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4

_分节阅读_184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那么干净,那么纯洁。

    她每次梦到这儿就潜意识地想要停下,似乎不想哭扣破这么美丽的画面,潜意识拒绝任何

    事清来破坏他们之间的幸福。

    流苏甚至有种蛮横的冲动,谁想要破坏他们,她就想要狠狠地把刀刺向谁。

    可终究她无法摆脱梦境,她梦见女孩穿着白纱嫁人的画面,看着她在家人的祝福下走向她

    深爱的男人。

    画面翻转,流苏看见女孩落泪的脸。

    那盏橘黄色的灯光下,女孩日复一日地等着男人回家,却每次者『失望,即便是很晚回来,

    她也只能看着他冰冷的背影。

    流苏看见她失望沉痛的表清,看见她一个人把身子卷在墙角哭位,她的声音很压抑,咬着

    手指头,不敢哭出声。

    却已然泪流满面.

    再后来,梳hR见他们签下离婚协议书,看见女孩行尸走肉般地走过马路,雨水很大,雷

    电很恐沛。女孩的绝望和厌世流苏感同身受,看见车子危险地冲向她,梳办想哭大叫,让她小

    J自点。

    枪声鲜血

    一幕一幕,者『那么渗烈

    女孩躺在医院苍白的脸,男人冷模旁观的态度。

    画面再一次翻转,又是一场婚礼。

    流苏看见女孩一身玄衣,冷扮莫而高贵,按下手中的控件,一朵蘑菇云飘然是升起

    所有的一切灰飞烟灭.

    流苏每次者『被这声巨大的爆炸户际醒,心脏疯狂地跳动,泪如雨下,哭得不能白己.

    通过梦境,她似乎看见女孩爱上萧绝,嫁给萧绝,最后选择同归于尽。

    这一切的一切,者『那么的鲜明而生动。

    流苏感受着女孩一路走来所有的清绪彼动,她曾经的幸福和失望,和最后的绝望.

    那一刻,流苏痛彻心扉.

    很久很久不能入梦.

    她已经很久扮受有做这个梦了.

    嫁给萧绝之前,她经常会做这个梦,也是因为这个梦,她才会对萧绝有种熟悉的感觉。

    那梦里的男人和萧绝长得一摸一样。

    可白从嫁给萧绝之后,她很少做这个梦,这几年在凤城,更是从未有过这个梦境。

    是从南瑾离家开始,她又断断续续做这个梦,特别是最近,越来越情晰,每次醒来,头部

    者『是一片剧痛,让她无法呼吸。

    流苏不知道为何她会做这样的梦,只觉得这梦好真实,真实到她以为这就是发生在白己身

    上的故事。

    梦里一片悲壮.

    梦外一片凄凉.

    萧绝为什么会是萧绝?

    流苏心底的恐院莫名地加深,有种不好的预感,却又无法判断到底怎么了。

    只好用更臀重的工作让白己更陀碌,她想要累得连做梦的时间者刚受有.

    风夫人见她如此陀碌,十分心疼,流苏显然是憔淬了些,晚上睡不好,白天又整天陀碌。

    风夫人劝过她好几次,她者『只是一笑而过。

    最近造船师新设计了一种货船,比起之前的货船,更坚固,谷量哭是之前的一倍有余,还

    在铸造阶段。

    前天柳溪上山,兴奋地告诉她今日可附船,让流苏一起去赤丹河看看。

    流苏点头,把时间安排在中午,试船之后,她还可明顺便回酒楼看看。

    午膳之后,流苏帝着小翠阿碧便下山,到赤丹河去看新的货船出航。

    流苏才刚下山,一只老鹰扑打着有力的翅膀,在半空嚎叫一声,莫离匆匆一吹口哨,老鹰

    俯冲而下,停在他手上。

    是一封信件,上头是南瑾的字迹,写着苏苏亲启。

    莫离耸耸肩膀,公子写给少夫人的信,可能是夫妻两的亲密话,他们不便看,他把信拿回

    书房,放在桌子上。

    “少夫人刚刚下山,晚上回来看也是一样.’莫离并不在意,放好之后,转身出了书房。

    赤丹河边。

    这月黔吉合所有造船师心血的作品,不负众望,顺利出航,即便是装运的货物比之前多,其

    速度不仅没有漫下来,反而比之前更陕。

    柳溪笑语,这有可能会取代现在所有的帆船,成为航运界一个新的里程碑。

    流苏心里也是高兴,冲淡这几天心中的烦躁,总算是有一件喜事。

    “南瑾若是知道,一定很开心.’流苏淡淡地笑道。

    阿碧一笑,“少夫人,柳秀可能早上就写信告诉公子这个喜讯了?

    柳溪笑着点头,阿碧说得一点也没错。

    “柳溪,那我去酒楼,这个的账目你迟两天给我送过去,最近辛苦了,好好休息两天.

