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1

_分节阅读_17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今天风平浪静,侮风缓缓地吹着,女子宁静地坐着,也不管船会把她帝到哪儿,在侮上随

    意漂流。

    不仅如玉喜欢大侮,流苏也喜欢大侮,就连小白者『很喜欢,独白航侮更多了一份沉静,很

    应她现在心境。

    独孤.寂寞.悲伤

    流苏卷着身子,泪如雨下

    流苏的船不是扮莫北航线上,没有什么船只来住,整个侮面很平静,就只有梳办这条船,在

    白由飘荡。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会毫无顾忌地大哭,把心中所有的委屈和心疼向大侮倾诉

    “南瑾’流苏心如刀割,位不成声,“南瑾,可怎么办呀?

    正在赤丹河在航行的南噜自中顿感一阵不安,猛然转身,沉静的眸子深深地望着身后,河

    水情透,一片平静,什么者刚受有,为何他心中会夹然不安和烦躁,好似有什么事会发生。

    南瑾的第六感一直非常灵验,从未出过错。

    风华绝代的男子站在船头,身材顺长,玉树临风,双眉却静静地拧着。一语不发地看着凤

    城的方向。

    小白不解地拉拉他的袖子,“爹,怎么了?

    南瑾低头,拉起小白的手,淡淡一笑,“没事.

    “爹’叼、白拉长了声音,抗议她爹的偏心,“爹,才两天不到就想娘了么?你好偏心

    一

    南瑾哭笑不得,拧拧她的脸蛋,“胡说八道.

    是啊,是挂心流苏了?

    不管走到哪儿,者『是他放不下的牵挂.

    模北侮上,流苏依旧沉浸在白己的世界里。

    医术高如南瑾,也不能调理好她的身体,那岂不是无药可医,不然这三年,南瑾早就医好

    她的身体,一定是因为毫无办法。

    面对大侮,流苏心静如镜,完完全全明白,那句顺其白然之后的冷借和无奈。

    让她放并自瑾,那是不可能的事,让南瑾放弃她,也不可能,他们只能选择小哭孩子,可

    这样,她会魄对风夫人一辈子,会魄对南瑾一辈子,会内疚一辈子。

    任她聪敏过人,此刻想不出有什么好法子,能两全其美。

    这儿离一座岛屿不远了,倏然船身猛烈一阵摇晃,接而一阵剧烈的震动,流苏大晾,倏然

    擦干眼泪,住下一探,诧异地睁大丽眸,流苏脸色一沉

    檐了?

    船触礁了?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4章

    流苏独白出侮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即便遇上风暴也能安然无恙,从无触礁过,这不是货船

    ,吃水不深,就是有礁石,一般也不会相撞,除非是特别尖锐凸出的礁石。

    这片侮域并不在扮莫北航线上,流苏心清烦躁,只想散散心,哪会那么刻意地牛住意环境,

    她任帆船随便在侮上飘荡,反正有指南针,她最后能开回去。

    流苏航船的经营也算不少了,并扮受有太晾院失措,匆匆地跑下船舱,这才脸色大变,船体

    已经严重断裂,已经漏水,侮水渗透进来,整个船舱的水者刚受过膝盖,正大量地涌进来。

    流苏深知不好,一定会沉船.

    船身一阵剧烈的摇晃,似要把梳办狠狠地抛入侮中,架子上瓢盆茶具等零碎物品呕眼即匡哪

    地掉下来,高层上所有的物品者队匝下来,一阵兵荒马乱。

    流苏一阵措手不及,被狠狠地抛出,额头和船板一阵猛烈的撞击,流苏只感觉脑侮里一片

    不正常的呕哪作响,触手一片湿润,撞伤了,鲜血溢出

    船失去了平衡,依旧在剧烈摇晃,流苏几乎者『站不稳,捧了好几次,这回也顾不上头部的

    剧痛,她只能弃船,不然就船毁人亡

    船身已经开始倾斜,流苏当机工断,璞通一声跳进侮里,侮水碰上额头的伤,疼得流苏肇

    眉,连心者随觅抖起来,身体露出侮面之刻,船已经漫漫地沉了下去

    梳办紧紧地肇眉,伸手碰触额头上的伤口,疼得她眼泪者『要滴下来,什么叫祸不单行,看

    她就知道了。

    整个侮面一片辽阔,白茫茫的,这让她游回扮莫北航线上,她命一定没了。她转头看向那座

    小岛,暗暗掂量看,还是去岛上吧,黝的体力,只要不在水中抽筋,游到小岛上应该不成问

    题。

    倏然,眼光一亮,眼界里出现了一条很大的帆船,流苏脸上掠过喜色,转而肇眉,即便是

    在这种危机的关头,也没有失去她岁月磨练出来的沉稳冷静。

    这不是风家的帆船,船非常巨大,壮观,是两层的阁楼船只,从她的角度,虽然只看见楼

    船顶端,却可日少日断得出此楼船一定非常豪华。

    这是游船,不是货船.

    在流苏的印象中,风家扮受有造过类似的船只,她犹豫了,该呼救么?

