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3

_分节阅读_17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又少,如今天沉船一事,若是常人,恐泊便会丧命于扮莫北侮

    底。你也好,我也好,人的一生日子者『不会太平顺,有时候黑暗得看不见天日,可谁有料到未

    来会如何,否板泰来,说不定真的会柳暗花明又一村,只要坏着一直希望,便可见阳光,凡事

    不要太强求,只要尽心尽力,问心无魄就好。我一直认为凡事者『有公理,顺其白然,你看看这

    船,到桥头白然直.”龙夫人眼光睿智,含笑说道,亲切地看着流苏,敛尽她身上所有的强势

    ,如普通的长者。

    流苏闻言受教不少,奇匡,顺其白然,这话南瑾也经常说,流苏也听过无数次,却扮受有一

    次比眼前的长辈说来得震憾,给她一种蟠然醒晤的感觉。

    真的是她太强求了么?顺其白然有什么不好呢?南瑾这么完美的一个人,老天会忍心剥夺

    他真正为人父的权力么?

    “听龙夫人一席话,苏苏感触颇深,南瑾也常常说顺其白然,苏苏也许是太强求了,多谢

    夫人一番教诲.’流苏有礼地道,当真如当头棒喝,在她最茫然无助的时候给她指引一条路。

    “少夫人聪慧可人,心思玲珑,只是一时郁结罢了,多些时日白然想通,何需谢我?”

    梳办牡笑,“夫人真是有双慧眼,苏苏也希望到了夫人这个年纪,也能有夫人这种素养和

    睿智。话说回来,能得空在扮莫北侮上游侮几天,苏苏颇为羡慕,扮莫北侮风光无限,龙夫人真会

    享受.

    龙夫人淡淡笑道:“扮莫北侮的确风光无限,也不知道还能有多少时光可仁)享受这片好风光

    ,人生在世,陀陀碌碌,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又岂可不好好享受,说起来,也有三年的时间

    扮受有好好享受过这么悠闲的日子。当真轻松,人者『似乎年轻十岁。

    龙夫人的声音有种淡淡的悲伤和遗憾,她眉目如画,亦染卜轩愁,却无损她一身的强势和

    贵气,反而添了一股难得柔清,整个人魅力无限,如月光下的幽幽明珠。

    流苏无意探人隐私,人人者『有心中解不开的心结,如她,如她,只好借着这片侮域,疏散

    心中的郁闷。

    流云坐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远眺海面,似乎被风景阶迷,看得目不转睛,非常认真。

    “风少夫人,可否目昧的问一声,少夫人是何地人士?”龙夫人夹然问道。

    流苏拉拉身上的披风,浅笑道:“夫人,叫我苏苏吧,我是凤城人士.

    “凤城?’女子出嫁夫,流苏不但姓随了南瑾,连籍贯也随了南瑾。

    龙夫人淡淡地凝眉,“令尊令堂是否还在人间?”

    流苏遗憾道:“苏苏出生就没见过爹娘,他们很早就过世了.

    “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风夫人道歉,眼光掠过一抹深思,不知箱在想匹什么。

    流云诧异,夫人怎么会好奇风苏苏的籍贯呢?

    “龙夫人为何有此一问?’流苏好奇地问道。

    龙夫人双眸定定地锁仕梳办脸上,有疼爱,有遗憾,片刻转为一声无奈的叹息,“你很想

    我的妹妹.流苏浑身一震,迅速垂眸,拿起桌上的热茶,不着痕迹地掩饰过白己的异样,那翠碧的茶

    水里,她看见白己震晾和晾喜的眼睛,果真是龙浅月么?

    如此巧合?

    南瑾说过,龙浅月和龙紫月姐妹两的关系很好,好到能为彼此生死的地步,当年龙浅月为

    了妹妹的幸福,目着被夺太子之位,目着生命危险助她逃离。她究竟是不是?

    “普天之下,相似的人多了去。’流苏喝一口茶,淡淡地笑道。

    龙夫人笑着摇摇头,睿智的眼光盛着漫漫的宠溺,“你和长得并不像,她比你好看得多了

    一

    好打击的话啊.流苏哭笑不得,她倒也不在意这个,R-},t不嫌弃她就好.

    “不好意思,我的意思不是说少夫人你不漂亮”龙夫人似乎也想到这么说有欠考虑,

    匆陀补救,流苏不在意如摇抨头,她这才松了口气,心里对她的好感又升了一倍,竟然有女子

    不在乎白己相貌,真是难得.“你们长相不太像,就眼睛稍有些影子,某些神态却像板了,总

    让我有种错觉。

    好似妹妹就坐在面前,还是十二年前情丽无双的模样。

    “流云,你觉得想不想?”龙夫人夹然问一旁静默不语的流云。

    流云眼光仕梳办身上转了圈,道:“已经很多年没见过小姐,流云印象有些模糊了,不过

    从画像来看,神态的确有几分影子。

    龙夫人笑着点头,证明这不是她眼花,“我没看错,二十一年了,还记得妹妹当初坚持要

    出走的神态,是那份坚持和执着感动了我.

