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1

_分节阅读_18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r/>

    锥子狠狠地扎入心脏,戮得千疮百孔

    萧绝倏然跪下,一拳狠狠地砸在地上,血零飞溅,如失去伴侣的野兽在悲吼

    “啊”

    凄厉.尖锐,饱含着压抑的痛苦的绝望

    他不甘心,也不服气.

    凭什么,风南瑾能说那样的话,凭什么?

    流苏本身就是他的,是他的?

    “萧绝,你笑了耶.’郊外,伊人笋意屡屡,如发现什么大事一般,秀丽的脸上布满晾喜

    的喜悦,好似从未见过他笑一般。

    “王爷,我曾经,喜欢过你.’犹记得初闻这句话,他百味交织。

    “你本来就该限我,忘了吗?是我害死你最心爱的女人。你是王爷,我是民女,本就是两

    条不同的路,如果不是柳雪瑶,我们本就不会有交集。你还是继续限我,我继续过我的日子,

    大家者『回到原来的价置卜,各白过各白的人生,这样对我们者『好.

    “我想要的,你给不起.

    “我想要一份独一无二,干干净净,唯一的爱清,你给得起吗?’他给得起,这玉年,每

    次袖想起流苏这句话,就会疼得鲜血淋漓,限白己当初为什么不马上回答,他给得起.

    他真的给得起.

    直到失去,领晤得太晚,造成无可弥补的遗憾。

    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如果流苏能活着他能触摸的距离,他一定会狠狠地抱住她,大声地告

    诉她。

    你要的,我给得起.

    这句话虽然晚了,可否还有挽回的机会?

    他想要好好地抱住她,用他的余生呵护她,弥补他曾经对她的伤害。

    流苏,我真的给得起.

    “萧绝,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不够坦诚,做了这个决定后,我们者『不要后晦。人生不能

    同时踏进两条河流,注定要分道扬镶的,始终留不住。今天过后,将来我不会后晦,你也不要

    后晦,人生不是游戏,不能重来,我也不会给你重来的机会.

    每次想起这句话,萧绝就难受得窒息,他想不到流苏会那么决绝,仁)生命来抗议他的残酷

    一转身,便是一辈子跨不过去的横沟。

    阴阳永隔.

    “终有一天,你尝到,什么叫痛不欲生.’在看着她倒在而沪中,身体漫漫变冷,他以为

    ,他真的尝到什么叫痛不欲生。

    那是一种,连死者『无法解脱的痛苦。

    玉年了

    不短的日子啊一

    虽然已经事隔玉年,他依然情晰地记住他和流苏之间微笑的细节,哪泊是她的一遭一笑。

    他和流苏之间的回忆本就不多,流苏对着他笑的次数也不多,每次想起,无不腕借,总想

    着这辈子就靠着这些少得可冷的记忆活下去。

    有时候活着,也是一种赎罪.

    如今却有人告诉他,当年的一切,是一个骗局?

    她心爱的女人和别人联手布置的一个骗局,把他蒙在鼓里,看着他过了玉年生不如死,行

    尸走肉的生活。

    他如何能不限?如何能不怨?

    他是有错,可流苏呢,就一点错也没有么?

    小白

    萧绝的脑子夹然情醒了一下.

    小白那孩子,她和南瑾的孩子

    萧绝的指头狠狠地刺入地下,眼光阴鸳地盯着墓碑

    方流苏

    当年他亲眼看着她喝下那碗药血流了一地,明知道是毒药,却狠心地喝下,不要他们

    的孩子

    而她却为风南瑾生了一个女儿.

    他精密的脑侮里倏然浮现出风南瑾和流苏成亲的日子,在流苏离开一个多月,他们就拜堂

    成亲了?

    如此迫不及待.

    如此狠狠地羞辱了他.

    这股限意,越来越深,越来越狠,如烈火焚烧着他的心脏.

    好一个风苏苏.

    好一个方流苏.

    手,深深地刺入地底

    林俊担心地看着萧绝,不敢出声打扰,又泊他过于悲喷,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太多的喷怒,太多的压抑的痛苦,急火攻心,让萧绝又狠狠地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微微软

    倒,林俊大晾,赶紧扶起他,担心地劝道,“王爷,身体要紧.

    沉默,是墓地唯一的声音。

    半晌,萧绝才缓过一口气来,阴鸳的眼光紧紧地盯着墓碑,“去准备,本王要去凤城.

    林俊大晾,“王爷,你身受重伤”

    “去准备.’萧绝怒喝.

    林俊工刻应道,扶着萧绝缓缓地离开墓地.

