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7

_分节阅读_17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小白哦了一声,“那您见过我爹吗?

    萧绝点头,小白微微凝眉,“那您见过我见过我吗?

    “刚刚不是说,你小时候我见过一次么?’萧绝不动声色地回答。

    小白垂头,她是想问您见过我娘么?临时换成她的。

    不知道为何总感觉匡匡的,又说不上哪儿奇匡.

    “王爷,有位白称韩叔的人求见.’梧桐苑外,林俊的声音传进来。

    萧绝沫沫地看了眼墙上的画像,又看了一眼小白,眼光深不可测,走了过来,拉起小白的

    手,出去。

    韩叔见小白出来,松了一口气,“多谢王爷照顾我家小姐.

    萧绝领首,淡淡地嗯了一声,松开小白的手,朝着韩叔道:“代本王向风自瑾问好.

    “草民遵命.’韩叔应是。

    小白挥挥手,露出微笑,非常有礼地道:“王爷叔叔,再见.

    “再见.’萧绝意味深长地说道。

    看着韩叔帝着小白,随着侍女一道,走出梧桐苑。

    萧绝眼光倏然一沉,眼底转动着一股深沉而冰冷的东西,尖锐得可断一」破最坚硬的宝石。

    这是萧绝捕捉到的信息。

    萧绝从十玉岁开始就担任神机营最高首领,接受一切来白萧越的命令,和各种各样的人打

    交道。

    谋算人心,分析人物脸上神清所代表的意思,不经意的举动又代表什么心清,成了萧绝的

    本能。

    这是多牛累积下来的一种习暖,并不是特意去探究小白在想什么。

    小白毕竟是孩子,虽然她表现得很好,并扮受有露出什么破绽,可就在她抬眸看着画像的时

    候,他很情楚地从这个孩子眼里看到一抹晾疑。

    她认识画像中的人.

    从她说不像开始,就不应该再询问,可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问画像的事。那一闪而过的晾

    疑让萧绝起了疑心。

    这是个很懂事,很机灵的孩子。

    她想问画像的人是谁,可说话显然却有保留。

    她想要掩护什么.

    这是萧绝短时间里推断出来,这孩子和画像人一定有亲密的关系。

    不由白主的,开始想起过去所疑心的蛛丝马迹。

    凤城的牢房,风苏苏哮喘发作,救小白时,也因为哮喘发作,而迟迟不肯下马车。

    是真的因为病,还是不敢见他,为何不敢见他?

    苏苏,他记得这是她的原名,后来冠上夫姓,成了风苏苏。

    苏苏,流苏

    一样有哮症

    马车上迟疑不肯下车

    当初在秀王别院,小白被劫,作为母亲,她不可能那么安稳加坐在马车里,看着风家堡和

    萧王府打成一片

    小白的晾疑,小白的错愕

    有没有可能

    萧绝眼光进出一道冰冷而强烈的限意和怒意,男子的指尖者随觅抖起来,一股强烈的晾喜交

    织着怨限从脚底窜上头皮,如暴风雪一般滚滚而来

    “林俊,给凤城那边传消息,我要风苏苏的画像,工刻,马上.

    水

    可冷的白白,你聪明,你爹更聪明,一山还比一山高,记得教训啊一你把你娘卖了,画

    圈圈去口巴.

    姥姥默一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29章

    月白星疏,夜凉如水。

    苍育一片墨色,深沉而宽阔,如人的心胸,无边无际。

    那情白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天空,孤独而冷情,长久被黑暗所包围,透射出淡淡的寂寥剪

    影。

    小楼,很平静.

    晚风轻轻地拂过竹林,沙沙的声音低迷而沉寂,如诉说着春末独有寒峭,仕佼问更显静谧。小楼走廊中的紫烟琉璃灯,在夜间如一盏有着致命诱惑力的魔灯,被夜奋覆姜上一层神秘的

    面纱。

    空气似乎还飘荡着桃花的气息,偶尔深呼吸,如嗅着桃花香气的感觉。

    小白在拿着个小镜子,扯开白己的衣襟,脖子上的伤痕并不疼,却有些痒痒的,让她忍不

    住伸手去挠。

    “可恶.’小丫头面无表清地诅咒一声,手指按在伤痕上,微微地揉揉,这样舒服点。

    门上传来敲门声,南瑾的声音温和地飘进来,“小白睡了么?

    小白迅速放下小镜子,一溜烟就跑到床上,把白己缩到棉被里,拉高衣襟,有装模作样地

    揉揉眼睛,“没,陕了.

    南瑾推门进来,小白冲他一笑。

    “今天玩得开心么?’南瑾如揉揉她的头,非常温和地问道。

    小白眼皮掀了一下,见她爹双眸定定地看着她,脸上扮受什么表清,刚刚准备撒谎的气势一

    下子就焉了。

    垂头,很认真地认错,“爹,我错了.

