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0

_分节阅读_15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让他知道我看见过他的伤.

    韩叔先是一愣,转而重重地点头,少夫人果真蕙质兰心,最懂得公子的心意,他原本也想

    这么说来着,公子想必既不愿意让少夫人知道。

    “韩叔,南瑾身上的毒,该怎办?’流苏不是傻瓜,流苏现在溢出的血者『是黑色的,显然

    中毒颇深,他应该交代韩叔去解了。

    韩叔为难地肇眉,诚实道:“公子的毒,只有他白己能解,恐泊要公子醒来,才能有办法

    了。

    流苏心一沉,下意识脱口而出,“他什么时候会醒?”

    沉默在两人之间爆发,流苏双眸定定地看着韩叔,韩叔哑口无言,似乎不想说出心中的答

    案,流苏厉喝一声,“说,那是我丈夫,我有权知道他的伤势如何?有没有隆命之危?”

    “不知道.’韩叔诚实地回答,“公子没说过.

    流苏一下子如被人丢进冰冷的侮水中,凉气从脚底一直窜上来,头皮一阵发麻,听韩叔的

    意思,是南瑾自己构不知道,若是他知道,他一定会确切地说出时间,不会让他们白白担心,

    连他者『知道,那还有谁会知道?

    黄昏的光线淡淡地从射进房间,在南瑾苍白的脸上笼上一层淡淡的金光,白衣,金光,圣

    洁得无日抡比,让流苏有种抓不住的飘渺之感。

    南瑾,你要昏睡多久呢?

    夹如其来的恐嗅让流苏浑身冰冷。

    韩叔见她这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倏然灵光一闪,道:“少夫人,你发现,公子一定不

    会有隆命之危的。

    “何出此言?

    韩叔憨憨一笑,“公子定然是知道白己扮受有隆命之危才会回来,我跟着公子很多年,很了

    解他的个隆,从那么高的地方捧下去,底下环境又那么恶劣,大家者『会以为公子已死了,我想

    公子待在崖底,如果知道白己命不久矣,一定会一个人孤独地死在那儿,也不会回来让你们再

    一次承受死亡的痛苦。他既然回来,一定是确定白己能活下来,公子医术高明,要解开白己身

    上的毒不是难事,也许真的是累了,要好好睡一觉,少夫人放宽心的,他一定会没事的,公子

    那么爱你,一定不会让你再一次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一次就够了,怎么会忍心来第二次呢?

    流苏一听,恐嗅的心缓缓地队复正常的跳动,是,她只顾着伤心难过,者『忘了南瑾此举背

    后的意义。

    人生有些痛,承受一次就可以,第二次会让人崩护贵,失而复得的珍贵,失而复得再失去的

    绝望,者『是一种很板端的感清。南瑾又怎么会让她再次绝望呢?

    “南瑾,好好睡,不管多久,我者『会在淮里陪你.睡醒了,把身上的毒解开,健健康康的

    ,我就心满意足了。’流苏喃喃白语,眷恋地摩擦他的脸颊,再次站起来,“韩叔,小心点,

    别弄疼他,就当我不知道这件事吧.

    “是,少夫人.’韩叔低声应道,流苏这才出墨宇轩。

    晚霞满天,板为绚丽,血红的夕阳如垂暮的老人,缓缓地在大山背后,空气间有些薄凉,

    风家堡已经队复住常的热闹,前庭能听到灿烂爽朗的笑声。

    阳光总在风雨后,彩虹定然会更加灿烂.

    南瑾,小哭饥目至得太久,睡得太久,会错过好多美丽的景色,我还等着你陪我一起看呢.

    “少夫人,吃饭了?’小翠过来墨宇轩叫流苏吃饭,见她站在院子里,奇匡,“公子呢,

    还没醒么?

    流苏淡淡一笑,“南瑾太累,几个月扮郑重觉了,可能要睡一段日子,我们不打扰他,去前

    头吃饭口巴.

    小翠哦了一声,她虽然泼辣,却很聪明,见流苏眼睛有些红肿,晾呼道:“公子该不会又

    出什么事了口巴?

    ,拉着她就去前头,淡定笑道:“我是看见他情减很多,很心疼罢了,想到哪儿

    去了。

    小翠一笑而过,也没再说什么,反正公子福大命大,掉下去那么深的地方者刚受死,还有什

    么坎过不去呢。

    不是有句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厚福嘛,公子一定会平安无事.

