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1

_分节阅读_16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边淡淡地笑道:“苏苏,以

    后南瑾和大嫂就交给你了,风家也交给你了,可要好好守着.

    流苏这时候才觉得有种亲人出嫁的热泪盈眶,红着眼睛点点头,“我会的,姑姑.

    “小白来,送姑婆出嫁,挥挥手,过去亲姑婆一下.”阿碧挥挥小白的手,小家伙今天也

    很配合,凑过去,胖乎乎的小手捧着侮某的脸,响亮地送上香吻,逗得四座哈哈大笑,来参加

    婚礼的宾客看见风家和睦融融的一幕,者『羡慕得不得了。

    礼炮响起,上轿时间到了,在一片温暖的祝福中,侮某盖上盖头,上了花轿,一路锣鼓震

    天,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就住下山,住凤城而去,送嫁状的车队人马,竟然比迎亲的队伍长整

    整三倍,足见风家财力之雄厚.

    迎亲的队伍下山之后,众人便匆匆陀陀回头准备拜堂事宜,流苏姑在途门前,住山路上直

    瞅,如玉怎么还不来?

    她飞鸽传书,说是会来参加风家这场喜事,现在也不见踪影.

    阿碧出来道:“少夫人,如玉可能有事耽搁,没准一会儿就来了,陕拜堂了,你和公子还

    要接受新人跪拜呢,陕点进去吧.

    “她来了?’流苏脸卜露出微笑,阿鲁顺着眼光看去,果真是如玉匆匆而至,女子一身湖

    蓝罗裙,秀美又不失干练,利落地下马,气喘叮叮,一脸腕借,“来晚了一步,侮某者『上轿了

    一

    “如玉,怎么这么晚?’流苏拉着他的手,便匆匆进入。

    如玉妖孽一笑,“去了苏城一趟,累死我了.

    “办事了?”

    “不是,小时候爹娘给我定下一门亲事,现在我没死的消息传出去,人家来要求我过门,

    我退亲去了?

    啊流苏和阿碧诧异地张嘴,女人上门退亲,太晾世骇俗了。

    还没等她们好奇询问,小翠的声音就传来,要拜堂了?

    流苏也来不及问,匆匆进了大堂,今天拜堂,是南瑾和流苏坐上位,接受玄北和紫灵的跪

    }T-

    大堂很热闹,情一色的俊男美女,大部分是冰月宫的人,很多生脸孔是流苏没见过的,玄

    北成亲,这才齐聚一堂。

    如玉支着头,表清似笑非笑,眼光在这群人脸上扫过,冰月宫和幽灵宫对比多年,除了玄

    北玄武小翠阿碧,主要人物她没认识几个。

    不难看出,风南瑾实在是个挑剔成隆的男人,堂堂冰月宫,竟然找不出一个稍微长得差的

    人物,可泊的相貌控,会看上流苏这类情秀的小家碧玉,还真是令人诧异。

    瞅着他们坐在一起,竟然意外的很相配.

    拜完天地之后,把新娘子送回洞房,风夫人帝看梳办抬呼客人,南窿拉看梳办,正式向他

    朋友和世伯,世叔介绍。风少夫人的大名早就传遍大江南北,她独自出海找扮莫北海王,和萧绝

    的那场商战,者『利落漂亮,板为大将之风,人人者『知道,风家有位出众的少夫人。南窿拉着她

    正式一介绍,更显得庄重。

    这场豪华的婚礼,除了风家堡和君家大摆酒席。

    风家酒楼和悦来客栈也大开流水席,宴请全城宾客,三天不散,风家船运也大举庆祝,冰

    月宫油摆起洒席,十一月初一到初三,凡是风家旗下的捧意都大肆庆祝,那场面,实在是壮观

    ,一度成为凤城人传诵的盛世婚礼。

    傍晚时分,晚霞漫天,宾客者『散,流苏送如玉下山,好奇地问道:“和你定亲的是谁?为

    何要退啊?”

    如玉一脸挫败,又好气又好笑,“苏城杨家,你该知道吧?算是风家船行的大户,我的天

    啊,整个书呆子,小时候玩过一阵,这么多年不见,我早忘记他是谁了,要不是夹然找上门,

    我还没想起这事。办办啊,可折磨死我了,一见面,一直啼叨,之乎者也全出来了,害得我见

    了他就跑,我和你说,这亲事还是趁早退了好,我泊会短命啊.

    流苏淡淡一笑,能让如玉避如蛇蝎,这杨家的少爷也算是奇葩,“你也不小了,不考虑嫁

    人么?

    “你姑姑者队6才嫁人,我离这岁数还有七八年呢,又不着急,哪天一觉醒来身边夹然多

    个男人,我会一脚踢他下床了,太可泊,一说就鸡皮疙瘩,你看.’如玉挽起袖子,那如葱白

    的胳膊果然是起了鸡皮疙瘩,真服了她.

    梳办牡笑,如玉的隆子,想要嫁人,恐泊还真有点难度,少有男人能制得住她吧?再加上

    眼光如此挑剔,嫁不出去的可能隆更大一些。

    “这种事也看缘分,强求不得,不过者『这么多年,杨家的少爷还不娶妻,没准等你呢,也

    异清沫意重,你不考虑一下?’梳办调皮地戏谑道,她更想看如玉出嫁的模样。

    如玉无所谓如耸耸肩膀,“百无一用是书生,手不提,肩不能挑,我一根手指他就趴下,

    软趴趴的,面白唇红,一看就是吃白饭的,这种男人也能要,苏苏,你不会这么狠心吧,我把

    推入火坑.

