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5

_分节阅读_18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淡绿色的色彩,

    他的脑侮里也只剩下心爱之人的名字,一遍一遍地喊着。

    流苏愣住了

    他不生气么?

    他不是要杀她么?

    为什么要抱着她?

    为什么看起来又好像很开心的,很深清的样子?是因为她么?

    那声低哑而温柔的叫唤是世上最深清声音,听在耳朵里,宛若整个天地者『充满迷离暖昧的

    清原,好似这个男人,爱了她很久,很久,爱到骨子里。

    他应该气得一巴掌狠狠地打她才对啊.

    流苏那一刻脑子一片空白,手不知道住哪儿放,愣愣的,任由他抱着,她不敢去碰触萧绝

    ,不敢发出声音,深泊一动,一出声,就会打破这种诡异的平静,萧绝下一刻就把她碎尸万段

    他刚刚进来之时,身上狂瓤着一股怒气和限意,强烈到即便是百里之外的人也无法忽视,

    能让世间所有的生物灭绝。

    流苏和萧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算很长,她还记得在王府的时候,阴晴不定的男人,他的脾

    气难日捉摸,虽然大多时候,他是冷酷的,绝清的,甚至是喷怒的。可有时候却温柔得让人心

    宣觅。

    这会不会是萧绝短暂的温柔,下一刻,便是狂风暴雨等着她。

    流苏不敢住好处想,她的脑侮里甚至出现被萧绝玉马分尸的渗状。

    她默骗了他,背叛了他,她逃离了他,对萧绝而言,不可能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流苏为什么?为什么这么残忍地对得我?’萧绝微微推开她,双手却禁锢在她月酬司

    ,不许她逃离。

    男子双眸定定地看着她,声音温柔到板致,而那森冷的气息,却让流苏不由白主地打了寒

    宣觅。

    “为什么垂着眼睛,不敢看我?还是我的窖颜让你嘈限,连看一眼的欲望者刚受有?’他的

    声音有着深刻的白嘲和讽刺,似在嘲笑什么。

    流苏垂着眼睛,心跳如雷,那是一种很恐嗅的感觉,抓住她的神经。

    她宁可萧绝大声地骂,用力的打,也不愿听见这种类似温柔,却森冷的语调。

    她害泊?

    南瑾你在哪儿?

    流苏心口发酸,第一时间想到南瑾,如果南瑾在这如果南瑾在这

    当年一个人出现在扮莫北侮上,跳入鳖鱼群之时,她也曾坏在心底呼喊南瑾,可南瑾始终没

    有出现。

    这是她必须要面对,必须要承受的恐嗅,谎言被揭穿随之而来,萧绝的怒气和限意。

    梳办安静得如乖巧的女孩,在萧绝面前,静默无声,垂着头,看不情她的表清。萧绝一手

    勾起她细致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面对着他,萧绝眼光掠过晦涩,以一种柔到板致的声音问道

    “为什么?

    倏然有脚步声,漫漫地逼近阁楼,流苏脸色一喜,彻底激怒萧绝,一记手刃在她颈后劈下

    ,流苏还未出声,眼前便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死也逃不开我一’这是她昏倒前,唯一听见的声音。

    米

    傍晚的夕阳,温暖的余晖,在湖面上铺了一层金光,整个水面者『是如此安静而宁和。

    不远处,红光缭绕,那轮太阳,给天边帝来漫天的红霞,不同于水面的宁静,天际的云层

    不停地滚动,不停地跳跃,时而聚在一起,时丽坑散。天际有着沉重的基调,这样的红,犹似

    鲜血,泼在天边,那缭绕着的红云,如一朵美丽的花一一开在坟墓边的花。

    美丽,妖烧却沉重.

    赤丹河上,孤帆远佯,萧维7在船头,玄衣的墨色融入在夕阳的余晖中,板为沉重。他眉

    悄紧拧,几年的历练,男子的眉宇间,有了如宝剑般的锋利。

    他已经不记得,他有多久好好地欣赏大白然的风光。

    在人生的路上,他一直走得很决,决到来不及去好好欣赏世间所有的美景,他的世早是黑

    暗的,是血腥的,是肮脏的。虽然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却得不到常人该有的温暖。

    看见阳光,有时候会嘈}鼠

    为什么它可仁功口此灿烂,却照射不到他的生命里。

    这些年,更是变本加厉,沉浸在黑暗之中,得不到救赎。他动过清,也爱过人,他爱雪瑶

    ,但更爱白己。他爱流苏于生命同重,他曾经以为,流苏会是他的救赎,能把生命中缺失的阳

    光帝给他,然而他唯一的救赎,却一手把他推入更黑暗冰冷的深渊?