    南瑾昏睡着,风家船航的事还是流苏在处理,侮某负责风家酒楼和药铺,裴翠山的开采也

    在顺利进行,柳秀柳溪日日者『来报告进度。之前船行资金周转困难,买家趁机压榨了不少银子。这次流苏推掉原来的买家,让李烈出面,再寻买主。

    因为请侮王出面,裴翠山的利润由原来的玉玉分成调成四六分,风家四,侮王六,损失一

    成的利润,若价格再压低,就无法弥补船行和扮莫北群岛交易之间的亏损。流苏只得让人尽量填

    平这个资金缺口。

    十天过去了,船舫构噜噜地队复正常的营运,队复到自瑾出事之前的规模,风家再一次统

    一所有船行,再一次成为水上霸主。

    流苏把为了陪南瑾,公事者『在墨宇轩的暖阁处理,累了就在床边和他说说话,期盼着他能

    早日醒过来

    虽然每次者『失望,却依然坏着虔诚的希望.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09章

    京城,春末。

    空气中还遗留着春天的寒峭,沁凉中夹着一股魅惑的花香,轻轻地扫过整个京者『,姥紫嫣

    红,鸟语花香。

    臀华的者『城只受到经济的稍微影响,并不大,毕竟是天子脚下,富商权贵云集,臀华富贵

    之乡。一路而过,中心大道两旁,小摊贩的脸上者『露出纯朴的笑,叫卖声不断,牵儿帝女,和

    乐融融,整个京城一片欢庆之气在空气中飘荡。

    萧绝一入京城,就觉得漫天的孤寂袭身而来,如一团有实质的网,紧紧地困住他的灵魂,

    侵占所有思绪,连呼吸者『充满了难受和窒息。

    白流苏死后,他只觉得整座京城者『空荡荡,再无一人能拨动他的心绪。

    看着整条街道者『充满了欢关的喜气,家家户户者『美满和乐,更衬得他形只影单,更衬得他

    寂寥落寞。

    人流在身边荡漾而过,没有一张熟悉或者信任的脸,连声音者『是这么陌生。

    萧绝玄袍飘动,冷眸微拧,如刀刻般的玉官布满枪桑的痕迹,眉悄掠上一抹深沉的痛。连

    神经者『绷紧,有了断裂的痕迹。

    京城承受着他太多的回忆和痛苦,有甜蜜的,有心酸的,有陕乐,有痛苦的这座城他

    承受他一次又一次的失去,重到生命不能承受。

    流苏现在喊着这个名字,者『觉得心痛不已。

    林俊见状,恭敬地喊了一声,“王爷,要进宫见皇上么?还是先回府?

    萧绝淡淡道:“你帝人先回去,本王先去一个地方,一会儿白己进宫?

    “是.’林俊应道,帝着禁卫军先行回了王府,萧绝一人便去了花市,整片花侮簇拥,姥

    紫嫣红,特别好看,萧绝一身冷硬的气质,仕化巾一片温软中显得格格不入。来这儿的,者『是

    一匹百奈年华的少女,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或者是贵妇人们,大部分者『是女人才会来逛花市

    ,且三月四月是旺季,玉月算是淡季,花市的人本就不多,萧绝的到来,显然回头率百分百。

    英俊冷酷的脸,牙吓魅深邃的双眸,挺拔修长的身材,尊贵无匹的气质,俊美的窖色看得花

    市的小姑娘们心口璞通璞通地跳,这可是梦寐仁)术的如意郎君啊,可那霸气强曝的王者之风,

    却让人不敢把眼光多投放在他身上。

    俊美归俊美,可借太冷,太冰了?

    这夏天抱着还能降降温,冬天捂着可会冷得瑟瑟发抖。

    萧绝不顾众人讶异的眼光,冷酷的眼光在花侮中扫过,严苛地挑选着他心目中的花儿,终

    于看中一种茶花,整朵花如浮云一般,非常好看,雪白的颜色比白梅还要纯洁三分。

    流苏一直很喜爱茶花,朴素中有华贵,华贵中有情丽,不知不觉中,梧桐苑那一院茶花成

    了他的最爱,这个品种院子中也有,流苏应该会很喜欢吧?

    萧绝买了很大一束茶花,便出了花市,留下一道孤寂冷硬的背影,引起身后一干花痴口水

    直流。

    真真俊美的男人,这地,可少有这么板品的男人出扮缈阿.

    看起来好深清的,好痴清呢.

    老实说,这一个大男人捧着一束花真的很诡异,特别是萧绝这样的男人,一身冷酷,却抱

    着一束纯洁无暇的花,别说是花市上的小姑娘心口璞通跳,口水滴答流。

    他所过之处,可是魅力四射,迷死一大帮少女,就连成亲的女人也逃不过,老少通杀,住

    住不协调的场景,更能产生想象不到的威力,或许连萧绝白己者刚受感觉到。

    他可扮受多想,也不觉得买一束花去祭并梳办有什么不对劲。京城有很多人祭拜亡灵者『会拿

    着一束花去坟前,代表着亲人或者爱人的思念。可关键就在,萧绝他白己本身扮受发现,他这一

    身冷硬的气质只适合拿剑,不适合拿花。

    一座茶楼的雅座上,一中年男子眼光不小心撇到这一幕,璞一声,茶水者『给口贵出来

    哈好口贵到对面那魅男子的锦服之上,整个桌面上的糕点被檐蹋了,牙吓魅男子双眸一瞪,没

    好气地从袖口拿出绣帕擦拭胸前的茶渍,眼角不小心a苗见楼下的萧绝,正骑马离去,整个人呆

    如木鸡,格式化了。

    “七哥?’萧寒眼角一抽,这还真是“七哥什么时候回的京城,我怎么不知道?大哥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N'刻摆手,他这才叫震晾呢,还没见过弟弟捧花的模样,

    迷人得有些诡异,不由白主地抬头看看蓝天,还</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