    “你这样,谁敢娶你?’流苏戏谑。

    “我要找一个英俊的,高大的,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那种?’如玉关噜噜地道,流苏对她无

    语了。

    “那这样你们打架你会吃亏耶.’流苏夹然想到这个问题。

    如玉脸颊一抽,拿眼睛瞪她,接而笑吟吟地道:“那你和风自瑾扣架,他手一动,你就趴

    了一

    “南瑾才不会打我.’流苏工刻反驳,一脸坚定,证明南瑾爱妻如命.

    “苏苏,我问你,你和风南瑾有没有’如玉倏然暖昧眨眨眼睛,勾看梳办的手,好奇

    地问道。

    流苏的脸喇一下全红了,艳如朝霞,连脖子者『红透了,更胜过天上晚霞,艳色四射,口内呐

    了半天,如玉者刚受听出一个字来.

    夕阳淡淡的余晖下,流苏那脸如要滴出血来,如玉这回更好好奇了,双眸定定地看着她。

    “扮受有’流苏是个实在的好孩子,不会说谎。

    如玉晾呼了一声,“奇葩.

    流苏又羞又怒,瞪着她,如玉干笑,口无遮拦,“你们者『成亲一年了耶,他不喜欢你?不

    像啊,你们还睡一张床呢,风自瑾哭不是无能就是圣人.

    “如玉.’梳办牡斥,双眸鬼祟地住四边看了一眼,还好扮受人,“先前我坏着小白,他回

    来之后身体一直不大好,最近两天才完全队复,我又陀紫灵和姑姑出嫁的事”

    流苏垂眸,说到最后扮受说下去了,她也委屈好不好?

    “这还真是曲折啊.’如玉暖昧地戏谑,流苏这回更羞得无地白窖了,限不得找个洞钻进

    去,现在习暖了什么者『和如玉说,犯错了,早知道就不说。

    如玉妖孽地勾勾手指,“办办啊,你瞅他一副情心寡欲的模样,我看你还是霸丰强上弓吧

    一

    “如玉.’流苏可不如她的厚脸皮,如玉见天色暗了,算是良心发现放过她,翻身上马,

    “苏苏,你们真是奇葩.我走了?

    说罢一扬马鞭,潇洒离开.

    梳办摇摇头,晚风吹起她的发丝,长裙飘舞,双眸看着绚丽的苍育,淡淡地勾起唇角,如

    玉说得不错,他们的确是奇葩.

    转身回家,丫头家丁们者『兴致勃勃地去闹玄北和紫灵的洞房了,流苏略微犹豫了下,顺着

    小径来到桃花林,挖出那坛埋了半年多的桃花酒,打开瓶盖,香味扑面,醇香迷人,这酒埋了

    半年多,香味已足。

    六渐渐暗下来,即便是灰蒙蒙的光线,也能看出女子脸上薄薄的红晕,她拎那坛酒去厨房

    ,过滤之后倒入酒壶之中。

    准备了一对玉杯,这才回墨宇轩。

    房间里很安静,南瑾早就梳洗好了,在床上看着账册。

    “送如玉怎么送这么久?

    “我去拿这个了?’流苏把酒和酒杯放在床头案几上,让晚风吹散的热度又聚集在脸上,

    流苏微笑道:“南瑾,这是你落崖之后,我和娘学着酿制的桃花酒,你要小哭喝?

    南瑾双眸温暖如春,如敛尽春花秋月所有的风华和色彩,那爵间,美得绝色晾艳,流苏匪

    匪地看着,也笑了。

    南瑾伸手把她抱进坏里,娇柔的身体淡淡地填满他心口所有的空旷,挤走最后一抹孤独,

    轻声道:“苏苏,我是个白私的男人,即便知道白己不良于行,不能随意陪你看尽世间风华,

    亦日卑鄙的赌局留住你,我想要下半生幸福,所有绑住了你,从一开始就不安好心。苏苏,我

    很白私,这样的南瑾,你也会爱么?

    梳办牡笑,伸手环住他的腰,坚定道:“如果不是你的白私,我怎么会有爱人的机会,我

    们又怎么会有幸福的机会。

    南瑾微微一笑,撑起她的身子,微微笑道:“苏苏,仁)称的聪慧,定然想到,当初那场赌

    约,是我特意设下的局,诱你爱上我,对不对?

    因为婚后,她从来就没当那场赌约是一回事。

    流苏抿唇,“你呢,当初说这个赌约,是不是真心呢?

    “白然是的?”一场真心的赌博,赌注就是他一生的幸福。上苍待他不算太残酷,好运总

    是站在他这边。

    流苏脸色微红,想起夜幕下两人的约定,心口一暖,他们之间,总是南瑾先踏出一步,所

    以才会有机会,“南瑾,你总是这么聪明,懂得看透人心,可你又知不知道,其实我第一次见

    到你,就有点喜欢你,匆匆而别,总期待着是否有下一次的见面,那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除了

    姐姐,我还可牌挂</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