    还小待梳办呼救,船上已经有人发现了她,梳办看看侮岛,又看看天色,毅然开口喊道:

    “救命啊救命啊”

    只要这船的主人能好心送她到扮莫北航线上,她便能在天黑之前回岸,航线上者『是风家的帆

    船,随便上哪一艘者『可日平安回家。若是现在游去那座岛屿,势必要在岛上过夜,明天柳溪柳

    秀才会派人在侮上搜索,能不能找到她还是个问题,更别说,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侮岛上,能

    不能平安等到天亮也是个问题,考虑再三,流苏决定呼救。

    豪华的船只漫漫地靠近流苏,流苏心中一喜,也游了过去,船上探出一名戎装的士兵,丢

    下一斗黔虽索,吃喝道:“抓住,我拉你上来.

    流苏不再犹豫,抓住绳索,那男子便把她拉上船。

    流苏头一阵晕眩,伏在地上不停地喘气,拉她上来之际,腰部有些磨伤,加上额头刚刚经

    过剧烈的i}tfiI板为不舒服,好久,眼前发黑的状况才略微改善。

    “姑娘,你怎么掉进侮里了?’那位拉她上来的士兵沉声问道,有好几名士兵者剐雨过来,

    把流苏围成一团。

    “沉船了?’流苏应道,在侮上,也就只有沉船,才有可能伸在梅水里。

    那士兵不可思议地低呼,发生侮难在袖意识里好似板为少见似的。梳办打打眉心,让白己

    舒服点,这才抬头,见众人簇拥,吃了一晾。

    这群士兵并不是圣天士兵的装扮,皆是一身戎装,盔甲红樱,威风凛凛,看起来像是受过

    严格训练的特殊军队,整个船上者『是士兵,足足有百余人。

    这艘船果然如梳办防料,非常豪华,雕栏玉砌,琉璃宫灯,尽显气派和尊贵,阁楼精致秀

    雅又不失庄重,好一艘华丽的帆船,流苏暗白赞叹,仰首,却扮受有看见任何旗帜,流苏暗暗晾

    奇,这是哪个国家的帆船?

    扮莫北侮有女儿国,还有几个不算小的部落,者『有可能。

    单看此帆船的建筑,就知道非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风家也有此豪华的帆船,可除非全家

    出游,否则一般是用不大,且观起建筑,比风承最象华的帆船还要贵气和壮丽。

    流苏沉吟着,一阵侮风吹过,身子微微有些发冷,撞得晕眩的脑侮也有一丝情明。

    “姑娘,你们沉船,就你一个人活下来了?”一名士兵颇有兴趣地问道,十分好奇,在侮

    卜沂船献音映着船铃人亡撇看湘夹很确狈一宁存值甲愉了不少干吧十乓为I山卜相着n

    流苏有礼地领首,眉宇掠过白然而言的疏离,神色冷静,开口问道:“这位大哥,请问,

    这是要开住哪儿?”

    “我们只在游侮,四处观光的。”一名士兵爽朗地回答,“姑娘,你是哪儿人?”

    流苏不答反问,“几个大哥,能不能麻烦你们送我到扮莫北航线上?”

    “扮莫北航线?’低沉富有磁隆的声音插入他们的谈话之间,流苏周围的士兵工即站起来,

    动作精练而有力,个个敛去脸上的轻松,恭敬地朝那声音的主人施礼,“参见二公子.

    流苏顺着声音看过去,那是一名长相俊美的青年人,二十玉六岁上下,墨绿色的锦服,包

    裹着一具刚劲的身材,举手投足皆有一股气派,俊美无涛,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如要勾人魂魄

    似的,闪着狐狸般的狡猾光芒。

    流苏想起一种动物一一狐狸.

    男子勾魂似的眼光直直地扣量看梳办,尚算情秀,不算绝色,气质还不错。男子是相貌控

    ,这是第一感觉。再看,处变不晾,非常沉稳,看起来虽然弱不禁风,倒给人意外的坚制,虽

    然狼狈,倒不显出晾院之丑态,嗯,总算没白救,他讨厌哭哭啼啼的女人。

    “圣天人士?”几乎是肯定句。

    流苏点点头,“是,

    男子勾起一抹艳丽的笑窖,“怎么称呼?”

    “小女子姓风,

    “风姑娘?’男子呵呵笑了声,语意不明,流苏凝眉,他是这船的主人么?

    “你能把我送到扮莫北航线上吗?’流苏站起来,冷静地问道,一阵侮风吹过,身子微微打

    了个寒颤,有些冷,还好阳光还算灿烂,亦有些暖暖的感觉。

    男子看看梳办,羽扇喇一声打开,潇洒的模样平添几分风流韵味,梳办灵甭的丽眸划过一

    道笑意,他这算什么意思?

    “这儿离扮莫北航线不算远,风姑娘.’男子微微笑道,眼光远眺,整片侮域白茫茫一片,

    千里之内无一艘帆船。这已经算是委蜿的拒绝了,梳办饥静地站着,如霜中寒梅,玲珑的心思

    迅速转动,这是游船,他们的游侮,送她到扮莫北航线上,并无耽误,他话里的意思,并无半点

    送她回去的意愿。

    流苏沉吟着,微微一笑,“究竟要如何,你才会送</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