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8

_分节阅读_17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杀遍天下我者『不管

    ,看看你的小胳膊,人家捏一捏就断了,风南瑾的女儿出去还挂彩回来,爹脸面会很无光.

    小白受教了,点点头,她明白了。

    爹爹说的就是真理.

    父女两又闲聊几句,南瑾出房了?

    出了房间,南瑾在院子站着,负手,凝望月光.

    晚风吹着他雪白的衣袍,微微扬起,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凄凉的光影。南窿眉」\微微拢着,

    墨玉般的眼睛半闭半开,夹缝中射出一道复杂的光。

    情白的月升在袖脸上镀上一层月蒙胧的苍白,夜色中,那一抹朱砂更显得绝艳凄厉,如凝聚世间所有的繁华和色彩

    男子的脸,如月光下一朵苍白的白莲.

    独孤.情寂,无奈.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月光,这样的心清

    其实并不陌生.

    在他没有遇上流苏之时,经常一人在院子中赏月?

    与其说是赏月,不如说是寻找一种让白己宁静的渠道。

    在月光之下的心境会变得开阔和宁静,如一涅淡淡的情水。

    现在很少有机会赏到月的情寂了?

    因为他的孤独,已经被流苏一丝不漏地赶跑。

    有了她的深清相伴,即便一人在凤城,一人在京城,相思成灾,也不责得寂草和孤独。

    人,无欲则刚,无求则强一

    可现在的他,有了欲望,有了所求.

    白然也有了弱点?

    想要幸福的欲望,已经强烈到不可忽视,宁愿倾尽天下去拥有.

    南瑾现在的心清很复杂,听小白的话,不难判断,萧绝定会起疑心。

    他若是萧绝,第一个坏疑的便是苏苏.

    其实这几年,他两次几乎碰见流苏,已经露出不少的破绽.

    可那时候的他,会认为这是一种巧合,然而,如今则不会.

    小白给他传递一种讯息,她娘长得和画一摸一样。

    如果这样萧绝还不起疑,南瑾就要坏疑他的智商有多高.

    有种说不情,道不明的复杂,连他者『分不情是什么,嫉妒?佩服?遗憾?又或者酸涩?还

    是松了一口气?

    玉年的思念和晦限,玉年的孤独和寂寞,他不是萧绝,无法理解他的心清,当他在感受幸

    福的同时,却有人,看着满园的茶花,看着流苏的画像,去思念他所以为死去的流苏。

    身为一个王爷,他能为流苏所做的已经超出他所能做的界限了?

    像今天这样的夜,萧绝经历过不少吧.

    南瑾唇角苦涩地掀起.

    这件事目两是目两不住了,在决汇娶梳办的那天,他就预料到将来有一天,也许她的身份会曝

    光.

    他早就有心理准备.

    他已经预料到,这件事即将引来一阵暴风雪般的猛烈的风彼。

    苏苏又一次会站在风口浪尖上。

    上一次是萧绝.

    这一次,也有他风南瑾份.

    可他阻止不了?

    只是没想过这个夹破口,竟然是小白传递给他的?

    南瑾深深地舒了一口气,揉揉略有倦色的眉心,神色疲惫.

    几度挣扎,最终还是决定什么者『不做.

    顺其白然口巴.

    该是他的,永远者『是他的?

    若不该是他的,强求也不来一

    他们三人之间,从一开始就有种断不了的纠缠。

    萧绝和流苏之间的感清,一直者『是萧绝在领着她走,流苏是被动的?

    他和苏苏之间的感清,也是他以一桩赌局赢来的,苏苏也是被动的?

    从头到尾,做决定的,者『是萧绝和他.

    现在,是该到流苏做决定的时候.

    要他主动放手.

    不可能.

    他没有这么阔达的胸襟.

    可他却想要试一试,在流苏心里,他和萧绝,究竟谁才是她最想要的人.

    如果不是他

    南瑾甩头,除非苏苏亲口告诉他,她还喜欢萧绝,想要一家团圆,否则,他死也不会放手

    一

    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清结.

    就这样口巴.

    对苏苏,对萧绝,对他,者『公平.

    现在看着情白的月光,思念看梳办,他只想说一声,苏苏,我也不是万能的?我也有解决

    不了的事.

    不是不愿意,而是无能为为一

    “公子,要怎么做?’韩叔俏无声息地来到南瑾身后。

    南瑾眉悄一挑,他陇神了,连有人靠近者『不知道,每次遇上苏苏的事,就有些心不在焉.

    已成习暖,

    “什么者『不用做.’南瑾淡淡地道.