    萧雏想起白己的母亲,她母亲是皇后,在宫廷的斗争中,他得不到一丝一毫的爱,因为他

    大哥才是太子。母亲把所有的期望和寄托者『给他大哥,任由他在黑暗的角楼里成长。萧绝记得

    有一年的夏天,那时候他才七岁,在宫里遇到娴妃,不小心撞伤了她,被打了一巴掌。

    他回宫去告诉母亲,他的母亲却让宫女把一束香点燃,狠狠地扎在他手臂上,拖着他去向

    皇帝告状,废了娴妃,在他母亲的眼里,他的作用便是这个。

    在别人想要抛弃他之前,他会把那人先狠狠地抛弃。

    在别人想要杀他之前,他会把那人先狠狠地杀死。

    这便是他从小学会的生存之道。

    他不懂得如何去爱人,就如借懂学步的孩子,不小心捧跤,如没有人扶起他,让他继续,

    那他永远不会走。

    他从小学会的一个道理便是,喜欢一样东西,便要不予余地去占有,否则她就不会属于你

    这才是爱.

    在他心里,是害泊被抛弃,所以才会紧紧地抓住,让人喘不过气来。

    流苏啊,你为何会如此狠心?

    即便千错万错,也不至于如此决绝,就这样把他狠狠地抛弃。

    剥夺了他所有爱她的权力?

    一点点的痛在心底蔓延,沉淀过的限意又一次俏然爬上心头,疯狂地在心底燃烧。

    流苏不仅离开了他,还嫁给风南瑾,还为风南瑾生了个女儿。在所有人都以为风南瑾已死

    之刻,勇敢地撑起风家,他简直不敢想象,当年和他过手的女人就是流苏。

    她在幸福的时候,可有想过他?

    想过他,在过什么样的日子?

    不,绝不放手.

    流苏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身后有了异动,流苏匆陀出了船舱,这才赤丹河中间,是扮莫北侮的方向?整条船上除了两

    名水手,就她和萧绝。

    流苏的脖颈还有些酸痛,此刻却顾不及,一个下午的时间,离凤城已经很远了。这是上京

    的路线。

    流苏倒吸一口气,“萧绝,你要帝我去哪儿?

    久违了玉年的声音如天籁般传入萧绝的耳朵,心清莫名地激动起来,然而,触及到女子脸

    上的恐嗅和担陇,一股怒气又从心底窜上。

    萧绝冰冷地开口,“你在凤城玉年,难道没看出这是上京的航线吗?去哪儿?你是我的妻

    子,你说我能帝你去哪儿?

    流苏本来就苍白的脸,更白了,有种透明的错觉,她院了手脚,脱口而出,“我的家在凤

    城一

    萧绝的脸一下子沉入黑暗之中,灼热的眼光如能让寒冰燃烧,浑身散发出一股煞气,声音

    从牙缝里挤出来,“方流苏,你胆子你再说一次.

    流苏脸色苍白,背脊却挺得笔直,一字一句,板为情晰地道:“我的家在凤城,是风家堡

    一

    萧绝的手夹然举起,对着她的脸就要扇过来,流苏双眸沉静地看着他,眼光坚定,把所有

    的恐嗅和不安地隐藏在心底。南瑾说过,如果对手比你强,比你厉害,就要更加沉稳,千万不

    要让对方看出你的恐嗅和不安。

    实力上赢不了,气势上千万不要输.

    萧绝的手,夹然打不下去,这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他曾经发誓过,假如她真的还能活在他

    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会把过去来不及对她的爱统统地给她,又怎么可能再伤害她。

    “萧绝’梳办牡声喊道,神色有些痛苦,“我们缘分已尽,就算回去,又能怎样,你

    还是当年的你?我还是当年的我吗?只坏下年了如果是因为我的默骗让你白尊受伤,要打

    要骂随你便你我者『知道,回不去了.

    萧绝眼中火光一窜,用力地抓住流苏的肩膀,力道大得几乎可仁)裸碎她的肩骨,疼得流苏

    头皮一阵发麻,却用力地忍住。萧绝喷怒地喊道:“缘分已尽?什么叫缘分已尽?方流苏,你

    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这一点,一辈子者『不会改变,就算你日后二嫁,三嫁,四嫁你还是

    我的王妃,只要我没死,这个身份你永远也摆脱不了?

    流苏眉心一拧,眼光远眺,如斯霸道的话,竟然让她心中一片宁静,“萧绝为什么你

    要来找我?既然错过,何不将错就错,你是圣天的王爷,天下女人皆由你选,我貌不晾人,无

    才无德,执着于我又有何必?

    “办不到?’萧绝倏然发出一声厉口孔,眼光狰狞恐沛,他真的想要把这个女人的脖子,狠

    狠地拧断。

    狠狠的

    狠狠

    拧断.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5章(文字版)

    流苏神色一震,被萧绝脸上的阴鸳给吓着,有片刻的闪神。

    萧绝他的执着是为何?

    她灵秀的双眸定定地看着清绪濒临崩护贵的萧绝,闪过一抹诧异和不可置信。

    除了喷怒和限意,她亦看得男子眼光中深沉的爱,如一层网纠缠着她,脑门倏然一阵剧痛

    ,最</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