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4

_分节阅读_14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们的衰败,现在抽身,你又有何不满之处?”

    司灼朋月哩目尤舀,肃把侃阴石卜是头话,州‘承阴头刀不日司灼承阴圳左仔太匹,守丈法十盯饥。就算没有朝廷介入,他们最后也会被风家重新合并。

    司马兄弟两脸如栗色,萧绝也是够狠,利用完了,不管成败一脚踢开,十分无清,谁计袖

    们势力不如人家。

    司马朗月和司马俊离开别院,兄弟两者『院了手脚,“大哥,怎么办?难道要坐仁)特毙吗?

    风家船员今天全部回来,明天就能开始正常营运,我们还有活路么?

    风家落败之时,他们无清地离开,和风家叫板,现在主动回去,不仅颜面尽失,日后也会

    遭到同行耻笑。

    这回真输得一败涂地.

    “者『是风苏苏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她勾结侮盗,这航运就是我们司马家的,现仕逼得我

    们走投无路,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司马朗月阴狠地道。

    第二天船行非常的陀,刚好又是风慕云的忌日,风夫人和风侮某等人在韩叔玄北阿宝他们

    的护送下先去祁山。

    流苏势必亲白去一下船行,免得柳秀柳溪跑来跑去,有如玉相陪,侮某还是不太放心,反

    正他们去祁山又不会出什么事,泊流苏遇上危险,侮某让莫离.阿碧.小翠等几名好手者阳民着

    流苏去船行,之后再去祁山。

    今天船行开始正常运行,柳秀和柳溪和六位管事早就等看梳办到船行指示,营运方面白有

    他们,流苏并不操心,队复航运之后,风家的运货价格也回升到自瑾没有出事之前的价格,一

    切如常。

    流苏交代了他们僧粮先行一步,这是朝廷急需的,队复航运的第一件事就是僧粮运输,解

    朝廷燃眉之急。

    之后,除了司马家,王家.彭家等三家船行主动回归,流苏也毫不客气地接收了,然后,

    这三家所分配的利润却比李家柳家轩辕家少了一成,这少出来的一成流苏转给柳家等三家,合

    清合理。

    在风家危难之际,是柳家三家不离不弃,而司马家等四家船行离开,不回归,就等着解航

    ,回归白然就仕梳办宰割,她只是调整了他们一成利润,算是客气了,若是换成南瑾,会直接

    把他们打压破产,然后接收。

    他们也不敢有什次怨言,是白己不知道那棵树大,跟错人,只能白认倒霉。

    流苏一直在船行陀了一个多时辰这才把基本大事交代完毕,其他的就放手让柳秀柳溪做,

    她赶去祁山祭拜风慕云,然后在路上就发生晾变,一道艳丽的烟花在祁山的方向升腾而起,在

    白天也耀眼得晾人,外围一圈特殊的紫色,很显然是冰月宫的求救信号。

    檐了?

    玄北他们出事了?

    莫离工刻勒马,阿碧小翠听到那特殊的声音,迅速掀开轿帘下来,脸色大变,“冰月宫的

    求救信号?少夫人,夫人她们出事了?

    众人正在大晾中。

    玄北骑马匆匆而至,胳膊上有道剑伤,正冉冉流出鲜血,看见流苏的马车,高喊一声。玄

    北匆陀下马,向来玩世不恭的男子一脸晾院失措,“少夫人,小白小白被人抢走了?

    “你说什么?’流苏呼吸顿停,心脏被人狠狠一撞,眼前发黑他,一口气差点扮受喘上来,

    脸色倏然发白,脚下一步踉跄,如玉眼明手陕,迅速扶着她的身子。

    “到底怎么回事?’饭口玉厉喝,小翠阿碧莫离等更是脸色大变,小白可是风家上下的掌心

    宝啊一

    小翠工刻上前,拿出手绢,给他的手臂简单地包扎了下,玄北不顾手臂的伤,急陀道:

    我们的车队刚到祁山,山脚就目出一阵迷烟,从密林里冲出一批黑衣人,二话不说就开始袭击

    ,我和韩叔已经拼命抵挡,小姐护着夫人和小白匆陀离开,可黑衣人太多,老爷喜静,每年随

    行祭拜的人本就不多,随行的侍女家丁多半中了迷烟,不足抵挡他们,打斗之时小白被捧了一

    跤,是紫灵拼死护着她才会没事,还被他们砍伤手臂,夫人也在护着小白之时背部受了重伤,

    小白还是被他们抢走,小姐让我赶紧来通知你少夫人对不起者『是我们疏忽。

    流苏脸色白的晾人,一股凉气从脚窜上头皮,瞳眸睁到板致。

    “有没有知道是什么人?’流苏迅速冷静下来,晾问。

    “少夫人你看.”玄北把一块染了少许鲜血的令牌交给流苏,流苏颤抖接过,一看,浑身

    居日烈地颤抖起来

    萧王府的标记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5章 南瑾归来(文字版)

    小白被抢,风家堡顿时大乱,玄武发出信号,冰月宫密探倾巢而出,全城探查小白下落。

    风夫人和紫灵为了保护小白,两人者『受了重伤,风夫人背部被刺一刀,失血过多而昏迷不

    醒,而紫灵扑到小白身上,被蒙面黑衣人砍伤手臂,也陷入昏迷,侮某派人送她们回山,接着

    和流苏如玉一起进城。

    半个时辰过去,搜寻无结果,萧绝的住处一如平常,无特殊之处。

    听到这个消息,流苏勉强镇定的心又乱了,非常着急。绑架,时间多过一分,女儿就更危

    险一分,小白是她的宝贝,南瑾不在,她就是她的救赎,她的寄托,她不能再承受失去,再也

    不能.

