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0

_分节阅读_18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霸气显露无疑。

    折扇一合,手腕翻转,袖箭冷然在手,月到司旋动,脚下转了大圈,卷起漫天尘土,一股排

    山倒侮的力量凝聚成龙卷风。

    南瑾眼光沉稳,不避不闪,猛然直迎而上。

    随着南瑾如长虹直击萧绝迎面而来的剑气。

    已经看不见萧绝和南瑾的影子,黑色和白色完全融合在这股可泊的黑色漩涡之中。黑影翻

    动,在咆哮,发出气壮山河的怒口孔,它在疯狂地滚动,如同十二级台风来临之际,那侮上最彪

    曝的巨浪,卷起狂风阵阵,发出可泊的搏斗之声。

    墓地成了一片战场.

    林俊被这股狂风扫得简直站不稳脚跟,这才是真真正正的高手过招?

    两人武功势均力敌,进行殊死搏斗。

    他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绝伦的打斗,甚至看不情楚两人的招数,只觉得那迎面而来的狂风,

    刮得他几乎飞出。

    太可泊了?

    王爷和风南瑾的内力几乎到了登峰造板的地步,如此一斗,定然是两败俱伤.

    数,发出折断的悲鸣?

    枯叶,漫天卷起,狠狠地把两人围绕在中间。

    猛然,一声猛烈的掌声相击,沉重的声音连地皮者『在震动,似有断裂的痕迹。

    两人身影迅速分离

    那团卷起的狂风不见了

    尘土弥漫,枯叶飘飞,两道霸气的身影,冷然相对,沉稳地对望

    倏然一口鲜血从萧绝口中口贵出,萧绝沉稳的眼光出现一抹难忍的痛苦,只觉得整个人者『要

    被撕裂,林俊大晾,迅速上去扶着他,“王爷”

    南瑾脚步不稳,虎口震得发麻,一股铁锈般的腥甜之味涌上,他只觉得玉脏六腑如被烈火

    焚烧一般。

    身影一晃,唇角也溢出鲜血,血染白衣。

    双龙之斗.

    两败俱伤.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1章

    林俊扶着萧绝,他的脸色如纸,薄唇失色,冷锐的眼光微微扭曲,内心紊乱,冷和热的两

    股气流在体内不断的翻滚。

    手紧握,青筋暴跳,被内力震得嗓子者『要裂开似的,猛然又吐出一口显然,玄衣上沾满血

    迹。整张脸,煞白煞白的,冷汗从额头上,缓缓地滴落。

    萧绝的眼光,甚至出现短暂的陇虑,眼前如蒙上一层黑色的迷零,什么者『看不情楚。

    夜风吹起长袍,在墨奋中摇曳,那影子如破碎般,更显得凄凉。如镀上一层迷离的朦胧剪

    影。

    南瑾的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唇角不断地溢出鲜血,缓缓地染红洁白的衣襟和胸前。

    他眉心隆起,如墨玉般的瞳眸失去平时的色彩,略有些黯淡,脸色苍白如雪,在夜色中,

    白得有些透明。

    脚下有一小滩血迹,鲜血顺着手臂,一滴一滴,溅落在地,妖烧绽放。

    袖箭之力反噬,伤了手臂.

    他伸手缓缓地擦去唇边的血迹。

    好厉害的内力.

    这是南瑾和萧绝脑侮里同时闪过的想法。

    南瑾微微调整内息,迅速点了身上两处穴道,阻止体内气息乱窜,免得反噬。

    身形微微晃动了下,几欲捧倒,退了几步,才勉强站住脚跟。

    他呼吸宁静而冗长,如月光下,一朵枯萎的白莲花,苍白中透出死寂。

    这是南瑾和萧绝有生日未,在对敌中,最狼狈的一次.

    林俊手贴在萧绝的背后,缓缓地运功,压制着他体内逆流的内力。

    “王爷”自瑾险白的唇微微开启,“事到如今,再隐目两已是徒劳无功,我只想说一句

    ,凡事三思而后行.

    南瑾心口苦涩,即便这种清况当初已经预料到,却是他不想见到。

    如果有可能,他实在是想一辈子就这么目两着流苏。

    让他们不再见面.

    然而,若是真的如此做,他就不是风南瑾。

    扮受错,他是个白私的男人.

    当年害泊流苏动摇,把萧绝的事清隐目两,为了他的幸福,他强行为流苏做了决定,放弃了

    她选择的权力。

    如今目两不下去,竟然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小白,总不能一辈子就这么相互隐目两下去,势必要做一个了结。

    每个人心中总有一个心魔。

    流苏有,萧绝有,他何尝没有?

    “三思?’萧绝冷笑,失色的唇渗白如纸,眼光冷锐地凝视着南瑾,一指喷怒地指向南瑾

    ,冷喝一声,“当年流苏逃离王府,是你的主意?”

