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7

_分节阅读_13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什么,你要上柳山?’如玉大奇,这时候她不想法子应付即将而来的危机,上柳山做什

    么?

    “我去看看南瑾.’梳办缓缓地流溢,脸上的相思又浓了三分,虽已平复心清,可提起南

    瑾,心口还是一阵阵酸痛,眼光者『是陇伤。

    “陕三个月了,我一直没有勇气去看他。’流苏推开走到窗户旁边,看着窗外漫天飞舞的

    桃花,缓缓地道:“桃花也该谢了,南瑾今年还没有看过桃花雨呢.

    “苏苏啊,你没事吧?’如玉担心地问。

    流苏摇摇头,窗外,落英缤纷,情风勾起阵阵花雨,如粉色的绸缎在空中划过,流苏笑了

    ,那灿烂的桃花雨中,似乎看见那位晾才绝艳的男子,绝色倾城的窖颜,眉间那一抹朱砂娇艳

    欲滴,美得凄绝。

    南瑾,你还好口马?

    我想你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199章 桃花的悲伤

    风家堡里有一片很大的桃花林,种在小湖边,有近百棵桃花树,且者『是有些年龄的桃花树

    ,粗壮的树干,弯曲却典雅的树枝,开出满树桃花,整个桃花林绚丽如一幅无暇的粉色锦绣,

    在春风中,飘荡着寂寥的味道。

    这片桃花林,是南瑾出生的那年种下的,凤城气候偏暖,要开到四月中旬才会谢。南瑾是

    四月一日出生,正是桃花陕要谢的时候,赶上桃花季尾,而那年的凤城的。桃花花期却意外延

    长,一直开到南瑾满月,这才一夜之间谢了。

    听说,那一年的桃花开得非常欢腾,绚烂,又很热闹,凤城之内者『是桃花香,在空气中缭

    绕不去,风家人心目中,公子就是桃花的象征。

    据风侮某回忆说,她从未见过那么灿烂的桃花,美得夺目,之后风慕云就在小湖边种下一

    大片桃花林,每一年的春天,整个风家堡漫天飘香,非常美丽。

    南瑾白小非常喜欢桃花,他在桃花林里排阵,在桃花林里赏景,在桃花林里吹箫,在桃花

    林里看书,他从小到大,是桃花伴着长大,每一年的春天,他者『不会错过这漫天的花雨。

    从墨宇轩的观景阁看去,正好对着这一片桃花林,看一目了然,今年,流苏却关紧了观景

    阁的窗户,努力地工作,把时间者『排得满满的,不想去看这片依旧开得绚烂的桃花。

    触景伤清.

    她日消百不喜欢桃花,因为南瑾,却爱板了桃花,现在又害泊看见桃花.

    闻着花香,看着桃花,不由白主会想起南瑾。

    想起南瑾,就想到山崖那凄蜿的一幕,沉下牛噜噜地消失在眼前的脸,她拒绝相信,南瑾

    真的走了,再也回不来。

    物是人非,桃花依旧?

    看着这片桃花林,她的心会疼得酸痛,连灵魂者『被抽离。

    今天是南瑾的生辰,她终于有勇气,走进这片桃花林,捡起一片片花瓣,放进篮子。南瑾

    他,每年者『要看桃花雨,没有错过一年,就算不在,她也会让他看见。

    一阵狂风吹过,卷起漫天花雨,如同一条粉色的绸缎在半空中卷起,翻腾,情香飘荡,清

    思迷离,天地间只有一抹粉色,这一抹亮光,这是她爱人最喜欢的花,是寂寞的桃花啊.

    如同这一片桃花林,空气中飘荡着远古的味道,那种一种很孤傲,很空旷的寂寞。

    如同他的人一样,也寂寞了二十年,这二十年生命中,桃花是他唯一的知音吧.

    花雨倏然飘向流苏,如清人最温柔的抚摸,几片桃花缓缓地落在她的头上,肩膀上,一片

    桃花温柔地落下女子晶莹的红唇,如爱人最醉人的亲吻。

    一滴眼泪从眼角溢出,落在无边的花雨中。

    花香,风柔,桃花飘,清思浓。

    谁人的心在这片温柔中醉了,又是谁人的心在这片温柔的风中碎了。

    女子白衣胜雪,青丝如墨,娇柔的身影在这片桃色中,倏然剧烈地颤抖起来,捂着心口,

    缓缓地蹲下,眼泪一颗一颗地掉下,落在篮子里的桃花瓣上,晶莹得破碎。

    流苏只觉得心口有什么东西正在撕裂,碎了,疼得难仁)坪吸,任心痛的力量噜噜地把她包

    围,任无边无际的绝望如潮水把她淹扮氦

    身子剧烈地颤抖,压抑的哭声破碎地溢出唇角,先是低低饥饥,然后是放声大哭

    蓝天下,桃花飘,悲伤的哭声把空气都感染上浓浓的忧伤,所有的爱恨情仇,在哭声中,更沉淀在心底,铭记于心。

    她不愿意承认南瑾真的死了。

    可他三个月者刚受有消息。

    南瑾他,只要有一口气,就会回到她身边。

    他不会离开她这么久时间的。

    她说过,今年会陪她看桃花的,可是,桃花者『要谢了,他还没回来.

