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2

_分节阅读_18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怎么生出一个和白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儿来。

    不仅外貌像,瞧这面无表清的脸,隆子也是板像.

    “风苏晚,小名叫小白?小白,见过皇上.’南瑾淡淡地介绍。

    小白可爱地反问,“爹爹,要跪着的么?”

    戏台上者『是这么唱的,而且戏台上演皇帝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白心里偷偷地腹诽一句。

    南瑾一匪,萧越哈哈大笑,“没那么多虚礼,免了免了,南瑾,你女儿真可爱.

    小白垂下眸子,她不喜欢这位皇帝身上的气息,很阴险,“爹爹,我回房了?

    南瑾领首,小白有礼貌地朝萧越一拜,出了凉亭,捡起她的小竹子,便回房去。

    “转眼几年了,过得真陕,现在你也有了乖巧的女儿,若是南瑾你能站起来,那人生就无

    憾了?’萧越感队着,口气非常诚挚,似是真心为孩子腕借的父亲,有种淡淡的遗憾。

    南瑾心里冷笑,恐泊他是巴不得他一辈子坐在轮椅上吧?这口气,听着真叫人感动,可借

    了,戏演得虽然够火候,非常逼真,可听戏的人,并不入心。

    南瑾心里夹然升起一股怨憨来,宁静加坐在轮椅上,静谧如水,眼睑半垂。

    萧绝已经知道他能行走,目两着萧越是一件很愚获的事清,南瑾并无意隐目两,然而,身受重

    伤,坐着者『有些勉强,更别说站着。

    “托皇上的供福,南瑾的腿,已经有了知觉.”自瑾谙气平静地道,脸涩情宁,如同说着

    一件板为普通的事清。

    却给萧越震憾的感觉.

    他的腿好了?

    萧越似乎是呆了一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南瑾唇角掠过淡淡的笑,也深深地看进他的眼

    睛,墨玉般的眸子深邃而透彻,似要看透人心似的。

    “真的么?太好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上次进宫不是环坐着轮椅么,你骗了联?’萧

    越眯着眼睛,故作深沉地道。

    这里头的意思,可多了?

    这副生气的模样,似真似假,究竟是真是假,白得好好琢磨,这默君之罪,倒是如假包换

    南瑾道:“腿有知觉很久了,不过不宜长久走路,南瑾不良于行二十几年,终于有机会好

    好欣赏圣天美景,白然贪恋,导致腿疾复发。皇上若是匡罪,南瑾领罚便是.

    南瑾随口圆谎,态度诚恳,堵上萧越的嘴.

    萧越深深地看着南瑾,晾喜道:“南瑾,上天真的眷顾你,一切如愿啊.

    南窿眉心一挑,“皇上,言归正传,您是不是想要我找万家的贪污受贿的罪证?”

    韩叔把茶水送上,又有礼地退开,南瑾倒茶,情香的味道随着飘逸,在此情幽的环境中,

    更有一股雅致的香味。

    不知不觉,舒缓人的神经.

    一场君臣之间的猜疑和揣摩,有晾无险被南瑾化去。

    所谓伴君如伴虎,举止言行者『要有度,南瑾的无礼肆意在他的窖忍范围之内,而他身份帝

    给他的威胁也要被控制在他的窖忍范围之内。

    过去他不良于行,皇帝根本就不会担心风家会谋反,如今南瑾腿好了,萧越定然会比之前

    更加猜忌和揣摩南瑾的一言一行。

    萧绝和萧寒总说,萧越为何如此信任南瑾。

    而南瑾洞悉到其背后的意义,其实君臣之间,并无真正的信任.

    南瑾早就明白这点,所仁月巴他帝给皇帝的威胁聪明地控制在他窖许的限度里,也为他的江

    山出谋划策,仁)表忠心。

    这是政怡之道,看谁手腕高深而已。

    “扮受错,联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万家,不得不除?’萧越一脸限意,身为帝王,他已经

    很久没有露出这么明显的清绪,却依旧失控。

    因为他已经查到,当年就是皇后下令,毒害他最心爱的女人,导致他们最终阴阳相隔,骨

    肉分离。

    过去仅仅因为猜测,他已对皇后心生限意,如今证实,这股限意更在心里疯狂地成长。

    限啊一

    那是他唯一承认的妻子,打算登基之后便工她为后,却被人毒害致死。

    而他的儿子,如今还是下落不明?

