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9

_分节阅读_17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我希望,你不在里头.

    他强烈地希望,那儿是一副空棺.

    四周很静,一种恐嗅的力量抓住萧绝的心脏,随着坟墓越来越平,他倏然升起一股喝止的

    欲望。

    这种矛盾和挣扎的清绪,激烈地在心底交织。

    萧绝的心如同被蚂蚁啃咬般难受,限不得狠狠地扒开胸膛,重重地揍上几拳。

    把这种恐嗅和心厚彻底赶走.

    流苏

    你会这么残忍的对我吗?

    这么多年的晦限和痛苦.

    会是一场骗局么?

    他付出的,是重干生命不能承受的代价啊一

    而那个时候的你,又在哪儿?

    是笑着幸福么?

    真的是你么?

    方流苏风苏苏

    不一

    萧绝不愿意相信。

    不相信白己心爱的女人会这么残酷地对待白己.

    这无疑是把一把刀,狠狠的刺入他的心脏。

    然而,越来越情晰的头脑,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是真的?

    “王爷’林俊沉吟地看着他,棺材已经露出来了。

    萧绝眼光深沉而痛苦,倏然闭上,“打开.

    林俊点头,撬开棺材板

    空棺

    林俊大吃一晾,只见萧绝的身影在月色下,爵间渗白,眼光中隐约透出少许晾喜

    转而,却是铺天盖地而来,冰冷而强烈的限意.

    方流苏.

    你果然骗了我.

    “王爷,你看’林俊声音有异,萧绝猛然回头。

    夜色中,月光下,南瑾顺长单薄的身影静静地站在身后,他的脸色静谧如寒潭秋水,安静

    中又透出少许凌厉。

    萧绝脸色爵{司一沉.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0章(文字版)

    月,情白而孤寂,缓缓地飘入云层,苍育上唯一的眼睛,似乎不忍看见人世间所有的争夺

    和残酷,闭上眼睛。

    夜,爵间深了,如浓稠的药汁,最后一点光亮也被覆灭,只遗留淡淡的凄凉。

    风,疯狂卷过,地上的落叶飘然而起,在他们身后形成一股巨大的枯黄漩涡,如要把一切

    者『吸进去,把夜色的暗和惑尽清展示。

    月光下的萧绝,如一座冷凝千百万年的冰雕,玉官线条分明而冷硬,挺拔顺长的背影冷然

    如霜,沉稳如山。看看自瑾的眼光,充满了限意和探究,整个人爆发出一股深沉得足仁)让人色

    变的黑暗色彩。

    胸膛中的那股喷怒,如一把锤子狠狠砸在骨头上,钝痛,却板为尖锐。黑色掩护下的黑眸

    迅速窜过杀意。

    南瑾缓缓地走近,这是萧绝第一次看见站起来的南瑾,白衣胜雪,添了三分飘逸,坐着的

    南瑾已是风华绝代,情贵无暇。

    而站起来的南瑾,玉树临风,窖色逼人。那一身白色,纤尘不染,似乎他的身上从未沾染

    过血腥。

    他们者『是活在斗争中的人,谁的手曾经干净过?

    可有的人,就会用一身雪衣隐藏住白己的煞气,看起来如此纯粹和干净.

    “你来做什么?’萧绝声音冷酷丽沫饥,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如果不是最后的素养在支撑

    着他的理智,萧绝的手已经捂上剑柄,随时想要把南瑾碎尸万段.

    南瑾眉悄染冰,墨玉般的眸子折射出情冷而凌厉的光芒,眼光淡淡地从坟墓中调回,他本

    来有机会在坟墓中加一具尸体。

    三年前就有此打算,最后却又打住。

    或许,冥冥之中,便是想要看见今天这一幕,让萧绝知道,流苏她,依然还活着.

    “南瑾来多谢王爷对小女的救命之思.’南瑾温和而疏离地说道。

    萧绝上下打量着风南瑾,琢磨着他的腿什么时候好了?竟然能行走白如?在凤城见他的时

    候,还是坐着轮椅,难道者『是装出来的?

    一想到这,冷酷的男子脸色更显得深沉和难测,锐利逼人的眼光似乎要缓漫地把南瑾凌迟

    “装得真好.’萧绝嗤笑。

    南瑾笑而不答,静静地看着他.

    等着他的疑问,他知道,萧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萧绝冷笑,“风南瑾,明人不说暗话,本王问你,风苏苏到底是不是方流苏?”

    南瑾微微勾唇,淡淡说道:“所有人者『知道,我的妻子叫风苏苏.

    萧绝的拳头微微握紧,发出咯咯的响声,忍住如雪山崩裂般滚滚而来的雪浪,冷笑一声,

    “风南瑾,别以为你不说,本王就查不到,若风苏苏真是方流苏,你自己想想你的下场.就算

    风家堡富可敌国,本王也定要你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南瑾眸光冷情如雪,温润的脸逼出三分霸气和嘲笑,“我从不泊身败名裂,也不会永世不

    得翻身.我只做我想做之事,想让我不得翻身?就凭你?哼.还没那本事.

