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5

_分节阅读_16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他为何如此问?“白然不会,我仁峭百是谁者『不知道,关键是现在我

    是风苏苏,风南瑾的妻子一

    南瑾一笑,坚定如握着妻子的手,道:“你有权知道你的身世,可别为了身世伤神,这一

    切者刚受有变化,你还是你,做你想做的事,天塌了,还有我昵.你泊什么?”

    流苏心口一暖,是啊,天塌了,还有自瑾昵,她泊什么?太祀人陇天了.

    “不过南瑾,若是我的身份被人揭穿,那风家可就危险了一”一个女儿国的公主嫁给风南

    瑾,那整个风家堡和女儿国皇族就是姻亲关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皇帝会工刻下旨,宁愿背

    负失德之名,也会剿灭风家,怎么可能让女儿国坐享其成?

    南瑾白然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脸色却板为平静,不见担陇,“相信我,可仁)探护好你们

    所有人.

    “好,既然你者『不担心,我也不烦心,自瑾啊,不仅要保护好我们所有人,还有保护好白

    己,这才是最重要的?’梳办笑笑道,又给他倒了一杯茶,有些难受地道:“锦绣和我不是亲

    姐妹,有些伤心。

    “血缘关系不重要,付出过的感清,又怎么能仁)血缘两字就否决呢?她疼爱你,是真心实

    意,是不是你亲姐姐又如何?’南瑾阔达地劝慰她,

    流苏瞪眼,“我哪儿是否决,是有点遗憾.

    “傻丫头.过来.’南窿拉起她,坐在腿上,温暖的拥抱赶走流苏心底最后一滴酸涩和遗

    憾的水分,不让它有机会从眼睛流出。有力的臂膀给她圈出一处温暖的港湾,厚实而安心,遮

    风挡雨,做在最温暖的依靠.

    淡淡的药香从传入鼻尖,夹着一股情冽的香,让流苏眷恋地伸手拥紧,她有南瑾,什么者『

    不泊?

    “南瑾’流苏脸颊有些燥热,“那个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

    南瑾手臂倏然收紧,神色却那般平静如三月湖面,淡淡笑道:“随缘吧,你想生就能马上

    生么?

    梳办笑了,开心地点点头,南瑾亲吻流苏的耳垂,仕梳办看不见的阴暗角落,眼光划过一

    抹苦涩

    玄北才刚刚新婚就被派去女儿国查探消息,他整个人就像六月的稻草,蔫了,一脸哀怨地

    瞅着南瑾,满眼者『是控诉,他眼中坏疑,公子是不是故意整他的?

    不过他不是流苏,这哀怨的眼光,南瑾不受用,这件事势必要去一趟女儿国,才能情楚地

    了解始末,不仅梳办想哭知道,南瑾也很好奇.玄北只能挥泪和紫灵告别,满肚腹诽地踏上开

    住女儿国的帆船。

    众人大笑不止,只能敬上一把同清泪?

    这一来一回,路上就要半个多月,好仕梳办虽然好奇,却也不算太上心,这件事对她影响

    不大,她可不会为了外在什么因素,干扰到她现在的幸福。

    她生小白者『陕一年了,早就可以坏第二胎,风夫人也整天关噜噜地说,希望梳办能尽陕坏

    孕,为风家生个白白胖胖的男丁。隔三差玉就给流苏熬补药,比梳办还要积板。流苏也板理解

    她的心思,想要给风家留后,小白毕竟是女儿,将来是要嫁出去的,长辈者『是希望能有男孙。

    丽自瑾却说,流苏刚生下小白不到一年,还是再过一两年再说,可借这话娘和妻子没人理

    他,南瑾也只得摇头,随她们去.一切随缘,不热衷,不急切?

    风夫人偶尔说他两句,他还会来一句,不着急.

    气得风夫人跳脚,他却老神在在地看他的账目。

    陕要过年了,这个年准备得非常隆重,凤城今年是暖冬,阳光灿烂,四处者『充满有活力的

    笑声。

    小白已经学会走路了,阿碧和小翠她们经常在湖边的草地铺上一层厚厚的地毯,把小白所

    有的玩具者『搬出来,教她学走路。

    “小白,过来”阿碧拿着她的拨浪鼓,摇啊摇,试图引起小白的好奇心,让小家伙能

    走上几步,可借小白不太合作,坐在地上,玩她的小风车,一点走路的欲望者刚受有。

    她会翻身的时候被这两个丫头天天折腾,身子骨长得比别的小孩子陕,才十个月,扶着她

    站起来,白己就能走好几步,连搀扶者『不用,风夫人也连夸她走路比寻常孩子陕,摇摇晃晃,

    走了几步,也不捧跤,可能是撑不住,她白己会一屁股坐下来,玩她的玩具,兴致好的时候又

    摇摇晃晃走几步,又一屁股坐下来。

    逗得她们哈哈大笑.

    小白别扭得很,人多的时候,她不太爱动,安静地玩她的玩具,人少的时候甚至是没人的

    时候,她才有兴趣爬几步,走几步,一看见人来,工刻又一屁股坐下来,面无表清地瞅着你,

    除了南瑾和苏苏是例外。

    这家伙只对爹娘有好感,会给他们几分面子.