    重伤在身,加上过于喷怒,萧绝的身体避免不了颤抖,那股霸气被病态的神色削弱不少。

    林俊担心地扶着他,喷怒地盯着风南瑾。

    南瑾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讥俏,在如稠的夜色中,更显得寒气逼人。“过去如何,很重要

    么?王爷何不想想,当初你是如何对得她的?如果你当初能好好地爱她,她就不会有机会逃离

    王府。

    “你住口?’萧绝冷喝,冷锐的眼光露出猩红的限意,夜色和他周身的空气被寒气化出两

    个天地。

    “风南瑾,方流苏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王妃,这一点永远者『不会改变.仁峭百不知道也就算

    了,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你以为你们的关系还会被世人所承认么?就算你是权倾天下的右相又

    如何,你也逃不过诱拐人妻这个罪名,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我萧王的王妃,是皇上的弟媳,风

    南瑾,本王定要你碎尸万段不可.’萧绝声音布满恐沛的杀气,一点一滴,汇聚从彼涛汹涌的

    侮潮,如暴风雪般卷向南瑾。

    如果不是身受重伤,南瑾几乎想要放声大笑,他风南瑾又岂会是介意世俗眼光之人,在他

    眼里,流苏就是他今生唯一认定的妻子。

    至死不渝.

    这一世,他身边的位子,除了流苏,没有人能够相伴.

    他爱得比谁者『要纯粹.简单.

    “那就看看萧王爷有没有这个本事,你现在太过于喷怒,以致你忘记一件事。王爷,方流

    苏是何许人也,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心里者『有个谱,她身份一曝光,哼.你说,你我二人

    ,谁的机会更大一点?嗯?’南瑾的声音隐约暗含一股威胁和警告的味道。

    流苏是女儿国的身份目前还是个秘密,龙浅月当年一时之间查不到小公主的身份而求助圣

    天,在萧绝和他者『无音讯的清况之下。

    龙浅月必定会派人亲自查探,已经三年过去,说不定龙浅月早就知道当年的龙紫月已经死

    亡,也知道流苏是她的长女,也已经死亡。

    一旦身份暴露,萧绝第一个就被雕出局?

    就因为他姓萧,而他却成了最有利的之人,因为他是风家堡堡主风南瑾。这个身份就已经让萧绝连争取的权力者『失去。

    南瑾这么多年者刚受有公汁梳办的身份,就是不想打破这种平静。他也不泊萧绝会用什么招

    数来对付他。

    他只担心,他们两人之间的争夺,又一次把梳办推向风口浪尖,承受四面八方而来的羞辱

    和谩骂。

    这是南瑾所不愿意见到的清景。

    萧绝眼光一沉,南瑾继续道:“凡事有因有果,盛极必衰,物极必反,乃自然定律,王爷

    也该想想自己的过失。这件事清,我没有资格和你解释什么,苏苏才是最有资格和你说情这件

    事的人。

    “刚刚王爷有句话,风南瑾送还给你,除非苏苏亲自和我说,她不要风家,不要我,否则

    ,她是我唯一认定的妻子,谁也夺不走,包括你萧绝.’南瑾黯淡的眼光倏然坚定,苍白的男

    子身上散发出一股不可侵犯和襄读的坚决.

    萧绝握剑的手微微一紧,有股要将眼前男子砍成两段的限意

    他竟然敢

    怎能如此理直气壮?

    流苏本身就是他的妻子,他有什么资格和他争?

    南瑾脚步微微后退两步,眉悄染雪,那一身刺眼的猩红衬得男子眉宇间那抹朱砂凄绝,孤

    绝,瑰丽欲滴,相映成绝,平添情贵。

    他缓缓转身,刚走几步又停下来,夜色下的男子闭着眼睛,修长优雅的睫毛在透明如水的

    脸色上覆出一层陇郁的剪影。

    “萧绝,如果你还爱着她,请你不要伤害她.’南瑾心中倏然涌上一股酸涩和心疼。

    把流苏推上风口浪尖,非他所愿.

    南瑾脚步缓缓地迈开,他走得特别的漫,每一步似乎用尽他全部的力气。

    飘逸白衣在晚风中晃动摇曳,白得板致的颜色,反射出墨色的凌厉和坚制,缓缓地消失在

    夜色中。

    墓地,一片巧良藉.

    四处者『是被他们内力所震倒的树木,断枝遍地,绿叶枯叶在狂风中飞舞。

    地上那摊血迹还是如此的明显,猩红妖烧,仿若在嘲讽着什么,萧绝的眼光陷入嫉妒悲喷

    的挣扎中。

    “萧绝,如果你还爱着她,请你不要伤害她.

    南瑾的话在袖耳边不停地回荡,萧绝心头一阵又一阵的,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破,一股比

    绝望还要浓烈的东西从玉脏六腑全部溢出,把他添得满满的

    整个人被这股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悲哀淹扮受

    他被抛入冰冷的深渊,黑暗,深沉,见不到一丝曙光。

    暗色把这位顶天工地的男子,深深地包围,在他身上,看不到何为希望。<b</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