会放弃这个绝佳的机

    会,为流苏归来打响声势。

    给那些冷眼看着风家垮台的人狠狠地扇一巴掌.

    “少夫人万岁?

    “少夫人万岁?

    整个模北侮上一片欢呼,雷鸣般的声音,激越地响彻整片侮域,从此,水上,在不久的将

    来,又会是他们风家的天下,独霸水上。

    这片震动的侮域传开的欢呼,必定传遍整个赤丹河,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天下,让世人

    者阵口道,风家航运依然还是风家航运.

    今天过后,风氏苏苏必定名动天下.

    不再是南瑾身后,被保护得安适的少夫人,而是独当一面的掌权者.

    这和四年前的一幕是如此的相似,四年前,这片侮域成就了风南瑾,四年后,这片侮域同

    样,成就了流苏。

    扮莫北侮,注定上风家人的天下.

    在一片振奋人心的欢呼声,有一人晾呼一口气,如玉一眼就看见,不远处,萧绝冷峻如铁

    ,沉稳如山的身影,眼光阴鸳地凝视这片震晾的叫嚣。

    如玉心中一沉,微微肇起眉,下意识地回头,苏苏刚刚是躺在甲板上,后来被玄北抱进去

    ,他理应看不见才对,但是,在隔看汁汁梅域,她情晰地看见,萧绝正冰冷地看着她,如玉呼

    吸一窒。

    本就心思玲珑的女人,很陕就猜到原因,如玉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

    萧绝,好久不见了?

    还好他没看见流苏,现在的流苏和他已是两个世界,再见面也已人事已非,她不会让他打

    扰到流苏好不窖易平静的生活。

    现在的流苏,生命的重心是南瑾和风家堡.

    “小翠,你们先回去,我先去会一会故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7章

    玄北他们很快就派人把船开向赤丹河,流苏身上的伤要赶紧医怡。如玉独白上了一条船,

    让水手把船开向萧绝的方向。

    多半年不见萧绝,形貌上扮受什么变化,只是眉角略显枪桑,依然冷峻如冰,俊美那魅。高

    大挺拔的身子,冷然强势的气质。

    他华服尊贵,魅眸如霜,折射来的眼光露出板致的}鼠

    如玉鹅黄色的罗裙随着侮风扬起一道潇洒的弧度,环着胸,红唇掀起,声音畅陕得如遇见

    老朋友般,“王爷,别来无恙.在这儿看见您真是意外,王爷真好的兴致,想必扮莫北侮上的日

    落之景一定深得王爷眷恋.

    林俊有些胆战心晾地看着他们,沉默地退三步,萧绝薄唇紧抿,冷酷出声,“在这儿看见

    你又何尝不是意外,西门如玉,好胆色,你还敢来见本王?”

    如玉姿态放纵地简着船杆,笑得风清万种,眼彼流转着调皮和挑衅的光芒,淡淡地掠过萧

    绝,畅陕笑道:“王爷又不是什么三头六臂,如玉又岂会泊你,我只泊王爷见到如玉,会害泊

    才对,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泊井绳,王爷没有心有余厚的感觉么?说不定谁又成了下一个方

    流苏呢。

    好久没听人提起这个名字,即使魂牵梦索,即使相思日渐浓郁,呼啸长空,这个名字在王

    府是禁忌。被人提起,心如针扎般痛,被巨石压住心口,猛然喘不过气来,眼光掠过一抹陕得

    不可思议的伤痛。

    如玉微微勾唇,梳办还是他心口的痛,恐泊这伤一辈子也好不了,这是她当初的目的,如

    今见他如此,竟生了一分冷悯,他也是活该,是流苏不给他机会,不是她做得太绝.

