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7

_分节阅读_14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里者『靠这批死士迅速解决。这

    些者『是摆不上台面的事,他们也做的很隐蔽。这些年到没有引起别人的坏疑,他们身手非常不

    错,这批人这几年吃了吃饭睡觉就是暗地里帮司马家两兄弟为非作歹,没有好身手白然不成。

    他们的实力和萧绝的禁军不相上下,打得很激烈,萧绝更是笃定了司马家肯定把人藏在这

    儿了。

    他从侧门入了别院,哈好听到孩子的哭声,这儿者『是男人,白然不会懂得照顾孩子,可冷

    的小白饿了两个时辰,能不71吗?外敌入侵,所有人者『跑到前庭去,只有一人在这儿留守,白然不是萧绝的对手,过手才十

    招就趴了。

    萧绝进门,匪匪地看着床上的孩子,这就是风南瑾的女儿?

    小白似乎听见声音,已经不哭了,刚刚实在是太静了,肚子又饿,她才会哭起来,现在正

    睁着饱含泪水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萧绝。

    细致的玉官,标准的美人胚子,白嫩的肌肤,灵气十足的眼睛,一点凄绝的朱砂,和风南

    瑾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长得好像

    风南瑾的女儿萧绝的眉头紧肇,握剑的手紧了又紧

    杀,还是不杀?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孩子沾着泪珠的眼睛特别惹人冷爱,对着萧绝倏然咯咯地笑起来,萧绝心底徒然升起一股

    酸意这个受万千宠爱的孩子,此刻孤零零地躺在这儿,的确有那么一点

    算了,算了

    一个招人喜爱的孩子而已,她比她爹可招人喜欢多了。

    萧绝宝剑回鞘,笨手笨脚地抱起小白,不敢太用力,深泊一用力,这可爱柔软的小东西就

    会被自己捍碎了一般,好柔软的身子,一股淡淡的奶香扑面而来,板为温暖,让长久冷硬的心

    ,似乎也柔软了一分。

    不仅露出温柔的笑意,寻常冷硬的玉官柔化,那一刻,英俊得教人不敢逼视.

    在他坏里的小白,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直直瞅着萧绝看,萧绝不禁又笑了

    “你叫小白对吧?’萧绝声音柔得可仁)北成水,好精致的孩子,不过这名字就

    屋外,打斗声已经漫漫歇了,萧绝的人马摆平一切司马家的人马,他有点舍不得出去,本

    来还想着利用这个孩子,现在却只想好好地抱着她,感觉很有趣,也很心酸。

    如果

    如果流苏还活着,他应该也能抱上白己的孩子了吧?

    萧绝的心,顿然酸楚起来,连神经者『感觉一阵尖锐的痛

    别院外,司马朗月和司马俊几乎是同时赶到别院,皆大吃一晾,萧绝抱着小白出来,如玉

    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幕实在是

    他怎么会在这儿?

    “萧绝,把小白给我.’如玉就想过去,萧绝淡淡一笑,“西门如玉,这是风南瑾的孩子

    ,她母亲也在,不该是她母亲亲白来抱么?

    小翠阿碧她们者『有些院手了,特别是小白还不知人心险恶,在下萧绝坏里笑得很开心,小

    翠狠狠地瞪她

    如玉暗道一声不好,萧绝早就想要见流苏一面,如此一来就避免不了见面,她匆匆出了别

    院,才片刻,侮某和如玉的马车就到了,流苏才刚刚掀开轿帘就让如玉挡回去,她匆匆上了马

    车

    “苏苏,是萧绝他抱着小白?

    “什么?’流苏脸色一变,侮某凝眉,工刻下了马车,萧绝等人已经从别院出来,因为他

    手上抱着小白,风家的人不敢随意妄动,萧绝执意,想要见见这位传闻中的风少夫人一眼,他

    也知道为何会有这种强烈的愿望。

    马车里,流苏急得满头大汗,阿碧迅速来轿子旁,“少夫人,萧王一定要你亲子下来抱小

    白一你不舒服口马?

    “等会儿,她好像太担心小白,哮症发作了?’如玉扬声道,胡乱找了个借口,众人大晾

    ,纷纷过来,者『被如玉挡在轿子外,流苏睁大眼睛,她的哮症早就痊愈

    “怎么办,如玉”

    侮某听如玉说流苏哮症发作,心急起来,上前道:“王爷,我也姓风,可明巴小白我么?

    萧绝肇眉,冷笑道:“风少夫人哮症早不发作,晚不发作,现在发作,怎么,见不得人么

    I

    空气中的温度倏然一降.

    双方人马者『气势紧绷,一触即发.

    流苏冷汗阵阵,如玉咬牙,“不管了,把黑纱帽献上,你说话的时候压低声音,我会住意

    ,不会让他掀开帽子”

    事到如今,不这么做也不成,碰碰运气好了

    “不行的,如玉,不行的’流苏心底恐院和不安越来越大,几欲落泪,她不能目一点

    危险,可又不能强抢

    倏然,浑身一僵,不仅她,风家的人不由白主地让出一条道路,纷纷住后看所有人者『

    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看着林荫道上出现的身影

    轮椅的声音?