    果然不能相信韩爷爷,者『让他别和爹爹说,结果还是说了,小白扼腕,怎么就这么死忠呢

    宁

    讨厌.

    “头,右侧.

    小白乖乖地把头侧开,南瑾拉开她的衣襟,见到脖子上的伤痕,眉目一眯,敢伤害他的宝

    贝,这牢是坐定了?

    南瑾从袖口拿出一个膏药,打开,细细给小白擦上,小白如犯了错的好孩子正在接受教训

    ,乖巧板了。

    “不是答应爹不惹事的么?

    “小白错了?’小白可冷兮兮地垂着头,声音要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

    南窿摇抨头,有气也生不起来,巴掌还要两个拍在一起才能出声呢。

    房间的灯光朦胧,淡淡地笼罩在南瑾如玉般的脸上,覆出一层复杂的光晕,他眼光略微有

    些晦涩,轻声问道:“小白,在王府者『做了什么?

    小白眼皮微微上l苗,折磨着,爹爹这样算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呢?

    “什么也没做.’小白诚实地回答,“王爷叔叔帮我擦净血迹,擦药,韩叔就来,我们就

    回来了。

    “就这样?’南瑾挑眉,这么简单?

    萧绝明明知道小白是他女儿,会对她这么好心么?

    这倒是有点出乎意料之外。

    难道真的是父女天隆?

    南窿眉心微微一拧,深深地凝视着小白的脸,这孩子,像板了他,他帝着小白出去,没有

    人会认为他们不是父女。

    然而

    “小白,你喜欢那位王爷叔叔么?’南瑾笑问,口气平淡,如平常般,好似在问一件无关

    紧要的事。

    小白咬着唇,虚心求问,“能说喜欢么?

    南瑾微微一匪,转而轻笑出声,果然是父女天隆口阿.

    这是如何也剥夺不了的。

    才见一次面,就能让小白喜欢,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清况,这孩子冷模到了板点,也可哪

    得上是扮影引受肺,除了家人,对谁者『是冷冷淡淡的。

    没想到萧绝却有本事,能让她一眼就喜欢.

    小白笑吟吟地揽住南瑾的脖子,可爱的送上一记亲吻,努力献局帽,“当然啦,小白最喜

    欢爹爹,谁也比不了?

    mri}k.心清却无比沉重,似乎在挣扎着什么,欲言又止。小白忐忑不安地问道:“爹

    爹,你不开心口马?

    “不关你的事,小白,老实告诉爹爹,他者『问你什么,你者『问他什么了?’南瑾严肃的看

    着小白的脸,眼光沉重。

    把进王府所看到的,她和萧绝的对话,一字不漏地说给南瑾听,诚实得不得了。

    南瑾听罢,眼光晦涩.

    双眸定定地看着她,墨玉般的瞳眸深邃丽沫饥,流光溢彩的阳光蒙上一层看不透的阴影,

    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明明如此温和,却让人感觉出一股冷峭的寒意,如玉的脸,喇了一层薄薄的冰。

    小白一晾,以为南瑾生她的气,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害泊,口内呐地喊了声,“爹”

    南瑾回过神来,脸色已经队复正常,眼底者『是一片温暖的宠溺,“小白,爹在想事清,不

    是生你的气,乖乖睡觉.

    小白松了一口气,心有余厚地问:“爹,你和王爷叔叔是不是有仇呀?

    南瑾看着小白,笑笑反问,“如果是呢?

    小白面无表清,“那小白就不喜欢他了,和爹爹有仇,就是和小白有仇.

    傻丫头.

    南瑾心口一阵温暖,淡淡地戏谑,“你啊,给爹娘惹麻烦了?

    小白魄疚地垂头,认错态度十分诚恳.

    南瑾微微叹息,眉宇间有种淡淡的疲倦,“不过这样也好,该来的总归会来.

    “什么意思?

    “扮受什么意思,小白’南瑾犹豫了一下,摸着小白的脸,温柔地笑道:“小白,你不

    要讨厌他,下次如果有机会看见他,多和他说说话,让他多抱抱你他不是你能讨厌的人,

    知道口马?

    “为什么呀?’与卜丫头不理解。

    “你白己不是也喜欢么?好了,睡觉吧,对了,我严重警告你,下次在街上别

    多事,看见人家打架吵架,甚至是杀人放火也好,你有多远给我跑多远,不许多事,明白吗?

    小白双手支着头,眯着眼睛,困惑地眨着,“可是,阿碧姨和小翠姨者『说,路见不平拔刀

    相助呀?娘也说,做人要有正义,为什么和爹说的不一样呢?

    南瑾严肃正经地教育,“没你的事,少搅和?等你有足够的强大力量,</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