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4

_分节阅读_16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事,最关键的就是他有最精准,最迅速的清报。

    在他得到消息和萧绝得到消息这段时差里,他要动点手脚误导他们易如反掌,若是没有这

    个时差,很多事就不好办了?

    “公子,最近一年,萧王的清报网的确完善很多,已经媲美冰月宫,仁)后我们要利用这个

    时差动手脚就难了,他已经察觉到有人故意在背后故弄玄虚,让他们白白查了这么多年,萧王

    投注大量人力和财力,最大限度提高神机营清报收集的速度和精准度。效果很显著,神机营在

    凤城也多了三个据点,除了密切监视秀王之外,也在收集风家所有的资料。’韩叔沉声道,这

    些者『是南瑾落崖和昏睡休养期间发生的事。

    南瑾紧肇着眉头,冷酷地勾起唇角,眸光如霜,有些厉,有些绝,果断下令,“你让玄武

    把神机营所有的据点者『找出来,还有新的联络暗号.

    “是.’韩叔领命,“公子,花时间找神机营的据点做什么?

    南瑾冷笑,“清报网之所哪之为清报网,就是由无数条线组成的一张网,只哭最夏要的

    一条断了,整张网就散了?

    韩叔一震,公子想要破坏萧王的清报线路?

    南瑾沉吟着眉心,手指在梨木桌上微微弹跳,一脸思考的表清,倏然问道:“韩叔,商战

    之后,朝廷兵马有无调动?

    韩叔摇头,“没有,公子是坏疑,朝廷会暗中向苏城增兵么?

    自瑾饥重地点头,虽然皇上妥协了,梳办争后第一件事就是运输僧粮入京,事先解决朝廷

    问题,处理得非常巧妙。可君心难测,萧绝他尚看得透,而那位高高在上,一直对他,对风家

    者『板度窖忍的皇帝,才是他最担心的隐患.

    韩叔大震,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公子,你说皇上?怎么可能?上次商战是萧王一人独

    断独行,皇上是不乐意的,只是萧王和九王一致认为要趁机打垮风家。皇上是对公子这么好,

    怎么可能危害公子?

    南瑾冷然一笑,白衣胜雪的公子唇角掠过如寒冰般动人的讥俏,“对我好?韩叔你跟了我

    这么多年,依然没有学会一个道理,一个当权者,若是对一个人好,那就说明这个人还有利用

    价值,他窖忍一个人或者一件事,就说明这个人或者这件事对他是有帮助,在他没有取尽用绝

    之前,他会一直对你好。可反过来,如果这人扮受有利用价值,他就会毫不留清一脚踢开。一旦

    牵扯到利益,妨碍到他的江山,他就永远不可能真正对你好,不正确地来说,他擅长于玩

    弄人心,控制人心,所哪很得民自,他把一切脏事,脏水者『泼给萧绝,让萧绝背负本是他该

    背负的污名,白己却宅心仁厚。就如这次商战,他不乐意么?不,他很乐意,然而这种乐意要

    以不乐意来掩盖,因为我生死不明而不是真的死了他必须留有一手。所哪表面上不

    乐意,却扮受有阻止萧绝一切行动,在苏苏扛起风家的时候,他发觉,原来没有风南瑾的风家堡

    ,还是有用处的,所娜开始切断萧绝的路,不让他出兵讨伐侮盗。我们这位皇帝啊,是天下

    最聪明的伪君子.

    韩叔听罢,震晾地看着南瑾,他这么能把这番话讲得这么无动于衷呢?

    “公子”

    南瑾沉吟,“既然他没有暗中调动兵马,我姑且就认为他还想继续哪右相的身份控制江

    南一帝,你让玄北出马,把苏苏的娘当年和谁相恋,为何私奔,为何成为方富贵的妾,死后葬

    在哪儿一一查情,要比萧绝陕,知道吗?

    韩叔点头,“是.

    韩叔推门而出,诧异地低呼,“少少夫人”

    流苏站在门口,手里端着托盘,是茶杯和一壶花茶,她不知道在门口站了多久,见韩叔出

    来,也不避不闪,神色平静地打招呼,领首致意。韩叔叔慌张的回头看了一眼南谨,他点点头,韩叔这才出去。

    流苏进来,把花茶端到自瑾面前,给他倒了一杯,微笑道:“这是我新配制的花茶,能提

    神,又能明目,你试试.

    花茶的香气从缓缓地从杯中溢出,梳办多意屡屡,似乎没有听到刚刚他们的谈话,南瑾双

    眸定定地看着她,透彻深邃的眼光总让别人的心思无所遁形,只能暴露在他眼里。

    那是一种很平静,很可泊的解剖?

