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6

_分节阅读_14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姐是我掳走,她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

    地方,风少夫人若是合作,风小姐定会平安无恙,少夫人不合作的话,那”

    接下去的话他没有说完,本来想要借着那块令牌引起萧绝和风家的纷争,让他们斗得两败

    俱伤,没想到竟然被她识破,可恶.现在他是限板风家和萧绝,巴不得他们斗得你死我活,既

    然被识破,也无需隐瞒,那就走第二步计划。

    侮某脸色听(一声全黑了,宝剑一抽,白刃般的光芒一闪,破空而过,冷冷地架在司马朗月

    的脖子上,侮某双眸沉怒,手关节握得咯咯作响,限不得打碎司马朗月脸上阴毒的笑,“司马

    朗月,信不信,本姑娘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

    司马朗月先是一晾,任何人被一把冰冷的宝剑指着者『会大吃一晾,不过他很陕就镇定下来

    ,脸上裂开笃定的笑窖,“风小姐可得想情是,在我脖子上划一剑,在风小小姐脖子上会划几

    剑呢?那么细嫩的脖子,那么精致的一张脸,毁了多可借,长得那么像风南瑾,连那眉间的朱

    砂也一摸一样,我可真想把她的朱砂狠狠地挖出来,你觉得这样好不好玩?

    如玉大怒,拍桌而起,侮某剑尖一动,气得差点划断他的动脉,流苏拉着如玉坐下,淡定

    开口,“姑姑,别和他一般见识,犯不着.

    流苏心里有一股岩浆般的热气,在激烈地碰撞,有股想要杀人的冲动,第一次限不得把一

    个人狠狠地凌迟,听着司马朗月恶毒地描述着小白的窖颜,她似乎看见白己女儿那张严肃的小

    脸,正哀怨地看着她,似乎在呼救,流苏的心如针扎般的痛,怒板反笑,“司马朗月,你欲如

    何?

    风侮某冷冷撤剑,司马朗月一抹脖子,冰冷锐利的剑尖划破脖颈肌肤,几滴鲜血溢出,司

    马朗月哼了哼,司马俊见状匆陀问道:“大哥,你要小哭紧?

    司马朗月摇头,摆手示意他安静,他坐到一旁,沉声道:“少夫人,我的要求很简单,风

    家放过司马家一条生路,不能合并我们,也不能故意打压我们,让司马家的祖业能继续传承下

    去。还有,这次司马家亏损l亿白银,风少夫人要帮我们情了这笔账。

    如玉嗤笑,有些鄙夷地看向司马朗月,这男人真是异想天开,放过司马家也就算了,还要

    帮他们还了那么烂帐?他是不是太狮子太开口?

    侮某闻言更是震怒,司马朗月仗着小白在手,竟然提出这种过分的条件,他怎么不干脆提

    出让他去风家船运当家作主?

    无耻的男人.

    I淡淡勾唇,沉静的眼光无彼无浪,平静如镜,掩藏在眸光之后的喷怒无人触及

    ,她淡定道:“司马朗月,你好大的口气,就算我帮你赔了那笔银子。哼,司马船行如今声誉

    扫地,就算没有那笔银子压住,你以为还会有人找你们做捧意次?别做梦了,说点实际点的吧

    ,你不说我者『不知道,原来我女儿的命会这么值钱.

    如玉和侮某微微诧异,她们还以为流苏会工刻答应呢。怎么会?

    “如果不是你们勾结侮盗,司马家又岂会输得一败涂地,这个因是你们种的,这个果你们

    就要承受.”司马朗月把一切的罪名者『扣在流苏身上。

    流苏谈谈挑眉,沉着道:“司马朗月,说话要讲证据,扮莫」卜梅透在梅上横行多年,他们抢

    劫关我们风家何事?

    如玉侮某也暗暗吃晾,他们怎么知道这件事?

    司马朗月道:“这件事是我们兄弟从萧王那儿听来的,岂会有错,你们还想狡辩?

    流苏闻言淡淡一笑,果然还是目两不过萧绝的眼睛,可又怎么样,皇上照样选择风家,不过

    抄家灭族。

    司马俊冷笑道,“风苏苏,你可得好好考虑情楚,你女儿的命还在我们手里,如果你不答

    应,我就捧死她.

    “你敢.’风侮某厉喝,杀气一闪,一提起小白,整颗心者『揪起来,又紧张又担陇,她可

    不像流苏那么风云不变色。她和南瑾者『是一样隆子,越是受打压,越是冷静,这不是普通人能

    达到的境界。

    流苏抿唇,只觉得那岩浆般翻滚的怒火就要涨破胸膛,连呼吸者『灼热起来

    小白,我的乖女儿,再等等,一会儿就好.

    流苏不停地对白己说。

    “怎么样,少夫人,你答不答应?你女儿的命和这笔银子相比,孰轻孰重?可别告诉我,

    这笔银子比她的命还要重要,真真尤清婀,那可是风家唯一的种咯.

    流苏俏脸一白,见玄武踏进大厅,流苏冷笑道:“司马朗月,有扮受有听过一句话,偷鸡不

    成蚀把米,我风家人,从不受人威胁,恐泊你要失望了?

    玄武进了大厅,沉声报告道:“少夫人,已经知道小姐下落了?

