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0

_分节阅读_17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样舒服点了么?

    流苏点头,舒服很多,“如玉,你手者『是拿刀拿剑的,什么时候会这手了?还做得这么顺

    手?

    如玉手略微一停顿,眉心拧了拧,“嗯,刚刚学会的,习暖了?

    流苏心中大奇,有谁能让如玉习暖了服侍他?真是大奇闻,不过她也不好奇,到了时机,

    如玉白然会和她说。

    两人坐了一会儿,流苏就陪着如玉到街上走走。

    “凤城果真变了好多,苏苏,你平常出来走动么?

    梳办摇头,一般没什么事,她是不会出门来逛的,南瑾根本就不出门,小白整天腻着她爹

    ,她偶尔才会和风夫人上街转转。

    “这次回来没见着小白太可借,我还想帝她出侮玩玩来着。

    “可别,去年你帝着我们出去,南瑾已经郑重警告我要和你保持距离.’梳办牡笑,为了

    这事,南瑾还半天不和她说话呢。

    如玉哼道:“别听他的,我驾船已经很稳了,安全得很,再说,小白不是挺高兴的么?你

    们整天在家里足不出户,有什么好玩的,偶尔也要出去吹吹风嘛.

    “侮上不是遇到风暴丁么,小白回家找她爹说,如玉阿姨帝着她出侮玩,有多刺激,我们

    遇到风暴差点沉船也说了,这回刺激到自瑾,一直瞪我,那脸啊,全黑了,我到现在还记忆犹

    新呢。’流苏笑道。

    如玉哼哼,小白这昊丫头,什么者『和她爹说,白疼了?

    流苏揉揉额头,如玉细心地发现了,“办办啊,这样不成,前面就是我家医馆,去看看.

    “我没事,

    “不成,去看看,听话.’如干拉着她就进医馆,掌拒的一见工刻迎了出来,如玉喊来一

    位老大夫,给流苏诊脉.

    “她怎样?’如玉担心地问道。

    老大夫道:“少夫人只是血气不足,脾虚肝热,并无大碍,只要稍加调理,不要太劳累,

    便可康复。

    如玉松了一口气,流苏笑道:“我者『说了扮受什么大碍嘛.

    “苏苏,这位是西门家的老大夫,见多识广,不如趁机看看”

    梳办饥吟了下,问道:“大夫,我和丈夫三年并无所出,有没有什么办法”

    流苏羞红一张脸,迟疑着说不下去,老大夫也是明白人,再为流苏把脉,眉头微拧,“少

    夫人先前是早产?

    流苏点头,她生小白的时候,不仅是早产,还是难产,吃了不少苦头。

    老大夫微微叹息,“少夫人,请恕老夫直言,少夫人几年前生产伤及身子,仁)后坏孕的机

    会,是微乎其微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3章

    流苏脸色爵间渗白如纸,灵秀沉稳的丽眸睁到板致,如被一根鱼刺硬在喉咙间,疼得她有

    股窒息的错觉

    她不能有孕了?

    “吕老,你会不会弄错了?’如玉晾呼,简直不可相信这是真的,流苏不能坏孕?她以为

    是南窿坐着轮椅太久,加上曾经食用毒果为生,身体受损导致不孕,可怎么会是梳办昵?

    老大夫腕借地看着脸色苍白的脸,在她期盼的眼光中,微微摇头。

    流苏心脏如被尖锐的利器扎中,鼻尖一酸,倏然闭上眼睛,痛苦地垂头,痛苦和绝望铺天

    盖地而来,充斥在她玉脏六腑之中,如被重物碾过。大多的绝望撕扯着她的神经,连灵魂者『剧

    烈颤抖起来。

    南瑾一颗眼泪滴答一声落在手背上,破碎飞溅

    如玉迅速低下身体,伸手揽住流苏的肩膀,安抚地拍着,“苏苏,别泊,别泊,别哭

    你不是还有小白口马?”

    流苏一听这话,眼泪再也忍不住,如掉线的珠子不停地掉下,哭得好悲渗,浑身颤抖如秋

    风中的落叶,连老大夫也摇摇头,无奈叹息。

    她有小白,可南瑾怎么办?她和南瑾怎么办?她想要一个和南瑾生的孩子,她想给风家留

    后,从三年前,这个观念就深入骨髓,如今怎么去割舍?

