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9

_分节阅读_16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人还未到,声音就到了。

    熟悉的嗓音让流苏脸色一喜,放下手中的账册,迅速站起来,她已经有半年扮受见过如玉了

    “如玉,你跑到哪儿去了?我想死你了?’流苏上前去,深深地拥抱着如玉。

    如玉爽朗地拍拍她的肩膀,戏谑道:“想我做什么,小心风南瑾吃醋把我灭了,可别太想

    我.

    梳办牡拍她的手,扬声让人上茶,流苏拉着她坐下,兴奋之清不言而喻,去年到今年,她

    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你前两年迷上航侮,隔三差玉就出侮玩,去年又迷上什么了,算了算

    ,去年我也就见过你两次,者『去哪儿了?”

    “游历天下.’如玉摆了胜利的姿势,爽朗一笑,倏然半垂眼眸,声音略有些漂浮和白嘲

    “这世间好玩的事多着呢,没必要在一个牢笼里困死白己,对不对?”

    流苏是何等聪颖的女子,一看她的神色便知不对,关心地问道:“如玉,你这半年到底遇

    上什么事?去了哪儿?和我说说吧.

    她好似有些不开心,脸上有她没见过的陇愁,挺像陷入清侮的少女,不得了呀,可扮受听过

    她喜欢谁。可是,日汝口玉的隆子,若是喜欢一个人,也不似是这种表清呀,她会迫不急得地跑

    来和她说,然后大手潇洒一挥,戏言,一定把他弄回幽灵宫。

    如玉咧开一抹妖孽的笑,浑身一股利落的风清,“被骗了吧?本办办.

    流苏松了一口气,不满地瞪她,竟然敢骗她?如玉院陀上来求饶,笑吟吟道:“你看我像

    是有事的人么?”

    她如玉是谁啊,怎么可能会有事?

    “半年不见,明知道我担心你,还敢骗我,太扮受良心了。’梳办闷闷地道,面无表清地坐

    着。

    如玉一匪,真的生气了?

    “好苏苏,我们家的办办最聪明了,别生气,别生气,开个玩笑嘛,来,笑一个.’如玉

    逗她,如画的眉目,掠过笑意。

    流苏扑味一笑,眼彼皆是戏谑的表清,“你也被我骗了吧?”

    如玉看看梳办,啧啧道:“苏苏,我看你越来越有当家主母的架势,真是不得了呀,气势

    越来越足了,我者『被你唬住了。

    “是你唬我在先,说正经的,你去哪儿了?”

    如玉挥挥手,一副不想说话的表清,“去京城了?

    “京城?’流苏诧异,“你不是说你再也不去京城的么,怎么跑到京城去了?”

    日汝口玉的隆子,怎么可能还会涉足京城,看见萧绝,还不被他剥皮了,心中有些什么想法

    一掠而过,陕得流苏抓不住,只得作罢。

    “又不是我想去的.’如玉不知箱想起什么咬牙切齿,眼光射出一股喷怒,尖锐的冰冷似

    乎想要把人给搅碎,“那鬼地方,我才不稀罕.

    流苏大奇,她限着谁呢,一副不共献天的模样?梳办牡笑,安抚隆地拍拍她的手,“南瑾

    和小白也去京城了。

    “啊’饭口玉大奇,“你怎么让小白去京城,万一”

    流苏淡淡地笑了,眉宇间的淡扮莫染上戏谑的柔清,“爹帝女儿去京城,有何不可?小白和

    南瑾出去,你觉得谁会认为他们不是父女?”

    如玉词穷了,转而一笑,也是啊,一个模子印出来的长相,说不是者刚受人相信,她穷操心

    了,一下子忘记这点。

    茶很快送了上来,如干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办办啊,我在京城的时候碰到云烈,运气

    真背,一看见我就追问你的下落,这男人一点也不知道什么叫死心,者『玉年了,他儿子者『有了

    ,装什么清圣,我真想打趴他,狠狠地踩两脚。什么心态啊,者『有妻子,还追问你下落做什么?男人的心思就是这么扭曲,得不到的果然是最好的。

    “云大哥有妻有子了?’梳办抓住她话里的讯息,真诚的笑了,她对云烈始终只有兄妹之

    谊,一份淡淡的歉疚,听到他成家,云家也有后,她心就安定了。如玉看着她,摇摇头,“这次看见我,一直追问你的下落,我担心他不死心追到凤城来,

    你没事少出来,免得惹出扮受必要的风彼。真是蠢人一个,者『有妻子有儿子,追问你的下落做什

    么?我者『说了你现在过得很好,他还不死心,想怎样?追问出来就抢你回去给他当妾?不然他

    能做什么?他要是这玉年一直未娶妻,我还有话说,儿子三岁还来装清圣,没揍他算我脾气好

    一

    流苏淡淡一笑,回想起日消百在京城的一切,当真是过眼云烟,陇如隔世,现在回想起来,

    J自里只留淡淡的凋限,什么感觉者『淡了。

    她半垂眼眸,沉静如水的脸庞安宁,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犹豫了下,灵秀的眼光有一

    抹释然,抬头问道,“如玉,萧绝他如何了?”

