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5

_分节阅读_17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这么大,小白一出来就遇上萧绝出于意料,这也太巧了吧?

    韩叔是不愿小白和萧绝有过多的接触,南瑾和苏苏也是不愿的,上一辈的阴差阳错不能让

    小白来承受这种后果,况且他们风家是真心疼借小白,他又怎会让小白和萧绝过多接触呢?

    小白垂头,嫩嫩的手指在地上点了点,韩叔这才发现,刚刚帮小白买的糕点者『散了一地。

    他低呼一声,工刻道:“小姐,我工刻去买.

    小白笑笑,点点头,韩叔工刻返回小摊铺,一件一件帮小白买。

    小家伙离韩叔不远,才不到玉米之遥,韩叔付了银子之后回头想问问小白要不要再多买点

    ,倏然大吃一晾,晾恐地喊起来,“小姐,小心啊.

    刚刚被喊打的小偷机灵地逃跑之后折身回来,双眸阴毒地看着小白,一步一步地靠近,拢

    着的袖口处,似乎有什么白光在闪烁着,冰冷中帝着一点煞气。

    在韩叔看见他的同时迅速扑向小白,小白因为背对着他,韩叔也丢掉手中的零食,随着扑

    向小白,最终是漫了一步。那小偷迅速地抓住小白,冰冷的匕首狠狠地抵住小白的脖颈。

    “不许过来.’青年男子扭曲着脸,冲着韩叔大叮L。

    他刚刚被打得脸青鼻肿,额头上还破了,略有血迹,一身还算整齐的破旧衣裳,眼光鬼鬼

    祟祟中透出牙吓气。

    四座皆晾,爵间人群一哄而散,尖叫四起,没人敢靠近表清凶恶的青年人,远远地站开,

    同清的眼光纷纷打在小白身上,者『料准小白会凶多吉少,周围一片窃窃私语,交头接耳,有的

    眯着眼睛,不敢看这可泊的一幕。

    韩叔大晾,憨厚的脸进出怒意,厉喝一声,“不许伤害我家小姐,放了她.你要什么我者『

    答应你.

    青年男子露出贪恋的眼光,他的表清如困在雏境的野兽,有股走投无路的绝望,又在绝望

    中露出刻骨的贪变。

    刚刚行窃被小白打断好事,男子坏限在心,又见小白一身贵气,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孩子

    ,刚刚一落单,男子马上行动,光是抢孩子身上的首饰就够他吃下半辈子了。小白被匕首抵住,并无晾院失措,这根本就不算什么,早前如玉驾船帝她和流苏出侮去玩

    ,遇上大风暴,差点沉船,那清况可比现在危险多了。身边有几个板其有目险精神的人物,如

    小翠阿碧等,她早就练出一身胆量,再说有她爹娘调教,这孩子心智比同龄还是要成熟多了。

    韩叔见了大急,深泊他有一点妄动,男子鬼鬼祟祟的眼光看着环视周围,拎着小白就住暗

    巷里跑,韩叔晾怒不已,工刻追上去。围观城民们见状,面面相觑,当街扶持在京城还真算少

    见,他们围观看看热闹,并无追上去的欲望。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人之本隆。

    青年男子似乎是暖犯,对京城的环境非常熟悉,三下两下就拐进一条无人的巷子,小白漫

    吞吞地开口,“叔叔,你就是要钱么,说一声就成,跑这么费劲做什么?

    青年男子恶声恶气地喝道:“闭嘴.

    小白哼哼,面无表清,她有严重的洁癖,这人身上很昊,她有些嫌弃地拧着鼻子,凉凉道

    “匕首拿开一点,别伤了我.

    青年男子大晾,竟然有被扶持者对抢匪指手画脚的,这孩子太嚣张,的确欠教训,他刚想

    要一巴掌狠狠地扇下来,韩叔厉喝:“住手.

    这是一条无人的巷子,四周者『很安静,静俏俏的风轻轻地吹着,荡漾着一股淡淡的荒凉,

    静谧的空气有股令人窒息的威迫之感。

    韩叔沉怒地看着冰冷的匕首抵住小白的脖子,有些恐嗅,深泊男子伤了小白,他拿出身上

    的钱袋,住地上一抛,“给你,放人.

    沉甸甸的钱袋丢在地上,砸起淡淡尘土,这一看就知道分量不少,男子目的也是为了钱,

    脚尖一勾,把钱袋勾过来,微微掂量丁下,非常满意这个重量,袖露出那恶的笑,似乎非常满

    二匕

    无笠。

    小白道:“昊昊的叔叔,你可仁)赦开我了么?

    青年男子眼光露出野蛮的凶横,恶狠狠道:“昊丫头,者『是你,我才会被人猛打,我非要

    出一口气不可.

    说罢举起巴掌,韩叔急喝,“你敢.你敢动她一根寒毛,风家会将你碎尸万段.

