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3

_分节阅读_15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到什么叫横行霸道,畅通无阻了,她刚

    好在回航高峰的时候回来,竟然没有受到丁点阻碍。

    从扮莫北侮到赤丹河渡口,引起一片骚动,那天流苏刚好在船行,一听消息工刻赶去渡口,

    见是如玉,哭笑不得,她还真是能制造骚动。

    反倒是如玉笑嘻嘻地道,“我也风光了一回?

    流苏无奈笑笑,“你故意的吧,连靛骸旗者刚受撤下来,够嚣张的?

    “我想试一试什么身为侮盗的风光嘛.’如玉笑吟吟地道,流苏赶紧让船员把侮盗旗撤卜

    来,这回风家和扮莫北侮盗有一腿的消息,不出半天就会传遍天下。

    她倒也无所谓了,差不多是公开的秘密了。

    阿碧眯着眼睛,一脸兴致勃勃,“如玉,下次出侮帝上我,我也要试试,看看你刚刚多风

    光,后面百条帆船动者『不动,太神气了。

    如玉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勾勾小指头,笑得一脸妖孽,“不泊死就跟上.

    紫灵一脸佘拜,双眸闪闪发光,“我也去我也去.

    如玉疑惑地扫了紫灵一眼,嗤道:“玄北会让你去才奇匡,你又不会武功,我可不敢帝上

    去,要是出个什么事,他不拿剑追杀我才匡呢。

    玄北频频点头,算她识相,他还听得毛骨谏然呢,送死也别拉垫背的呀,哪有每次运气者『

    这么好的?

    紫灵翻翻白眼,故作茫然状,“他凭什么管我,我就要去.

    倏然小辫子被玄北给拽住,住后一拉,紫灵呱呱大叫,玄北笑得一脸阴险,两人便去交流

    感清了。

    几女相视一笑,这两人的好事也近了,要是能和侮某一起办喜事,那就更好了,到时候风

    家堡一嫁一娶,婚事也办得热热闹闹的,这事风夫人早就提过了,不过风侮某坚持等自瑾醒来

    再说,把君无欢郁闷得,天天住风宇洒楼跪。像是要把这几年缺失的空白填满,君无欢枯侮某

    枯得死紧,那脸皮比袖子还厚,打不走,骂不动。

    弄得风家众人哭笑不得,大家者『说,最希望公子醒过来的扮受准是君无欢,不是少夫人呢。

    “时候也差不多了,我回幽灵宫,这次出去好久,回去把积累的事清处理再说,阿碧,下

    次我出去叫上你,先回去了?’如玉甩甩手,潇洒离开。

    阿碧应了声,梳办摇头浅笑,回头道:“说好,一次半次可以,多了可不成.

    “知道,出侮很闷的,我哪能经常去呀,少夫人放心.”阿碧关噜噜地道,紫灵和玄北两

    人交流感清也不知道去哪儿秘密解决了,阿碧陪看梳办回风家堡,经过乐器店的时候流苏夹然

    想起南瑾的一直随身的箫捧断了,便让莫离停下马车,入了乐器店。

    老板是个俊秀的少年,十二三岁上下,身材比同龄少年要高挑很多,一身月白长袍,月到司

    一条浅蓝色的腰帝,朴素中帝三分飘逸,热清地招呼,流苏让他把所有的箫者『拿出来给她看看

    有玉箫,有竹箫,分方竹.水竹,有四空管的,有玉空管的,南瑾用的小是四空管的,流

    苏选了所有四空管的竹箫来看,者刚受看到中意的,颜色.打造似乎者『不如南瑾原来用的那支。

    “少夫人,公子的箫是白己做的,他那双机关手,巧着呢,白然比外头卖的者『好,要是以

    公子的标准来看,可者刚受有符合的。”阿碧笑道,这家乐器店铺已经是凤城最好的店了,这些

    箫者『算上品,流苏再看不上眼,那就只能等公子醒来白己做了。

    流苏凝眸,好是好,但是,她总觉得不太配南瑾,“还有扮受有更好的?

    “是给风堡主买的?’俊秀的少年听懂阿碧的话,又确定了一遍,流苏点头,还有区别得

    遇?

    俊秀少年露出笑窖,让他们稍等片刻便入了内堂,众人面面相觑,一会儿他就回来,手里

    拿着一根竹箫,放到流苏面前,是紫竹材质的,四空管,长度色泽者『非常完美的一根竹箫。

    连梳办者『发出一声赞叹,太完美,手艺比南瑾那根还要精巧三分,看起来有些岁月了。箫

    的本身发出一种深沉而厚重的历史味道,这拿出去卖,是价值连城的上乘乐器啊.

    流苏试着吹了一下,她精通琴艺,却不懂吹箫,白会吹单音,一听这音色,情亮透彻,也

    是板品,不禁大喜,却也疑惑,“这箫为何不在外面卖?

    那少年淡淡地笑笑,俊秀的脸庞有些坏念的神色,口气温和而感队道:“这竹箫是爷爷幼

    年随身所帝的宝物,我们家世世代代做乐器的,爷爷自小对乐器也很有研究。爷爷幼年有位好

    友搬离凤城,便把这竹箫赠与他留念,是他们家的祖传宝物,后来爷爷日夜抚弄箫音坏念旧友

    ,终日感队虽有好乐,难遇知音,这箫跟着他白白浪费了,他临终有遗言,与其让此箫随着他

    长眠地底,还不如留在世间,让箫找寻白己的主人,若是得遇有缘人,可把此箫赠与,算是圆

    他老人家一个心愿。

    “哇其中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阿碧晾叹,连她这种外行人者『觉得这是个宝贝,他

    还真是舍得。

    流苏淡淡一笑,“多谢.

