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7

_分节阅读_16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眉,“玄北,夜轩在南疆还有亲人么?

    玄北摇头,“没有,他是流浪商人,一边游历天下,一边做点小生意.

    南瑾点头,“嗯,我知道,你先出去吧.

    玄北一听,如得了特赦令,一溜烟就跑了,外头热闹口阿.

    I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0章(文字版)

    南瑾和流苏者『沉默片刻,若有所51半晌,流苏才问道:“龙浅月在查我娘的事,会不会

    查到我?”

    “苏苏,这是没法给你保证的事,这世上扮受有万分百确定的事.’他抓过流苏的手,紧紧

    地我在手里,微微摩擦着,微笑道:“傻丫头,别担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绝对不会,这点你

    要相信我.

    流苏沉吟,一时分不情心中是什么滋味,想起从未见过面的娘亲,有些好奇,她究竟是什

    么样的人,一定很勇敢,“我娘是个勇敢的女人.

    南瑾轻笑道:“所肠苏也是勇敢的女人.

    梳办摇头,微微叹息,“没想到活了十几年,才发现白己的身世。’流苏倏然调皮道:

    若是当初离开王府的时候知道我的身世,说不定我会去女儿国呢。

    远离圣天所有的纷纷扰扰,隔着扮莫北侮,忘却这儿的一切,幸好,老天对她还是眷顾,让

    她遇上南瑾,她应该感思,不必去理会上一代的思思怨怨,破坏现在的幸福。

    “在你去女儿国之前,我会先骗你来风家堡.’南瑾亦笑道,从一开始,就计划着骗她来

    风家,她知不知道,者刚受有什么分别?

    有件争自瑾倒是很奇匡,就异梳办失去记忆,也不至于对白己娘亲的遭遇反应如此淡扮氯

    就像方富贵而言,她好似把方富贵当成一个可有可无的人,这点实在令人费解。

    不思念,不责备,也不痛限,完完全全就每当过他是爹,而是一个毫不相干的路人,他疑

    惑地看着流苏,如此淡模的反应出乎所料,他以为她至少会对方富贵有些许限意。

    流苏似乎料到他要说什么似的,微微一笑,道:“说起来你恐泊不信,可能我没有亲近过

    我娘,对爹的印象也很淡,你说的这些事虽然是发捧在袖们身上的悲剧,可我觉得离我很遥远

    ,很遥远,我总没有办法把这些事和我白己联系在一起,可能时间过得太长,也可能是我没有

    亲近过他们,更有可能是我天生薄凉。这对我,好像是在听着别人的故事一眼,一声叹息之后

    ,就没有多大感触,是不是很奇匡?”

    自译招抨头,拍拍她的手,“是不奇匡,这一切本不关你的事,对了,你身上有蝴蝶的事

    ,还有谁知道?”

    “紫灵阿碧和小翠几个丫头者『知道,我昏睡那段时间,是她们在给我净身,者『看到了。

    除了她们三个,也就南瑾知道,梳办叹息,“她们不是多嘴之人,不会说什么,我会让她们忘

    记这件事的。

    不泊一万,就泊万一

    “南瑾,女儿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流苏夹然问道。

    南瑾深深地看她一眼,流苏浅笑道,“我有些好奇,我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等过了四月,我们去女儿国?”自瑾饥吟片刻,沉稳地决定,既然苏苏好奇,那就帝她

    去女儿国看看,圆了她的心愿.

    流苏诧异,“我没有那个意思,女儿国太远了,还是不去.

    南瑾眸光划过一抹深思,淡然道:“苏苏,你泊我有什么想法么?”

    流苏摇摇头,“怎么会呢?”

    “那为什么不去?’南瑾笑着问,并无一丝不院和压迫。

    流苏浅笑道:“不是不想去,而是现在不想去,反正也是游玩么,晚几年也成,等小白大

    一点,我们全家一起去,小白现在还小,长途跋涉她会辛苦的。

    南瑾领首,算是同意她心中所想,“好,等小白大一点,我们一起去.

    流苏点头,太遥远的家人,太顾及不到,她现在的重心在风家堡,这儿才是她的家,她扎

    斗良的地方。

    浮萍好不窖易才知道一处宁谧的天地,可仁)泳远停留,又怎么舍得离开这一处宁静?

    未来的日子,她要好好的爱南瑾,爱小白,做她喜欢做的事清。

    至于女儿国皇位之争,对她而言,太过遥远,她才不会为难白己.

    听着窗外爆竹喧天,笑语不断,流苏脸上浮起明显的喜气,一扫刚刚的沉默,冲南瑾笑道

    “南瑾,我们也出去吧.过年呢,你去给我放烟花.

    男子一听,眉悄扬起,“我不会放.

    流苏站起来,推着他出去,笑得灿烂板了,“我丈夫不是无所不能的么?怎么会被小小的

    烟花难倒呢?”

    南瑾无奈摇头,苏苏也越来越赖皮了?

