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6

_分节阅读_17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隐约有些嫉妒,哼,他竟然有这么一个可爱聪颖的女儿。

    “王爷叔叔’小白拉长的声音,她不喜欢讲废话。萧绝微微一匪,换手抱住,淡淡道

    “你小时候,我见过一次.

    “那你认识我爹娘么?”

    “交过手.’萧绝淡淡道。

    小白琢磨着话里的意51交过手?通常仇家才会有这种字眼,她不会入虎穴了AE?

    小白聪颖灵活的脑瓜爵间闪过好几个被萧绝残虐的画面,猛然打了寒颤。

    Rgil好吓人.

    大白天果然是

    想太多了?

    小白安慰白己.

    萧绝有趣地看着她多彩多姿的脸,不由得勾起淡淡的笑窖,堪称温和。

    不到一刻钟就回到王府,王府门口的人看见王爷抱着个孩子回来,目瞪口呆

    这么不协调的画面,让他们忘了行礼。

    萧绝淡淡道:“一会儿有个中年人过来,别拦着.

    直到萧绝进了王府,这才情醒过来,倏然捏了胳膊一下

    是真的?

    “王爷刚刚是不是”

    “笑了?”

    王爷会不会被鬼附身了?

    这是他们反应过来,脑侮里出现的念头.

    小白的到来给久不见生气的王府投下一枚炸药,者『轰动不已,萧绝把她抱到梧桐苑,让人

    大盆水过来。

    “咦,王爷叔叔,你也喜欢茶花呀?”

    这些年,萧绝者『住在梧桐苑,习暖了,院子里的茶花也照顾得非常好,开得灿烂,如一幅

    锦绣。

    流苏最爱的花.

    萧绝嗯了一声,眼光掠过一抹伤感。

    于场裂臼匡喜才刃声次品砷月仄叮么宁槛夺的:佳首产j望长铂早畴都是故电豪‘

    狗,风家堡茶花遍地,那是出了名的,梳办特别喜欢几样品种,种在墨宇轩里,小白一看,就一

    感觉特别亲切。

    萧绝微微一匪,肇肇眉,“你娘也喜欢?”

    小白点头,“对啊,她很喜欢这几种,爹爹也喜欢.

    萧绝神色掠过诧异,风苏苏也喜欢茶花?

    也不奇匡,早就听闻风夫人爱茶花出了名,她们家里人喜欢茶花,也不奇匡,萧绝把小白

    饱进房间,侍女端了热水,萧绝拧了毛巾给小白情洗脖子上的血迹。

    伤口其实并不深,把血迹给洗净,涂抹一些膏药便可。

    萧绝做这些有点笨手笨脚,一旁的侍女道:“王爷,让奴脾来吧.

    “不用,你出去.那些伤药来.’萧绝淡淡地道。

    侍女恭敬行礼之后便出门,小白见血迹洗净,露出微笑,这才细细打量起这房间,有些典

    稚的味道,倏然,小白笑窖一僵,直直地看着墙壁上的画’

    “那不是’是娘?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8章

    墙上是一幅画,流苏的画像。

    画面是日矛两院子的茶花和梧桐树为背景,几种浅色的余化族拥着一名窖颜情秀的少女,她

    正在给花儿浇水,似乎是听到谁在叫唤,回眸一笑。

    伊人回眸,百花失色。

    玉官板为美丽,墨玉为丽眸,樱花为红唇,道是冰肌玉骨也不为过,组合起来却只是情秀

    之姿。

    脸上帝着很柔和秀丽的笑窖,沉静.淡模.疏离,揉合成一副情冷的少女形象。

    浅绿色的罗裙包裹着玲珑较小的身段,和一旁的茶花叶子相互衬托,更显得她情丽动人。

    作画者定然对少女形象了如指掌,深刻在心,一遭一笑者『如投入半生深清,把少女画得栩

    栩如生,生动形象。

    小白有种错觉,好似她娘亲真的在哪儿,浅浅地笑看着她。

    虽然是少女时期的流苏,窖色却和现在毫无二致,只是眼神上稍微有些区别,小白却很轻

    易地认出,这是她亲爱的娘。

    浅绿色,是她娘最喜欢的颜色。

    小白毕竟是孩子,一下子无法从震晾中队复过来,这位王爷叔叔,为何会有她娘的画像呢

    萧绝见小白如此震晾地看着流苏的画像,笑着帮她整理衣襟,挑眉笑问,“你认识她么?

    此时侍女拿来伤药,萧绝拿过来,把小白抱在腿上,让她稍微偏头,露出一截白嫩的肌肤

    ,幸好匕首划偏了,若是划伤脖子,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王爷叔叔,她是谁啊?’小白是个聪明的孩子,安静加坐在萧绝坏里,指着画像问他。

    “你刚刚不是很震晾么?认识她?’萧绝轻笑,和这个孩子相处,几卜袖盛觉很轻松和温馨

    想想真是不可思议,他和风南瑾斗了半辈子,却对他的女儿呵宠有加。

    小白想了一下,“乍一看,她很像一个人,不过细细看,又不像.

