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5

_分节阅读_14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天我们踏平这儿.”阿碧一脸怒窖,板少生气的她们这回气得不

    众人纷纷附和,眼光喷怒地盯着萧绝,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萧绝早就被他们凌迟得碎尸

    万段。空气中的灼热气氛又浓了三分,气氛拉紧,一触即发。

    萧绝冷硬的眼光扫过他们,危险地眯起眼睛,沉声道:“本王不知道你们说的什么小白是

    谁,你们擅闯本王住处,动刀动枪,对皇族不敬,本王可仁七隋你们全部收押入监,等候发落.

    侮某一阵冷笑,“卑鄙小人,在捧意卜输给苏苏,就那抓了小白来威胁我们,萧绝你还算

    是个男人么?敢做就要敢当,陕点把小白交出来.

    萧绝眸光一沉,如玉手一扬,那块染血的王府令牌凌空而过,落入萧绝手中,如玉冷笑,

    “王爷,今天风夫人和帝着风小小姐去祁山祭拜老堡主,在途中遭到堵截,风家重伤几人,小

    小姐被人掳走,这块令牌是玄北从一名黑衣人身上抢来的,你作何解释?”

    林俊看了萧绝手中的令牌,晾讶地低呼,萧绝手一紧,好你个司马朗月,竟然掳走风家的

    人陷害本王于不义。

    好.好.好.

    肃把伶除一刊,抵洛退:廷职分脾阴圳是小土肘上阴,小土迪小王卞翁娓定一于习、修景

    扶你们,找错人了?

    玄北也觉得这批黑衣人不像刚刚袭击他们的黑衣人,眼光很不一样,除非里头还有萧绝的

    人。

    如玉冷笑,唇角扬起三分嘲讽的味道,“令牌是你们王府的,人却不是你们掳走?王爷,

    你给我们说情楚,别搪塞过去,小白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也逃不了责任.

    萧绝沉下脸色,被人冤枉已不是一次两次,他倒不至于生气,只不过,他看起来像是会卑

    鄙到掳走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么?

    他冷酷地抿唇,眼光露出寒冬的温度,“没什么好解释,你们要找人,找你们该找的人去

    一

    “王爷,人你也抓了,想要什么条件尽管开,别磨磨蹭蹭,只要小白没事,其他随便你.”侮某冷冷道,逼不得已,只能如此说,先要知道小白的下落,才能行事。

    太卑鄙了,连几个月的孩子者『不放过.

    “就是,人者『抓了,还装什么无辜,除了你,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抓我们小姐?

    “做了还不敢承认,你简直就丢尽皇族的脸面”

    事清过于巧合,时间也过于巧合,萧绝的嫌疑的确最大,商战结束后,为了挽回败局,抓

    了小白要扶风家,这是所有人者『想到的人。

    在他们心目中,萧绝就是个卑鄙小人,无一点人格可言。加上处事作风又不一样,很窖易

    就引起纷争。

    当下众人七口八嘴地骂起来。

    说起风家堡,大到打架,小到掐架,那可者『是一流的,很有水平.

    萧绝白然听不到什么好话,虽然没有什么光明正大的辱骂,不过含沙射影,指桑骂愧的嘲

    讽更让人火目三丈,不吐血者『不行。

    “住口?’萧绝发出一声怒口孔,这群人的气焰太嚣张,竟敢无礼到此程度,一点者『不畏强

    权,似乎吃定他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阿碧小翠她们当他在吹风,那叫住口就住口,那多扮受面子.

    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虽不比朝廷的明枪暗箭,却更能直接挑起人的怒火,萧绝的脸冷得如

    一块沉冰。

    “本王再说一次,人不是我抓的,你们有空在这儿浪费唇舌,还不如去找人,再晚找到一

    具尸体,那就怨不得别人。’萧绝的声音有些恶毒。

    风侮某眸光一瞪,如玉脸色一沉,杀气进发。

    岂有此理.

    玄北肇眉,退了两步,匆匆走回马车旁边,道:“少夫人,的确不像他们,我们要怎么办

    I

    流苏闻言心头一沉,萧绝为人虽然冷酷绝清,但对白己做过的事不会不承认,再则,他们

    人者『到这儿,就算是他抓了小白,和该版、白来谈条件,不必这么遮遮掩掩,她早就觉得奇匡

    关心则乱,关心则乱。

    小白出事后她者刚受有仔细地想想,现在想想才觉得不对劲,仁)潇绝的高傲,绝不可能抓小

    白还威胁她,这种事他还不屑于做,而且那块令牌,过于巧合,更像是有心人安排的一场戏。

    流苏心思很快运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流苏淡淡道:“也许真的不是他,可他至少知

    道,那块令牌在谁手上檐了,司马家”

    萧绝控制司马家仁)至于仁)胜制整个航运,司马朗月一定会多方奔走,仁)职压人,不可能是

    萧绝一一出面,最大的可能就是萧绝把能代表白己王府的令牌交给司马朗月,放手让他去做。

    她怎么扮受想到这点,是司马家搞得鬼,流苏俏脸发白。

    “去,让他们撤离,我们去司马家.

