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6

_分节阅读_18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近经常出现在梦中的画面,再一次浮上脑侮,流苏顿时感觉一股窒息,娇小玲珑的身体剧

    烈地震动起来。

    头部如针扎似的疼,抵过被萧绝抓疼的肩膀,流苏呼吸急促起来,咽喉如被什么东西狠狠

    加掐住,干涩得发不出一点声音。如同在梦境中的感受一样,她被抛进冰冷的侮水中,任冰一

    样的潮水渗入她的玉脏六腑,任痛苦和绝望无边无际地蔓延,把她包围。

    “流苏,你怎么了?’萧绝大晾,才一松手,流苏就软软地倒向甲板,萧绝迅速捞起她的

    腰,把她紧紧地抱进坏里,急声问道:“流苏,说话,你哪儿不舒服?”

    流苏浑身抽搐,小小的身子无意识地缩进萧绝坏里,卷起来,不停地哆嗦。她抱着头,痛

    苦地低吟,丽眸通红,低哑的呻吟如压抑了剧烈的痛苦,折磨得她痛不欲生。流苏夹然伸出手

    ,不停地拍打在脑侮。

    萧绝大晾,伸手压制着她的手,不许她轻举妄动,伤了白己,看见流苏如此痛苦,他的心

    口紧拧,揪成一团。

    该死的一

    她究竟怎么了?

    “流苏,别泊,我在这,别泊乖.”虽限板坏中的女子,可看见她如此痛苦得挣扎,

    却又冷港自疼。再怎么限,话说得怎么狠,也见不得她有半点的痛苦。

    他甚至有些后晦刚刚冲动之下抓疼她的肩膀.

    “别泊,我在这儿.’萧绝的声音冷峻中饱含着一股不熟悉的温柔和深清,如一阵和沐的

    风,淡淡地吹过女子恐嗅的梦境。温暖的坏抱让梳办缓缓地安静下来,这些天梦墙缠身,还是

    第一次如此迅速地平静下来,每一次她者『会被噩梦晾醒,泪如雨下。

    淡淡的温暖从萧绝身上散出,紧紧地裹着她,流苏的身体漫漫地放松下来,不再僵硬,不

    再挣扎,乖巧地令人疼借。

    “是头痛吗?哪里痛啊?还是哮喘?’萧绝见她平静下来,担陇地问道,侮上的空气还算

    新鲜,她的哮症不会发作的吧?

    萧绝有些着急了,若是她哮症发作可怎么办,他一时头昏,怎么忘记了这点,“你身上有

    药口马?”

    袖想起米梳办日消百身上者『帝着药,伸手便向她月到刊挨去,却找不到药瓶,不由得发出不雅

    的诅咒,“该死的一

    流苏愣愣地看着他,彻底茫然了?

    萧绝的着急,刚刚的温暖,清真意切的担陇,者『是过去萧绝没有给过她的,如今时隔玉年

    这样的萧绝对她而言,是陌生的。

    也是让她恐嗅的。

    想起那个梦境,更让流苏不知所措,对这不熟悉的一切,打得措手不及。

    全乱套了?

    “萧绝’流苏坐起身子,离开这抹不熟悉的温暖,这是她贪恋不得的感清和坏抱,不

    属于她,“我的哮症已经好了.

    萧绝松了一口气,拂去她额头上乱发,她看起来有点狼狈。

    流苏头微微偏开,不着痕迹地避开,挣扎地站起来,晚风吹过,身体一阵冰冷,方知白己

    流了一身冷汗。

    萧绝双眸危险一眯,也随着站起来,高大的背影冷然如霜,沉默不语,平静如暴风雨前的

    侮面。

    “我是毒蛇猛兽吗?连碰一下者『让你难以忍受?’萧绝阴冷地瞪着她,一片好心当成驴肝

    肺,他者刚受生气,她摆什么谱?

    不识好歹.

    刚刚升起的柔清又被满腔的怒火给压下去,萧绝一肚子闷火,不舒服到了板点?流苏垂眸,没有应话,半晌才看着他,好奇地问道:“萧绝,你认识一个叫方媛媛的女人

    口马?

    “不认识.’萧绝有些赌气地回答。姓方的,他就认识方锦绣和方梳办四姐妹,哪会认识

    什么方媛媛.

    流苏脸色一阵失望和疑惑,他不认识?为何她的梦里总会出现他和那女孩的画面,她好似

    她,可有好像不是。

    过多的疑团让流苏肇眉,萧绝沉声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流苏摇摇头,“随口问问.

    萧绝冷笑地看着流苏,“你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会发现你扮受死吗?

    刚刚才得仁)舒缓的气氛又紧绷,流苏白知有魄在先,聪明地选择沉默,暗白琢磨着他是怎

    么发现的?

    萧绝冷冷一哼,冷硬的唇角勾起语意不明的嘲讽,“多亏了你的宝贝的女儿,我才知道你

    没死?有没有感觉震晾?哼.

    流苏俏脸发白,徒然睁大,“你说什么?你”

    他见过小白?

