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7

_分节阅读_15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膀两针,又陕又准,手者刚受有颤

    抖一下。

    南瑾的眼睛缓漫地队复正常,红光迅速褪去,漫漫的队复一片情明,心速跳动漫漫地队复

    正常,心口也不再疼痛,他又开始运功,漫漫地排出体内沉淀的毒素。

    才片刻,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刚刚一幕重演,陈大夫工刻给他施针,又队复正常,

    因为刚开始,毒素撞击得厉害,那种痛苦,简直要把人狠狠地撕裂,非常难熬,且一次比一次

    更剧烈,南瑾又一次差点把木桶拍碎。

    反反复复,来回几次,直到木桶的药汁变冷。

    “换药,”自瑾户音沙哑透了,他才出声,韩叔就把木桶的药汁引出去,把铜鼎里的药汁

    引入,那滚烫的温度,让原本变冷的药汁又一次变烫了。

    陈大夫把雪蔷薇揉碎了,花汁完全地滴入木桶中,把南瑾身上的针全拔了?

    这第二道程序让南瑾更受折磨了,如在火山滚着一般,痛苦得他想要一张拍碎白己的脑袋

    ,一了百了,韩叔和玄武玄北一首住意着他的清况。陈大夫交代了,第二道程序是最痛苦的,

    只要南瑾能熬过去,后面就顺利了,再也不会这么痛苦。

    那声声凄厉的悲吼,如野兽在悲鸣,听到门外众人难受板了,风夫人痛苦地低位,“南瑾

    ,我的南瑾,可冷的孩子”

    为什么要受这种苦,他从小到大,受得还不够多么?

    持续不断的厉吼凄绝异常,众人完全能感受到他在受着什么样的煎熬和折磨,隆子硬如南

    瑾者『痛苦到此程度,换了别人还得了,早就忍不住白我了断。

    流苏的心者『碎了,抱着小白,情晰地听见自己一\头紧绷的琴弦断裂的声音,眼泪大颗大颗

    地滴在手背上,屋里屋外者『静俏俏的,只有南瑾凄厉的吼声。

    沉重的气氛,沉甸甸如压在众人心头之上,整个风家堡被一片悲痛所笼罩,连阳光者『不忍

    看着这凄蜿的一幕,躲到云层之后。

    流苏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冲进去,又泊阻断他的怡疗,功亏一鲁,不知道清况,只闻得声音

    ,让她的清绪好几次崩护贵。

    这种非人的痛苦,持续了两个时辰,足仁)」上一个意志如钢铁般的男人崩护贵,所有人在肉体

    上承受的苦楚者『有一个板限,丽自瑾也有,他中途昏迷了玉次,者『是被陈大夫用银针强行唤起

    ,不能昏迷过去,这是最关键的一环,决不能出错。

    漫漫的,南瑾运功排出来的汗珠颜色淡了,刚开始的时候,那些毒花时时刻刻盘旋着他身

    上脸上,可漫漫的,毒花出现的几率低了,先是一刻钟,再是一个时辰

    第二次换药的之后,南瑾排出的汗水,已经队复了正常的颜色,内力损耗过大,男子的脸

    上浮起如雪般的苍白,双眸闭得紧紧的那修长的睫毛上,分不情是泪珠,还是汗珠,晶莹

    剔透一

    南瑾睁开眼睛,窗外,已经一片昏暗

    “公子,是不是好了?”玄武玄北异口同声地问道,那毒花后来者刚受有出现过,汗珠也正

    常,应该是好了。

    南窿脸奋呈现一片死白,缓缓地伸出手,陈大夫给他把脉,年老的长者脸上浮现淡淡的激

    动,“恭喜公子,已经情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余毒便能排净。

    玄北等一听,工刻欢呼起来,匆匆跑出去报告喜讯。

    “公子算是因祸得福吧,不仅脚有知觉,已有一副百毒不侵之身了,且你的血液,能解百

    毒.”陈大夫声音略帝喜悦。

    南瑾微弱地靠着木桶的边缘,他就算中了奇毒,自己构能解,要一副百毒不侵的身体做什

    么,不过因为毒素相抗,腿有了知觉,真的是因祸得福。

    “祸兮福之所简,福兮祸之所伏。’南瑾轻声道。

    流苏风夫人等纷纷进来,流苏见南瑾这副虚弱的模样,心疼得板了,南瑾微微睁开眼睛,

    想笑,不过已经没什么力气,“苏苏已经没事了.

    说罢便陷入昏睡之中

    “南瑾’众人大谎,陈大夫解释道:“公子只是素了,几卜袖菠一两天,身体就合噜噜

    复原?

    流苏一听,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谢天谢地,尽管痛苦,他总算是熬过去了?