    南瑾,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一起看桃花.

    然而,这片桃花林,却只有她一个人,孤独地徘徊,悲伤地哭位.

    “苏苏你扮受事吧.’侮某和如玉匆匆地走进桃花林,那哭声,哭得人心者『碎了。

    特别是如玉,眼睛者『泛红了,流苏的隆子静,又制,即便是哭位,也板少有声音,受过什

    么样的打击,者刚受见过她哭声这样。

    侮某心疼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她就知道,不能让她一个人待在桃花林里

    ,安静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

    南瑾的死,风家堡除了苏苏,者『只坏噜噜接受,只有她,不肯,也不愿意接受,南瑾已死

    的宁肖息。

    素颜的脸,哭得眼睛红肿,眼泪大,地滚落,“姑姑我好想南瑾怎么办?

    我的心好疼我想南瑾”

    “乖,不哭’风侮某心疼地抱着她,流苏真的很瘦,生过孩子之后更瘦了,这个月来

    一首在防着船运的事,故意借着工作麻痹白己,晚上休息定然不好,触手上去摸到的者『是坚硬

    的骨头,侮某心酸,“乖,我们不哭了一切会好的苏苏,一切会好的”

    风雨过后,雏菊更香,人更坚强,苏苏,你一定能挺过来的。

    如玉拍着她的背,默默地看着,前段日子一首在防,压抑着悲伤,看不出什么来,她是那

    种什么事者『压在心底的人,今天是南瑾的生辰,累积在心里的悲伤夹破了板限,一下子蜂拥而

    出,把她击垮。

    在特定的日子,总会有那么一些伤口,在急剧地溃烂,总有些伤,更深入骨髓。

    “苏苏,要不我们不去柳山了,好吗?’如玉轻声劝着,看着这片桃花林就伤心成这样,

    在悬崖边,还不崩护贵口马?

    梳办摇摇头,咬着唇,擦干脸上的泪痕,“我要去,南瑾他,一定要看到今年的桃花,他

    一天不回来,我就会想他一天,他一年不回来,我会想他一年,他一辈子不回来,我会想他一

    辈子。每年的今天,我者『在柳山,撒下桃花,让他欣赏。

    桃花,属于南瑾的花.

    在他出生的这天,怎么能让他看不见呢?

    有的伤口,不能在阴暗的角落溃烂,要撕开,露在阳光下,才能愈合,如果她一辈子者刚受

    有勇气踏上悬崖,她一辈子者『会消沉下去。

    哭过之后,要坚强面对.

    南瑾他,不会愿意看见濡弱的苏苏。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0章 我爱你!(文字版)

    柳山之巅,狂风呼啸而过,飞沙卷小石。

    山顶空气有些薄弱,兴许是心清的原因,流苏脚步有些沉重,看见他们掉下去的悬崖,脚

    步明显一颤,如玉眼明手陕地扶着她,流苏站稳,唇角勾起一抹笑窖,“小碍争,如玉,我想

    一个人静一会儿,你在这儿等我,成么?”

    如玉有匹搀内地看着她,脸色苍白,虽已敛去眼中的悲伤,却让人感觉她脸上的陇伤更浓

    了。

    老实说,她很不放心,“苏苏,还是我陪你吧?”

    流苏抿唇一笑,“如玉,我不会做傻事,你放心.

    如玉见她坚持,十分无奈,只得作罢,流苏独白一人走拼悬岸边,脚步有些打颤,越是靠

    近这儿,心里越是难受。

    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南瑾说,没看见尸体,说明他还活着,她一直者『信这句话,虽然侮某如玉玄北他们者『通过

    委蜿的方式告诉她,南瑾死了。

    可她依然固执地认为,南瑾还活着。

    也许,是福着自己这么认为,隐约也明白,南瑾凶多吉少,却焦次构不能说服白己放弃那

    零点零一的希望。

    流苏放卜化监,缓缓地蹲行悬厚边,从这儿看,情晰地看见当日那棵,枝干将断未断,裂

    开的地方经过风雨的侵袭,略有些发黄。

    脑侮里一遍又一遍地回想起,那天在悬挂在上头的心清,倘若不是南瑾的交代,倘若不是

    宫雪凝及时赶到,她和南瑾会一起掉下去,小白也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吧.

    “南瑾,我来看你’流苏对着崖底,缓缓地笑道,一颗眼泪,滴落无底深渊,梳办笑

    得很凄美。

    “南瑾,我很勇敢哦.一个人出侮去见扮莫北侮盗,一个人跳拼省色群,差点就不能回来呢。你说,苏苏很勇敢对吧?”

    “那时候在想,如果南瑾在的话,该有多好,一定能把那个嚣张的女人制住其实,她

    也是个可冷的女人,你啊,作孽了,害得人家一条手臂没有了,匡不得当初我问你侮王的事,

    你者『不肯说,原来是心虚了呵呵.

    “南瑾,扮莫北侮王答应我的要求,不再为难风家,我没有你那么厉害,让她无条件地消失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