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2

_分节阅读_17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我去模北航线?”

    “如果风姑男子娘能亲在下一记,或许本公子可日房虑考虑.’那男子装模作样地沉吟,

    羽扇轻摇,摆出一副白认为非常迷人,非常潇洒的姿态,像板了上暖了青楼的风流公子调戏良

    家妇女,一脸痞相。

    那笑窖灿烂板了,露出洁白的牙齿,爽朗得想让人揍一拳。

    四周一片扑味的轻笑,男子桃花眼一转,刚刚笑出来的士兵工刻收住笑窖,一脸严肃,非

    常正经地站着,如雕像般。

    男子哼了哼,流苏并不生气,直直地看着男子勾魂似的桃花眼,浅浅一笑,如一朵雏菊在

    风中摇晃,男子眼睛一眯,此女笑起来,让人感觉舒服板了。

    如一朵云儿般,纯净无暇,纯粹得近乎干净.

    “好,我们一言为定.’流苏回答,上前一步,真的倾身,要亲上男子的唇,那男子微匪

    之后,工即退开,羽扇挡在自己唇边,保护白己情白,双眸目火地瞪看梳办。

    流苏故作不解,盈盈一笑,“公子为何躲开,君子一言,马四马难追,你提出的条件,小女

    子并无异议啊?”

    男子眼光眯起,刚想说什么,夹然退到一边去,船舱里走出一名中年女子,众人纷纷行礼

    “参见夫人.

    一股压迫的力量随之而来,伴随着一股香气扑面而来。流苏暗暗打量着她,虽是中年女子

    ,却非常美丽,有股让人难肪拒的成熟魅力。她轻装打扮,梳了一个凤凰朝天髻,板为端庄

    ,神态雍窖大度,尊贵逼人,是那种常年暖于发号施令的女人,流苏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身

    上,有一股很浓重的权味。

    一双睿智的眼眸,紧紧地锁仕梳办的脸上,把她的深思和沉静尽收眼底。

    “你要去扮莫北航线上?’女子的声音平如流水,却饱含威严。

    “是.’流苏扮受由来的一阵恐嗅,轻声应道。

    女子眯着眼睛,专注地打量着流苏,“姓风?风南瑾是你什么人?”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5章(文字版)

    流苏心中一讶,眉悄微挑,灵秀的大眼沉静地看着中年女子,暗中琢磨着她话里的意思,

    她为何问南瑾?又怎么会一口断定她和南瑾有关系?

    眨眼的功夫,许多念头在心里翩然而过,流苏设想了好几个可能隆,这中年女子究竟是何

    方神圣?

    侮风轻吹,流苏的长发被在侮风和阳光下,几欲被吹干,口鼻之间索绕着一股侮水的味道

    ,流苏纤细的身子宁静地站在甲板上,显得板沉稳。

    她拧拧眉,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

    “风姑娘,在下劝你还是老实回答我家夫人的问话,若是说谎,对你可扮受好处.’男子羽

    扇轻摇,笑意融融道,颇有探究地凝视着流苏静谧如水的脸。

    好冷静的女子,淡模中帝着三分疏离,疏离中帝着一份七分沉稳,不似故作镇定的丑态,

    反而透出岁月累积出来的磨练和强势。

    成熟的脸还遗留着少女的情透和纯真,揉合温软和刚毅的美,更难得的是,眼光非常灵秀

    和干净,宛如纯碧的大侮。

    梳办看向他,心底疑惑,刚刚士兵们叫她夫人,叫他二公子,可他们显然不是母女关系,

    更像是卜属和上属的关系,男子已是人中之龙,那中年女子的身份定然板为尊贵。

    中年女子微笑,温柔和煦的浅笑荡漾一股逼人的气势,直逼梳办咽喉,流苏的沉稳和中年

    女子的沉稳尊贵显然不在一个水平上,流苏是岁月磨练出来的沉静,而她,是岁月和历练交错

    出来的气势。比起苏苏,更高一层浑然天成的王者魅力。

    “风姑娘,很难回答么?

    流苏浅笑,“我是风南瑾的妻子,风苏苏.

    不仅男子诧异,连中年女子也错愕,以一种很困惑的眼光看看梳办,震晾的是,她竟然如

    此诚实,毫无默目两,中年女子认为,至少她会随便说一个身份,而不是风南瑾的妻子这么敏感

    侮上是他们风家的天下扮受错,但,那是相对于圣天而言,对于其他国家,可就不是这么回

    事,风家富可敌国,人人皆知。虽然只有一个照面,她看得出,眼前的女子聪颖通透,不会看

    不出他们不是圣天的人,竟然也敢白爆身份,有勇气.

    她欣赏这股难得的诚实和勇气.

    “鄙姓龙一

    流苏领首,盈盈拜谢,不动声色道:“多谢龙夫人救命之思.

    龙?女儿国的国姓?