    梳办伯眼朦胧,咬着下唇,残留着最后一线期望,“我还有康复的可能么?有药能怡好么

    I

    对着这张充满期盼的脸,老大夫说不出一个不字,眼前的女子,想要为夫家延续香火的期

    望是那么深,这对她是个致命的打击,他者『不忍心再说什么。

    老大夫的沉默,让流苏最后希望者『打破,流苏如被抛在冰冷的侮水中,绝望地沉浮。

    “苏苏,别哭了’如玉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不停给她抹泪,流苏倏然推开如玉

    ,跑出医馆。

    “苏苏’饭口玉大晾,工刻起身追出去。

    人来人住的街道上,秀丽的女子伯梳炳面,旁人纷纷侧目,风家的少夫人为何哭?这真是

    天下奇闻,在凤城百姓的心目中,风南瑾和其夫人风苏苏是神话,夫妻两人者『是经商奇才,一

    前一后曾和扮莫北侮王谈判,晾才绝艳,一身本领。特别是风少夫人,三年前她独撑风家的故事

    在江南一帝广为流传。在众人心目中,风少夫人就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见她泪流

    满面,纷纷不解。

    流苏不知道要跑去哪儿,竟然住渡口跑出,一路上撞了人也不停,伤心欲绝,早已不能顾

    及其他。

    “苏苏,站住一’如玉终干拉住她,“苏苏,你去哪儿?回家休息,别想了,不会有事,

    大夫只是说微乎其微,又没有说不能坏孕,还是有一线希望,流苏,你不要放弃,你不要多想

    好口马?”

    梳办低位,长长的睫毛上沾满经营的泪花,她道:“如玉,你不要再说这些话安慰我,不

    要再让我坏了希望又再一次失望,南瑾有谁的医术比自瑾还高?南瑾他明明就知道我多想

    生个孩子,他明明知道我有多希望能坏孕,他明明知道我的身体不能再坏孕,可他从来不说

    他提者刚受有提过,他每次者『说顺其白然,每次我问他的时候,他是仁)叶么心清在回答我?”

    如玉一把抱住她,拍着流苏的肩膀,“苏苏,不要激动,陇能伤身,南瑾者『不在意,你就

    不要在意,你们有小白就够了,苏苏,命该如此,不能强求啊.

    流苏一把推开如玉,含着眼泪的眼光倏然坚毅起来,“我不信命,我不信南瑾会命中无子

    ,我们者『做错什么,上天为何要如此惩罚我们?我也好,南瑾也好,我们白小受的苦还不够吗?我从小孤苦伶仃,受尽大娘默辱,南瑾从小不良于行,长达二十年。落崖,靠毒果为生,放

    下白尊,就算只能爬着,也没有放弃过生命。我们者『这么认真,这次坚强地生活,为什么会遭

    受这样惩罚,我不服,我不甘心.

    “苏苏,你不要激动’如玉担心地看着她

    流苏太想给南瑾生个孩子,夹如其来的打击的确令人难仁)艘受,她真泊她有什么想不开的

    ,只要牵涉到南瑾的事,流苏者『会在意,何况是子嗣一事。

    流苏痛苦地蹲下来,抱着双膝,嚎陶大哭,连空气者『感染到她的悲伤,变得凄凉和哀绝,

    “我这么努力地活着,让白己幸福不是想要这个结果我不要这个结果,这对南瑾不公

    平,

    如玉蹲下来,默默地陪着她,“南瑾他者『不在意”

    “就因为他不在意,我才更会伤心’流苏位不成声,声音破碎溢出,“因为那个人是

    南瑾所哪才伤心,这三年明知道我身体不能坏孕,也知道我心中的期望,为了不让我伤

    J自,他选择什么者『不说,因为我的身体一直由他调理,也不会有机会知道白己身体出了问题,

    如果不是今天到医馆看,我还会被他一且蒙仕鼓里。他做什么者『是因为我而我却不能为他

    生个孩子这对他好不公平”

    风夫人乃至风家堡上下者『希望,她能在生一个男丁,延续风家的香火。流苏伤心的不是白

    己不能生孩子,而是白己不能为南瑾生个孩子。

    南瑾

    一回想起南瑾说来日方长,顺其白然的时候,流苏心如刀纹。

    南瑾,你曾经失望么?

    流苏笑得凄苦,如玉心疼地看着她,她也没办法,任何一个女人者『想为自己内爱的人生儿

    育女,因为小白不是南瑾亲生骨肉,所有流苏更是在意这件事。

    这对她,打击很大.

    三年的希望啊就这样落空了.

    “如玉,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你别跟着我了?’流苏站起来,擦干眼泪,现在她只想

    找个地方,好好地静一静,平复一下今天的所受的打击。

    “不行.’如玉工刻拒绝,“你这个样子,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外面,还是回家

    去吧,苏苏,听话好不好?

    流苏摇头,“我又不是孩子,不会有事的?

    如玉还想说什么,流苏就打断她的话,“如玉,你就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好,我在酒楼等你,一会儿回来,我们一起回风家堡,知道吗?’如玉交代。

    流苏点头,如玉担心地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回了风家酒楼.

    流苏一个人盲目地走着,不知不觉走到渡口,阳光灿烂,流苏陇虑地看着,折道去船行,

    让人把风家专用的帆船开到渡口。

    她想去扮莫北侮上静一静.

    从赤丹河到扮莫北侮,要几个时辰的功夫,梳办异好时间,能在侮上待半一个半时辰,刚好

    赶得及在天黑之前回来。

    旷远的侮佯上,只有她一艘船,静静漂流,坐在甲板的椅子上,沉默不语,抱着身子卷缩

    着,双眸宁静地看着这片辽阔的侮域。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