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3

_分节阅读_18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厉冰冷,并无玩笑之意,说出来

    的话,却能逗人开坏,他白己似乎并不知道似的,如此玩弄人心,或许是天生的一种本能,他

    白己者『感觉不到。

    萧越抿唇,风南瑾宠妻天下皆知,夫妻两人者『是名扬天下,可撑得上是圣天的一对楷模夫

    妻,无缘无故,他为何给他妻子求免死金牌?

    南瑾眉悄如霜,眼光沉静,语气平缓地说道:“皇上不肯?

    萧越道:“我朝最近百年来,还没有哪一朝哪一代有过这种特殊待遇,南瑾,免死金牌是

    赐给功臣世代的免罪凭证。而你的妻子,似乎不符合啊.

    南瑾唇角勾起情冷的讥俏弧度,“何来不符合之说,她是微臣之妻,不算功臣世家之人么?再说,符合不符合,还不是皇上一句话说了算.

    萧越深沉凝眸,眼光仕自瑾脸上细细打量,求一块免死金牌是小事,可为何求?这就值得

    好好琢磨。风苏苏是风南瑾妻子,即便是她真的犯了死罪,只要不是谋反之罪,也不是皇帝金

    口赐死,风南瑾可仁)探她不受任何伤害,为何需要一块免死金牌?

    谋反?

    或者他会赐死?

    原因是什么?

    这么多年揣摩风南瑾的心思,他依旧猜不透,唯一可仁)肯定的是,风苏苏是风南瑾的软肋

    一

    南瑾不动声色饮齐,沉默的空气中,只有霍里青的香气在缓缓地流刁益。

    “你为何给她求?要求也是给你白己求?或者是你女儿?’萧越最终还是发问。

    南瑾别有深意一笑,淡淡道:“我泊将来有个万一,没能力保护她,就这么简单.

    萧越眯眼睛,自瑾很少和他谈交易,最近一次已经是几年前的圣旨,两次者『为了风苏苏,

    看来他可助

    “如果皇上觉得很勉强,微臣便不强人所难,此事您当微臣扮受提过,皇上今日所提之事,

    微臣也当扮受听见过.’南瑾姿态优雅地打官腔,明明饱含威胁和交易的口气,而那苍白的脸色

    ,的确让人生不起半分怒火。

    萧越才刚想到今后或许可仁研日用风苏苏这个夹破点,就被南瑾的话晾愣在那儿,这演得又

    是哪出?

    刚有什么想法便腹死胎中,心里对风南瑾真是限得牙痒痒的,就好像给你一块糕点,偏偏

    你就喉咙疼,咽不下去,只能干看着。

    “行.联答应你,不过也希望你能信守承诺.萧越屈服了,风南瑾想要做的事,没人能够

    阻拦。

    萧越不禁扼腕叹息,皇帝做到他这份上,真算窝襄.

    南瑾拱手,朝他一拜,诚挚道:“微臣代苏苏谢过皇上.

    “免了.’装模作样.皇上哼了哼,“你这昊脾气到底是跟谁学的?也不蜿转一下,小心

    日后联真的震怒,灭了你.

    南瑾双眸定定地看着他,倏然一笑而过,墨玉般的瞳眸掠过一抹亨属十他暖有的孤傲的嘲

    讽,“若是真有那天,南瑾也会多谢皇上住日思典与厚爱.

    萧越摇头,细细地看他的脸色,“南瑾,你是不是受内伤了?

    自瑾掩饰得好,这么久才被萧越发现,他也不隐目两,淡淡地领首,这没什么好隐目两的?

    他的脸色过于苍白,连灵秀的指尖者『透出一股骇人的渗白来,勉强打起精神和他周旋这么

    久。

    这还是萧越第一次看见强曝冰冷的风南窿露出病弱之态,刚刚还不算明显,现在更是气若

    游丝,额头上渗出点滴汗水,如残烛,即将耗尽生命.

    萧越大奇,这天下还有谁能让南瑾身受重伤?

    “谁把你伤成这样?’萧越担心地问道,这人太有本事了?

    南瑾的武功他是见识过的,几乎到登峰造板的地步,他真想不出有人能重伤于他,他唯一

    想到的是,被人偷袭。

    然而,南瑾的本事,只有他偷袭别人,哪会让人有机会偷袭他?

    “萧王.’南瑾深呼吸,调整内息,平静地给萧越一记晾雷.

    萧越没想到是他弟弟做的好事,那眼角明显一抽,脸色微微扭曲,倏然有种不太美妙的感

    户为

    贝。

    “绝真是小懂争,太可气了,南瑾你放心,联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他.’萧越义喷填膺地

    道。

    南瑾眼睑微微一笑,语气彼澜不晾,平平缓缓地陈述一项事实,“他也伤的不轻.

    萧葫尴价一笑,心中暗暗奇匡,萧绝不是冲动之人,更懂得其中厉害关系,这两人就算有

    不共献天之仇也不会打起来的呀。

    这又给他演的是哪出?

    他们两之间有什么秘密他不知道么?

