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5

_分节阅读_13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限意就从心口溢出,手中的宝剑,已经蠢蠢欲动,他紧紧加捍在手心,青筋暴

    跳,忍住这股滔天的怒气。

    “你以为我想提?’如玉哼哼,“话我说到这儿,萧绝,你想打垮风家,那就在生意场上

    和风少夫人较量一番。若是动别的心思,哼.冰月宫和幽灵宫是天下最大的杀手组织,会杀掉

    所有你珍借的人,做成肉丸子,让你一口一口吃下去.

    最后那句话,如玉狠狠地咬重声音,而林俊听得毛骨谏然,好血腥的想法.

    如玉说罢,不顾萧绝难看的脸色,命人开船离开,她可不能再刺激他,不然他发狂起来,

    她真会没命,武功不如人,就是逊了点,说话者『要斟酌分寸,如玉不满地想到,回眸,眼光淡

    淡地扫过船头的萧绝。

    微微勾起那美的笑窖,只要他不找流苏的麻烦,就成了,接下来就看他们如何抢夺生意,

    风家航运有一大批优秀的管理人才,几位管事经验丰富,加上有个初露锋芒的流苏,挽回风家

    航运的劣势,不是难事。

    萧绝若是输给苏苏,她会仰天狂笑一百声。

    想想那个画面,就让人兴奋啊.

    苏苏呢,看来注定是萧绝的克星.

    “王爷,哭属卜等该怎么做?’林俊见如玉的船越来越远,上前问萧绝,白从王妃过世后

    ,已经扮受有看见过他如此沉怒的模样,西门如玉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一再挑衅王爷的板限。他

    者『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没想到关键的时候又搬出王妃,聪明地脱身,日计丰爷打消暗杀风少夫

    人的想法,实在是厉害得紧.

    “马上回岸,本王要见司马朗月和司马俊.顺便把其他三家的航运的负责人也叫上.’萧

    绝冷声吩咐。

    林俊吃了一晾,迟疑地开口,“王爷要亲白见他们?”

    “没错,

    林俊应是,心口微微纳闷,看来他很重视这次的比拼,朝廷有人棍进几家航运之中,执行

    萧绝的命令,才在最短的时间内让风家逐见困境,可萧绝从来没有直接出现在众人面前,看来

    这次他是铁了心要打垮风家。

    梳办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肩膀上的伤目紫灵已经好好地给她上药,感觉不那

    么疼。这一觉,睡得真香甜,似乎疲惫了一生的女子,好不窖易才找到地方安闲地躺下休息。

    流苏眉宇间淡淡的,者『是眷恋,熟悉的床慢,熟悉的布局,熟悉的家具,在跳下侮的一刹

    那,曾一度以为,她再也回不来这个熟悉的房间。现在躺在床上,想起来才觉得后泊,所幸的

    是,她回来了。

    这是她和南瑾的房间,衣架上环拌着南瑾的衣裳,有南瑾暖用的玉杯,南瑾的医书这

    儿处处者『能看见南瑾的影子,好像环坐在床边看着她,灵秀的眼睛流转看沫清柔和的眼彼,看

    得她心口厚动。

    南瑾的气息啊,总是让她感觉心安和宁静.

    “小姐,你醒了?”紫灵母半个时辰就会进来看她醒过来没有,}tml露出放松的笑

    窖,红了眼睛,“小姐,可担心死我了,又弄得一身是伤。

    梳办择起身子,淡淡笑道,“傻瓜,我不是平安回来了么,这才是最重要.

    活着,才是希望,她总算是明白了?

    蜡蚁尚且贪生,人又怎能轻生?

    “人家心疼小姐嘛.

    流苏拍拍她的手,阿碧端来铜盆,笑笑道:“少夫人,起来梳洗,该吃午膳了。

    紫灵服侍流苏起身,小心翼翼地帮她换了一件长裙,才微微触到她的伤口就有些发疼,流

    苏淡淡地肇眉,紫灵低呼一声,动作更轻了。

    流苏身上擦伤不少,不过者『是一些小伤口,很陕就能好,紫灵看得板为心疼,皓白如雪的

    肌肤上擦伤显得特别触目原压

    流苏扑味一笑,看她这表清,感觉白己得了不怡之症似的。

    阿碧也是习武之人,看见小伤不奇匡,“紫灵,你别哭丧着脸,少夫人的伤口过几天就好

    ,者『是些皮外伤,小碍争,风家堡灵丹妙药多得是,保证少夫人身上连个疤痕者刚受有。

    流苏一笑,梳洗过后就去前厅,侮某的高烧一夜之间退了不少,兴许是知道流苏谈判成功

    ,紧压在心里的大石松了不少,病一下子就见好转。脸色虽然憔淬,略有病态,精神却好了很

    多。

    君无欢这几天一直陪着她,已经是风家堡的常客,流苏一来,众人就纷纷问她和扮莫」卜梅丰

    谈判的经过。

    流苏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众人晾呼,对流苏皆肃然起敬。就连君无欢也对她刮目相看,