    撇除这点,万氏家族一直者『是圣天的第一望族,其已强大到萧家不窖之地。

    圣天四百多年来,先后就出过六名玉相,上将军十二名,人才辈出,在朝廷中出仟重要官

    职。现万家族长万世安,便是当朝左相,皇后乃其长女。万氏族中有不少官员现在者『身居要职

    ,其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想要彻底铲除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在萧越这一代,万氏之胜更是达到历史的最高峰。

    万世安助萧越登基有功,被封左相,其女又是皇后,权倾朝野。

    一直日未,有萧绝和风南瑾在暗中左右朝中势力发展,砍断其过剩枝节,万氏和皇帝之间

    才能取得一种平衡。

    万氏是圣天第一望族,其地位在圣天几百年来无人能憾动其分毫。

    这和风家的强盛并不一样,风家虽然也是横霸天下,可称不上望族,因为风家历任并无族

    人出任朝廷命官。

    当初风南瑾能当右相,最大一个原因是当时万世安想要萧越赐予宁州六城为封地,丽自瑾

    却及时提出变革,封地一事彻底成为圣天的历史,帮萧越阻止这场分权斗争。

    萧越看中南瑾的才智,这才另辟蹊径,迎难而上,让他出任右相一职。

    而南瑾的最终期望结果和萧越是一致的,但,目的却不一样。

    盛板必衰,这是南瑾早就预料到的结果。

    早前萧绝频臀地在宫外和万世安接触,他就知道,萧越已经采取措施,定要一击即中,把

    万氏家族连根拔起。

    万家侍宠而骄,万世安专权跋雇,和皇后一里一外,一致干涉朝廷内政,萧越早就对其坏

    限在心。

    萧绝这些年,一步一步,者『在瓦解万家的势力。

    若能有南瑾相助,便更为迅捷.

    “南瑾,你不愿意么?’见南瑾久久并未回答,萧越眯起眼睛,沉声问道。

    南瑾眉悄凌厉,苍白的窖色笑起来有股冰冷的讥俏,如一团薄冰笼罩,他淡淡道:“皇上

    ,南瑾一向不理朝廷纷争,您是知道的,况且有萧王和寒王帮您,想要彻底铲除万家,并非难

    事.

    朝廷任何纷争,他一向不理会.

    他手上握有万家的罪证,足仁)让万家抄家灭族,永世不得翻身。可,他已经放下昔日思怨

    ,打算安静地看戏,并无心介入他们的斗争。

    因为夹然有种错觉.

    万家便是风家的榜样.

    盛板必衰.

    风家又何尝不是这样,而皇帝对他的窖忍,底线又在哪儿呢?

    南瑾心中暗暗掂量,君心难测口阿.

    “南瑾,别忘了,你是右相?’皇帝声音略为强硬,冷冷地看看自瑾,“不除奸臣贼子,

    便是不忠.任由万家结党营私,贪污受贿,便是不义.

    南瑾眼光微微掀起,淡淡地道:“皇上,若不出意外,您想传位给萧王,这件事,应由他

    出面。倘若成功,这便是大功绩,将来继任,名正言顺,亦可压制其他蠢蠢欲动之人,军中有

    军威,朝中有政绩,足脚浸众,得人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萧越一愣,以一种很奇匡的眼光看着南瑾,“为何你会帮绝说话?

    南瑾一笑,“为何臣不能为萧王说话?

    “绝这几年对风家并扮受有手下留清,联以为你们已是死敌.’萧越鬓眉,分不情自瑾话里

    真假。

    风南瑾,究竟是什么意思?

    自瑾饥静地道:“一事归一事,微臣分得情楚,况且王爷所为,是他该做之事,若是风家

    不敌,那也是风家没本事,为何责匡?

    萧越眉心紧拧,南瑾情茗一口,两人同时陷入一种可泊的沉默之中。

    半晌,萧越才道:“你认为,绝是最有资格继承大统之人?

    南瑾凝眸,“不是最有资格,是最有能力和魄力?

    “你不泊他登基之后对风家大下杀手?’萧越挑眉,细细地观察南瑾的神色。

    “南瑾者『不泊皇上对风家大下杀手,又何嗅王爷?

    萧越哈哈大笑,“南瑾,联就喜欢你这股不逊.

    南瑾一笑而过,不动声色饮茶,犹豫了会儿,才道:“皇上,南瑾可以暗中帮陀铲除万家

    ,可南瑾有一事相求,望皇上能思准.

    “何事?

    南瑾放下茶杯,恭谨地道:“微臣想为妻子向皇上求一块免死金牌.

    兜兜转转,他的目的只有这一块免死金牌.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3章

    南瑾放下茶杯,恭谨地道:“微臣想为妻子向皇上求一块免死金牌.

    萧越肇眉,微匪,暗白琢磨看自瑾的话,有片刻的沉默,君王的眼光深深地仕自瑾脸上探

    究,眸色深沉。似有不悦,却又暗白压抑。如暴风雨前宁静的侮面,风和日丽,阳光普照,却

    说不准哪一刻会被暴风雨吞噬。

    “南瑾,你是不是习暖和联谈条件?’萧越的声音冷意吹拂,风过竹林,帝来一阵冰冷的

    寒峭。

    “微臣出身世家,世世代代经商,多少有些奸商本色,皇上请侮涵.’南瑾不卑不亢地道

    ,面无表清。

    风趣的话冲淡萧越心中的不悦,心中不免对南瑾有种宠溺般的怨憨,他总是能挑起他的怒

    火,下一句夕轩轩朴朴地帮你熄火。语气还正经凌厉,神色凌</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