    流苏心口顿时剧烈地跳动起来,奔到轿帘旁,如玉迅速拉着她,“你做什么?

    “你听见扮受有?你听见扮受有,是轮椅是轮椅的声音南瑾是南瑾啊”

    流苏声音含着莫名的急切和激动,差点就掀开轿帘

    只听见一声熟悉而冷模的声音淡淡飘来,“王爷,我来抱,可以么?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6章 活着的感动

    这处别院坐落仕仓郁的香樟树林中,树冠板大,叶子也非常茂密,阳光透过树荫的间隙

    在幽静的小道上投下淡淡的剪影,如一群小星星在树底下跳跃,一地金碎,斜斜的光线从在林

    荫半空照射出一道道朦胧的光线,非常美丽。

    情幽的林荫小道上,男子静静加坐在轮椅上,韩叔在背后推着他,缓缓地走近别院。

    他的脸透出一种不正常的苍白,薄唇嫣红,一双灵气逼人的双眸,一点娇艳欲滴且凄绝的

    朱砂,一身洁白无暇的雪缎,身无华丽配饰,却有种说不出情贵和绝尘,纤尘不染,窖色逼人

    ,风华绝世。

    风南瑾

    依然是那么安静,从天而降,坐在轮椅之上,淡模疏远,高不可攀,似乎多看一眼就是襄

    所有人者『愣住了

    风家堡的人者『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清,好似看见鬼了

    公子扮受死?

    公子回来了?

    公子真的回来了?

    小翠推推身边同样震晾的阿碧,心有余厚道:“阿碧,你揍我一拳,别客气,重一点,我

    是不是做梦了?”

    “我还想找人揍我一拳呢?”阿岩防防地回答,才思敏捷的少女难得露出白痴般的呆滞来

    玄北双眸死死地盯着他经过光线出投射出来的影子,口翩南白语,“能看到影子,应该不是

    鬼才对.

    玄武一脸激动,沉默寡言的男子眼光有些可疑的晕红,公子竟然活着,简直就是太神奇了

    几十人的现场安静如坟墓,静俏俏的,只听见树叶沙沙的声音

    静,是天地唯一的声音。

    那名晾才绝艳的男子,成了天底下,唯一的雪色,唯一的凝光点。

    侮某最先反应过来,工刻就冲上去,女子又晾又喜,一把抓住南瑾的手,是温的,是热的

    ,是南瑾回来了,是南瑾回来了

    风侮某的泪喇一下滚下来,白以为南瑾死后所有的担心.恐嗅.不舍.眷恋一股脑儿涌上

    来,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南瑾”

    南瑾安抚地拍拍她的手,眼光飘香轿子,淡淡地扫了一眼便转回,淡定道:“姑姑,我没

    事了,不要担心.

    “扮受事就好,没事就好’风侮某很陕就擦干眼泪,南瑾回来了,没事就好,一种失而

    复得的感动和晾喜冲刷在她心头,风侮某想要大声吼叫,让这股喜悦与天地分享。

    风家堡的人一下子就涌上来,团团围住南瑾,激动得不能白己,见他如常,大家这才安心

    下来,每个人的脸上者『露出兴奋的表清,阿碧倏然大喊,“少夫人,少夫人,是公子回来,是

    公子回来了,

    南瑾抬手,淡定道:“她身子不适,别吵到她。

    轿子里的流苏早就伯梳炳面,激动得浑身剧烈地颤抖,即使生下女儿的那一刻,也没有这

    一刻让她感觉到珍贵和满足,魂牵梦索的声音,就在轿子外,离她很近很近。

    近到风中的气息者『充满了南瑾的味道,流苏的声音硬咽在喉咙里,泪眼朦胧,酸楚.幸福

    .悲伤.陕乐.恐嗅.满足所有的清绪在心底复杂地交织,如烈火在煎熬一般,她要见南

    忘了萧绝.忘了小白,忘了风家,甚至忘了白己,空白的脑侮里只有自译雏奋的窖色,那

    是她最眷恋的窖颜,她最爱的男人

    “如玉南瑾回来了’梳办际喜地抓住如玉的手,高兴得语无伦次,声音全哑了,

    “南瑾回来了回来了”

    她好开心啊,如果不是如玉拦住,她已经下马车去见南瑾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激动’如玉好笑地安抚着她的肩膀,可冷的苏苏,老天总算

    是开眼,让她了无遗憾了。

    不过话说回来,风南瑾的命,真他爷爷太硬了?掉进那地方竟然还能活着回来,运气好得

    令人妒忌,老天夺走他的双腿,可真的还给他异于常人十倍的好运给他。

    南瑾挥手,风家的人让出一条道路,南瑾推着轮椅上前,沉静的双眸定定地看着萧绝坏里

    的小白,小家伙咯咯地笑,竟然伸出双手来,想要南瑾抱,孩子笑墙如花</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