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49

_分节阅读_14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凭她对小白的这份心意,她一辈子都会感激,若不是她们二人拼命相互,小白早就一命呜呼了。

    “韩叔’流苏看过紫灵便回墨宇轩,想要陪南瑾,却看见韩叔拿着一件衣裳出来,甚

    是晾奇,这是她做的衣裳,她白然认得,是南瑾那天掉下山崖之时穿的衣服,她这才想到今天

    南瑾衣冠整洁,明显是换过一身衣服了,那原来的

    韩叔没想到她这么陕就回来,神色一闪,憨厚的中年汉子有些院张地把衣服住身后一藏

    流苏察觉不对劲,伸出手,眸光坚定,“给我.

    韩叔有些为难,口内呐道:“少夫人”

    他似乎想说什么,双眉皱得紧紧的,流苏双眸沉静地看着他,铁了心要看,韩叔最终什么

    也没说,把衣服交给流苏,刚好阿碧小翠也到。

    两人晾呼,这衣服血迹斑斑,肩膀上有一块地方破了好大一个洞,勉强用麻绳填补,

    有些地方好像比荆棘勾破似的,整件衣服已经破烂得渗不忍睹,最重要的是,那血迹

    既然全部是黑色的

    流苏就算再怎么白默默人也晓得南瑾一定有事目两着她,紧抓着那破碎衣裳的手,有些颤抖

    ,她不敢相信,南瑾在崖底受了什么罪,为什么这么多血迹,整件衣裳几乎无一完好.

    “公子中毒了吧?’小翠和阿碧晾呼,摸着那血迹,阿碧凝眉,“这血迹若是公子的,他

    一定是中毒了,韩叔,这是怎么回事?”

    韩叔道:“我也不知道,我护送夫人和紫灵u来的时候,在山脚下刚好看见公子,公子是

    白己做了一张轮椅回来的,我看见他的时候他公子已经一身伤,看上去很狼狈,他让我帮他换

    了一件衣服便去下山,刚好看见烟花就住别院去了,具体公子怎么了,我也不情楚,少夫人,

    依我看,你还是白己去问公子吧.

    流苏脸色发白,身体微微一颤,脑侮里闪过南瑾苍白的脸,病弱的语气,还有触手冰冷的

    体温,恐院又一次降临,南瑾他究竟怎么了?

    “阿碧,去把玄武叫过来.’流苏勉强稳定白己的心绪,她要知道崖底到底有什么,能把

    南瑾伤成这样。

    当初他们为了让她安心就说崖底有条河,南瑾被水流漂走,她明明知道是错,却不想深究

    ,现在不成,她想要工刻知道,那崖底到底有什么。

    梳办紧紧抓住那衣裳,心头酸酸地疼起来,他一个人,腿脚又不便,究竟怎么样一个人生

    活了四个月?流苏不敢想象任何的可能隆,泊一如她所料,心会痛得窒息,那干涸的血迹,散

    出腐朽的味道,流苏眼眸一闭,拒绝去想象任何的可能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8章

    南瑾睡得很沉,直到傍晚者刚受有转醒的迹象,流苏找过玄武了解崖底的清况之后就一直待

    在房间里,匪匪地看着他的窖颜,不舍得离开。

    房间里很暖和,因为南瑾体温冰冷得骇人,流苏泊他不够暖和,在房间里点了暖炉,又点

    着一些凝神静气,有助于睡眠的熏香,自瑾趣下之后扮受有醒过。脸色依然透出不正常的白,如

    此暖和的气流,身上环姜着锦被,身子却无转暖的迹象,流苏一颗心提在嗓门口,就没有放下

    过。

    听玄武说,山崖地下者『是毒花野狼,南瑾到底是怎么存活下来的?光听着玄武说崖底那么

    恶劣的清况,流苏一颗心就揪紧,心疼得不得了,南瑾身子一向很健康,但是过于单薄,总有

    弱不禁风的错觉,流苏抚着情瘦的手,沾均点灵,骨节分明,他真的情减好多。

    可能因为崖底求生的原因,手心有很多摩擦的痕迹,不如之前那么洁白无暇,刚刚太过于

    激动,没有注意其他,现在才发现,他的手心曾经磨出不少血迹,所幸伤口已经结疤,伤得不

    算太严重。

    r'Pi.这四个月,你是怎次活下来的,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崖底晚上冷不冷?

    流苏一遍遍地摩擦着他的掌心,似乎想要抚平淮匹和糙的痕迹,队复之前的洁白,队复到

    没受伤之前的尊贵和完美。

    倏然眼角瞥见手臂上的血痕,流苏心头一动,挽起他的袖子,不禁大吃一晾,手臂上者『是

    淡淡的痕迹,整条手臂无一完好,很细,像是被荆棘刺伤的伤口,一条条很细长。大部分伤口

    愈合,结疤了。有些还溢出淡淡的血,血液的颜色比寻常人哭沫很多,近似于黑色。有的伤痕

    看起来特别深,从肩膀一直蜿蜒到手臂,板为狰狞。

    一股心痛的力量撞击,流苏心头如针扎般,怎么会这样?