    我的女儿啊.

    你可不能有事啊.

    还是婴儿的小白是否曾看见,母亲无声的呼唤.

    如玉通知城中西门家药铺的人注意可疑人物的出现,和玄北打斗的那批黑衣人有不少人者『

    受伤,如果家里无储备,定然会在药铺伤药。如凤城中的药铺,属西门家和风宇信誉最好,他

    们白然不会选择风家,那必定是西门家。

    马车停在萧绝的府邸处,侮某率先跳下马车,人找不到,她们打算直接向萧绝要人.

    如干构于哟\板了,一把抢过流苏手上的令牌,拿过她匆匆命春桃准备的黑纱帽塞到流苏手

    上,沉声道:“苏苏,我去找萧绝,不管发生什么事,你千万小哭现身。南瑾又不在,若是让

    萧绝认出你来,风家就完了,实在不成,把它献上,明白吗?

    流苏心中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咬,整颗心像是油锅中煎一般,心口沉甸甸的,神经绷紧得如

    一根琴弦,正处在崩护贵的边缘,仿若只要听见一点点不好的消息,她会工刻崩护贵。

    萧玮的别远处已经被盯紧,如玉下了马车,一群黑衣护卫从旁边跃出,个个身手利索,眼

    光冷峻沉稳,是萧王府训练出来的禁卫,脚步沉稳有力,吐息不院不乱,武功者『非常高强。

    玄北淡淡扫了一眼,虽然装扮和刚刚那批蒙面黑衣人很像,但不是他们,玄北本身就是杀

    手出身,擅长厮杀和观察,这批人的眼神毫无温度,冷冽得骇人,显然和刚刚那批黑衣人不同

    玄武脸色紧绷,不苟言笑的脸布满杀气,气势汹汹地环视他们,限不得把他们赶尽杀绝,

    把白家小主子救出来。

    小翠阿碧等人早就磨刀霍霍,敢向小白下手,全部阉了者『不解限,她们家的小姐,岂会让

    外人默负,管你是皇帝还是王爷,照打不误.

    双方人马一见面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从打商战开始,萧绝和风家的思怨又浓了三分

    ,风家人觉得萧王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萧王府的人也觉得风家人真太过嚣张,不教训就不知天

    高地厚。

    这回好了,小白成了导火线。

    风家人一上去,二话不说就亮兵器,什么者『别说,这口气他们可是憋了很久,打完再好好

    算账.

    那气势啊,真真是骇然,如狂风暴阴下卷起的龙卷风,猖狂得令人不敢领教。

    别院门前大动干戈,大家者『像疯了一样,长鞭狠狠甩下,剑气猛然横劈,一方来势汹汹,

    如供水猛兽般滚滚而来,凌空劈下,另一方纷纷举剑,气势如虹,毅然迎上,不畏生死。

    萧绝住处之前一阵风起云涌,剑气湛湛寒人,打得有你没有,有我没你,十分激烈,风家

    堡这边人多,除了韩叔和一批家丁留在山上之外,其余人者『下山了,人数是萧王府的二倍之多

    打起来很激烈,几乎就是二个围攻一个,什次汀湖道义,什么以多默少,这时候者『统统躲

    在阳光下纳凉了,打死一个是一个,打死两人是一双,竟然敢绑架小白,摆明是找死,白然不

    会客气。

    流苏在马车上看得触目原自,这批禁卫她在王府之时见过,一般不离萧绝身边,这次竟然

    帝到凤城来了,她担心玄武玄北他们会吃亏。

    小翠阿碧她们武功很高强,两女的默契十足,一直配合得当,很陕就放倒两人,那鞭子抽

    打得他们血痕条条,板为狠庆。

    “住手,退下.”一声冷酷的厉喝,如咫风麟过这场棍乱的暴风雨,萧绝的声音夹着威严

    和冷酷,王府禁卫一听,工刻喇一声纷纷后退。宝剑回鞘,如没事人般站在一旁,听萧绝指挥

    很陕,这场棍乱就平定下来.

    梳办隔看厚厚的轿帘,咬着牙看萧绝,月影蒙胧胧,看得不是很情楚,从夹缝中只看见简单

    的轮廓。

    萧绝,小白要是出了什么意思,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

    女子的手紧紧地抓着衣裳的下摆,几乎者『要揉碎了。

    “萧绝,你可总算出来,说,你把小白抓哪儿了?’如玉厉喝,他和流苏之间的商战维持

    一段日子,所有手段虽然卑鄙她倒也认同,可抓了小白试图威胁风家那就太卑鄙,小白只是个

    几个月大的孩子,他至于么?

    “把小白交出来,不然今</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