    流苏试探地问道:“那你妹妹呢?

    她自底已经确定,眼前这位就是龙浅月,她的姨娘,血缘最亲密的家人,流苏那一爵间,

    百味交集,倏然有种想要哭位的感觉。

    世间最难跨过的距离,就是对面相逢不相识,明明是血亲,却只能如陌生人一般,不敢太

    亲近。

    龙夫人感叹道:“她不在我身边,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方,是否幸福.我妹妹很漂亮,也

    很坚强,从小到大,凡事有我这当姐姐的给她撑腰,她几乎呼风唤雨长大,却不骄纵,很会体

    贴人,可借爱上不该爱的人,任隆了一回。我还情是地记得她临走时的决绝和执着,我当时在

    想,家里有我一人就够,注定我是不能有什么幸福,起码可仁)」上妹妹幸福过她想过的日子,没

    想到反而害了她,我以为只要我重掌大权一天,就是妹妹回家之时,没想到一别再见,却成了

    奢望。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放她离开,至少她还会好好地活着吧.

    龙夫人说起这些有些伤感,却小梳伯,或许多年的磨练,流泪对她来说,已成一种奢望。

    流苏在她脸上看到板致的柔清,提起白己的妹妹,她连玉官者『柔和几分。没有那种逼人的

    气势和强曝。

    或许,她是真的很疼妹妹吧.

    流苏想起锦绣,当初听闻白己噩耗的锦绣,是不是也如她一般呢。?

    不,应该是更伤心才对。

    龙浅月只知道白己的妹妹生死不明,而锦绣却眼睁睁看着她下葬,定然比龙浅月更伤心吧

    一

    流苏喉咙有些苦涩,道:“人者『要为白己的行为负责,或许你妹妹认为值得呢?花儿最灿

    烂的时候,是为了懂得它风韵的人开,也算是一种幸福.

    她宁愿相信,爹娘在天上会重逢,或者早早投胎,开心另一段清缘。

    龙夫人一笑,“也许口巴.

    船漫漫的已经开到扮莫北航线上,这儿过住的帆船很多,流云命人把船开堵截一艘帆船,引

    起那边人马骚动,流苏赶紧下了阁楼,有两名船员认识苏苏,吃了一晾,“少夫人?

    梳办摆手让他们安静,欲脱下披风还给龙浅月,而龙浅月双手一按,淡淡道:“你披着吧

    ,天晚了,很凉.

    流苏心底一阵温暖,倏然上前,拥抱一下龙夫人,她似乎有些吃晾,流苏很陕就退开,淡

    淡地道:“再见.

    流苏上了风家的帆船,朝她挥挥手,虽然不舍,却不敢多有留恋.

    龙夫人抬手,也朝她挥了挥,看着流苏的身影越来越远,有些不舍。

    流云上前,不解地问道:“夫人,为何放过她?她是风南瑾之妻,倘若”

    接下来的话流云没有说完。

    龙夫人看着流苏的方向,“风家,圣天者『惹不起,你以为我们能有多余的精力应付风南瑾

    的怒气么?

    “流云,我教你一个道理,多风家一个朋友,绝对比多风家一个敌人,要来得有利.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6章

    京城。

    南瑾入京之后第一天晚上秘密进宫见

    驾,此后便帝着小白在相国寺,三年不上

    京,主持方

    丈见到他又晾又喜,特别看见小白,连道

    恭喜。送了小白一串佛祖当见面礼,小丫

    头也有模有

    样地行礼道谢,非常有礼貌。

    “公子,一别三年,时间过得真陕,

    想不到你女儿者『这么大了?’老方丈感

    队,时光过得

    真陕,转眼已是三年,如白马过隙人者『

    老了,唯有眼前这位晾才绝艳的公子,岁

    月似乎很厚

    待他,没有给他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还

    如三年前那般情贵无暇,纤尘不染。真要

    说变,也只

    能说他的眼光,少了一分冷模,多了三分

    温暖。

    也许,是心有所牵口巴.

    这是老方丈乐意见到的?

    南瑾让韩叔帝小白出去玩,他和方丈

    有话要单独详谈,小自构懂事,乖巧地退

    下,跑到相

    国寺后院去了。

    “公子是否已放下前尘住事?

    南瑾看他一眼,微微领首,神色略显

    冰冷,“已经放下,过去所有思怨,一笔

    勾销,只要

    不太过分,我不会对他们大下杀手.

    方丈点点头,“公子若能放下心中仇

    限,定然最好,当年后宫争宠,殃及无辜

    ,实乃一桩

    悲剧,事清过去二十余年,该有什么都渐

    渐淡了,</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