    “知道了,

    流苏浅笑,便离开渡口回酒楼。

    流苏回到酒楼,便开始处理这几天积压的公事,小翠阿碧是好动之人,流苏的工作枯燥又

    乏味,她们也不懂,便想上街去溜达一圈。

    流苏只是笑着让她们傍晚前赶回来便是。

    两人应了一声,便很偷陕地跑开了。梳办摇头,坐到书桌后面,这两个丫头的耐心可不比

    紫灵,每次跟着她出来,者『不会安分地留在酒楼能等到傍晚。

    流苏才刚刚翻开账本,倏然凝眉

    空气中似乎有股冷气团在转动,逼迫而压抑,如一把尖锐的刀,狠狠地抵着她的咽喉,流

    苏心底一颤。

    莫名其妙感觉一阵压迫般的窒息。

    空气冷得如凝结一般

    一道高大的人影从门口走进,浑身狂瓤怒意,足仁)」上所有的生物者『恐嗅颤抖

    “方流苏”咬牙切齿的声音

    流苏脸色喇一声,渗白如纸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4章

    一阵冷风从窗口灌进来,空气中的燥热被屋里的寒气冲淡,冷热交替,冷气占了上风,流

    苏的脊骨爬上一股寒气,毛骨谏然,所有的汗毛紧张竖7,蓄势待发,如准备一场殊死搏斗的

    士兵。

    风吹过她面前的书本,一页又一页,哗啦啦地响,如一把冰冷的刀,在她的心脏上,左右

    翻滚。

    流苏的手脚有些颤抖,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一股发白内心的恐嗅如雪山崩塌般,冰

    雪铺天盖地卷过来,彻底把她淹扮氦

    她的嗓子板为干涩,像在寒冷的冬天猛然灌了一口酒,火辣辣般的剧痛。

    已然失去说话的力量.

    男子一步一步走近,威迫和杀气扑面而来,流苏顿时有股逃跑的冲动。心里有一个声音不

    停地催促她

    苏苏,陕跑

    苏苏,陕跑

    可是,她只能愣愣地瘫坐在那儿,她的腿,在颤抖,她的唇在颤抖,她的指尖在颤抖,浑

    身所有的毛孔者『在恐嗅地颤抖。

    她的眼睛如同看到世间最恐沛的人,睁到板限。

    时隔多年,在真相被揭发的那一爵,流苏措手不及,除了恐嗅

    还有一股想要哭位的酸楚

    物是人非事事休.

    萧绝的脸绷得北紧,他的呼吸粗重而浓烈,冷峻的双眸燃烧着熊熊烈火,要把眼前的女子

    烧得一干二净,尸骨不存。

    他的心清,游走在晾喜和喷怒之间,不停地交错,碰撞。曾记否,这张在梦里也不愿出现

    的窖颜,他曾经的晦限和深爱。

    萧绝身体紧绷,处在一种板限的状态,不知什么时候会把所有的怒意和限意全部爆发,拼

    命的压抑,拼命的忍耐,在板限边缘游离。

    她的窖颜和玉年前毫无二致。

    弯弯的柳眉,灵秀的丽眸,肤若凝脂,骨如玉雕,这是他的流苏。

    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熟悉的唇还有那熟悉的药香

    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z朋阮C口m

    即使闭上眼睛,萧绝者『能深刻地感受到,属十梳办的气息,这是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

    思念和眷恋的气息。

    高大的男子身体夹然颤抖了下,他缓缓地伸出手,想要触及这副熟悉的窖颜,想要感受她

    的温度,是否真实。

    倏然在离流苏的脸一寸的地方停下,那些酒醉孤独的夜里,曾经出现过的幻觉,再一次浮

    上脑侮,每次他伸手去碰触,流苏便会消失在眼前,他早一次被熟悉的心痛袭击。

    这回呢?

    她是否还会宁肖失?

    流苏的牙齿在打颤,连呼吸者『变得深沉而冗长,不敢有一丝妄动。

    眼泪不知为何,从眼眶中滚滚而落,并非她想要哭,而是酸楚和遗憾交错,逼出她体内多

    余的水分。

    萧绝的眼光专注而深刻,看见梳办洛伯的那刻,心底冷硬的那块地方变得柔软了,她的默

    骗,她的背叛,夹然变得遥远而不足挂齿。那一刻,心呈书两炳的,者『是疼借,想要把过去所没

    有给她的冷爱统统给予。

    萧绝的手,擦去流苏脸上的泪,冰冷中夹着微热的温度计袖心头一颤,倏然伸手把流苏狠

    狠地抱进坏里。

    “流苏’萧绝的声音暗哑板了,压抑着莫大的晾喜和兴奋

    真的是流苏

    玲珑的身子镶嵌在坏里,药香扑面而来,那股柔清和温暖的感觉,他无数次坏念过,并不

    陌生,时隔玉年,失而复得的珍贵让萧绝有种落泪的冲动。

    “流苏流苏’所有的话者阶肖失了,如同刚才,天地间只剩下这抹</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