    “这箫很贵的,你舍得送人呀?”阿碧晾奇,好特别的掌拒。

    少年笑道:“在下对音律天赋不够,略通一二,并不擅长,留在家里对我而言是废竹一根

    ,早就听闻风堡主精通音律,晾才绝艳,这箫能随他,也算体现它的价值,这也是爷爷的意思。世上乐器很多,每一样乐器者『有白己的主人,好箫当陪借箫人,也是一件美事。爷爷一生就

    一名知音,其实他是很少吹奏的,就如子期已近,伯牙捧琴,但愿风堡主幸有知音,听他一生

    吹奏,也算圆了这箫的梦.

    流苏闻言对少年刮目相看,小小的乐器铺,却有一位聪敏透彻的小掌拒,心思通透,心胸

    阔达,难得一见的灵秀人物啊。

    这种谈吐,这种胸襟,他日后的成就定然卓绝,非他中之物?

    “你叫什么名字?’流苏夹然感兴趣问道,少年笑道,“在下姓周,单名一个凡字.

    流苏领首,也不客气了,浅笑道:“苏苏代南瑾谢过周公子.

    周凡回礼,“少夫人客气了,公子两字,在下魄不敢当?

    “当得起.’梳办笑道,把箫交给阿碧,浅笑道:“今天赠箫之思,苏苏铭感于内,日后

    若有用得找风家的地方,周公子别客气.

    用钱来衡量赠箫缘分显得太俗,流苏也不想让这缘分沾染俗气,那少年也是明白人,笑着

    送他们出门。

    “少夫人,那人真不错.”阿碧眼光露出敬赞,除了她家公子,还很少看见她这么赞美一

    个人。

    流苏抿唇一笑,偏头笑道:“潜龙之才.

    “什么意思?”阿碧不明白,什么叫潜龙之才?

    流苏浅笑,上了马车,莫离驾车向风家堡而去,流苏这才淡然道:“潜龙之才的意思是指

    此人是良相之才,若愿辅佐明君,定然是一代良相?

    阿碧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个意思,“他看起来不像是热衷权欲之声,倒像闲云野鹤的侠士

    流苏点点头,有的人就是有一身本领,却隐于市井,“凤城,卧虎藏龙啊.

    流苏当时扮受有料到,这位俊秀飘逸的少年,便是日后女儿国权倾朝野的一代贤相?并和风

    家有一段很亲密的缘分.

    流苏和阿碧回到风家堡的时候,玄北和紫灵早他们一步回来了,除了侮某,所有人者『回家

    了,最近她被君无欢缠着,不到三更半夜是很难得见到身影的。

    流苏回来第一件事就抱过小白,在她脸颊上亲了又亲,“娘的小白口阿,可想死你.

    最近娘亲经常不让她亲近爹爹,小白非常鄙视她,非常不给面子,头左右摇摆,就是不让

    她亲。

    梳办郁闷了,这丫头简直就是有爹小哭娘的,太过分了,得好好教育了.

    阿碧小翠说得不错,色胚.

    “苏苏,回房换件衣服,出来吃饭了?’风夫人喊道,流苏应了一声,抱着小白回房,房

    间很明亮,自瑾还是一如既住睡着,流苏到床前,把小白给放下,温柔地挨挨自瑾的脸颊,有

    些微暖了,最近几天,他的体温暖了不少。

    “自瑾啊,怎么还不醒呢,小白者『会爬了,你再睡下去,小白者『不知要吃你多少豆腐了,

    她很野蛮耶.’流苏鄙视地看着女儿又爬上南瑾的身上,这丫头真是无可救药了?

    不过算她有眼光.

    “南瑾,你要让我等多久呢?’梳办打打他的鼻子,她赖床的时候南瑾总是捏她的鼻子,

    她也好想也这样捏着,能把袖捍醒,“南瑾,要不,你起来告诉我什么时候你

    再睡好不好?

    这话有点白痴了,可是谁管呢。

    “我今天给你买了一根竹箫,很漂亮,很适合你,要起来看看,可比你之前的那根精致多

    了。’流苏淡淡地笑道,见自瑾还是不动,习旧隆如在袖辱上一亲,打趣笑道:“你害得女儿

    者『不理我,所有你牺牲点,让她玩玩吧.

    流苏从衣拒了拿出一套衣服,在屏风后换了下来,奇匡地抚摸着她左胸口,在胸脯上有一

    只彩色的蝴蝶,色彩斑斓,非常艳丽,摸上去,什么感觉也没有,非常细腻。

    流苏肇眉,感觉非常奇匡,生下小白之后,这儿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一只蝴蝶,仁峭百从没有

    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梳办还在凝眸疑惑,倏然听到小白发生咯咯的笑声,院陀扣上衣服,匆匆绑好腰帝,可别

    有打南瑾

    才出屏风,猛然睁大眼睛,只见南瑾和小白,大眼瞪小眼

    “南瑾’流苏倏然红了眼睛,他醒了?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