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6

_分节阅读_16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吃着有些腻,难匡陷会露出来苏苏想养猪么?

    流苏对他瞥过来的眼光视而不见,专注给喂小白喝粥,小家伙手脚闲不住,一直蹦趾,对

    爹爹投坏送抱.

    “姑爷,小姐,第一次回家过年,给小白的红包呢?”另外一桌上,小翠一边啃着鸡骨头

    一边笑道。

    “这还要你提醒,我早就给小白了。’风侮某爽朗一笑,“倒是你们,一个个的,都给小

    白红包了扮受?

    “没钱,’叼、翠阿碧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转而哈哈大笑,风侮某摇头,什么人呀这是?

    “可冷的小白,过年就有姑婆给你压岁钱.’风侮某啧啧地瞅着小白,隔空亲一记,君无

    欢抗议,“侮某,压岁钱也有为夫我一份吧?

    这钱还是他的呢?竟然不算他一份,太阴险了?

    “忘了.瞧我这记隆。’风侮某不痛不痒地夹了一块鱼肉,他太扮受存在感,忘护很不常.

    君无欢瞪她,风侮某挑眉,状似疑惑,“怎么?你有意见?

    “扮受,太座大人你说什么是什么?’君无欢精明的眼露出诺媚的笑,一副有妻万事足的模

    样.

    “扮受出息.

    那边工刻传来几声骂声,风侮某不痛不痒,吃喝无误,小白似乎感染到陕乐的气氛,咯咯

    地笑,南瑾侧目,女儿每次者『笑得很莫名其妙。

    “奶奶也给小白压岁钱.’风夫人准备个大纸红包,一下子塞入小白的衣襟里,小白用手

    一到、,流办赴紧压任,小让她乱米。

    众人纷纷问道,红包有多大?风夫人道:“一文钱.

    四座皆倒.

    流苏哭笑不得,南瑾唇边也勾起淡淡笑窖,他从小到大的压岁钱,者『是一文钱.

    渗痛的血泪史啊.

    “可冷的小白.

    “白白口阿,你太不值钱了?奶奶才给你一文钱,哭给她看.

    小白面无表清地瞅着奶奶,风夫人笑得仪态万方,非常严肃地教育,“孩子从小就要学会

    勤俭,小白要听话.

    小白似乎受教了,垂头看看白己的红包,嘟着红唇,转而向爹爹,那意思也是,压岁钱呢

    宁

    流苏这也想起来,“南瑾,你也扮受给小白压岁钱呢?

    南瑾眉悄一挑,他连红纸包者『省了,直接从腰间拿出一文铜钱,塞到小白袖兜里,“给了

    一

    流苏错愕,也是一文钱?

    风侮某大笑,南瑾把白己每年者『被人硬塞一文压岁钱,难不成他也想小白每年者『有一文压

    岁钱?传承一文压岁钱的习俗?

    小白见爹爹给压岁钱,笑得甜蜜可人,流苏捏捏她的脸颊,这丫头越大越可爱,嫩嘟嘟的

    脸总让人想要亲一口,风侮某过来,伸手抱起小白,大大地亲一口,“来,小白,我们要红包

    去一

    风侮某抱着小白到小翠他们一桌,让小白伸出嫩手,讨红包了,面无表清的孩子,白嫩的

    小手,这一幕很不和谐,众人者『被逗得笑了。

    “讨厌的小白,者『说没钱了?”阿碧把一文钱塞进她的袖兜里,小翠也有模有样,整个晚

    上,风家的小公主收了一袖兜的一文钱,沉甸甸的.

    流苏浅笑摇头,给南瑾布栗,风夫人想起梅某的话,说道:“苏苏,你姑姑刚刚说,让你

    完全接手风家酒楼和药铺的生意,你看成不成?

    君无欢领首,浅尝一筷情蒸鱼肉,说道:“我想让侮某多点时间休息,酒楼和药铺的生意

    苏苏就正式接手口巴.

    君无欢宠妻,凤城皆知?

    侮某为了风家陀碌了半辈子,是时候功成身退,好好歇息了,风夫人也同意这点?

    南瑾没说话,秀气地吃饭。

    流苏转头看看远处抱着小白,笑墙如花的侮某,唇角掠过淡淡的笑。女儿出嫁便是泼出去

    的水,侮某出嫁之时,南瑾欲把风家酒楼和药铺当做侮某嫁状,可侮某不同意,这是风家的产

    业,岂可随她出嫁赠予。

    侮某出嫁之后,本就有意把梳办胭楼和药铺的生意交给苏苏,只是这阵子船行很陀,苏苏

    帮看自瑾处理船行的生意,分身无术。现在时间宽裕多了,南瑾一人处理船行的事,酒楼和药

    铺,她认为是时候让她接手了。

    流苏点头,“是,我知道了.

    侮某刚好回来,南瑾伸手把她抱过来,安置在坏中,小家伙凯翩她爹一个晚上,这回开心

    得不得了,一直在南瑾坏里蹦趾,冲着南瑾咯咯地笑。

    侮某落座,道:“苏苏,你之前处碑洒楼的生意就很有条理,过了商战,你会更有经验,

    一定做得比我好.

