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8

_分节阅读_15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所有的一切,包括小白。

    如果不是遇上南瑾,她或许永远都不明白,原来爱一个人,真的可以比爱自己更重要,更

    幸福。

    看见他笑,她会开心,看见他受毒素折磨,感同身受,这份酸痛和陕乐交织的复杂,如此

    深刻,她是第一次感受到。

    佛语有云,前世5……次回眸换得今生一次擦肩而过。

    南瑾,我们前世回眸多少次,才能换得今生相知相爱?

    她已经不想去理会世俗的纷纷扰扰,也不再担心,仁)后假死的事会不会被揭穿,也不担心

    小白的身份能不能一辈子隐目两下去。

    她只想好好地陪着南瑾,好好地爱着南瑾,直到她不能呼吸的那一刻。

    不是为了回报他的感清,而是顺从心底深爱南瑾的渴望,想要把白己所能给的一切,统统

    者『给他。

    爱清,其实一直这么简单.

    明珠的光辉淡淡地笼罩在袖们身上,投出秀丽朦胧的剪影,在房间中,随着床慢,缓缓地

    摇曳。

    我们会幸福的,一定会很幸福的?

    流苏心底暗暗地道.

    南瑾微微肇眉,闷哼了一声,流苏精神一紧,他的眉心很快就展开,脸色又队复了沉静。

    流苏揪着的心,这才缓缓地放松,可能是余毒在身体作匡,又让他难受了。

    南瑾额头上浮上几滴汗水,流苏伸手抹去,脸色一变.

    发烧了?

    怎么会发烧了呢?梳办除了手,倏然想起陈大夫的话,自瑾佼里会发烧,是正常现象,她

    又才松了一口气。这一上一下,心头琴弛紧绷着,如从地狱被抛到天堂,又从天堂抛下地狱。

    他身体时冷时热,身上药味十分浓郁,才片刻就开始出汗,整个床慢飘散着一股药味,汗

    湿重衣。流苏探探额头温度,热烫得晾人,脸上浮起潮红。汗水直流不停,拈拈的,他睡着也

    不舒服,温度才一退,流苏就用铜盆从温泉他中打水过来给他擦身子。

    他昏睡那两个月者『是梳办在帮他抹身,阿碧和小翠一直是南瑾的内房侍女,专门负责墨宇

    轩,之前流苏就请教过,照顾南瑾所注意的细节,现在她一人也能得心应手。

    他身体热度退了之后,体温又徒然降了,流苏把窗户关紧,这才回身,解开他的衣裳,细

    细地给他抹身,泡药之后,韩叔只给他简单情洗了一遍就抱回米饥饥地睡了,这衣服一解开,

    那药味更浓了,有些刺鼻。

    梳办打干毛巾,从脸部开始,温柔地给他擦了一遍,虽有些脸红,却也不避嫌,把下身也

    擦过一遍,反正南瑾是她丈夫,他的身子她自然能看。那药味也淡了几分,就是给南瑾擦背的

    时候有些吃力,韩叔不在身边,她帮他翻身有些困难。

    擦好之后便给南瑾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把他弄得情情爽爽,睡着也舒服一点。

    南瑾竟然没有醒过的痕迹,几度冷热交替,流苏者『不厌其烦地把他弄情爽了,直到体温不

    再变化,这才舒一口气。

    “小姐,这是夫人让我们给你熬的药,补身子的,你最近太累,喝点吧.”紫灵端着药过

    来,担陇地劝着流苏。

    “小白睡了么?’梳办接过来,那药$019入鼻尖,流苏微微凝眉,犹豫了下,便喝了下去

    一

    “小白精神得很呢,小翠她们在夫人阁楼里逗着她。”紫灵收抬铜盆和毛巾,回米梳办已

    经把药给喝完了。

    “公子怎么样了?”紫灵有些担心地问道。

    流苏一笑,看了一眼南瑾,淡淡道:“已经没事了.

    “小姐,你也早点睡吧,这些天你者刚受有好好休息,我看着好难受,公子现在也没事了,

    你现在就换衣服睡觉.”紫灵说道最后,语气板为霸道,流苏辛苦,她们几个丫头看着非常难

    受。

    流苏淡淡一笑,站起来,拧拧她的脸颊,“我知道了,现在就睡了.

    药者肋口了助眠的药材,她不睡也不成了。

    紫灵听她这么一说,这才放心地出去,流苏换了一件睡衣,便落下床慢,转动设置在床头

    的机关,暗格闭上,房间顿时一片昏暗,她这才安心靠着南瑾睡下。

    因为太累了,紧绷了几天的弦总算是松了,人一下子松解,加上补药的关系,流苏几乎一

    丫占床就睡着了。

    南瑾昏睡两天之后,便情醒过来,眼光总算有些光彩,刚刚醒来,身体还非常屏弱,不适

    合进补,流苏只是给他熬粥,喂他一些情淡的食物。

    自瑾嘴巴很挑,喝了一天就觉得嘴曰里尝不出味道,流苏又变着法子改善。煮了鱼粥他嫌

    太腥,多放一点酸栗就嫌味道有点匡,煮鸡粥他嫌不好吃,煮杏仁松子粥他也嫌

    流苏第一次发现,这男人也太难伺候了。

    他们在一起时间虽然不算很长,不过平常很注意南瑾的饮食,他喜欢一些情淡的东西,对

    蔬栗更偏爱些,那些大鱼大肉反而不喜欢。

    她煮的粥已经很情淡了,尽量按他的口味去煮了,结果每一样喝他胃口,阿碧小翠她们几

    个头者『大了。

    流苏也陕哭给他看,南瑾抿唇,似乎颇有不解,他真的很挑食么?

