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8

_分节阅读_14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和南瑾如出一辙的

    窖色让南瑾微微诧异了下,很陕却扬起淡淡的笑,眼光上抬,“王爷”

    淡淡的声音并无催促之意,亦无警告之意,意外的温和,萧绝眼中的震晾尚未退去,他竟

    然还活着,不是者『说死了么?

    “你怎么会你没事?’萧绝晾疑不定,太过震晾,使得男子声音失去平时的冷酷和冷

    静。

    南瑾静静地坐着,淡然的语气透出三分嘲讽,“风南瑾的命硬着,没什么窖易死,江湖传

    闻岂可尽信,凡事者『有出人意料之时,王爷前段日子之行为,也出乎南瑾意料,很好.

    在来的路上,韩叔已经把最近发生的事者『简单地说了一遍,南瑾冰雪聪明,知其一便通其

    二,又岂会不明白其中的玄妙。

    处处为难,趁火打劫,朝廷做得好.

    萧雏脸奋一沉,沉默的眼光看不出清绪,倒是小白,在他坏里扭动起来,小家伙不干了,

    想要南瑾抱,那伸出的手,细嫩而可爱,在空中挥舞,萧绝眼光晦涩。

    他回来,你也迫不及待要走了,是么?

    萧绝心底升起一股不舍,这小小暖暖的身子,他好不舍得

    银砍仕阶里,舌小仔拟方,习川、阴身十,私私阴四雕邓化阴夭庙。

    刚刚环在袖坏里笑得开心的小白,已经把手伸向自己爹爹,笑得甜蜜可爱,哪还有平时严

    肃的样子。

    “小白仁)后一定是色胚.’与卜翠下结论,太过分,平常她们怎么逗她,都不肯给她们施舍

    一记笑窖,现在倒好,被萧绝抱着,咯咯地笑,如花灿烂,如今看见公子,又伸出小胖手,笑

    得甜蜜,摆明就是隆别岐视.

    阿碧也是一脸不满,圆着眼睛盯着小白,“非常同意,大色胚.

    鄙视,超级鄙视.

    玄北不服了,有公子在,他们也有开玩笑的心思了,“平时我也没少抱她呀?

    他好歹也是俊男一枚,阿碧斜眼看他,“玄北,姐姐真不想打击你,那是因为你不够俊,

    小白看不上眼.

    小翠频频点头,阿碧太英明了,一针见血.

    玄北唇角一抽,狠狠地瞪她们,两人耸耸肩,转而瞪小白。

    南窿眉心微拧,伸出手来,萧绝看看小白,又看看南瑾,咬牙,不舍地把小白放到南瑾手

    上,小白冲萧绝笑笑,在南瑾坏里兴奋地扭动

    “公子公子你可要小白点,别伤了小白,小白,你兴奋个啥,安稳点”

    “对啊,你爹第一次抱你,别那么兴奋,小心撞傻了你”阿碧小翠急陀上前,小白太

    兴奋了,南瑾第一次抱孩子,难免有些笨手笨脚,抱得不太稳,只得紧紧地搂住她,谁让她太

    欢腾,他者阱白捧下去。

    众人大笑,一扫之前的沉闷,原来公子也有笨拙的事,好可爱啊.

    南瑾抱着小白,淡淡地勾起笑,柔软的身子填满着他心中的感动,勾起南瑾少见的温清,

    “苏晚小白”

    萧绝沫沫地看着,竟然升起一股羡慕,娇妻幼女,风南瑾他一样不缺,虽然不良于行,却

    家庭美满,有一群忠心耿耿,如家人般的下属,相比之下,他孤家寡人,空有一副健康的身体

    ,却有孤寂的灵魂。

    他和南瑾,一个前半生呼风唤雨,一个后半生幸福美满,是谁比较幸运呢?

    南瑾似乎感受到萧绝的清绪彼动,温柔的眼光从小白脸上抬起,看向萧绝,半垂眼眸,掠

    过一抹复杂,父女相见不相识,倘若有一天真相揭开,又该如何白处,对他们者『不公平

    可天下间,又有什么事清是真正的公平的呢?

    萧绝,我会比你做得更好,给小白温暖.真诚的呵护.

    “王爷,谢谢你救了小白,这份思清,南瑾铭记在心.’南瑾思怨分明,商战是商战,救

    人是救人,账要分开算。

    萧绝冷芒一闪,“本王只是不习暖被人冤枉,既然事清情楚,司马家的人任你处置,告辞

    一

    萧绝说罢,帝人离开

    “王爷请留步.’南瑾淡淡地喊了一声,萧绝凝眉,转身看他,白衣男子勾起冷然的笑,

    “请你转告皇上一声,半年前我所许的承诺,有所变更,玉年后生效.

    “风南瑾你’萧绝气结

    风南瑾淡淡地勾起唇角,似笑非笑,薄薄的唇露出遗世的嘲讽,“朝廷想要从风家获得利

    润一开始小该扣压风家,天下间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打了一巴掌就想算了?倘若不是王爷今天

    救了小白,我会直接和皇上取消这笔交易,是你们先破坏规矩,有何资格指责我失信?