    事到如今,物是人非,他想要抓住也抓不住,流苏早就不是当初的流苏。

    萧绝见如玉笑得肆意,胸口徒然升起一股刻骨的限意,灼热地在胸口曝发,如岩浆般要破

    膛而出,双眸染上几分嗜血的杀气,手中的剑沉沉加握住,指关节咯咯作响,隐忍的限蚀骨般

    地割裂他的血管,限不得一剑劈了眼前笑意盈盈的女人。

    J自随意动,宝剑出鞘,一道白芒掠过,萧绝飞身而起,高举宝剑,轰然砍下.巨大的剑气

    一分为千,朝着如玉劈过来,剑气如虹,如玉抽出随身宝剑,冷冷一笑,毅然直迎而上,两道

    人影陕如蛟龙,猛如灵豹,在半空打起来。

    剑尖相碰,强强对撞,一窜火花劈里啪啦零零碎碎地散下,如最绚丽的碎玉,点滴落在侮

    面上。

    这一方侮域,猛然色变,风云变幻,剑气催动侮风,盘旋,剧烈地滚动,如咫风彪曝地刮

    过侮面,吹得林俊等人睁不开眼睛。

    当人乃属当世高手,如玉内力虽不如萧绝,剑气也不如他浑厚有力,却胜在一个巧字上,

    灵活有力,非常习钻,加上她精通奇门遁甲,玉行术士,剑法变化频臀,令人防不厦防,看似

    刚猛有力,实则乃虚而不实,看似柔软无力,漏洞百出,却是一大陷阱,中招毙命。

    剑与剑的相撞,紧逼两人要害,晾险辈出。

    萧绝下手毫不留清,处处挑如玉的软肋,如玉也不和他客气,招招帝动杀气,这是第一次

    和萧雏真不地过招,如玉心中暗暗赞叹他内力的浑厚和剑法的精湛,借着灵巧多变的步法多次

    闪过他的杀招,长时间打下去,对她绝不利。

    剑气把他们两人团团地包裹,光与影在半空晃动,剑气击中侮面,水花四溅,那场面,壮

    丽又凄蜿,帝着妖烧嗜血的魅力。

    侮水滚动,侮风狂瓤,两人身形越来越陕,越来越烈,搏斗的声音越来越响,林俊几乎无

    法看情,谁是王爷,谁是西门如玉。

    倏然如玉虚晃一招,脚尖点着侮面,一阵剑气横半空,冷扫萧绝胸口要害,趁他躲避,抽

    身回船,扬声道:“王爷,好俊的功夫.

    侮风呼啸而过,大浪翻过大跟头,随着两道身影分开,侮风静了,侮水平了,刚刚激烈一

    战,似乎没有发生过。

    如玉粉腮淡红,额头露出少许香汗,心中暗叹,萧绝不魄是朝廷第一高手,她竟然不是他

    的对手,刚开始可能借着身形的巧妙和剑法的习钻占便宜,可越久,她越显颓势,萧绝的内力

    ,已到深不可测的地步。

    反观萧绝,面无表清,一场激战对他毫无影响,眼彼已经冷硬如冰,口气者『是嘲讽的冷然

    “怎么?想跑?”

    被他看穿,如玉一丝尴价者刚受有,不可否认,萧绝是个绝对的强者,在三十招之内让她露

    出败势,丫下湖卜从未有过,她不逃,难道住剑口上撞么?她如玉扮受有那么悲壮的清操。

    “打不过白然要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呢。’如玉大大方方地说着,转而眯起眼睛,道:

    “王爷要报仇,尽管来寻,我西门如玉,乃幽灵宫少宫主,有何思怨,尽管放马过来,不要伤

    及无辜,不然幽灵宫倾尽全宫之力,定要你生不如死.

    幽灵少宫主?

    萧绝闻言心头一沉,原来是她?

    这阵子凤城之内,几度风云变幻,本来思怨纠缠许久的幽灵冰月两大宫竟然冰释前嫌,化干戈为玉帛,成邦交之宫,这次风家堡有难,幽灵宫鼎力相助,此事他略有耳闻,原来她竟然

    是幽灵宫的少宫主。

    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萧绝的脸色更加难看,幽灵宫冰月宫,武林两大宫,白此武林黑白

    两道更无人敢得罪他们,加上风家航运独霸天下,风家的江南的势力定然会更上一层楼.

    杀气,在沉默中凝聚.

    如玉敏感地感受到他的庆气,淡淡道:“萧绝,风家堡现在就剩下一帮手无缚鸡之力的孤

    儿寡母,你最奸挨挨良心,忍心对她们下毒手么?风侮某下嫁君无欢已成定局,风夫人不管俗

    事,风少夫人一人独撑大局,风小小姐才刚满月不久。把刀口指向一干妇孺,不是你萧绝的作

    风口巴?

    “手无缚鸡之力?’萧绝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紧抿的唇吐出冰冷的话语,“能从扮莫北

    侮王面前全身而退的女人,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西门如玉,我和你之间的思怨,不会累及

    他人,但是,风家的事,还窖不得你插嘴.

    这件事并不涉及在个人思怨以内,她懂什么?

    如玉见他不该初衷,便知他有了杀意,倏然灵机一动,冷冷的笑窖在侮面上飘荡,道:

    萧绝,十年前你血洗我西门一承书两门,至今还给不出一个罪名,是为何?”

    萧绝闻言,眸光一沉,如玉接而冷笑道:“那是因为当时的西门家妨碍你萧家,不愿加入

    三王夺位的纠纷中,你为了以防万一,才动了杀心,不为我所用,也不能为他人所用,西门家

    这顶莫须有的罪名扣了整整十年。现在呢,也想用旧智对付风家?仁)叶么罪名,我就想不通,

    风南瑾和朝廷关系板为密切,我想你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暗杀,杀了风少夫人,再无人坐镇风家

    航运。萧绝,十年前的仇限我放下了,你有你的工场,不该过于苛责你。如果方梳办还活着,

    再过一个多月,你们的孩子就会生下来了吧?风少夫人也才刚刚产下孩子,将心比心,你真的

    忍心么?你想想死去的方流苏,她为什么会死?就是因为你造的孽,所仁)」上她受过,一意孤行

    ,将来你会失去的更多,我保证.你会后晦莫及.

    “住口?你不配提流苏.’萧绝厉喝,一想起流苏是喝了那碗被她换过的堕胎药,一尸两

    命,不可控制</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