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6

_分节阅读_15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功

    夫,二十年我者『过了,几年白然等得起。

    流苏鼻尖一酸,垂眸掩住那股泪意,站起来,从拒子里拿出一件披风,给南瑾披上,细心

    地系上,这才推着他出门。

    阳光很灿烂,阿碧小翠玄北莫离他们就守在外头,看见他们出来诧异了下,南瑾已几天者『

    扮受出门了,流苏只是淡淡一笑,让他们也别跟着,她推着南瑾在湖面漫漫地走。

    香禾复初围六气很舒脱,风很牡,关小大,阳尤温振关小灼嫌,小溯诬恻杀青举,圣到1nJ

    面,如蜿约苗条的少女。

    湖面平静得如一面巨大的镜子,水阁屹工在水中央,静得如一幅水墨画。

    这一幕很美,流苏无心赏景,细心地留意南瑾的神色,深泊他不适。

    “南瑾,冷不冷?

    自瑾摇头,伸手安抚隆地抓住她的手,温润一笑,“坐下来,吹吹风,这儿很舒服,要不

    要靠着我睡一会儿?

    梳办摇头,她不要,南瑾心里叹息,这次真泊苏苏给吓坏了。梳办沫沫地吸了一口气,嫣

    然一笑,“南瑾,不要我给你讲讲前阵子我出侮和扮莫北侮王谈判的事好不好?

    白他醒来,精神好的时候也不多,南瑾那隆子,你不主动说,他也不会问,梳办还没来得

    及和南瑾说这事呢。

    南瑾领首,也有兴致了,其实韩叔者『和他讲了个大慨,那天去救小白的时候听到办办出侮

    ,他特意详细地问了一遍,流苏还当他不知道呢。

    流苏一笑,口气有些骄傲,兴致勃勃地那天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说得非常详细,玩了

    挑眉笑问,“怎么样,你妻子很厉害吧?

    南瑾被逗得一笑,“厉害,不过那女人能放过你一马是你运气好.刚好萧绝出手打压风家

    不然哪儿那么幸运,她不把你喂了鳖鱼才奇匡,办办啊,仁)后我不会让你牵扯到这种危险中

    一

    “说什么呢,夫妻本来就是共同体,夫债妻还也是应该的,谁让你毁了人家一条手臂.

    南瑾淡然道:“她太嚣张了.

    流苏败给他了,倏然想起袖们初见的时候,打趣道:“还好当初我遇见你的时候不嚣张,

    不然我的手臂危矣.

    “话说,当时为什么放过我?’流苏颇有兴趣地问道。

    南瑾眼光一闪,苍白的脸浮起一抹淡淡的粉色,淡然道:“忘记了?

    流苏才不信他,在袖脸颊上印上一吻,见他精神好,也来了挑逗的兴趣,“不会是对我一

    见钟清口巴?

    “你昊美.’南瑾工即反驳,这回连耳根者『有些潮红,声音有些不白然。

    梳办牡笑,银铃般的笑声淡淡地扫过湖面,如男子的心湖般,掀起一股艳色涟漪,果然和

    如玉阿碧她们接触多了有影响,“说嘛,我又不会笑你.

    “你已经在笑了?’南瑾斜晚她一眼,这得意小样,他真不想打击她。

    流苏一脸晾奇,白然而然地理解,“这么说是真的了?

    “我不和你说话了?’南瑾倏然有点孩子气地道。

    流苏没忍住,璞嗤一笑,南瑾一瞪,脸色苍白归苍白,那气势还在,梳办僵嫂地忍住笑声

    ,倏然抱过南瑾的脖子,狠狠地亲上一口,下评语,“南瑾,你真的好可爱.

    “那是说小白的.

    “小白是小可爱,你是大可爱.’流苏笑吟吟地道。

    南瑾眉心肇肇,这是什么评语?

    他们聊得开心,玄北匆匆来报,“公子,玄武和韩叔回来了?

    早了一天?可能是担心南瑾吧,流苏心道。

    “去准备吧.’南瑾淡淡道。

    玄北应声而去,流苏担心地看着他,“会不会有危险?真的会平安吗?

    南瑾点头,“我会没事的,我保证.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3章 毒解

    风夫人和风侮某等者『到了药房之外,南瑾虽然保证不会有事,她们依然心乱如麻,看见他

    每天毒发的痛苦,风夫人是疼到骨子里,白小就没见南瑾痛苦成这样,白然希望南瑾能尽陕把

    身上的毒素被逼出来。

    不再受毒发之苦.

    “娘,姑姑,你们去前庭等着,别在这儿,会妨碍到我.’温暖的阳光下,南瑾的脸颊苍

    白如霜,修长微卷曲的睫毛在眼睑下付出一层优雅的阴影,半垂的眼眸让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只觉得有些偏执和淡扮氯

    风夫人和风侮某皆摇头,一点走的意思者刚受有,他固执,她们也倔强,风侮某道:“我们

    就在外头等着,不会进去烦你,怎么会妨碍到你,废话少说点,赶不走我们的,把你身上的毒

    解了,这才是要紧事.

    风夫人点头,苏苏道:“南瑾,我跟着你一块进去,好不好?”

    “不行.’南瑾犹豫者刚受有,工刻否决,双眸定定地看看梳办,态度坚决,“不能进去,

    既然不肯去前庭,就在外头安静站着.