    萧绝沉默地瞪看自瑾一眼,冷冷地拂袖而去,司马家两兄弟见状也趁机想走,玄武工刻帝

    人上前扣下

    流苏掀开轿帘,下了马车,脚步有些不稳,女子一脸泪痕,倏然破位而笑

    真的是南瑾

    “南南瑾’流苏缓缓地上前,蹲在他面前,颤抖的手抚着他的脸,暖暖的触感,

    让她心头一颤,所有的话语者阶肖失,只剩下她在心里唤了万千遍的名字,“南瑾”

    自瑾温柔一笑,眸光柔清似水,如温泉缓缓地把她拥抱,浅浅的笑凝聚世间绝代风华,轻

    声唱叹,“苏苏我回来了?

    小翠识相地抱过小白,不顾小家伙的反抗,有时候,父母团聚,孩子要识相啊,教育从小

    抓起.

    流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几月光阴,如思念了百年之苦,终于得偿所愿,如愿

    地投入不算厚实,却足够温暖的坏抱。

    “南瑾,我好想你’流苏低位

    “我知道,我知道”

    梳办牡抚着他苍白的脸,眼伯滚滚而下,喜板而位,太多的感动硬咽在喉咙间,化成小兽

    般的悲鸣,所有的清感爵间激发,化成浓烈的热清,吻上南瑾略有些冰冷的唇

    银转吮吻,迫切地想要物烈的温度来证明他还活着的证明

    南瑾只是微微一愣,想不到她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启唇回应,接纳

    她所有的清感和感动

    风家堡众人也算阔达,只是笑笑看着,有人还吹起有趣的口哨,有眼福啊能看见公子

    化身野兽那就更有看头了,少夫人加油啊.

    “小白小白你果然是色胚,这幕你不能看来,闭上眼睛不许偷看’还是

    阿碧最明白,教育啊从小抓起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7章

    小白一事很陕就落幕,众人便回风家堡,玄武玄北把司马朗月和司马俊交给凤城知府秦路

    秦路白然明白该怎么做,先前受到萧绝的密令,秦路不敢抗命,现仕自瑾回来,他白然也

    就没有约束,司马家这两兄弟的下场,可想可知,绝对不可能有命走出凤城牢房。

    风家一片欢呼,一路麟歌,整个郊外者『飘荡着欢庆的气息,回来的路上,众人就围着南瑾

    叽叽喳喳地问他是怎次在崖底生活下来,南瑾一笑而过。他的脸色很苍白,梳办觉得小对劲,

    让韩叔把他抱进马车,赶紧回山上,众人见状也不再烦他,反正公子回来了,天下太平也.

    “南瑾,是不是不舒服?”马车里,如玉和海棠也识趣,把空间留给他们夫妻两,流苏担

    J自地抚着他苍白的脸颊。眼彼温柔而陇虑,从没看见袖脸奋如此之差,白得像鬼似的,毫无血

    色,触手有些冰冷,手脚温度也比正常体温略低,他怎么了?

    南瑾淡定一笑,摇摇头,“太累了?

    “可是”怎么看也不像是太素的原因啊,南瑾制止了她,偏身倚在她肩上,流苏一把

    环过他的身子,换了个姿势,让南瑾的头枕在她腿上,“那你好好睡一会,马上就到家了?

    自瑾嗯了一声,看似板累,双眸定定地看看梳办,道:“苏苏,我可能要睡很久,到家就

    让韩叔抱我回房休息,让我白己醒来,不要院张,知道么?

    流苏一听心中一凉,他这是什么意思?自瑾抓过她的手,用力握在手心,淡淡笑道:“没

    事,我很久扮郑重觉了,想要好好睡一觉.

    流苏回握着他的手,十指缠绕,担陇的眸光褪去,温柔地抚着他的脸,浅笑道:“那你放

    J自目重,我不吵你便是.

    南瑾这才闭上眼睛,兴许真的是太累,才片刻便沉沉地睡过去。流苏看着他苍白如霜的脸

    ,心头的不安一阵又一阵扩大,如一颗石头落在平静的湖面,掀起一圈涟漪,越来越大,有种

    说不出的恐院来。

    南瑾从来不这样的,不管多累,脸色多差,他者『不会在她面前露出病弱的姿态,泊她担心

    ,可现在,他显然想要装健康者『不成,是在崖底怎么了么?

    不要担心流苏不断地告诉白己,南瑾有一身医术,就算病了,他也会医好白己,不要

    担心

    一阵情风从轿帘处吹入,拂起前头淡色的流苏,在风中摇曳,却吹不散女子心中的隐陇。

    很陕就回了山上,流苏唤来韩叔,让他把南瑾抱去墨宇轩休息,侮某见状,微微肇眉,

    南瑾怎么了?

    流苏摇头,“他说他想要休息,可能会睡很久,让我别吵到他.

    侮某也不多想,众人就去看风夫人和紫灵,风夫人至今还是昏迷不醒,背部一剑刺得很深

    ,大夫早就仔细给她包扎好,说是要昏睡好几天才会醒来。而紫灵已经转醒,她胳膊给刺了一

    剑。其实她护着小白的时候是受了两剑,不过另外一剑被玄北帮她挡去,不然紫灵汇然是凶多

    吉少。她醒来第一件事就关心小白的安慰,看见小家伙平安无恙也就放心了。

    流苏心中感激,发誓以后会更爱惜紫灵,单</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