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4

_分节阅读_15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南瑾眼光从小白脸上移开,对着流苏淡淡一笑,“苏苏,你也舍得让小白这么默负我.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1章 腿有知觉了

    流苏双眸微红,眼泪大颗大颗滚下,老天终于听到她的呼唤了么?

    终于把南瑾还给她了?

    她缓缓地走过去,声音者『硬咽在喉咙间,明明那么急切地希望南明明那次渴望

    ,等他醒来,却是另外一番感觉。看着他深邃安宁的眼光,悲喜已经不分。

    那一刻,真的产生那种近似于疼借的感觉。

    她宁愿用下辈子所有的福分来换取南瑾今生的健康和幸福。

    “你睡了好久.’梳办叹着下唇,努力忍住滚滚而下的泪珠,千言万语者『化成一句淡淡的

    抱怨,饱含着她每天期待隐晦的相思和委屈,曾经有过这样的念头,倘右自瑾一辈子者『不醒,

    她要怎么办?

    会不会伤心,舍不舍得贡匡,现在所有的问题者『有了答案,看着他的依旧柔和的眼光,她

    已感觉此生无憾了。

    多少女人能有她的幸运,在这个年龄,就有可爱的女儿,一个深爱白己,自己构深爱的丈

    夫,她已觉得太满足,太感思。

    舍不得去责匡任何人。

    南瑾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眼光温柔而宁静,如一涅温泉,能让人溺毙其中,也只有在

    流苏面前,才看见这么温暖的南瑾。

    “傻丫头,别哭了,我会心疼的,女儿在笑你.

    梳办伯眼朦胧,把头担在袖肩膀,如受伤的小兽在寻找温暖,在他肩窝磨蹭不去,伸手紧

    紧比抱着他情瘦的腰,硬咽道:“南瑾,你还要睡吗?”

    她好担心,害泊真如她刚刚所言,起来说一声,又沉沉地睡过去。南瑾伸手轻轻地抚着她

    的背,一手逗着女儿白嫩的脸,娇妻幼女,皆在坏中,他怎么舍得睡?

    “不会了,苏苏,别担心,很陕就没事了?我舍不得离开你太久,不会再睡了,你放心。”自瑾温柔笑道,亲亲她的发丝,暖暖在吻落在她耳后,声音低沉,“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辛苦,只要你醒来,我一点也不辛苦,南瑾,我很想你,想听听你的声音,想要看你

    温和的眼神,想看看你吹箫的样子什么者『想,所有人者『告诉我你死了,我很害泊,泊你真

    的离我而去,还好,还好你回来,南瑾,我输了,输给你了,这颗心已经变得不像我白己,满

    J自牵挂的者『是你,我真的爱你不是感激,不是报思,是真真不不爱上风南瑾这个男人,你

    不能在骗我爱上你之后就离开我,我没有你想象的坚强,我会崩护贵.没有你,我连睡觉者『难受

    ,吃饭也难受,做什么者『难受,者『要匡你.

    自瑾徉身一震,料不到会听到她深清的表白,太多的狂喜把他淹没,如飘荡在云端,脚踩

    不到土地的轻飘。男子苍白的脸浮起薄红,第一次有种手脚无措的紧张和词穷,冰雪聪明的脑

    子一片空白,只留下她表白的声音。

    对他而言,太过珍贵,太过珍贵,他者阱白听漏任何一个能珍贵的字,把她的话沫沫地刻在

    J自上,一字不漏。

    苏苏,他的苏苏

    “苏苏你”

    “你不能失信于我,要赶紧好起来,把身上的毒解了,我想南瑾陪我漫漫变老,我要让南

    瑾一直者『幸福下去,把日消百所受的罪统统者『忘记,你不能失信的”

    南瑾放下小白,双手把梳办收紧在坏里,声音宁静,有股深凝的感动,“苏苏,我在崖底

    ,看见桃花雨了”

    流苏一匪,笑得很灿烂,“也许崖上有桃花,知道南瑾在崖底,特意给你看一场灿烂的花

    雨,开心口马?”

    南瑾领首,微微一笑,“我还看见有一个花篮,风家的花篮者『是阿割、翠她们白己编织的

    ,有我们风家的标记.

    “是啊,我们家的花篮怎么跑到那儿去了呢?肯定是听见南瑾的呼唤了”

    “这是我看过最美的桃花雨.

    流苏鼻尖一酸,硬咽无语,破碎的声音溢出喉咙,所有的感激和感思者剐雨上来,喜板而位

    ,所有的一切者『值得了,真的,者『值得了?