    众人面色皆变,如玉侮某大喜,喇一下站起来,“玄武,是真的吗?”

    玄武点头,“是,我a.子截卜小翠阿碧先过去,少夫人,事不宜迟,赶紧动身吧.

    流苏沉稳站起来,冷眸扫过司马家两兄弟倏然色变的脸,露出浅浅的微笑,“在凤城境内

    ,冰月宫想要找一个人的下落,太简单了?司马朗月,这件事让你学一个教训,仁)后不要找风

    家人谈条件,只有一败涂地的结果.

    司马朗月脸色扭曲,眼光露出凶狠的恶毒,狰狞得如地狱过来的魔鬼,他分外骇人,流苏

    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转身便走,到了门口,夹然回过身来,淡然道:“司马朗月,忘了告诉

    你一件事,本来我只打算合并司马家,不会赶尽杀绝,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人不犯我我不犯

    人,人若犯我,我必诛杀,这是南瑾的处世之道,司马家只有解航,被风家接收这个下场,你

    别白费心思,我不会放过司马家.

    女子冷狠霸气的语气让司马朗月和司马俊浑身打了一个寒颤,第一次意识到,这个一手挽

    救风家败局的女人,是如此的厉害和强曝,魄力不输男儿.

    “大哥,怎么办?”司马俊院了手脚,这回怎么办,真的只有等死的下场了么?他几乎已

    经意识到仁)后的日子,欠下这么多钱,定然会被追债,躲躲藏藏,下半辈子讨着捧不如死的日

    子,与其这样,还不如死了算呢。

    司马朗月眼光露出阴毒,诡秘,咬牙切齿,“既然风苏苏不肯放过司马家,我也要让她尝

    尝失去女儿的喇心之痛.去别院,杀了那女孩.

    “大大哥”司马俊双唇颤抖着,如秋风中落叶一般,真的要杀人?他恐嗅了,茫

    然了司马俊其实是个纸老虎,一捅就破,因为出生好,白小娇生暖养养出蛮横霸道的隆子

    ,他没有司马朗月那么狠毒,一听杀人,还是那么小的女婴,他浑身不由颤抖起来,“大哥,

    那只是个孩子我们”

    “蠢货?”司马朗月狠狠拂袖,他白己去,风家人就算赶过去,也不如他们小路走得陕.

    司马府邸之外百米处,众人止扣异出发,春桃匆匆来报来报,“少宫主,青门道那边传来

    消息,有人买了大量的伤药,我们已经派人跟着了,一有消息马上就会发信号.

    如玉点头,道:“玄武他们也找到了,我们陕点赶过去.苏苏怎么了?”

    流苏淡淡一笑,看向玄武,问道:“派人盯着了么?”

    玄武点头,道:“玄北小翠阿碧和莫离者『盯在后门,司马朗月不管是亲白行动还是飞鸽传

    书,者『会被我们拦截.

    流苏点头,侮某晾问:“苏苏,你说发现小白是假消息?”

    流苏点头,是假的扮受错,只是引蛇出洞罢了,加上玄武的话,那是百分百的质量保证,司

    马家两兄弟定然有所行动,只要跟在他们身后就可哪到小白了。

    兵行险招,这是流苏在短时间里想到最陕的办法了。

    虽然再给一点时间,冰月宫的人照样能查得出小白的下落,可她等不及了,只能想办法,

    逼司马朗月和司马俊行动。

    侮某和如玉晾讶地张张嘴巴,她也太大胆了,竟然故弄玄虚,“小白会不会有危险?”

    流苏心头抿唇,“我只希望我来得及.

    玄武沉声道:“少夫人,小姐,你们放心,玄北和阿碧他们会时刻盯着司马家两兄弟,只

    要确定地点,动作会比他们陕一步,他们伤不到小白。

    玄武的声音坚定有力,虽然长相和玄北那痞子差不多,可他的声音总能让人安定。

    “少夫人,有消息了,司马朗月从小门出来了”一人匆匆回报。

    流苏挥手,“所有会轻功的人IM赶去,别让司马朗月发现你们?

    “是.’众人应道,纷纷赶去,如玉不放心,“苏苏,你和侮某随后吧,我实在于哟\小白

    这丫头,我去过去.

    流苏点头,所有人开始行动.

    流苏双手合十,我伟大的神啊,求你一定要保佑我的女儿平安无事.

    青门道隔着四条大街,便是凤城最偏僻的西北角,这儿环境幽静,非常美丽,很多有钱人

    在这儿者『有别院,青木葱郁,林道干净情爽,又无人迹,鲜少有人涉足。是凤城有钱人家在夏

    天避暑的好地方。

    流苏的马车才走到半路,别院的方向就升腾起一朵烟花,如玉的人已经发现地点?

    其中的一家别院,打斗声十分激烈,两批黑衣人猛烈地纠缠在一起,血零升腾,渗叫顿时

    ,晾起林中安歇的鸟儿,拍打着翅膀,扑腾着飞起,落下几根羽毛

    像司马家这种是航运起家的富有人家,者『有白家的训练的保镖,在初时是运货的私家好手。后来被风家合并之后,白有统一的人马一路护航,就用不到了,渐渐就训练成死士,司马朗

    月和司马俊两兄弟好赌,经常出入地下钱庄,和人起纠纷,暗地</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