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9

_分节阅读_15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当年若不是为了风家,她早就嫁给君无欢了。

    有几个女人能像风侮某那样,挑起风家重担,把青春耗尽,女人又能有几个灿烂的八年?

    其实日拐家的财力,和风侮某能力美貌,她何愁嫁人,拖着八九年,一来是为了风家,二

    来是不想随便找个人过一辈子。

    她也是死心眼的女子,认定了君无欢就不可能在喜欢另外一人,所仁芍玄几年来受流言所攻

    击,受尽委屈,如今出嫁了。

    南瑾白然希望办得漂漂亮亮,举世皆知?

    他家的人,岂是那么窖易受默负的?

    有自瑾一句话,上到风夫人,下到烧火丫头,者『想尽办法,好好地操办这场婚礼。

    势必会成为空前盛大,比苏苏嫁给南瑾时,还要风光的一场婚礼.

    紫灵和玄北也该成亲了,由南瑾和流苏做主,让他们也在十一月初一那天成亲,一嫁一馨

    ,声势更是壮大.

    最近的风家堡空前陀碌,者『在筹备侮某和紫灵的婚礼,最空闲的人倒是成了南瑾和流苏。

    这日阳光很灿烂,流苏推看自瑾在院子里散步,他在试看梳办给他买的那根箫,唇角勾起

    晾叹的笑窖来,“这箫真是宝物?

    “我不太懂得,不过也觉得很不错,那少年举止谈吐者『不俗,日后一定是人中之龙.’流

    苏想起周凡,露出微笑,那是个很优秀的少年啊.

    “南瑾,吹一曲给我听好不好?’梳办温柔地道,眼彼似水,好久没听他吹箫了。

    南瑾领首,便吹奏起来.

    曲子在轻扬地从唇边溢出,在空气中散开来,吹奏的曲子是当日梳办象一次遇见南瑾时候

    所听到的曲子。

    轻扬,悠远,透出宁静安详,如山涧情泉,在眼前流过,情凉疏透。

    流苏脑侮里想起弟一次遇见南瑾的回曲。

    桃化阴飘,白衣胜雪,朱砂凄绝,情贵公子静谧加坐在轮椅上,吹奏一曲孤独寂寞的曲子

    ,那是一种透出枪桑味道的曲音,听得她心疼和心厚。

    如今,还是那么美丽的画面,虽然扮受有桃花雨,却满院子的茶花,锦绣连绵,南瑾一身雪

    衣,神色疏远宁静,如一幅绝美的水墨画。

    他的曲子,听不出孤独,那种空旷的寂寞已然离去,多了一抹柔清,暖意,如缠绵在秋季

    最美的雨,帝着温暖的美丽和情秀。

    同一个人,同一首曲子,不同的心境,听起来竟然是如此的不同,天差地别?

    流苏的唇角勾起活静温蜿的笑,这曲音如最多清的风,抚摸着她的脸,很舒服,令人心厚

    爱的痕迹和味道.

    “南瑾,真有点后晦,为什么我不早点遇见你,如果我能给你那么多陕乐,早点遇见你多

    好,你就可以多一天陕乐的日子.’流苏眼彼似水,满腔的爱如侮啸进发,充斥心胸,有的男

    人不常开口说爱,可一举一动,者『在诉说着爱和冷借。

    表达出他内心的陕乐和幸福。

    南瑾放下竹箫,淡淡一笑,眉间一抹更显娇艳,有种说不出的风清,“我也希望能多给苏

    苏一天陕乐的日子.

    流苏一笑,脸颊浮起淡淡的羞涩,似乎想要说什么,脸上一阵燥热,连耳根者『有些潮红,

    垂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南瑾诧异挑眉,“苏苏?

    流苏心头一颤,她要怎么开口呢。

    南瑾,我们做真正的夫妻吧?这个好像有点直接.况且南瑾身体还不大好,会让人误会她

    霸王强上弓的。

    南瑾,我们生个孩子吧?这个也不好,更暖昧了,心里说说还行,和南瑾说,她血管会爆

    裂而死的。

    流苏垂着头,手心紧张得目汗,有没有比较隐晦一点的暗示呢?再想想,再想想.

    “苏苏,你做什么一直低着头?’南瑾哪知道流苏在想什么,突然从曲子想到那方面去,

    那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流苏舒了一口气,脸色又是一潮,脸色倏然浮现起几分丑媳妇见公婆,嚎队赴义的坚决,

    看得南瑾有些胆战心晾,满腹疑问,暗暗琢磨着,她究竟要说些什么,竟然憋成这样?

    “南瑾我们我们’流苏情秀的脸憋红得如晚霞般,眼睛一闭

    “小姐,夫人找你.’梳办还没来得及说,紫灵的户音远远就传过来,流苏好不窖易积攒

    起来的勇气喇一下,一泄千里,眨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死丫头,早不来晚不来流苏有些磨牙,眼光扫了过去,紫灵喊丁以为她没听见,又

    喊了一声,“小姐,夫人找你啦,陕点来前庭.

    “知道了?’流苏有气无力地回答,心里纠结得不行.她一定要把这丫头嫁掉.紫灵知道

    她听见了,也不过去了,转身跑回前庭,其实风夫人找流苏也是讨论一下侮某出嫁的细节和准

    备。

    南瑾挑眉,妻子羞涩的脸,挫败的眼,似乎猜到她要说什么,Fr子也浮起淡淡的粉色

    ,眸光顿时充满了笑意,真是难为她了?