    如玉双眸深深地看看梳办,这是第一次,她从流苏口里听到萧绝这两字,这几年,她几乎

    忘却京城的一切,把京城发生过的事清者『深深地担在心里,如玉以为,她永远者『不会提起萧绝

    “苏苏’如玉欲言又止,看着流苏,认真地问道:“你还咭记着他么?”

    流苏眼光透过窗外飘向院子里的愧树,她陇虑间记起梧桐苑,那小小的,冷情的院落,心

    底一时分不情什么感觉,咭记萧绝么?

    应该是没有.

    可有好几次午夜梦回,却梦到这张脸,一张和萧绝一模一样的脸,打扮虽然不一样,她却

    认得是萧绝的脸,和她嫁给萧绝之前的梦一样,最近常常盘绕不去,纠缠着她,似要把她也拉

    进那无边的黑暗深渊。

    “我现在很幸福,所日希望萧绝也能幸福。’流苏浅浅笑道,爱限清愁,早就淡了,她已

    经记不起,当初被萧绝拥抱在坏里是什么感觉,却情楚地记得,被南瑾抱着,是什么感觉。

    “苏苏,不是每个人者『像你那么幸运,能遇上一个风南瑾.’如玉轻声道,神色有些复杂

    ,心里淡淡叹息,萧绝一直并未娶妻,连一房妾室者刚受有,堂堂一个王爷,这玉年过得和和尚

    似的,就差没有吃斋念佛,敲打木鱼了。

    如玉凝眉,闭眼。

    流苏心头微震,有些明白如玉的意思,难道萧绝他

    “苏苏,我问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如玉倏然很严肃地看着流苏。

    流苏领首,她和如玉一直无话不说,“你问吧.

    “如果我说如果,萧绝还爱着你,你会动摇么?”

    流苏凝眉,萧绝还爱她?怎么可能呢,玉年前就没有,就算有些好感,玉年后也泣该烟消

    云散了吧,她柔柔地笑了,眼彼沫清温暖,坚定道:“生是风家人,死是风家鬼,就算死,我

    也不会离开风家,离开南瑾.

    如玉轻笑,摇摇头,装模作样的感队,“风南瑾真幸运.

    “你为何不说我幸运呢?’流苏眉目含笑,遇上南瑾,才是她几世修好的福分,有种错觉

    ,她好像在挥霍下辈子的幸福。

    “我姐姐呢?南瑾说,我姐姐一年前嫁给萧寒,她过得好吗?’流苏陇虑地问道,锦绣和

    萧寒早在玉年前就有清,者『是因为她,让锦绣无法接受萧寒,他们一直纠缠了四年,锦绣最终

    还是嫁给了萧寒,是皇帝亲白下旨赐婚,听南瑾说是萧寒亲白去求的,她一首于哟\锦绣。若是

    因她误了姐姐的幸福,她一辈子者『不安心。

    如玉撇撇嘴,“你们姐妹真有福气,锦绣现在是万千宠爱于一身,萧寒就差没有把天上的

    星星给她摘下了,初一宫中家宴,出身被习难之时,萧寒不借仁)职压人,逼得左相大人不得

    不想你姐姐道歉,再加技压群芳,皇帝也很满意这个弟媳,你就不要担心她,萧寒对她简直就

    是百依百顺,真应了那句话,金玉锦绣.

    梳办笑笑,“姐姐一下福泽深厚,她能放下齐蒂,幸幸福福的,我也就放心了?

    如玉摇头,她们姐妹的感清具沫厚,难得见到感清这么好的姐妹,她挥挥手,“对了,不

    是京城那边的事,倒是你,为什么三年者刚受动静?”

    说起这事,流苏心清一落千丈,眉宇染上陇愁,她也没办法,她倒是想要给南瑾生个孩子

    ,可借,一直扮到肖息。紫灵儿子者『两岁了,侮某也有一女一子,她和南瑾却毫无消息,风夫人

    给他们熬了很多补药者『于事无补,这件事,每回一想起来,者『让梳办烦闷。

    风夫人前两年还一直说着,让苏苏养好身子,给风家生个白白胖胖的男丁,这一年也笑着

    说顺其白然,和南瑾一个口气了。

    流苏不用猜也知道,南瑾泊她有压力,泊她难受,这才让娘不许在她团前提起孩子的事,

    顺其白然可者『三年了,她真的有些无奈.

    “是不是身体有问题?你当时生小白的时候好恐沛,会不会因此伤了身子?

    流苏摇头,“我的身体一直者『是南瑾调理的,我问过他,他说没事.

    “那会不会是南瑾?’如玉挑眉。

    梳办叹唇,摇摇头,如玉撇嘴,“算了,也不着急,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走,陪我出

    去逛逛一

    “好啊.’流苏站起来,有些头晕,如玉赶紧扶着她,一脸担心,“怎么了?

    “昨晚看船行的账本,晚睡了.

    “风家又不会倒了,你这么拼命做什么?’如玉抿唇,淡淡地苛责,扶着她坐下来,把茶

    水倒给她,“喝口茶,要是不舒服,我们就不出去了?

    梳办喝了一口茶,淡淡地扬起笑窖,“你好不窖易才回凤城一趟,怎么能不陪你好好逛逛

    呢?凤城每月一个样,你得好好逛一逛,我扮受事的,坐一会儿就好.

    如玉双手放在流苏太阳穴上,给她推拿按摩,</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