    “我会努力的?’流苏浅浅笑道。

    南瑾从头到尾扮受说一句话,随她们去,酒楼和药铺流苏还应付得过来,他一点者『不担心。

    热热闹闹的年夜饭之后,众人便去庭中玩乐,今天准备很多节目,还有侍女们白己编制的

    歌舞,经过精心排练,随不比正式的舞队来得好看,可也不错,一边看歌舞,一边放烟花,一

    片笑声。

    南瑾看了一会儿,就让流苏推着他去书房,玄北也跟着一起去,他是下午才到家,小睡一

    会儿就被紫灵叫起来吃tkI还来不及和南瑾报告.

    十八年前,女儿国小公主龙紫月爱上一名从南疆到女儿国做生意,名字叫夜轩的年轻人,

    两人山盟侮誓,私定终生。小公主明知会遭到族人反抗,依然为爱不顾一切,把这件事告之龙

    浅月,求她帮陀,怎么知道这事被一小宫女听见,传到女王耳朵里,当天晚上,女王就下令把

    夜轩抓起来,打入天牢,三天之后处死。女王风行雷厉的动作没有给龙紫月任何喘息和营救的

    机会,日最陕的方式解决这件难题,龙家皇族而统黔能棍乱,两百年前就有血淋淋的教训,女

    王不想白己最宠爱的小女儿步她后尘,也不想她受到长老院的禁忌。不仅如此,女王迅速把龙

    紫月指给护国将军,龙紫月逼于无奈,只好求助龙浅月,帮助他们逃离女儿国,他们乘船想要

    通过扮莫北侮来圣天,开始新的生活。刚好不巧,发生侮难,夜轩不行离世,龙紫月被方富贵所

    救,她得知夜轩已死,心死,犹如行尸走肉。本想一起共赴黄泉,却不料已有身孕,她一个娇

    滴滴的公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发生侮难之后,身无分文。若是返回女儿国,腹中骨肉便

    会被人打掉,她自己构会遭人耻笑,龙紫月想要保住夜轩的孩子,跟着方富贵回圣天。方富贵

    凯翩龙紫月之美貌,趁火打劫,在船上之时便用迷药,工占污龙紫月,强行把她抢占为妾。

    龙紫月被弓虽.暴之后,身体心灵遭受莫大打击,夜轩的死,她被人侮辱,举目无亲的茫茫人

    侮,这些打击和孤独彻底击垮了龙紫月,此后她变得有些疯癫。

    后来她坏孕,方富贵一度以为流苏是他的孩子,对龙紫月算是宠爱有加,也不介意她偶尔

    癫狂,不空醋意大发,几次想要寻衅者『被方富贵化解。后来一次无意听到龙紫月和大夫谈话,

    才知道,她的疯癫是装出来的,并联合大夫默目两了他,缩短了坏孕日期。他一气之下施暴,错

    手把龙紫月打伤,捧倒在地,孩子早产,造成产后血崩,龙紫月生卜梳办还没来得及抱一下便

    含限九泉。

    方富贵心有魄疚,这才愿意抚乔梳办,却焦次构喜欢不起这个孩子,任她被人默负,不管

    不顾一

    整件事清便是如此,又是异国相恋所造成的一场悲剧.

    流苏从头到尾者『安静地听着,内心彼动不大,虽然这个故事是她娘亲的,可她却无太多伤

    感的感觉,只觉得有些腕借和遗憾.

    她娘当初装疯卖傻,可能是想平安生下她,然后趁机帝着她逃离吧,可借,事与愿违,反

    而失了隆命.

    她娘也算是坚强,在那种清况下,为了孩子,还能忍受这种莫大的屈辱,没有几个女人能

    承受这样对待,对举目无亲的她而已,实属不易,她娘也实在可敬.

    南瑾一首住意到流苏的神色,见她并无悲伤难受,这才放下心来,领首道:“女儿国现在

    的形势如何?

    “龙浅月因为在登位之前错服日月果,有了不孕之症,一直无所出。长老阁一直想要工龙

    紫月的堂妹龙雪梨为帝,不过所幸的是,她掌控了祭祀院,有足够的权力和实力与长老阁对抗。加上女儿国一直对而统很在意,龙雪梨毕竟不算圣骨,想要登基,出师无名,龙浅月白从发

    现白己有不孕症之后一直到龙紫月的消息,当时有人误传,龙紫月在侮上遇难,她错过最佳的

    寻找时机,寻找的事就停止了十几年。前几年,传闻龙紫月托梦,告诉龙浅月有女儿在世之事

    ,她才会重新派人寻访,事清过了这么多年,更查无头绪,逼不得已才派使者来圣天。

    “女儿国现在分两派势力,一是长老阁支持的旁系龙雪梨,一是祭祀院支持的不统皇族血

    脉,两大势力不分上下,明争暗斗非常激烈,这几年调查龙紫月之事,龙雪梨动作更是频臀,

    大有夺位之势。就算龙浅月现在找到龙紫月的女儿,她想要坐稳女儿国江山,也非易事,一定

    会引起动荡.

    玄北很详细地把所查到的资料一一票告.

    南瑾沉吟,深邃转动着不为人知的暗流,苏苏的身世,女儿国的争斗现在圣天一定有

    两批人马,一明一暗,在找流苏的下落,龙浅月要找,龙雪梨要杀.

    “公子,无缘无故调查这桩陈年旧事做什么?”玄北好奇地问道。

    南瑾肇</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