    丛林中缓漫地走出一道雪色的人影,他的脸色苍白而沉重,呈现出一片病态的屏弱。单薄

    的身体在夜色中,如要被吹飞似的。

    南瑾伤势太重,他根本就无法独白一人回小楼,只能闪入一旁的丛林,调整内息。

    所幸他内力深厚,即便受了重伤,也能白行调息,逐渐控制住伤势不再恶化。

    他的眼光看着主仆两远去的身影,微微凝眉

    眸光深邃而沉重。

    苏苏,对不起.

    这次我保护不了你.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2章

    阳光很灿烂,阳光照射中的小楼,如一颗雅致的明珠镶嵌在翠绿的竹林里,别外幽静。

    风过竹林,竹的情香随之飘散,缓缓地流溢出一股宁静安详的味道。

    南瑾睡得很沉.

    昨晚他回小楼已是寅时,重伤在身,这一场打斗耗尽他所有的力气,沉沉地睡到中午。韩

    叔情晨的时候叫过他,见一旁换下的血衣大吃一添

    南瑾微微情醒了片刻,让他别声张,免得吓到小白。

    再次睡去,就睡到中午。

    小白起床,没看见爹爹,非常奇匡,通常南瑾者『比他早起,韩叔骗她说,南瑾昨天熬夜处

    理公务,才会睡到中午。

    小白虽然疑惑,也乖巧得没有去打扰南瑾。

    中午才刚过不久,小楼便来了位大人物?

    萧越.

    韩叔心里打鼓,昨天公子身受重伤回来,今天萧越便登门造访,是巧合,还是刻意?

    他不敢怠漫,工刻把他请到凉亭。

    他便回身,去喊南瑾起身。

    萧越今天就帝了一名侍卫,便服出访,一身的贵气却焦次构遮掩不住,尊贵中白有一股威

    仪的厚重。

    “这儿真是好地方,情静白然,旷心冶神啊.’萧越双眸环视小楼片刻,微微笑道,即便

    是来过几次,也被能迅速融入到这片情静中,所有的凡尘俗事皆已远离。

    这对他而言,是难得机会。

    偷得浮生半日闲.

    小白从竹林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根秀丽笔直的竹子。自瑾还没醒,她也觉得无趣,便去竹

    林砍一根竹子,打算等会儿让爹爹教她做萧。

    每次看见爹爹吹箫,小白总是羡慕得不得了?

    她也想有爹爹这么厉害.

    小丫头从小就是日浦瑾为目标,最大的志愿,就是和爹爹一样厉害.

    萧越晾疑不定

    这孩子?

    小白也看见萧越,本来还有些微笑的小白眨眼的功夫面无表清。

    “你是谁?’小白的声音稚嫩而沉静,这是一种天生的素养,不知不觉中,有股大气和霸

    气缓缓流露。

    “小白,不许无礼.’南瑾坐着轮椅从房间出来。

    华贵的轮椅上,南瑾微微靠着,如玉的脸色在灿烂的阳光下略显苍白,白天比黑夜更明显

    ,如一层透明的膜,一触便破。

    白衣胜雪,眉目如画,朱砂凄绝。

    他在所有人的眼里,一直是单薄而强大,那股凌厉的气势让人不敢逼视。凡是认识风南瑾

    的人者『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比任何人者『要坚硬,内心比任何人者『要强大。

    然而,今天的他,却露出一副病态的屏弱?

    如初秋的白荷.

    即将枯萎.

    小白丢开手中的竹子,匆匆跑过去,“爹,你怎么了?”

    自瑾饥静一笑,苍白的唇浮起一朵慈爱的笑墙,揉揉小白的头,“爹没事.

    萧越也不由白主地站起来,深凝眉心,“南瑾,你病了?”

    第一次见到如此屏弱的南瑾,如留恋世间,不肯离去的将死之人,气若游丝。

    韩叔把他推进凉亭,南瑾略微领首,开门见山问道:“有些不舒服,皇上夹然到访,不知

    所谓何事?”

    肃越重孰坐下,脸色板为沉重,眼光掠过一抹阴鸳和限意,却迅速地消失,队复平常威严

    尊贵的皇帝形象,“有重要的事清找你商量.

    南瑾心思何等镇密,看萧葫脸奋便知箱袖想说的是什么事清,心底冷笑,连神色也微冷一

    分,只是他苍白的脸,掩藏这股深沉的嘲讽。

    “韩叔,沏茶.

    “是,公子一

    “小白,过来.’南瑾喊道,小白刚想要捡起竹子回房,见爹爹喊她,便走了过去。

    “这就是你女儿?’萧葫露出燕爱的笑窖,沫沫扣量看他们父女两,轻笑出声,“真是一

    个模子印出来的?萧越一直对风家堡的动静板为关注,又怎么会不知道南瑾已有一女,只不过初次见到,有

    些哭笑不得,他也真本事,</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