    这件事,他不管做什么手脚者阳两不住的,就算能目两得了一时。只要萧绝去凤城求证,同样

    也目两不了。

    又何必呢?

    舫请争不过三,他只坏阳十萧绝两次,这次纵使他有天大的本事,油阳十不了。

    萧绝的疑心起了,不彻查情楚,又岂会罢休.

    “可是公子王爷会不会伤害到少夫人?’韩叔抿唇,担心地问逗。

    南窿眉心一拧,春末的寒峭似乎染上一层朦胧的嘲笑,“如果玉年的时间者刚受有让他学到

    爱人的教训,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靠近苏苏.

    韩叔很不明白南瑾的心思,可转念一想,这件事,真的是目两不住了?

    凤城里见过少夫人的不计其数,他能堵上一张嘴,能堵上千千万万张嘴么?

    “我出去走走,照顾小白?’南瑾淡淡地道,转身出了小楼.

    韩叔担陇地看着公子情冷如霜的背影,微微叹息.

    清字困人.

    连晾才绝艳,洒脱出尘的公子也不例外.

    京城郊外。

    树影婆要,静得晾人,流苏的坟墓之前,站着两道顺长的人影,是萧绝和林俊.

    萧绝从黄昏一直站在天黑,双眸深沉地紧锁在流苏的坟墓之上。

    爱妻.方流苏之墓.

    这玉年,几乎每个月,不管多陀,他者『会拿一束鲜花来祭拜流苏。

    成了一种习暖.他无数次曾经幻想过,流苏还活着.

    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药香,能看见她浅浅的笑窖,这样就够了?

    这种苦涩的心清,到现在依然存在。

    萧绝酒醉之刻,曾无数眼前出现幻觉,是流苏依然笑盈盈加坐在身边,温柔地看着自己?

    那一刻,他顿然生出,就算那刻让他去死也无憾的感动?

    他不敢伸手,不敢妄动,痴痴地看着,因为曾经太过思念,颤抖去碰触,眼前却空了,人

    影也散了?

    白此之后,他在也不敢妄动.

    只能呆呆地看着.

    当年渗烈的一幕又一次浮上脑侮,仁峭百控制住白己,不许去想这么凄蜿的一幕。

    每想一次,他就心如刀割,疼得窒息.

    如今想起来,却发现疑点重重.

    流苏对药略有涉及,有没有毒,她白己不会不知道,是补身的,还是堕胎的,流苏应该比

    谁者『情楚。

    可她却喝下了?

    难道真的想顺逃离白己,一了百了么?

    死后如玉在她身上动了手脚,导致流苏下葬太陕,他还在伤心欲绝之刻,流苏的尸体已经

    长埋黄土。

    这一切发生得太陕.

    当时他受刺激过大,并无心细想,如今再次想想,才发现疑点重重.

    流苏没死?

    这个念头在心里越来越强烈,强烈到他如岩浆在心底进发,灼热的.滚烫的,充满供水闪

    电般猛烈的冲击。

    像要把他淹扮知

    晾喜么?有的.

    限么?也有的?

    更多说不情的清绪,堵塞在心中,如饮一口黄连.

    夜风无力地吹拂着,黑夜帝着罪恶的蛊惑力,在墓地渲染开来,这小小的一方天地,如充

    斥了男子所有的思怨清仇。

    他想要工刻开棺.

    却有害泊开棺.

    他想要证实,里头躺着的人不是流苏,是一副空棺.那他还存有一丝希望.

    却又害泊,万一白己的想法是错误的,他所有的推断者『是错误的,流苏真真实实地躺在里

    头。

    他该怎么遭受这种打击.

    这是致命的?

    所日嫣躇不前.

    天不泊地不泊的萧绝,几乎咬碎牙眼,连指尖者随觅抖起来.

    从天堂爵间掉下地狱的感觉,他真的受够了?

    墓地的风有种腐朽的味道,如常年在战地所吹过的风一样,阴凉而凄冷.死人的腐朽之味

    深浓。

    萧绝玄色的衣袍在晚风中吹起,更显得男子背影冷然如刀,那如同未出鞘的古剑力量爵间

    弥漫出来,给人一股深沉的压力。

    林俊十分不解,王爷到底想要做什么?不是要开棺么?

    为何在这儿站到大半夜?

    “开棺.’萧绝闭着眼睛,做出决定,声音掷地有声,饱含着一股威严和沉重.

    “是,’林俊恭敬地领命,开始挖开坟墓。

    萧绝的眼光紧紧地锁在石碑上.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