    南瑾看见桃花,看见花篮,今年的桃花,他扮受有错过,桃花把他的思念一点一滴地帝给他

    ,也让他知道,有人在想念着他,期盼着他回来。

    南瑾叹息,在崖底这四个月,曾一度想过要放弃,总是说服不了自己完全丢弃自己,自生

    白灭。他知道,他死了,苏苏会伤心,苏苏会难过,生死之刻,所能想到的,者『是他心爱的女

    子下半辈子会过的郁郁寡欢,想象就觉得心酸和心疼。

    那场绚烂的桃花雨,更是给他强烈的求生意志,就算再不堪,再委屈,也咬紧牙关,靠着

    食用毒果维持他的生命,直到身体复原。他舍不得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世界上,也舍不得

    她跟着他一起走,只能努力,让白己活下来。

    是爱激发坚制的意志,才使得他在恶劣的环境中,存活下来。

    南瑾记得他第一次尝试毒果,那种蚀骨的折磨,比起任何一种毒者『要剧烈,把人狠狠地撕

    裂,如在刀山上滚过一样,非常剧痛,那种毒,让他第一次想到死亡,死了就能解脱,偏头却

    看见蚂蚁在地上爬过。

    蜡蚁尚且偷生,人又岂能轻言生死,再想到办办下半辈子一人帝着孩子,心里就徒升一股

    毅力,顽强地熬过来。

    之前被狼王咬了一口,中毒颇深,再食用毒果,毒素产生排斥,每次者『在玉脏六腑中撕扯

    ,痛得自瑾者『想白我了断,他身上有的伤还是白己弄伤的,到后来毒素就融合,在身体沉淀,

    漫漫的,毒果对他而言,就如寻常果实一般,身体已经白动和毒素相窖,才能使得他在崖底,

    生活下来,直到身体痊愈。

    流苏紧紧地抱着属于她的温暖,不舍得松手,深泊一个松手这美好的一切就如云烟散去,

    来不及触摸。南瑾一笑,安抚着她的长发,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语言可日握造,可这温馨深浓的气氛却是千真万确,无法模仿。

    小白见他们好久不理她,小家伙不干了,小小的身子爬啊爬,爬上南瑾的身子,不让她娘

    一个独占她爹,软软的手揉着南瑾的脸,咯咯地笑起来。

    流苏一擦眼泪,微微起身,只见南瑾晾奇地看着小白,伸手把她抱进坏里,稳稳地安置着

    ,小家伙高兴了,双手耀武扬威,双脚不断地蹦趾,非常兴奋,漆黑的眼眸者『是笑窖。流苏哭

    笑不得,她抱着,怎么就扮受有这么热清呢?

    太区别待遇了?

    “南瑾,小白怎么会这么像你?’流苏晾奇道,这是她心里的疑惑,紫灵其实也很好奇,

    却从未问过她,风家的人者『认为是南瑾的孩子,白然小觉得奇匡,流苏当真无法解释这种状况

    ,他要是帝小白出去,说他们不是父女者刚受人会相信,实在是太像了,像到了板点?

    南瑾淡淡一笑,双手从小白腋下撑起她的小身子,细细地端详着小白细致得玉官,困惑地

    凝眉,偏头笑道:“苏苏,她眼睛像你.

    梳办抵唇一笑,“总要有个地方像我,不然我以为她从你肚子出来的?小的时候更像一些

    ,可现在看,好像也有你的影子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啊,仁)后长大可不成,我泊提亲的

    人会踏破我们家门槛.

    小白似乎听懂她娘的赞美,又高兴地蹦趾了下,心花怒放啊,笑得那个叫甜蜜,流苏整个

    就受不了她,长大之后,一定相貌控。

    “我生来就是要当风家的儿子,就像小白,生来便要当风家的女儿.’南瑾淡淡笑道,亲

    生又如何,不如养思亲。

    他会当一个好爹爹,把小白当成掌上的珍珠,好好疼爱.

    流苏温柔地看着南瑾,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会给南瑾生一个孩子,风家子嗣单薄,南瑾

    又是一脉单传,娘一定是很希望有个孙子能继承风家,南瑾这么美好的一个人,如果不能拥有

    白己的孩子,对他实在是不公平。

    她不会认为南瑾会排斥小白,也明白南瑾一定会把小白当成白己的孩子,可毕竟没有血缘

    关系,不是亲生的孩子。

    她会给南瑾生一个,属于他的孩子,让风家的血脉能传承下去.

    “想什么,这么入神?

    流苏脸上一潮,感觉空气有些暖昧迷离,心口一阵狂跳,她站起来,浅笑道:“我去叫韩

    叔过来,一起去吃饭,娘他们知道你醒了,一定很开心。

    南瑾点头,流苏还没出墨宇轩,阿碧就过来喊她}tkl换个衣服也太久了,流苏道:“阿

    碧,叫韩叔过来,南瑾醒了?

    阿碧先是一阵呆愣,反应过来发出一声振奋的晾叫,匆匆跑向前庭,一边喊道:“夫人,

    公子醒了,

    才眨眼的功夫,南瑾情醒的消息便传遍整个风家堡.

    流苏淡淡一笑,转身回房,把他的轮椅推到床边,倏然问道,“南瑾,你身上的毒怎么办

    “放心,我能解.

    见他这么说,流苏就放心了,小白上窜下窜,夹然压到南瑾的腿上,南瑾条件隆一缩,流

    苏赶紧抱起小白,“昊丫头,弄疼爹爹,该打.

    流苏倏然一僵,丽眸睁大,连声音者随觅抖起来,“南南瑾你的腿”

    南瑾淡淡一笑,声音平缓,板为宁静,温和道:“腿一个多月前就有知觉了,可能和体内

    毒素相抗的原因,有时候一碰就很疼,像针扎似的。

    流苏眼眶一热,他的腿竟然有知觉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