    小白琢磨着,他认识娘么?又和娘是什么关系,为何会有娘的画像?从刚刚的语气来看,

    他说和爹娘交过手,一般朋友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还是小心点好。

    她小虽然小,可心思镇密,又冰雪聪明,防备心很重。

    “是我妻子.’萧绝低声道,提起流苏,心口如被人划过一刀,依然疼得如此厉害,这种

    活在晦限,抓不住幸福的遗憾镇让他错失生命中最珍贵的人儿。

    午夜梦回,伊人总是不肯入梦。

    徒留他一人,情醒.沉睡皆是一片悲凉。

    那种幸福从指缝中流走,遗憾飘过掌心的酸楚,总是那么刻骨铭心。

    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因为愚蠢和盲目,他曾经错失了什么。

    他曾经离幸福那么近,只有一步之遥。

    最终,还是奢求,被打回地狱。

    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萧绝以为弄疼了她,笨拙地帮她吹一吹,小白侧颈的伤口并不大,

    抹上伤药,看得不大情楚,加上有衣襟挡着,想要瞒住很窖易。

    “还疼么?’萧绝的声音堪称温柔,这种事,他还没做过,深泊弄伤坏中这美好的玉人儿

    “不疼.’小白露出纯真的微笑,顺水推舟,双眸深深地凝视看梳办的画像,问道:“王

    爷叔叔,您妻子呢?

    萧绝手臂一僵,垂着的眼眸闪过一抹伤痛,微微叹息,“过世了?

    “对不起’小白乖巧地道歉,基于本能,伸出小小的手,摸摸萧绝的脸颊。

    萧绝一匪,已经好多年,没有一个人能如此亲近白己了,久到他几乎忘记,人和人之间的

    碰触,原来是这种感觉。

    柔嫩的手,安抚隆的触摸,给他一种近乎感动,却比感动更深的清感,他说不情楚,只感

    觉心头那块冰冷的地方,有了融化的痕迹。

    J自,变得柔软起来。

    如果小白,是他的女儿,该有多好.

    这一刻,萧绝有种近似野蛮的贪恋,如果他能有白己的孩子,该有多好。

    “你真是个乖孩子.’萧绝口气近似宠溺。

    小白笑了,“您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

    萧绝也笑了,那是一种发白内心的笑窖,“好了,这下回家,就不泊爹爹骂了?

    “谢谢王爷叔叔.’小白有礼貌地说道。

    萧绝宠爱地揉揉她的头,如果不是小时候抱过她,或许现在不会对她这么好吧.

    小白是他第一个抱的孩子。

    他也有很多侄女,也有两位侄女他很喜欢,却从不曾抱过她们,她们也不会像小白这样,

    会伸出手,给他淡淡却深刻的安慰。

    有种血脉相连的错觉.

    我真是疯了?

    萧绝暗暗嘲笑白己。

    “王爷叔叔,她叫什么名字呀?’小白稚气地问。

    萧绝一匪,微微一笑,“方流苏.

    小白哦了一声,她娘叫风苏苏,应该不是同一人吧?

    “你怎么这么好奇,流苏真的很像你认识的人?’萧绝摸摸她的脸颊,小白回过神来,摇

    摇头。

    “现在看,不像了?’小白可爱地笑道,跳下萧绝的腿,走近了画像,孩子的眉心微微拧

    紧,如果她扮默己错的话,上次在侮上遇到风暴,如玉阿姨是喊娘叫流苏的。

    她当时被娘抱着,第一次遇到风暴,有些害泊,并扮受有留意。

    现在想起来,却感觉不对劲。

    小白甩甩头,叶有相似,人有相同。

    想太多了?

    一定是她想太多了。

    可能是上次她听错了?

    小白眼光从画像上收回,却发现,萧绝的眼光深沉地凝视着她,黑眸如转动一股漩涡,想

    要把人吸进去,黑暗,看不情颜色。

    深不可测.

    小白露出一抹可爱的笑窖,心底却打鼓,这种眼神,好似在探究着什么,他究竟和爹娘是

    什么关系?

    一大一小,心思迥异,一下子陷入静谧之中。

    “王爷叔叔,你和我爹是什么关系?’小白毕竟是孩子,太多的疑问堵塞在」\里,憋到板

    限。

    换成平常孩子,早就透露流苏的事。

    可她却一步一步相询。

    萧绝微微一笑,“我和你爹同僚.

    “什么是同僚?’小白才四岁,所学的词汇有限,小脸者『是困惑。

    萧绝好笑地看着这孩子,明明她面无表清,看起来很聪颖,却露出困惑的眼神,有种很不

    协调的感觉。

    “就是一起为皇上分陇的人.’萧绝换了一种说法。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