    流苏喜板而位,这种事,再也不要有第二次,一次就够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4章 情潮

    陈大夫说他会昏睡两天,醒来之后,南瑾会白行调息,论医术,南瑾当世无双,还没有人

    的医术能比得过他,排情余毒对他不是难事,南瑾昏菠夕后,流苏详细问了南瑾的身体状态,

    老者亦不厌其烦地详细解释,直到流苏放心。

    侮某让莫离送陈大夫下山。

    “苏苏,既然南瑾说没事,那就是没事了,他从来不会说谎的,放心啊.’风夫人心疼地

    抚着她的脸蛋,这几天,流苏也没有睡好,整个人的脸色差到板点,她也需要好好地休息,把

    身体养好,风夫人心疼儿子,也疼板了媳妇。

    风侮某也点头,夜色下,她的眼睛也有些微红,刚刚南瑾那凄厉的叫声,实在让她们心头

    难受,不仅风夫人和流苏,侮某也哭了,“总算是熬过来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苏苏,不要

    太担心,去吃点东西,回房去睡一觉,让南瑾看看神采奕奕的妻子,你看看你脸色憔淬得很.

    紫灵阿碧她们也纷纷劝着,流苏没什么胃口,现在只想回房看看南瑾,风夫人和风侮某也

    不阻止,她让风夫人照顾小白,就回房去休息了。

    夜风中的女子背影单薄又坚毅,长发在夜风中飘荡,有些凄冷和孤单,给她们留下一道心

    疼的背影,一人受苦,两人受罪。流苏这几天也够辛苦了,又要处理船行的生意,又要亲白照

    顾自瑾,还抽出时间陪小白和风夫人,这么事压在肩膀上,竟然还能如此坚制,越是辛苦,越

    见坚强。

    风夫人心疼又欣慰,心疼这对孩子,又为他们之间的感清感到欣慰,她的儿子有人心疼,

    有人冷借,受了那么多罪,最终能够幸福,她当母亲的,就算死也螟目了。

    “紫灵,去给少夫人熬一碗补药,韩叔,选几样药材加进去,让苏苏能好好睡一觉,最好

    能睡一天,明白我的意思么?’风夫人吩咐道,韩叔和紫灵点头。

    风侮某也有这个意思,趁机两人者『好好睡一觉吧,偏头逗逗小白的脸,“白白口阿,爹和娘

    后天就能陪你玩了,高兴么?”

    小白咧嘴一笑,在风夫人坏里扭了一下,伸手让侮某抱,侮某抱过她,在坏里揉了一下,

    小白不干了,姑婆太讨厌,又默负她,小白伸手,可冷兮兮地让风夫人抱.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一扫之前的悲伤,家里有个孩子,笑声便会多很多,一行人笑笑闹闹去前厅用膳。

    南瑾昏睡着,气息很浅,脸色苍白,流苏看着,总有种他工刻要死去的错觉,她寸步不离

    地守在床边,不敢离开,眷恋地看着他沉睡的窖颜,好似这辈子没有看过似的,就这么看着他

    一辈子,她也愿意。

    “南瑾,好好睡,等醒来,养好身体,你要陪我出侮去游一圈,我生辰陕到,你答应过每

    年者『要陪我过的,你的生辰已经错过了,我的可不能错过.’梳办温柔地笑道,眼彼似水,充

    满了依恋和深清,点点书司简,者『是他们在一起的痕迹。

    他们的爱清,不是那种烈火焚烧的激烈,而是水到渠成的白然,相陪相伴每一天累积起来

    的深厚感清,在心底饥徒,深入骨髓而不白知。如果不是崖顶那一幕,她或许要很久很久仁)后

    才知道,白己是如此深爱南瑾。

    在那一刻,进发得如此夹然而白然,深刻到一生无法忘记。

    她隆子静,不喜太过激烈的东西,人也好,物也好,板少能放在心上,说难听点就是生隆

    凉薄,她总是以为所有人者『会成为她生命中的过客,她的心,也不会为一个人停留一辈子,就

    像风筝,她渴望仕监天中飞翔,渴望那根线断了,让她随意地飘。

    可南瑾不一样,第一次见他,她就有种心动的感觉,就有种心疼的错觉,会不由白主地受

    他吸引。

    在王府时,就护住袖雏色的窖颜,护住在雍英缤纷中的绝艳男子,不由白主地喜欢桃花。

    出京之后,有他的相伴相护,到相知相爱,现如今渴望能相守。

    当初因为坏了小白,她不敢接受南瑾,最大的原因是她泊白己不能回报他的感清,他是如

    此美好的一个男子,即便那时候还没有爱上他,也不忍得伤害他,不想他失望。

    可南瑾似乎看出她的想法,仁)瘾约绑住了她,以一年为限,给她选择。

    他没有特意去做什么,只是给她所能给的呵护和爱借,不急躁,不激烈,一点一滴地渗入

    她的生活,消无声息,等她回过神来,他只坏在她生活中占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不可分离。

    什么赌约,者『只是一个或有或无的形式,他们从一开始,就没人把它当回事。

    一份真心,换得另一份真心。

    一份等待,换得另一份等待。

    一份守护,换得另一份守护。

    恋我所恋,借我所借,心随所至,便甘心领受.

    爱得简单,爱得纯粹,爱得陕乐,才爱得幸福.

    她知道南瑾放手,把生的机会留给她,才彻底明白这个道理。

    这样的南瑾,如何让她放手,她又怎么舍得放手?

    流苏眼睛有些潮热,南瑾上辈子一定欠了她很多,这辈子米还债的,不然她倒德何能,得

    到他全心全意的爱清,一个温暖的家,包窖她,接受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