    “小白,再不起来走路,我揍你哦.’小翠眯着眼睛,恶狠狠地瞪她,小白面无表清地瞅

    回去,酷似南瑾的脸有着和他一样的淡模,有时候还会唬得小翠阿碧一愣一愣的,真像公子.

    “行了,你们安静一会儿,小白白己就起来走了?”紫灵笑笑道,这隆子是随了公子,一

    点者『不像她家小姐。

    小的在学走路,大的也在学走路,隔着小湖另一面草地上,是苏苏陪着南瑾练步。阿碧凑

    到小白身边,转过她的小脸蛋,严肃地教育,“小白,你瞧瞧那边,你爹也在学走路,你要争

    气点,比爹爹先走,你再这次坐着,小屁屁就烂了,还不起来好小白,起来走两步看看嘛

    软的硬的者『来,小白施舍一个眼角就她,无动于衷.

    气得阿碧小翠眉毛者『竖起来.

    小湖那边,流苏扶着南瑾,一步一步,僵硬地走着,南瑾脚步有些笨拙,走几步就会气喘

    叮叮,累得不行,尽管他努力撑着,可十步者『很难走到?

    南瑾腿好了之后,天天服药,最近才开始漫漫地适应走路

    可只能稍微走几步,那股疼痛如刀在割裂肌肤一般,疼得他直目冷汗.

    流苏早上和晚上者『陪着他练习,很心疼他的辛苦,却又没办法,腿有知觉,只能这样漫漫

    地练习着,他坐了二十年,一朝一夕之间,是绝不可能行走白如。

    “今天能走八步,比昨天好很多.’流苏是乐天派,见他一天比一天进步,只子劲\满意足

    一

    自瑾书两头大汗,腿上一阵钻心的痛,且每迈一步,就犹如万斤重似的,这不是一般人能忍

    受的痛。脸颊浮起潮红,如一口气跑了一万米似的。

    “南瑾,还好么?’流苏擦去他额头的冷汗,眸光溢满心疼。

    南瑾摇头,“还成,我们再来一回.

    “今天成了,要一步一步来,一下子练太多也不好,回去泡温泉,对腿也好处.

    南瑾摇头,坚持再练一会儿,流苏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姑在袖十步之外,看南瑾一步一步

    走近一

    他的脚步非常僵硬,每动一步者『觉得很艰难,身形有些不稳,却没有捧跤,八步第九

    步刚刚跨出,整个身体就住前倒了,流苏飞陕地接着,笑意融融地戏谑,“南瑾,这就叫投坏

    送抱.

    水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19章

    一晃眼,除夕到了?

    这一年过得非常热闹,山上一片欢声笑语,爆竹齐鸣,苍育绚烂,好一场难见的盛世烟花

    一

    家里成员者『到齐了,君无欢家无高堂,便和风侮某一起上山过年,连玄北也在除夕这天风

    尘仆仆赶回来,欢聚一堂.

    前一年过得愁云渗淡,这一年过得如鱼得水,空前的热闹。

    去年的年夜饭梳办际着身子不便,就没有参与,今年的年夜饭,风夫人风侮某和流苏者『一

    起下厨,兴致勃勃地做年夜饭,风夫人的厨乙很出众,平时板少下厨,这露一手,大家者『晾叹

    不绝,风侮某和流苏的手艺者『只是一般般,简直可仁)汾两个顶级,到最后,梳办郁闷了,跑去

    和紫灵学包饺子,她给南瑾包一碗饺子比较实在,和风夫人一起做栗,有够打击的。风侮某也

    郁闷,干脆就打下手去,整个厨房成了风夫人一人的天下。

    风夫人一人掌厨,做出全风承堡防需的年夜饭,不仅花样很多,而且色香味俱全,一看就

    是顶级厨娘才有的功夫,一大群人还没掌灯就口水直流。

    整个大厅分四桌,才掌灯,就如饿了几日的野狼直扑向餐桌,献筹交错,好一片热闹之景

    一

    流苏端着亲手煮的饺子,笋意屡屡地放仕自瑾面前,凤城的习俗呢,在除夕这天者『要吃饺

    子,餐桌上每个人面前者『有一碗饺子。

    “我包饺子不算很熟练.’流苏非常实在,坐到他旁边。

    南瑾调羹在瓷碗里舀了一下,眉悄略挑,戏谑道:“看得出来.

    饺子皮她捏得不是很紧,有些破了,肉馅露出来,流苏垂着头,一脸魄疚,她已经努力学

    了,能有这样很不错她觉得挺好了。

    风夫人瞪了南瑾一眼,“不识好歹的家伙,苏苏给你做饺子就不错,还挑嘴,不然给娘吃

    ,你吃娘的?

    南瑾诧异地看着他娘,疑惑问道:“我有说不好吃么?

    “这还差不多.’风夫人这才满意,小白在风夫人坏里蹦趾了下,胖乎乎的小手伸出来,

    想要爹爹抱,最近这丫头会走路,力道也大,风夫人差点抱不稳她。流苏见状,工刻过去,抱

    过小白,她这才安静了会儿。

    南瑾试了一口,眉毛微微一挑,比他预期的要好一点,不算很美味因为肉馅太多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