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5

_分节阅读_15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那是不是意味着他能走路了?

    流苏心底升起一股狂喜.

    满世界的鲜花,爵间绽放.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2章 大小可爱

    自瑾情醒后几天,身体略有些病弱,体温虽然正常了,可他的脸色始终非常苍白,坐久了

    ,便体力不支,多半躺在床上休息,让韩叔和玄武去准备解毒的药材,并把药房布置一番,有

    几味药材,非常珍贵,需要量又大,准备起来要几天的时间。

    南瑾一般在墨宇轩足不出户,船仃的事都让流苏在处理,现在暖阁成了她处理公事的地方

    ,基本上者『不去书房了。偶尔为了陪南瑾,把账本文件者『搬上床,还能讨论,顺便向南瑾讨教

    生意经,不过他的精神不太好,时常和流苏说话才一会儿,流苏转头,他简在床头睡着了。

    精神好的时候,他会让韩叔把京城积压的信件拿给他过目。

    南瑾不在风家堡那段时间,京城里所有的消息也断了,韩叔让京城停下所有的信件传递,

    反正传回来也没人会看,除了韩叔玄北玄武风夫人和风侮某之外,风家所有人者『不知道,南瑾

    就是当朝右相。

    南瑾回来就一直昏睡,情醒夕后才让韩叔把小楼的信件传回来,一时间,风家堡好多老鹰

    飞舞,足足有上百只老鹰,在山上盘旋,可谓壮观。

    当然,这只限于南瑾精神好的时候,他多半时候,者『受着毒素的折磨。

    南瑾一天大慨有三四次体内毒素相冲,南瑾痛苦得一脸扭曲,白曹的脸蛋血气直冲,额头

    上青筋暴涨,脸上出现一朵朵红色的花朵,如崖底的毒花一般,妖烧如在脸上绽放,不仅脸上

    ,整个身子者『布满了红色的花朵,时而红,时而黑,白曹的肌肤上很情晰地看见毒花如水流一

    样划过,非常的恐沛。

    若是小白在床上,南瑾会让人陕点把她抱走,然后让流苏也离开,他一个人独撑着过去,

    可流苏不肯,坚持在旁边陪着他,南瑾怎么赶也赶不走。

    南瑾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轻微地肇眉,躺在床上看似休息的样子,叫梳办知道他很不对劲,

    身体紧绷的厉害,大阳穴上青筋拉紧,冷汗一阵有一阵从额头上滴下,梳办情晰地看见那些妖

    烧的毒花在他脸上划过,他闭着眼睛,遮住满眼的血红。

    “苏苏,出去,我不想吓着你一’南瑾声音很低沉,透出一股沙哑的无为之感,可流苏摇

    头,看着那些可泊的毒花流讨袖脸上,她的心如被利剑刺中一般,尖锐地疼痛,很可泊,很妖

    异,对于他身上的毒,南瑾总是轩掸淡写,不想让她担心,可四个月在崖底,全靠着毒花的毒

    果充饥,还有树林里的野果,也是沾满毒花的毒素,哪一样者『是毒,他体内沉淀的毒素一定非

    常厉害,只是泊她担心,所以才没提,可越是这样,她越是难受。

    她者隋匕感受到身体发出的炙热之感,丽自瑾只是微微肇眉,表清宁静而安详,闭着眼睛,

    如沉睡般,任汗水一阵阵直流,流苏一遍又一遍地直擦。

    身体开始冷热交替,南瑾只觉得体内如银针四面八方地射开,穿透他的玉脏六腑,如沾着

    辣油的鞭子狠狠地抽过神经,尖锐的痛从脚底窜上头皮。他的身体如放在油锅里煎熬,偶尔又

    如放在冰床上冷冻,板致的温度让他身体开始剧烈地抽搐,再也维持不了平静。卷着身体开始

    不停地抽搐,脖颈扬起,一道道血痕情晰可见,如血虫在白曹的血管中滚动,脑子如被尖锐的

    利器不停地撞击,南瑾隆子也硬,刚开始还箭强撑着,手骨捏得咯咯作响,脸窖扭曲的厉害,

    可他连一声闷哼者刚受有,死死忍住,直到后来实在是撑不住,他开始断断续续地闷哼,那些破

    碎的呻吟如硬咽在喉咙里,碎碎地满溢出来,整个身体冷抽得很厉害,若不是莫离和玄北他们

    制十袖的手脚,南瑾可能会折断白己的手骨。后来实在是不成了,非人的疼痛和折磨,如在冰

    刀到滚过的剧痛让南瑾开始挣扎,用手不停地拍到白己的脑袋,发出一声声令人心疼的厉口孔

    手骨者『被强压着,因为挣扎和制止,在他身上弄出一道道青紫的淤痕,整个房间里,到最后

    只有南瑾的厉吼,整个人如发狂般,厉吼响彻整个风家堡

    看着这样的南瑾,流苏锥心刺骨地痛起来,限不得去拥抱他,分担他的痛苦,哪泊是一点

    点也好,可她不敢碰他,玄北和莫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压住发狂的南瑾,阿碧和小翠也在旁

    边,他们压制不住了,阿碧和小翠才会加入,因为一碰南瑾的身体,那块地方就是火烤一样,

    增加他的痛苦,流苏不敢碰他,深泊又捅一刀,眼泪如掉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药材一天扮受有准备齐全,自瑾就要忍受这种的剧痛,本来昏迷时候,他已经龟息把毒素尽

    量压下,不让它发作,没想到还是不行,醒来第二天就开始发作,每一次者『持续一个多时辰,

    非常恐沛.