    梳办饥默,投降地举手,依旧笑意莹然,“好吧,南瑾,别这么看着我,我承认,我来了

    很久,听到你们说的话,做不到左耳进右耳出,有很多疑问,可你也得喝口茶口阿,刚刚说了不

    少话呢。

    南瑾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花香留唇,仁峭百他爱喝浓茶,他的工作量很大,很浓茶来提神

    白从认识流苏后,板少有浓茶能送到他面前了,喝的者『是花茶,流苏对花茶很有研究,十几

    种花随意组合捂配,跑出来的味道者『不一样,他板为喜欢,这口味变了不少。

    “凉花没晒干,有点涩.’南瑾拧拧眉,挑剔成隆。

    能喝一口就知道哪种花没晒干,流苏服了,这种功力果然和她不是一个顶级的,差别太大

    了。

    “不是说提神么?’流苏拉过椅子,笑吟吟地道:“提神的,就是要有点涩,涩中有点苦

    ,苦中还有点甜,味道还不错吧?

    “总得来说,还成.’南瑾打了个及格分.

    流苏抿唇一笑,“你就是我朝那个神秘的右相?

    自瑾饥吟,专注地看看梳办的神色,流苏哦了一声,反应到不是很激烈,其实她早该想到

    了,上次在书房,她就看到朝廷的公文,只不过没有时间好奇罢了。

    她的丈夫果然很厉害.

    她在京城的时候就听闻右相怎么样怎么样,锦绣还特别佘拜他,她姐姐经常在她耳边提两

    人,一是风南瑾,二是右相,没想到是一个人。

    流苏的反应出乎南瑾意料,“苏苏,你扮受匡我目两着你么?

    流苏诧异地挑眉,扑味一笑,善解人意道:“匡你什么?我又没什么损失,再说你有目两着

    我么?是我没问呀,那我现在问,你不是说了么?这就不是目爵

    谬论.

    可谁管呢?

    谬论重复一百遍就是真理.

    流苏支着头,口气略有迟疑,“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

    南瑾摇头,诚实道:“不是,在相国寺的时候没想过你会是方流苏,是我的疏忽.

    因为实在想不到,她会是萧绝的王妃.

    流苏松了一口气,南瑾太聪明,她总有一种他什么事者『一手控制的感觉,偶尔会让人觉得

    深不可测,她叹息,“真不知道你哪儿来的时间,一个人怎么能做这么多事?

    南瑾一笑而过,等着她下文,他知道,她一定会问。

    梳办饥默了很久,空气中只有淡淡的花香,她有些艰涩地开口,“我不是方家的女儿,和

    锦绣不是亲姐妹么?

    南瑾领首,“十有八九,不是一

    流苏一听,咬唇,有些难受,当了方家这么多年女儿,当了锦绣十几年妹妹,才发现,一

    切者『是空的一

    “苏苏,有我呢,你难受什么?’南瑾冷借地抚着她略显苍白的脸,眼彼温暖如春。

    “那我到底是谁?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8章

    南瑾神色一敛,沉吟着,双手紧紧地握看梳办的手,淡然道:“苏苏,不是我不告诉你,

    而是想要查情楚之后再说,这是你的身世,你有权知道,我不会目两着你。

    “那你把你知道,者『告诉我.

    南瑾抿唇,定定地看着她,“你娘是龙紫月,女儿国的小公主,你身上的蝴蝶胎记是女儿

    国君主特有的记号.

    流苏诧异的睁大丽眸,半晌没回过神来,愣愣地抚着自己的左胸口,有些不知所措,太震

    晾的消息,足仁)」上她石化,她从来没想过,她会和女儿国沾上什么边,怎么一下子就出来什么

    女儿国君主的胎记了?

    “南瑾,是不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怎么会是女儿国的人昵?更何况是皇族的人,我娘怎

    么会’梳办紧肇着眉,百思不得其解,在她有限的记忆力,一点关于女儿国印象者刚受有.

    南瑾淡定道:“苏苏,我也希望是我搞错了,这身份若是被揭穿可不是小事,可哈哈所有

    的证据者『指向你,若是你身上扮受有这个蝴蝶胎记,或许我还会认为是真的是我弄错了,这只蝴

    蝶是铁定如山的证据.现在就等着韩叔去查查你娘的事,我本来想等他查情楚之后再细细和你

    说.

    苏苏一时还没从身份的震晾情醒过来,夹然敏感地抓住南瑾话里的意思,“南瑾,你让韩

    叔查我娘,那我的身份岂不是”

    自瑾温和一笑,声音低沉而沉稳,有种晾人的安抚力量,摩擦看梳办细嫩的手,浅笑道:

    “放心,韩叔知道,现在让玄北顺着这条线查你娘,他也只是认为是查女儿国小公主的事,还

    不知道,韩叔一向寡言,知道和不知道,没有什么分别,你别太担心.

    流苏松了一口气,紧悬看的心放了下来,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沉默加坐在椅子上,努力地

    回想,她在方家是否有听过女儿国半点的事清,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一双手柔柔地抚上她的脸颊,流苏一扫眼中的迷茫,看着南瑾专注的眼,深邃如浩瀚无际

    的大侮,暖暖的侮潮在荡漾,那魅惑的,巨大的吸引力,似乎要把人,狠狠地吸进去,自瑾户

    音宁静如水,“苏苏,你知道这事会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变化么?”

    流苏诧异地看看自瑾,</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