    流苏眼光淡淡地扫过华丽的楼船,这儿处处体现贵气,流苏心思蜿转,不由得多看了龙夫

    人一眼,她有没有可能是

    南瑾对她简单地提过女儿国王室的成员,仁芍玄个年纪的女人,且姓龙的,只有龙浅月,龙

    雪梨,一般的皇室成员不会有她这样的尊贵逼人的气势。

    流苏见过的人,有萧绝.有南瑾这两人一眼就知道习暖于发令,身处高位的人,流苏

    这些年在商场上见过的人也不少,眼色颇有长进。心里暗暗琢磨着她的身份,如果是女儿国皇

    室,那是她的亲人

    流苏心中夹然升起一股渴望,问问她的身份。

    也许有可能是龙氏男子的夫人,龙夫人流苏口齿轻吟这三字,表清却无风无浪,板为

    平静。

    “风少夫人言重了,救你的是你白己.”龙夫人淡淡道,辛辛玉指横指侮面,流苏转身看

    去,平静的侮面上漂浮着风家船运的主旗,这是风家人的标志,也不是一般的货船。

    流苏失声一笑,彻底佩服龙夫人的眼力,果然观察入微。

    “若你敢有半点默目两,说你不是风家人,我就会工刻命人把你扔下侮,任你白生白灭,只

    是没想到你会如此胆大,很好,我就喜欢有胆色的女人.”龙夫人笑声道。

    “龙夫人过奖了,待人哪是风家祖训,苏苏不敢有忘.’若是南瑾听到这话,估计会似

    笑非笑地挑眉,风家什么时候多出这条祖训了?流苏沉静应对笑道。

    龙夫人打量流苏,似赞似探道:“风少夫人之名不仅响彻大江南北,连扮莫北侮周边的国家

    也略有耳闻,百闻不如一见,龙氏这几天游侮最大的收获便是有幸能结交风少夫人,来人,给

    少夫人拿件披风.

    流苏也不拒绝,她身上全湿,侮风这一吹,有些凉意,“苏苏多谢龙夫人.

    龙夫人笑着扶起她,笑窖和煦如风,流苏淡笑,第一次觉得,风家少夫人的头衔还挺好用

    的一

    “龙夫人可否送苏苏到扮莫北航线上,久不见我回去,家人会担心的?

    “白然可以.来人,转向,东北航线上.’圣天称这条航线为扮莫北航线,而女儿国为了区

    分两条航线,叫东北航线和东南航线。

    众人应命,工刻落下篷布,调整,向扮莫北航线方向而去。

    一名秀丽的少女捧着披风走出船舱,向龙夫人行礼之后,帮流苏披上,流苏暗暗吃晾,这

    触觉光滑细腻,虽然很薄,却挡住所有来白四面八方的风,一股暖意袭身,非常温和,这件披

    风价值连城口巴。

    “该)一离东北航线坏有一段距离风少夹人若是不嫌弃可请到阁楼喝杯热茶暖身一”龙夫人热清邀请。

    “苏苏恭敬不如从命.’流苏浅笑。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流苏白从判断龙夫人有可能是女儿国的皇族的人,便觉得她非

    常可亲,不知不觉想让人亲近。有机会好好聊天相聚,她白然不会拒绝,虽然南瑾交代过不能

    让人发现她的身份,可这应该不会出事.

    三人上了阁楼,这儿视野更宽阔,放眼看去,整个扮莫北侮上碧侮连天,万里无垠,壮丽而

    豪迈,安静的侮面又给人一股神秘的魅力,让人不可抑制地想要探究这层神秘的面纱。

    “这位叫周流云.”龙夫人给流苏介绍。

    流苏挑眉,潇洒的男子露出不算太诚恳的尴尬来,“流云刚刚多有目犯,风少夫人大人有

    大量,别和小人一般计较.

    “不敢当.’流苏了然一笑,对他倒挺有好感的,笑窖者『多了一分灿烂,“是谁多目犯还

    说不准呢。

    流云哼哼,折扇一摇,尽显其风流之态,龙夫人摇摇头,侍女送上热茶,流苏连喝三杯,

    是上等的零里青,梳办异得上是豪饮了,一股暖流从咽喉从暖到肠子,驱除身子最后一抹冷意

    ,顿时舒服很多。

    龙夫人细细地看着她,微微情茗一口,睿智的眼光看不出她内心深处一丝一毫的想法,众

    人只看见一片深沉的侮佯,平静无彼。

    “少夫人怎么会一个人出侮?’她堂堂的风家女主人,出侮竟然扮受有人保护,还触礁沉船

    ,若是没有他们经过,是不是就丧命侮底呢?还真是大胆,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流苏想起不孕一事,心中微微刺痛,苦涩笑道:“苏苏经常一人出侮,没出过意外,今天

    可能是苏苏有生日沐最小倒霉的一天吧,所仁)事事不顺.

    先是身体不适,再是发现白己不孕,再来便是沉船,接二连三出事,真是不走运到了板点

    一

    龙夫人挑眉,放下茶杯,茶香袅袅升起,缭绕在彼此之间,传递着暖暖的感受,龙夫人露

    出担陇的表清,“少夫人似乎不太开山是为倒争烦闷呢?”

    梳办摇头,微微一笑,“没事,苏苏见今天风和日丽,便出侮散心罢了,没想到出事,抱

    怨白己不走运而已。

    “若是风少夫人也抱怨不走远,恐泊天下所有女人者『要哀叹此生虚度.”龙夫人笑道:

    芸芸众生能有少夫人运势的人少之</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