    庭院中,众人在兴冲冲的放着烟花,风夫人抱着小白,指着满空灿烂,笑墙如花地像孙女

    介绍这一片美景。

    流苏站仕自瑾身后,微微笑了,眼光在一张张熟悉的脸上巡视而过,有股淡淡的温馨和感

    动,似乎感染年的气息,嗅到幸福的花香。

    她对着满空的灿烂许愿,希望每一年,者『有他们陪着,共享天伦之乐.

    除夕刚过两天,自瑾就收到消息,京城中一片风平浪静,了如痕迹,他早就修书一封告诉

    皇帝,时隔多年,查起来会有些麻烦。能拖就拖,等到不能拖之时,才会直接告诉他查不到。

    而韩叔奇匡的是,萧绝那边也毫无音讯,哪仅触摸到的关系,萧绝是知道梳办的身世的

    ,可他为何按兵不动呢?

    他一向忠于朝廷,不管做什么,者『不曾违背过萧越的意思,这次却隐而不报,南瑾说没查

    到,他也顺水推舟说没查到,让韩叔匪夷所思。

    他的王妃是女儿国小公主之女,也是女儿国的公主,若是这事传了出去,萧绝和女儿国也

    算姻亲关系,即便梳办死了,这关系也是抹不去的,对萧绝而言,百利无一害,他能藏着不报

    ,的确让人费解。

    南瑾眸光深沉,情茗一口,淡淡的余化之香仕口齿弥漫,舒缓着绷了一天的神经,缓解他

    浑身的疲惫。男子安静加坐在轮椅上,静谧如水,眉间一点朱砂似流动着矛盾的光芒,若有所

    思,这是韩叔第一次看见表清如此古匡的南瑾,有苦,有茫然,有犹豫,有矛盾还有一抹

    淡淡的讥讽,却又不知他在嘲笑什么。

    高深莫测,却晦涩不明.

    “韩叔,你先出去吧.’南瑾淡淡地出声.

    韩叔应了一声,便出了书房,整个空旷的书房就只剩下南瑾一人。

    南瑾微微住后靠着轮椅,茶杯并扮受有盖上,袅袅白烟升腾,花香四溢,给他一种宁静平和

    的享受。却拂不去他眼光的深沉和复杂。

    他认识中的萧绝,是永远不会背叛萧越的人,也不会隐目两萧越任何事,朝廷第一王爷啊,

    忠心可表日月,萧越给他多肮脏的事,他者『会一声不吭地接下,从无怨言。萧绝是难得的对手

    ,在政坛上能和他一较高下,不分伯仲,相国寺他一见到他,工刻派人调查,若不是他事先和

    住持通气,当时他便会知道,他就是右相。

    对萧绝这个人,南瑾棋逢对手的感觉,他和流苏的那段住事,他其实并不了解。

    男子轻笑,说起来可笑,他从来没有让人查过流苏和萧绝之间所发生的事,唯一知道的就

    是萧绝为了报仇而娶锦绣,流苏代嫁,萧王妃身败名裂,方流苏是天下闻名的淫娃荡妇。而她

    借着假死离开萧绝。

    他包窖流苏过去的所有,所以不想知道他们之间的思怨清仇,一直仁)未,通过流苏,他以

    为萧绝并不爱流苏,而今天才知道,这是错误的想法。

    萧绝原来很爱流苏,他隐而不报,他明白为何.

    若是此事揭穿之后,龙浅月就会把梳办的坟墓迁回女儿国,流苏从此仁)后就是女儿国公主

    ,不再是萧王妃。会永远退离他的生命,他连拜祭的权利也不再拥有。

    这才是他隐目两的原因,宁可顺手推舟,骗了萧越,也不希望有人从他身边帝走梳办。

    即便流苏已死.

    在萧越和流苏之间,竟然选了流苏.

    这是自瑾防预料不到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一切应付的准备,却发现,萧绝扮受有给他机会去

    实现,他选择了隐目舔

    真的出乎南瑾意料,在萧绝心目中,没有人扮受有事会使他默目两萧越,而流苏却是个意外.

    他不用日过多的言语,便足仁)征明他对流苏的深清,不亚于他呀.

    自瑾沫沫地舒了一口气,倏然闭上眼睛,不愿意在思考下去,只觉得有些苍天作弄的错觉

    一

    而流苏至今者『不知道,萧绝很爱,很爱她,她什么者『不知道.

    这样对她是不是有些不公平?

    南瑾倏然觉得鼻尖下的空气有些薄弱,呼吸顿紧,那股酸意不可抑制地上涌?

    承认吧,风南瑾,你的确是吃醋了?

    嫉妒得发狂.

    南瑾不可避免地想着,如果流苏知道,萧绝并不是如她所想般的不爱她,反而是爱如骨血

    ,他们之间还有小白这个牵绊,那流苏会做什么选择?

    南瑾睁眼,微微按摩白己发疼的额头,心里好似有两个人在打仗

    要不要告诉流苏?

    他好不窖易争取到的幸福,不想再起彼犷阑可不说,日后梳办知道,会不会

    南瑾一直在书房中坐了一天,直到夕阳落下,流苏从酒楼回来。

    酒楼初玉就开始营业,这两六梳办新接手,事清比较多,每天者『要到黄昏才回家。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