    “南瑾,你到底要吃什么?’流苏干脆问他。

    南瑾摇头,非常诚实地回答,“不知道.

    他没有特别喜欢吃的东西,只有不喜欢吃的东西,这问题真是问倒他了。

    “公子,好歹你说要吃点什么吧?你看看少夫人4R}7-"91EAV指看lfiedbIelNt.流

    苏也很合作,工刻摆出一副怨妇相给他看。

    嘴习成这样的男人,真没见过.

    南瑾看着流苏,肇眉片刻,疑惑地问阿碧,“我仁峭百生病后吃什么?”

    南瑾生病的次数板少,每次大病初愈嘴巴者『挑剔得让人嘈限,阿碧抿唇,这才想起来,

    对哦,我怎么忘记了,公子你要早点提醒嘛.少夫人,给他煮情粥,然后加点糖就好,什么者『

    不用放,距离公子病后虚弱有”

    阿碧开始数手指,“六年了,我者『忘记了,什么记忆啊,这么变态的嗜好竟然扮受记住.

    南瑾眉头一挑,眼光不冷不热地扫过来,阿碧开始干笑,是很变态,她又没说错.

    阿碧一提,小翠也想起来,那时候年龄小,不记得是正常的。

    “他上次从京城回来不是发烧了么?’流苏不解,上次没见他挑剔啊,不过话说回来,上

    次也没见他虚弱,很陕就好了,不像现在,病映映的。

    “上次那个不算病啦,少夫人,你陪公子一会儿,我去煮.”阿碧走了几步,然后回头,

    笑嘻嘻地道:“公子这么大人了喝甜粥,你真的很变态.

    一说完拉着小翠一溜烟就跑了.

    流苏扑味一笑,南瑾面无表清哼哼.

    “你喜欢喝甜粥?’流苏凑近他身边,好奇地问道,双眸者『是戏谑的笑。

    “不喜欢一’南瑾反驳,半垂眼眸,一副不想说话的表清。

    梳办笑倒在他身上,小白者『很嫌弃甜粥,白粥加糖一般孩子会喜欢吧,大人的话就

    况且凤城人的饮食偏咸

    “苏苏,你可日笑得再过分一点一’南瑾凉艘艘的声音从头顶飘过来,流苏赶紧调整脸部

    肌肉,不过破功了,笑得一颤一颤的。

    南瑾太可爱了?

    南瑾一直喝了三四天的糖粥,精神稍微好一点,底子也好了不少,流苏这才给他进补,天

    天变着法子给他熬药膳。幸好南瑾也就病后那几天挑食,之后就没有了,队复正常的饮食习暖

    从适应到毒素到强行把速度排出体内,整整有半年的时间,这半年短时间,南瑾的玉脏六

    腑受到板大的损伤。严重降低他身体的抵抗力,身上余毒在精神稍微好转一点,他才计噜噜地

    运功,排出体内。

    这休养,整整休养了二个多月,脸色才见血气,身体才逐渐队复健康。

    在此期间,君无欢登门提亲,想要在过年之前迎娶风侮某。

    考虑到自瑾的身体问题,风侮某把婚期定在十一月初一,那时候,南瑾的身体应该早好了

    这一喜讯很陕就传遍整个风家堡,纷纷着手准备风侮某的婚礼,给这多灾多难的一年增添

    一些喜气。

    君无欢和风侮某这对欢喜冤家早就有婚约,若不是九年前那场误会,两人隆子太傲的原因

    ,风侮某如今者『是几个孩子的娘了。几年前君家少爷和风家小姐婚变的消息可谓闹得满城风雨

    ,沸沸扬扬,人人议论纷纷,如今一晃就是八九年过去,他们还是走在一起。

    人们纷纷感队这戏剧化的一幕,对这场婚礼者『充满了期待,也有人等着看笑话。

    缘分就是这么奇妙,当你以为它已尽得时候,它又一次俏然降临,在不知不觉中牵起已断

    的红线。

    一个锅一个盖,该是你的,无论世事变迁,斗转星移,转了圈子,还是你的,不该是你的

    ,即便等上七八十年也不是你的。

    风侮某出嫁,南瑾下了命令,全力办得最好,最豪华,不计一切价钱,务必把这场婚礼办

    得人尽皆知,举世轰动,让风侮某成为天下最风光的新娘.

    风侮某为风家,牺牲了白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一心一意守护这个家,为这个家付出比生

    命还要贵重的东西,自瑾极是疼借白己的姑姑,几年前那场婚变,风侮某受尽了委屈,流言四

    起,句句恶毒,她者『坚强地挺了过来。

    即便是这几年,也有人偷偷地说她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