    “可是’流苏还想说服他,南瑾毒发的时候那么痛苦,解毒的时候痛苦一定会加倍,

    她想陪着他走过渡过这段煎熬。

    南瑾意外的坚持,一点松动的意思者刚受有,一句话者刚受说,流苏见他太坚持,只能屈服,

    伸宁渐渐地抓住南瑾微凉的手,柔和的声音有些恐嗅和院乱,“我不进去便是,南瑾,一定要

    好好的,知道口马?’

    南瑾领首,用力握了卜梳办的手,他者『箭撑着回来,又怎么会在最后的关口功亏一鲁,他

    自己构不允许有那样的失败。为了这个家,为了苏苏,他也会让白己平安,这种意念只坏渗入

    骨髓,和身体不相分离,会撑住他熬过来。

    “莫离,守住门口,别让夫人和少夫人等人进来.”自瑾户音虽然有些中气不足,却无损

    他半点威严,莫离应命,紧紧地守在门口。玄北推着他进了药房。

    门外一干女人担陇不已,阿碧抓起小白白嫩的小胖手,挥了挥,肃着脸教育,“小白,来

    给你爹爹加油一下,嗯,对,用力点?

    小白欢腾仕紫灵坏里安安静静的,一脸不想理人的冷模样,任阿碧挥着她的小手,一点面

    子也不给,阿碧瞪她,小白头一扭,找她娘去,伸手哭梳办抱,流苏只得抱过小白,紧张地坐

    在外头,双眸沉静的盯在药房里。

    药房的中间有个大铜鼎,用六条铁链栓住悬起来,烈火在下面烘烤,燃烧得十分激烈,所

    有的药材者『放进铜鼎中,煮出浓稠的药汁。热气熏天,玄武阿宝小林热汗淋漓,空气中飘着一

    股浓稠的苦涩味道,非常刺鼻,让人呼吸有些急促。铜鼎有个出水口,弯曲的,用管子连到一

    边的木桶里,那浓稠的药汁通过竹管流入大木桶中。而木桶上头也有一个出水口,同样仁划勺管

    连到另外一个木桶里,经过四个大木桶,引到外面的水他中。这些就保证药汁的新鲜度和热度

    老大夫只坏在药房里,看着南瑾写给他的步骤,详细地记在脑侮里,年老的长者,满脸严

    肃,南瑾因为白行解毒,没人给他施针,只好把老大夫请上山,韩叔跟着他多年,虽然略通一

    二,却不如真正的医着扎得准确和迅速。

    “陈先生,有劳了?”陈大夫是风家堡的老大夫了,从风慕云那一代开始就专门会风家看

    病,南瑾在医术上的启蒙老师也是他,称之为先生,是对他的敬重。

    “老夫会把握住分寸,尽量减少公子的痛苦.”陈大夫陇虑地看着这副病弱的身体,也不

    知道他能不能熬过解毒的痛苦。

    袖脸奋苍白,唇无血色,双眸黯淡很多,短短几天,速度已经损耗他的生命,对玉脏六腑

    颇有损伤,再不逼出体内,泊有油尽灯枯之危。

    南瑾点头,韩叔把南瑾抱起,解开他的外衣,把上衣解开,露出男子情瘦单薄的上半身,

    把他抱进木桶中,药汁已经半桶,南瑾坐下来,已经满到胸口,玄武工刻口子堵住。

    陈大夫玄北让铜鼎里继续加药材,渐渐加重分量,加强药隆。

    南瑾闭着眼睛,浸泡在如墨般的药汁里,让药汁漫漫地渗入他的肌肤之中,才片刻,毒花

    就开始在南瑾身上游走,洁白的肩膀,苍白的脸蛋,朵朵妖烧的鲜花如水流般流过,时红时黑

    ,玄武韩叔第一次看见这幕妖异的景象,晾骇得低呼,陈大夫让他们安静。

    药房里板为安静,只有火在燃烧,木炭崩裂的声音,南瑾安安静静地坐着,那毒花很陕就

    变了颜色,渐渐变得黑了,南瑾内力剧烈翻滚疼痛起来,比起平常毒发,更痛上十倍,毒素和

    药汁显然相克,相石磷撞,抗战,阵阵尖锐的痛只达南瑾头皮,南瑾微微肇眉,这几天来,已

    经习暖了这样的痛苦,习暖了这样的折磨。

    他开始运功,白行调息,加速药汁在体内的运行之效果,浑厚的内力如一阵暖流,帝引着

    药汁冲刷他的玉脏六腑。陈大夫在他的肩膀上扎了一针,抑制体内的窜动的苦楚

    汗珠,一颗一颗地肩膀额头上滴落,渐渐地变了颜色,先是红色的,再是黑色的,凝聚成

    珠,从体内排出体外

    “啊’倏然南瑾毫无预警地发出一声厉口孔,凄厉异常,脸色扭曲狰狞,一股急速而巨

    大的痛苦在他身体撞击,这是从未有过的沉重和锐利之感,心脏跳动剧增,似有爆裂之危。来

    径V冲V猾哥卜窗窿梧王下卫贤闺的阴隆件破险开门号汁一少夯杆战的生下半号涪无以而帝聆伶

    是狼在攻击时所爆出的狠辣和凶残,嗜血,布满杀戮的疯狂,运功的手倏然扬起,想要攻击离

    他最近的韩叔。

    玄北玄武等大吃一晾,陈大夫工刻在南瑾头顶扎一针,肩</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