    跳拼省色群,多晾险的一件事,这女人看起来此般柔弱,事到临头到被激起一股勇气。爱清的

    力量果然可泊,能使一个女人变得如此勇敢。

    不过更让他们晾奇的是,扮莫」卜梅丰竟然是一位巾帼,太出乎意料,席间非常热闹,风侮某

    深感欣慰,风家有她,她也放心多了。

    风夫人命人熬了补身的药膳,让流苏者『吃下去,事清总算是告一段落,也该让流苏好好补

    补身子,好好休息。

    “苏苏,这阵子你留在家里好好休息,扮莫」卜梅丰肯收手,航运的事,有柳秀柳溪他们,不

    会出什么大问题,漫漫会队复,你不要太担心。’风夫人心疼地看着受苦的孩子,眼光里溢满

    浓浓的母爱。

    风侮某也有这个意思,流苏淡淡笑道:“谈判刚刚成功,风家船航的声势一夜队复,各大

    船航一定纷纷有所动作,太过急切和恐院,理智会失去正常的判断,住住能给我们很多空子钻。这是个好时机,一定要趁胜追击。哭何沉,朝廷若想要铁了心打垮我们,这几天也是最好的

    时机,若是因为一时的胜利松了戒备,后果会不堪设想。

    “可是”

    “娘,姑姑,我不累,你们放心.’流苏浅浅笑道,坚决地说,“我要让风家航运在最短

    的时{司里队复常态.

    再一次,独霸天下.

    如玉夹然出声道:“苏苏说得不错,刚刚在扮莫北侮上,玄北应该也看到,萧王就在扮莫北侮

    上,禺办办的船不到玉百里,倘若不是我们的人陕一步,萧绝恐泊已经上船。

    呕哪一声情脆的声响,正在布栗的紫灵宁一抖,筷子就掉了,流苏止拿起茶杯,被她

    掉下的筷子打到手,失手打翻了茶杯,茶水溢出。

    “紫灵,怎么这么不小心”阿碧小翠工刻过来,紫灵晾恐的眼光看回梳办,只看见一

    片淡扮莫的平静,这才松了一口气。

    “萧绝在凤城里?他竟然亲白来?’风侮某眯起眼睛,顿时一拍桌子,女子眼光露出喷怒

    “这群忘思负义的萧家人.

    南瑾的身份,风侮菜知道,朝廷凯翩风家,她也知道,只是没想到南瑾尸骨未寒,萧家就

    有所行动,太过分了.

    竟然是萧家的人亲白来.派人动手脚还不够,竟然亲白出手,真想把他们赶尽杀绝么?

    风夫人脸色一阵陇虑,很陕就队复平静,逗弄坏里的小白,小白刚刚喝过奶,正安安静静

    地躺在风夫人坏里,颇有兴致地看着一桌子山珍侮味。

    “姑姑,别动怒了,萧绝是王爷,在政坛上呼风唤雨,在生意场上不一定能顺其心意。

    流苏淡淡地道,偏头看向小白,小家伙冲她甜甜一笑,流苏勾起一抹唇角。

    小白是她的,就算叫爹,叫的也该是南瑾,不是萧绝.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8章

    模北侮盗不再骚扰风家航运之后,柳秀柳溪等人率领风家的几位管事正式开始新一轮的抢

    客战。

    风少夫人坐镇风家船运.

    流苏醒来的当天就给柳溪柳秀等人下令,正式重启扮莫北航线,在扮莫北侮上消近一个多月的

    风家大旗,又一次飘扬半空,龙飞凤舞的金线风字,迎风飘扬,猖狂,不逊,唯我独尊。短短

    几天内,先前在扮莫北侮上流走的一批客户又一次选择了风家船运。

    扮莫北航线和赤丹河航线是风家船运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距佯利润最为夹出,扮莫北航线

    停航之后,大批的客户逼不得已流走。损失渗重,在风家再一次起航之时,这批大客户又再一

    次回归了,继续和风家合作。

    南瑾做生意有白己独有的一套模式,多年来在人力和客流方面打下坚实的基础,在风家航

    运几乎解航之下,他培养出来的人才对风家不离不弃,在停航之后,客户虽流走,可起航之后

    ,又再一次回来,同样也是不离不弃。

    随着一百多条风帆顺利驶过模北侮,风家船运又一次崛起。

    风少夫人名动天下.

    家喻户晓,上到朝廷,下到流寇,者『知道有风少夫人风苏苏这一号人物,一时风靡天下,

    声势无人可及。

    自瑾化了半天的时间征服了扮莫北侮,她花了一天时间也征服了扮莫北侮,这片侮域成就他们

    夫妻两人,水上,也注定成为风家人的天下。

    谁者『知道,南瑾死后,风家还有一个少夫人,仁)柔弱的肩膀撑起了整个风家,南瑾的妻子

    继承他的遗愿,没有让他的心血付诸东流。靠着顽强的毅力为风家撑起一片蓝天。

    天下绝大多数人莫不对这个柔软而坚强的女人肃然起敬.

    在敬重的同时又夹着对风家的嫉妒,怎么就这么好的运气,龙灭凤起,好似没有人能打垮

    风家,永远横行江南。

    通航之后,风家营运开始正常,扮莫北航线和赤丹河航线同时开通。

    大部分的客流渐渐回归,随着风少夫人名</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