    夜色中,一股危险的气息从彼此身上缓缓地蔓延,多了一份执着,多一份杀气。这是属十

    雄隆动物在争夺伴侣时所激发出的斗争,摩拳擦掌,蓄势待发,想要一击即中,把对方置于死

    地一

    南瑾眼光冷厉如刀,“当年方流苏嫁给你,你又是如何对待她的?你让她身败名裂,被世

    人耻笑,一个女人所不能承受的羞辱,是王爷给她的,可疼借过她,冷爱过她?如果当年你曾

    让她知道,你很喜欢她,会呵护她一生,今天就不是这种难解的局面。这一切结果者『是你一手

    造成,与人无尤,王爷何有想过白己过失?”

    一股滔天骇浪般的侮潮铺天盖地而来,夹着一座冰山,狠狠地砸在萧绝的脸上,南瑾的意

    思已经很明显。

    风苏苏

    就是方流苏.

    哪冷模的隆子,又怎么会对别的女人如此关坏,那嘲讽中帝着三分冷借的口气,让萧绝

    喷怒得几乎毁灭一切。

    他甚至生出一种野蛮的煞气,想要把所有人者『赶尽杀绝,一同下地狱去。

    这是一种毁天灭地的欲望.

    “风南瑾一’他呼吸灼热而低沉怒气滔天一

    “好.好.好板了?’萧绝怒板发笑,那如发狂般的笑声,震际栖息在树悄的鸟儿,扑打

    着有力的翅膀,发出一种难耐的骚动。

    沙哑凄厉的叫了一声,似乎在责匡着他们吵到它们的好梦,飞向远方,重新选一处栖息地

    ,远离两个男人的纷争,只留下三两根翅膀,幽幽而下。

    “风南瑾,你夺人妻,还理直气壮?’过大的喷怒让萧绝的脸有少许扭曲,他咬牙切齿道

    “你别忘了,方流苏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王妃,就算她假死离开,就算她改名换姓,她还是

    萧王妃,这辈子者『不会改变.你有什么资格来和我争取?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她,是我的.

    萧绝的声音喷怒而偏执,双眸紧紧地凝着南瑾,如宣誓般,霸气而专横.

    从一开始,风自瑾就失去工场,事清一爆发,三个人者『会成被天下人耻笑.

    萧绝的心如被什么撕扯着,又痛又限,他这玉年活在痛苦和晦限之中。整整玉年,这么多的日子,靠着和流苏之间少得可冷的记忆,渡过每一天,他曾以为,这

    辈子就这么下去,再也不会找到阳光。

    他天生就属于黑暗.

    只能生活在黑暗中。

    可现在却发现,他的痛苦,他的晦限者『是别人精心布置的一局棋。

    流苏她根本就没有死.

    她在别的男人坏里,笑得幸福开心.

    他两次和她擦肩而过,流苏她,曾经离他那么近,一触手便可触摸。

    而他却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消失在眼前。

    他的痛苦和晦限,在她看来,是不是成了一场笑话?

    方流苏

    “啊’萧绝头仰起,脸色喷限得狰狞,忍无可忍地发出悲喷的咆哮,如受了伤的野兽

    ,在夜间悲鸣。

    闻者心颤.

    南瑾的手微微一动,眉心微拧,是对是错,已经无关紧要,萧绝迟早得知道事清的真相,

    他能说的就这么多。

    他和苏苏的心结,还是让他自己去面对为好一

    可前提是,他不能伤害了苏苏。

    倏然寒光一闪,南瑾迅速闪过,萧绝宝剑出鞘,夹着喷怒和悲伤的剑气充满杀气,气势如

    虹地劈向南瑾。

    “王爷’林俊大晾,却又不能阻止,否则他会被萧绝的剑气劈成千万段。

    萧绝飞身而起,冷峻的眼,紧抿的唇,如索命阎罗般。凶横而锐利的剑气以一化千,密密

    麻麻地扫向南瑾。

    剑气横扫千军,仿佛上古的野兽,发出最沉重的嘶口孔,激射出最强大的力量,男子冷峻玉

    官狂瓤杀气,黑暗的王者之风强劲如山,不窖忽视,身形如矫捷豹子,已到人剑合一的境界。

    南瑾身无长刃,迅速从袖口落出一把折扇。

    手腕翻转,折扇横扫,一道雪白的风刃横扫,在中间化成千万道风刃,直击萧绝的剑气。

    风刃剑气半空相逢,黑白相窖,顿时卷起一股尘土,浑厚的内力两两碰撞,只见他们身后

    的树木轰然而断,整个墓地如被暴风雨凌虐过一般,渗不忍睹,一片狼藉。

    萧雏重重一哼,脸卜而腥之气狂瓤,魅眸露出嗜血而阴鸳的光芒,宝剑迅速收回,一个翻

    身,狠狠地砍下,寒芒森森,王者</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