    韩叔本就高大粗壮,此刻晾怒交加,声音供亮,白有一股震嗓人心的力量,板其威严,唬

    得青年男子不敢妄动,急陀陀地扯下小白身上的配饰,还有手腕上的玉镯,这些可者『是好东西

    ,他虽然不识货,却看得出,这孩子佩献的东西,一定价值不菲,小白也不在意,抢了就抢了

    旧的不去,新的还不来。

    韩叔看得眼光者『怒红,这家伙他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竟然对小白如此无礼,太放肆

    了一

    那男子抢了配饰和玉镯珠花还不满足,伸手就想要抢小白脖子卜拌着的玉佩,小白这回不

    干了,这玉佩是南瑾和办办四人合画的图,让谢家打造的,是她满四岁的礼物,小白一直很珍

    借,被人连碰一下者『不行。

    青年男子也见财眼开,抢红了眼,小白毕竟小,谁会住意到她,小家伙护着她的玉佩,一

    巴掌狠狠如押讨去,声音不大,却激怒男子,那匕首狠狠地就想砍下她的手,韩叔晾了,工刻

    扑上去,可有一道人影更陕,只见剑光一闪,一条手臂狠狠地被抛出去,伴随着一道渗叫响彻

    云霄。

    一道人影从屋顶扑向,如雄鹰般,卷扫这一方狭小空间,萧绝的身影冷然如山的身影站着

    ,握剑的手,微微紧了紧,眼光冷峻如刀,看向那被滚在地上哀嚎的男子。

    败类.

    萧绝冷哼.

    “小姐,你没事ALp’WAz刻过去检查小白的伤。

    她秀气地皱着鼻子,“流血了?

    一抹脖子,沾染鲜血

    韩叔大晾,工刻扯开小白的衣襟,孩子脖子上有伤痕,刚刚不顾一切抬手打了那男子一巴

    掌,他的匕首在她侧颈划了一刀,并不深,只是皮肉伤,她并不责得疼,只责得有些麻痹.

    “不疼么?”一直沉默不语的萧绝问道,声音有些冷意,却含着一抹隐晦的呵宠之意,平

    常孩子看见这么多血,估计者『吓哭了。

    她倒好,就皱着鼻子,是该说她勇敢,还是说她没知觉?

    小白冲着他,破天荒地咧嘴一笑,稚气地道:“不疼.

    萧绝冷硬的玉官倏然一柔,倏然有种想要把她抱过来好好呵护疼爱的冲动。

    韩叔也顾不上那被萧绝砍断手臂的青年,急声道:“小姐,陕点回去,让公子给你包扎,

    你死定了,他一定工刻送你凤城.

    “不要.’小白下意识地退了一步,不能让爹爹知道,不然她就真的让他送回去了。

    “不行,陕点回去,要不仁)后公子知道,韩爷爷会让你害得没命的?’韩叔扯过她,把她

    的配饰拿回来,狠狠地喘了那躺着的男子一脚,犹不解限,又狠狠地喘两脚,回身帮小白献上

    “韩爷爷,不要告诉爹爹.’命令句?

    韩叔示意她看看衣领。

    衣服染了点血迹,是怎么也目两不住的。

    萧绝夹然道:“这儿离王府不远,小白,要不要到王府包扎一下?

    萧绝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像是一种邀请,更是一种蛊惑,像板了那些哄骗孩子的人贩子,

    韩叔工刻回绝,“多谢王爷好意,草民等不敢麻烦王爷.

    “哼.’萧绝冷冷一哼,不冷不热地道:“你什么意思?担心本王会吃了她么?

    男子的声音允书两鳅讥之意,若是真对想对小白不利,刚刚在八宝楼和左玉相碰面,他就不

    会半途丢下公事赶来,就是因为心头夹然闪过的不安。

    若是真对她不利,刚刚何必出手救人?

    可借,他难得发发善心,人家不当一回事.

    何苦呢?

    萧绝转身就走,不必白讨没趣。

    小白见状,工即冲上去,笑吟吟地咧开唇,“王爷叔叔,您生气了么?不是说要帝我回去

    包扎一下么?

    “小姐’韩叔大晾。

    小白回眸一瞪,仰首,扯动伤口,她疼得肇眉,没办法,萧绝太高了,她只能仰首说话。

    萧绝见状,有些明白为何心口夹然柔软了下,低下身子,一把抱起小白,让她平视着他,

    小白竟然不拒绝,虽然这个叔叔看起来很吓人,不过看他长得俊的份上,让他抱抱不吃亏.

    她看得出,这位叔叔对她没恶意,小白可不想让南瑾知道她受伤了,不然一定将她打包送

    回家,才第一次单独出来就惹事了,这还得了。

    她者隋匕想象爹爹面无表清瞅着她,冷冷地让人送她回家的场景。

    萧绝唇角化为柔软的水,回头道:“官府的人一会儿就到,你随后再来,我想王府你应该

    知道怎么走。

    韩叔又急又晾,喘喘不安,可别惹出麻烦才好。

    萧绝既然会出手救小白,应该不会伤她才对,三年前他也救过小白一次,他想太多了。

    小白短短的手指戮着萧绝的脸庞,声音疑惑,“您刚刚说不认识我?”

    萧绝嗯了一声,对孩子的亲近也不反感,反而很喜欢。

    小白头一偏,咬着下唇,“可你知道我叫小白?”

    白相矛盾了.

    J自思好镇密的孩子.萧绝匪了匪,脱口而出的一句话,他者刚受太大的注意,这孩子却敏感

    地捕捉到前后的矛盾。

    随着风南瑾的隆子吧,如此镇密的心思.

    <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