    “你笑什么?’流苏见南瑾眼里者『是笑意,那种透彻的笑,如通晓她所有的心思,流苏本

    就红得滴血的脸,又燥热了一分。

    “扮受笑你.’南瑾口是心非地笑道,流苏站起来,有些孩子气跺脚,口气难免有股控诉的

    撒娇味,“我不理你了.

    流苏说罢,转身就要走,南瑾眼明手陕一拉,流苏被拉力所牵,跌在他坏里,下意识稳住

    身子,反手勾着他的脖子。

    南瑾的气息扑面而来,在她羞涩的眼光中印上她的红唇,四唇相贴,一股电流划过彼此身

    体,连背脊者『感觉一阵酥麻。灵活的唇舌轻敲牙关,强势却不失温柔地攻城略地,探系属十他

    的领土,勾住丁香小舌,银转吸吮深吻,不激烈,却板为深刻。

    流苏心口一阵心厚狂跳,闭上眼睛,青涩地回应,有些害羞,有些期待,有些隐约的激动

    ,手心紧张得目冷汗。

    彼此的心跳如雷,一时天地静默,只有拥吻的两道人影,仿若苍育之下,唯一的色彩和凝

    聚点。

    如两条接吻鱼一样,就像这么亲吻着,直到天荒地老

    许久,南瑾才放汁梳办,眸光略暗,双眸深清地看看梳办,意犹未尽地在她红润的唇上琢

    了琢,“苏苏,还记得那个赌约么?

    流苏领首,自瑾牡笑,声音略帝一丝期待,“这种事应该让男人开口,苏苏,你愿意当我

    风南瑾真正的妻子么?

    流苏心口一暖,泪意浮上,伸手紧紧地抱着南瑾,声音沙哑,“我愿意.

    南瑾一笑,把她深深地纳入坏里,这句愿意虽然晚了一年,终究还是计袖等到了?

    从今日后,不管发生什么,再也不会放手.

    水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5章 洞房花烛(文字版)

    十一月初一这天,风和日丽,天际万里无云,情风微微吹挥,是个绝佳的好日子。

    风家堡张灯结彩,一片喜气,从天蒙蒙亮,整个风家堡就开始陀碌起来。

    风夫人一大早就起来主持大局,流苏前晚让阿碧小翠早点来叫醒她,侮某那边有风夫人负

    责,紫灵出阁,她想给她好好打扮,从京城到现在,她对紫灵一直存着一份感激和亲清。她虽

    然比紫灵小一岁,心思却比紫灵成熟,一直把紫灵当成妹妹看待。

    今天是她人生最重要的日子,流苏白然很希望能为她准备好一切?

    “还早呢,再睡一会儿.”阿碧小翠还没有来叫她,流苏就醒了,她成亲的时候,起得也

    早,准备婚礼的人更要起得早。南瑾淡淡地瞥了外头的天色,黑蒙蒙的,什么者『看不见,一把

    强硬地拉看梳办躺下,紧紧地锁在坏里,满足地搂着,“再睡一会儿,你昨晚和紫灵聊那么晚

    才回房,没怎么睡,起这么早会没精神。

    流苏推推他的身子,南瑾最近身体才完全复原,力道也大,她根本就推不开,流苏眉悄一

    挑,伸手打开暗格,南瑾一手拉住,流苏顺着身子爬起来,在唇上印上一吻,“不成,我者『说

    要早起,紫灵里然是嫁给家里,可也是出嫁啊,多重要的日子.

    流苏偷香之后,机灵起来,南瑾睁开眼,好笑地看她陀碌的身影,无奈地打开暗格,房间

    一下+亮起来,流苏正穿好衣服,系好腰帝。在梳状台前梳头打扮,平时倒也无所谓,不过今

    天家有喜事,她又是当家主母,白然不能随便丁事,怎么也要有个像样的打扮。

    流苏不喜欢在脸上抹脂粉,她肤质也好,洁白无暇,不擦脂粉也白嫩动人,淡扫蛾眉,朱

    唇添色,化了个淡状。简单地把头发挽起,梳了一个时下少妇比较流行的发式,斜插一根玉钗

    ,两朵木兰珠花,简单秀丽又不失端庄。

    流苏打扮好之后回到床边,南瑾闭着眼睛假寐,流苏轻笑,家里就南瑾一个男人,成亲这

    种项事他才懒得帮陀,这回也就他和小白能睡懒觉了。

    “南瑾,醒着么?’流苏轻声问道,声音略有笑意。

    “睡着了.’南瑾懒佯佯地应着。

    流苏眉目帝笑,温柔似水,南瑾眼光迷离,半睡半醒的男子脸颊有些淡淡的有粉红,非常

    可爱,梳办最吾欢看他这副将醒未醒的模样,忍不住在袖脸上揉揉,伸手关了机关,房间暗下

    来,给他盖好被子,声音偷陕道:“既然睡着了,你再睡一会儿.

    “小心点,别绊着.”自瑾户音低低地叮拧,流苏应了一声就出门,关上门。

    流苏先去漱口洗脸,这才去紫灵房里,风家堡很大,每位侍女者『有白己独工的房间,布置

    精巧秀丽,不输给凤城之中的富家小姐的闺房。紫</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