    流苏只能眼睁睁地看看自瑾受此折磨,让毒素耗损他的身体,侵袭他的玉脏六腑,一点一

    滴地损耗他的生命力。南瑾的脸色日渐一日的苍白,身体消瘦,短短三天的功夫,已经到了瘦

    骨嶙峋的恐沛。

    玄北在就在他毒发第一天就让冰月宫所有人者『出动,赶紧备齐药材,莫离他们等按照南瑾

    的吩咐,在药房里准备了一个很大的铜鼎,和几个大木桶,把所需药材者『放进铜鼎里,只等着

    玄武和韩叔回来,风夫人这回也不心疼她的雪蔷薇了,南瑾才一发话,她就把两朵全给摘下,

    送到药房去,风家堡好多茶花者『是上乘的药材,别说两朵雪蔷薇,就算把所有茶花者『摘了,她

    也不心疼了。儿子的命比较重要,平时怎么打闹都没有关系,有生命危险的时候还是儿子最重要啊!

    南瑾每次毒发之后,脸色就更苍白,身体机能严重衰退,那毒素很厉害,南瑾的身体现在

    就是日清来养着,在崖底的时候,刚开始食用野果也会出现这种剧痛,那是他运功让身体和毒

    素融合在一起,渡过一个月非人的煎熬期,终于让身体不再排斥毒素,那野果吃下去和平常野

    果一样。每天者『食用毒果,他的身体,内脏者『如被毒饭浇灌似的,就如一朵开得灿烂的花,每

    天浇耀适量的水,它才得仁)生存,可夹然一段日子不浇灌,花朵就会枯萎,南瑾的玉脏六腑就

    是那花朵,日清液在滋养。现在要把毒素逼出体力,队复正常,又得要经过一段煎熬。且折磨

    更深了三分,流苏者『能想象他把毒素排斥体内所遭受的痛苦,定然比现在更剧烈,她想象者『觉

    得痛苦不已。

    南瑾毒发之后,胃口总不太好,吃什么者『觉得没味道,如同嚼蜡一般,什么者『吃不下去,

    流苏亲白下厨熬了肉粥,板为养身的药材,让粥变得美味营养些,硬逼看自瑾吃下一点。本来

    就不大的脸瘦得都要和她一样了,看着就觉得心疼,再不吃东西,她者『害泊他会饿死了。

    南瑾每次者『只是卿强地咽下去一点,流苏无奈,又给他喂了鸡汤,南瑾一喝就吐,流苏到

    最后者『不知道给他吃什么。

    “苏苏,别陀活了,没用的?’南瑾神色苍白,毫无血色,灵秀的眼睛扮受有平常的光彩,

    连那朱砂者『黯淡三分,看起来有种油尽灯枯的苍白,流苏心中恐院不已,虽然他一直保证他不

    会有事,她还是害泊。

    “不行,粥还能喝下一点,多喝点,南瑾,求你了?’流苏苦着脸,满眼的委屈,“这是

    我亲手熬得呢,你一天者『不吃东西了,会饿坏的?

    南瑾无血的唇勉强一开,咽下她喂下的一口稀粥,强忍住呕吐感,他要用内力压住,才把

    食物咽下。稀粥经过肠道,引起一股灼热的痛,火辣辣的,那肠道如在烈火上滚过,现在除了

    毒果,他吃什么者『是这种感觉,刚醒来没毒发,他是强忍住这股烈火焚烧的灼痛船咽下食物,

    到后来毒发,实在是撑不住,身体白动白发对非毒果食物产生排斥,就如当初对毒果的排斥一

    样。

    “苏苏,你放心,明天玄武和韩叔就回来,我不会没事的,再忍一天,我保证会没事的?”南瑾淡淡地道,心疼地看着她憔淬的窖颜,本来白曹的脸因为这三天睡得不够,蜡黄蜡黄的

    ,眼有青黛,一看就疲劳过度,可冷的苏苏,她这三天扮受合眼过吧?

    他睡不好,也影响她的睡眠,稍微有动静就会际醒梳办,根本就不能安心睡着,袖想牛听

    雨阁那边睡,流苏死活不让,南瑾见她坚持也无奈,他的苏苏拗起来,比谁者『固执。

    流苏抿唇道:“真的很难喝吗?

    南瑾不想再委屈白己的肠胃,诚实地应道,“很不舒服.

    梳办饥默了一下,只好放下碗,一副陕哭的表清,总是这么不吃不喝可怎么办?

    “苏苏,外头阳光很好,你推我到外面走走吧?”.r1}1声道,流苏见他没什么精神,摇

    摇头没答应,南瑾苍白一笑,“我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不这么待着,苏苏应该就不会这么难受.

    “我叫玄北过来.

    “不用,你过来扶我一把就成.’南瑾温和一笑,流苏把轮椅推过来,扶着南瑾下床,他

    的脚虽然有知觉,尚不能白如走路,踩在地上如针扎似的,南瑾整个身体的重量者『悬挂在流苏

    身上,漫漫地坐在轮椅上。

    “脚疼么?’流苏柔柔他的小腿,南瑾坐轮椅二十年了,腿部肌肉萎缩得厉害,最近她经

    常帮他按摩,只要他不感觉太难受。

    “嗯,很疼.’南瑾看着自己的腿,宁静道:“我这辈子没想过能站起来,没想过这双腿

    会有知觉,现在这样我只子劲\满意足,想要站起来,把腿完全养好,白如走路,要花几年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