    “少夫人,你以为是司马朗月搞的鬼?”玄北大晾,梳办饥默点头,他迅速回头喊了一声

    “小姐,如玉,撤退,去司马家.

    玄武一听便随手招来几位冰月宫的人,让他们先行去司马府探情楚清况。

    侮某心一紧,迅速回身,率人撤退,风家的人虽然嚣张,限板萧绝,却也不是逞一时口舌

    之陕,既然不是他,白是懒得和他废话。

    如玉狠狠地喇了萧绝一眼,抿唇,阴鸳地看着他,“萧绝,小白若有事,你定会后晦莫及

    一

    说罢转身,迅速离开.

    而她的话,萧绝却理解成,若是小白有事,风家已经会大举报复他,毕竟这件事他也有一

    定的责任。

    男子眼光冷厉,布满寒霜,司马朗月和司马俊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目着他的名义作案,还

    掳走风家的小公主,这事可大可小,若那孩子真出了意外,后果难狈工

    “王爷,我们还回不回京城?’林俊沉声问道。

    本来他们是打算今天启程回京,皇上有急事招他回京,女儿国的使者到访,他得亲白回去

    接待,不能在凤城再浪费时间。

    “先缓一天.’萧绝危险地眯起眼睛,阴霹掠过。

    那块令牌是他交给司马朗月,让他“疏通”商场上的关系,昨晚他们兄弟喷喷离去,他来

    不及让他们还回来,反正出城也经过司马家,萧绝也就想着,今天出城,顺路去司马家,让司

    马朗月交还,没想到才过一夜,他就拿那块令牌滋事。

    有意激化风家和朝廷的矛盾,他们之间的关系本就恶劣,加上有心人士的挑拨,难免会使

    风家滋生异心,如今只能求老天保佑,那孩子福大命大,能安然无恙。

    萧绝拳头握紧,司马朗月,你是存心找死么?

    刚刚马车里头的人应该就是风苏苏,女儿出事她能迅速冷静判断,知道是司马家做的好事,也算不简单,现在他倒也想看看,司马朗月和司马俊到底要干什么?

    单凭一个孩子就想要控制风家,他们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点?

    “林俊,还记得上次我们和司马朗月见面的那家别院么?’萧绝倏然勾起唇角,有些阴寒

    ,他们抢走孩子,一定会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那家别院鲜有人迹,是最好的隐藏地点。

    风家的人一时半会定然不会想到。

    司马家,流苏安然坐在客厅,玄武玄北他们帝人在院子外守着,只有如玉侮某陪着她见司

    马朗月。

    她们来的时候,司马家的佣人说司马朗月和司马俊去船行还没回来,让她们改天再来,流

    苏只是冷笑,让司马家的家丁去通知司马朗月,她就在大厅里等着。

    今天她一定要找到小白,一刻钟没有见到女儿,她就决不能安心。

    玄北玄武早就派人四处行动,暗中搜查,没有放过一处地方。

    司马家两兄弟很陕回来,恭谨地入了大厅,“风少夫人,是什么风把您给吹到寒舍,真是

    蓬葬生辉啊.

    流苏淡定道:“司马朗月,明人不说暗话,我女儿在哪?

    司马朗月眼里者『是诧异和茫然,有些不理畔梳办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男子方正的脸上露

    出薄怒,“风少夫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流苏心里急得热锅上的蚂蚁,可讶异的是,白己竟然能如此镇定冷静,沉着地应对司马家

    两兄弟。

    看他能演到什么时候.

    流苏眼光越发淡模,淡淡地道:“司马朗月,我以为我来了,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你掳

    走我女儿,不就是想要救你们船行么,爽陕点,别把我最后的耐心耗尽.

    司马朗月怒道:“风少夫人,无凭无据,你可别血口口贵人,你说我掳走女儿,有何证据?

    详装的怒气看起来很假,如玉嘲讽地冷笑,这种人,穿上龙袍也不是太子的料,看司马俊

    闪烁的眼光就知道事有蹊跷,他还能死撑多久?

    流苏显然没有耐心和他周旋下去,站起来,娇柔纤细的身影如笼着一层冰霜,露出讥讽,

    “如果想要激化朝廷和风家的矛盾,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我以为你掳走我女儿应该好好

    利用这个筹码救司马船行一命,既然你们不想,那我也不勉强,凭冰月宫的人脉,你以为我找

    不到小白么?我找到她之刻,就是你们司马家解航之时.

    流苏说罢冷笑,转身欲走,侮某如玉随后跟着,司马朗月本以为她只是威胁之言,这下见

    她如此坚决,不免得有些院张,“少夫人留步.

    流苏薄唇勾起一抹薄凉的弧度,摆袖,转身,一身霸气凌人,眼光益发坚硬,如世上最坚

    硬的金刚石。

    “司马少爷改变主意了?

    司马朗月眼光略有怒意,转而冷笑道:“没错,风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