    她迅速掀开被子,解汁自瑾脖子上的布扣,他竟然穿了两件里衣?裹丁厚厚一层。

    梳办迅捷地扒开他的衣服,顿时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看得心者『碎了。

    从肩膀到腹部,者『是伤口,有大,有小,有的很长,有的很短,有的结疤,有的淡淡地溢

    出黑血,似乎者『已经愈合的伤口,狰狞交错在南瑾胸前,本来细腻白曹的肌肤几乎每一寸者『是

    伤口,肩膀上像被什么咬了一口,有一颗特别明显的伤,还没有痊愈,流苏很陕判断是被狼咬

    伤的,那牙印很明显,这块伤口好深,这块肉者『被咬下,流苏只觉得眼睛灼烫得吓人,紧紧地

    咬着下唇,忍住这股悲戚。

    崖底者『是毒花,南瑾也没办法给白己敷药,加上兴许吹风的原因,这伤口有腐烂的痕迹,

    把里衫弄得一片湿润,那血液也是呈黑色。化脓,肩膀这处者『烂了,夹着一股腥气,很是难闻。梳办迅速检查他身上的伤口,除了背部伤得不错,他的手臂和腿上者『很很多的刺伤,看得人

    触目晾心。血流得不多,只是把里衣和中衣湿润,没有弄湿外衣,流苏一直没有看出来。

    单日月玄些伤口,流苏就能想象他在下面,过得是什么非人的日子,那哭声再也忍不住,捂

    着嘴巴,失声痛哭。

    “南瑾’破碎的硬咽在喉咙间,如在隆冬的天气下狠狠地灌了一口烈酒,火辣辣地疼

    ,怎么会有这么多伤口?

    匡不得南瑾让她不要轻易动他,是泊她发现他身上的伤么?

    这身上的伤口,更像是在地上爬行的时候弄伤的,因此伤得最严重,是侧身和前身,南瑾

    腿脚不便,在崖底若是没有轮椅,他只能爬行,一想到这,流苏的心更是撕裂般的痛。

    脑侮里闪过一名雪衣男子在荆棘中爬仃的画团,冷模的眼,艰辛而笨拙的动作,被刺伤时

    的冷模,地上蜿蜒的血迹

    心疼得难日坪吸。

    万箭穿心.

    高傲冷模的南瑾,情贵孤远的南瑾,宁死也不会折半寸腰骨的南瑾,在逼不得已之下求生

    ,是不是感觉特别的委屈和悲哀?

    流苏神经一阵刺痛,只觉得眼前晕眩,连南瑾的脸者『有些模糊,夹然限起上苍为何要夺去

    他一条腿,让他承受淮匹委屈的痛,一点一滴,腐蚀着他的灵魂。南瑾是那么高傲的人,或许

    宁死也不会让人知道,他曾经这样生活过吧?

    只能靠爬着,一步一步地求生。

    南瑾,那时候,你曾经限过上苍的不公么?

    你曾经感觉特别无助么?

    你曾经无奈地叹息过么?

    你曾经委屈地看着白己的双腿么?

    如果它能站起来,也许,你就不用承受这些难堪。

    对一个隆子高傲冷扮莫的人而言,这会是多大的伤?

    南瑾从未受过这样的难堪吧?

    又是什么撑着他渡过这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四个月,对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来说,很陕就过了。可对一个只箭坐着成躺着不动,不能跑

    ,不能跳的人,在荒无人烟的崖底,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啊.

    要有多硬的意志,才能撑着他,坚持下来,找到回家的路。

    “少夫人,我可仁场且来吗?’韩叔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流苏痛得麻木的神经微微陇虑,

    抬手擦干脸上的泪,把南瑾的衣裳穿好,盖上锦被。

    “进来.’韩叔听她允许,这才进来,手里拿着几瓶药,见流苏哭红的眼睛,憨厚的汉子

    微微叹息,还是让她知道了。

    “少夫人,你别伤心了,公子说了,他的伤者『是皮外伤,小碍争的?’韩叔安慰道,在给

    南瑾换衣裳的时候就看情楚他身上的伤痕,他的震晾不比流苏小,南瑾因为不良于行,比常人

    更加爱借白己的身子,小病小痛没有,身上更别说有什么伤口,今天给他换衣裳,那些伤口,

    虽然知道是皮外伤,却看得他震晾,手里的捧着的衣裳者『差点掉下。

    他虽老实憨厚,也知道这伤怎么来的,当下心疼板了,却不知道如何表达,公子是不需要

    人家冷悯的,倘若他对露出那么一点冷悯或者心疼的表清,会让公子更不高兴,所以一直苦苦

    忍住,穿了两层里衣,一层中衣,血迹透不到外面来,他以为能目两得过流苏,没想到还是被她

    发现了。

    流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道:“这些药能把他身上的伤痕去掉么?”

    韩叔点头,道:“公子肩膀上的伤处理起来要麻烦一些,我下午去药房根据公子路上所说

    的约方配药,差不多可以,其余的者『是小伤口,这些灵药很有效果,抹十天八天,公子身上的

    伤疤就会不见。

    流苏冷借的眼光淡淡地瞥向床上的南瑾,微微一笑,南瑾,如果你不想我知道,那我就不

    知道口巴.

    不管如何,者『是我的南瑾.

    只会让我更疼借,更爱的南瑾.

    梳办沫沫地吸了一口气,抹去眼泪又将溢出的泪,淡定道:“韩叔,你带自瑾上药吧,别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