    “你们昨晚做什么去了?’萧绝今天也没来上朝,萧越稍微一猜就知道。

    “打架.’南瑾淡淡应道。

    萧越一愣,“为什么?

    南窿脸奋苍白中透出苦涩的晦涩,“皇上无需为我们担心,这与朝政无关,是微臣和王爷

    的私事,或许皇上不久就知道了.

    萧越疑惑,也知晓南瑾的隆子,不指望能问出什么来,回去问问萧绝就成。

    他走后,南瑾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一反脸上病弱之态。袖脸奋虽然苍白,却不至于会露

    出油尽灯枯之相。刚刚只不过是他迷惑萧越的假象,自瑾闭着眼睛,眉宇暗含着冰冷的口朝讽。

    萧越句句试探,他八方不动应付,这回他该放心了吧?

    萧绝能让他身受重伤,萧越心里恐泊是十分得意.

    南瑾唇角浮上冷冷的笑,如玉的脸,喇了一层冰,如果他知道他是谁,又会是什么表清呢

    宁

    他倏然有了种野蛮的报复陕意

    “爹’叼、白稚嫩的声音飘来,如一道阳光射入他阴暗的心底,顿时赶走最后一抹阴冷。小丫头走进凉亭,柔嫩的手擦去南瑾额头上的冷汗,面无表清地道:“回家之后,我要告诉

    娘.

    “娘信你还是信爹?’南瑾笑着反问,小白嘴巴一翘,露出鄙夷的神色。

    南瑾一笑,“乖,推爹爹进去休息.

    “爹,你果然是糊涂了,小白能推得动你么?’小白这会儿更鄙夷了,喊了一声,“韩爷

    爷,

    把茶具拿下去的韩叔正好过来,推着南瑾进去,小白看着竹林,有些讨厌地道:“爹,小

    白不喜欢皇上一

    南瑾眉悄微微一挑,风趣道:“小白仁)后又不用嫁给他,喜欢他做什么?

    X

    凤城,风家堡。

    流苏最近心清板为低沉,笑窖也少了,整天待在书房处理公事。风家船运.酒楼.药铺.

    银矿开采等生意,者『是她一手包办。

    南瑾上京之前把船行的捧意都交代得妥妥帖帖,有柳溪柳秀和船行的六位管事,流苏本不

    用那么陀碌,只要负责监督便成。她只要把酒楼和药铺好好经营就成,叫梳办却把所有的生意

    者『包揽在身上,凡事者『亲力亲为。

    太过陀碌,焦头烂额,晚上就睡得沉,不会太过于思念南瑾和小白,更不会有多余的时间

    去为她不能坏孕一事耿耿于坏。

    顺其白然,说起来窖易做起来难.

    她扮受有那么洒脱,真能那么陕放下.

    这么多年希望落空,她者『不知道该如何向风夫人交代,只奸沫沫地藏在心里,打算等南瑾

    回来,他们好好谈一谈。

    南瑾医术如此高明,不可能一点办法者刚受有。

    明时白是微乎其微的机会,她也会试一试。

    每天夜里,明明陀得焦头烂额,沾床就想要睡觉,却依然要很久才能睡着。

    想南瑾,想小白,想她的不孕。

    思念只坏深入骨髓,无时无刻不想着他们,流苏有些后晦让小白上京了。南瑾不在,看着

    小白那张脸还能过过瘾。总比什么者刚受有的强,这些年,她早就能够独挡一面。

    可没有南瑾在身边,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很不安,很恐院

    除了思念,还有莫名其妙的恐嗅。

    扮受有熟悉的体温和气息,她总是会胡只刹想,再加上最近经常做一些奇匡的梦,总是在半

    夜晾醒她,然后恐院得不能白己,再也睡不着。

    偶尔还会莫名其妙地心酸落泪,连她白己者『不知道为什么。

    秀丽的女孩,穿着美丽的校服,一头顺直的墨发板为飘逸,她看起来很年轻,流苏认真,

    只是她,可似乎又不是她,那个装扮是陌生的。

    英俊冷然的男人,一身霸气尊贵,双眸如冰冷硬,也是陌生的装扮,是萧绝。她看见少女

    幸福地挽着他的手臂,走过那排高大的梧桐树。背影是一轮淡淡的夕阳,空旷而美丽,淡淡的

    光辉笼罩在他们身上,镀上一层温暖而幸福的色彩。

    女孩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有些少女的娇羞和含蓄。很柔和,很温润,不太绝色的

    脸很雅致,风韵迷人,如一朵白云般纯洁。

    她似乎不太爱说话,男人也不太爱说话,总是能沉默地走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她就开始找

    itH.冲淡他们之间的沉默。

    她听见萧绝两个字.

    男人的脸很冷模,毫无表清,任由女孩挽着他,有些爱理不理的高傲,然而,偶尔能捕捉

    到他眼底深刻的柔清。

    被掩盖在他冷模的外表之下,从不曾让女孩发现。

    这一幕,美得像一幅画.

    流苏能感受到梦中少女温柔细腻的清坏,感受到她对爱清的憧憬,感受到少女清窦初开的

    娇羞和芳香</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