    “她你’梳办户音抖得语不成句,他应该不会坏疑小白的身世在对,她长得这么

    像南瑾,正常人者『不会错认他们是父女。

    可是

    如果算算月份,很明显就发现不对劲,况且小白是早产,怎么算也不会是南瑾的孩子。

    一阵晚风吹过,流苏额头冰冷,萧绝嘲讽的眼神紧紧地锁着她,一步步地逼近,咬牙切齿

    地问道:“当年你是怎么离开王府的,说,若是有一点点默目两,我”

    那些狠话倏然缩回喉咙间,重重一哼,一脸冷冰地撇过头去。夕阳已经完全落下,整片

    天地灰蒙蒙的,晚间的零有些重,在水面升腾,那层薄薄的零给男子镀上一层朦胧的厚重,冷

    然的背影,冷峻的眸子,拼命压抑的怒火,流苏感觉到风雨欲来的平静。

    如何解释?

    要告诉他,小白是他女儿么?

    流苏下意识摇头,不成,不能说,南瑾虽然是右相,可萧绝是王爷,他们三人的感清纠葛

    不管如何,小白是皇家之后,不可能会让她继续留在风家堡。萧绝一定会抢走她的女儿,这是

    流苏所不愿意的。

    她舍不得小白,况且风家的人者时巴小白当成手心的珍珠,细心地呵护和宠爱,事清曝光后

    ,对他们也是一大冲击。

    而且,会给南瑾帝来巨大的难堪.

    流苏不愿意这种结果,可让她默骗萧绝,她又觉得对萧绝很残忍,两边权衡之下,流苏选

    择沉默,电光火石之间,她找不到一个很完美的借口。

    当年那场戏,太逼真了?

    萧绝多半以为那个孩子不在了AEI

    他有查过小白的出生年月么?

    “说.方流苏,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别让我去查.’萧绝眼光冷峻,阴鸳地冷喝。他眉

    悄凌厉,薄唇紧抿,冷冷地看着她。

    梳办目父着下唇,沉静地道:“是我故意布下的疑阵,事先服下假死药,那药,我知道是安

    胎药,是我故意下毒,让你以为我是中毒而死。如玉骗了你,其实她什么者刚受做,只不过是帮

    我圆谎,这一切者『是我的计划,你要匡罪,匡我一人就好.

    萧绝震晾地看着她,倏然一把拽过流苏的手臂,一脸晾喜,那冷峻的眼光充满纯粹的喜悦

    ,强烈到令人无法忽视。梳办匪了一下,力图镇定,他这是怎么了?

    “那孩子呢?你没喝下药,那那孩子呢,地上的血是怎么回事?’萧绝的声音拔高,

    充满期盼和渴望,双眸定定地看着流苏,“流苏小白她是不是”

    他的声音到最后,竟然有些颤抖,流苏看着这样的萧绝,心里似被利器狠狠地扎了一下,

    第一次看见萧绝脸上这种单纯的喜悦,第一次听到这个男人如孩子般渴望的声音,流苏眼眶一

    热,竟然说不出一个不字.

    “我’流苏嗓子干涩,她沉静地看着萧绝,该怎么办?萧绝若是知道了,一定会抢走

    她女儿,可不说,对他的确是太残忍了。

    她已经白私地剥夺他们父女玉年的时光,如今真相大白

    流苏受不了这样结局,白己把白己困在图图,左右为难。

    她可不可日了圈装晕过去?流苏白暴白弃地想着。

    “流苏,你说实话,算我求你,好不好?’萧绝放低了声音,如诱惑般,哄看梳办说真话

    “孩子孩子我不知道’流苏最终受不了这种逼迫,想要挣扎离开,可借被萧

    绝紧紧地禁锢着身子,动弹不得,“萧绝,你放开我,我要回家,求求你,放手吧.

    “办不到?’萧绝厉喝,控制住力道不至于伤丁梳办,他也想要放手,可谁来教教他,要

    怎么样放手?

    他办不到,真的办不到?

    如果可日赦手,他何必痛苦了玉年,遗憾了玉年,他以为流苏会是他一辈子的遗憾,可如

    今知道她没死,他怎能轻易说放手?

    “流苏,我做不到?’萧绝沉声道,语气坚决,坚硬的眉目饱含着一种属于萧绝的刚硬。

    志在必得的决心.

    “萧绝,我知道我目两着你假死,让你魄疚这么多年是我不对,可是,有些错误一点铸成就

    无法挽回,当年我就很情楚地说过,人生不是游戏,没法重来,我不会给你重来的机会,当年

    尚且如此,事隔玉年,早就物是人非,再这么纠缠下去只会让我们三人者『痛苦,我也好,南瑾

    也好,你也好,者『应该有白己的幸福。我们之间只是一桩错误的婚姻,有缘无分,你又不爱我

    ,又何苦为难我呢?’流苏平静地道。

    她和萧绝之间,从来就是一种错误,错误的相识,错误的婚姻,错误的纠缠,她没办法在

    王府继续生活下去,这才心生离意。

    “你’萧绝气得想要想要掐死这个可恶的女人,凭什么到现在她还箭信誓日日地说他

    不爱她,难道只有风南瑾爱她,他的爱就一文不值么?

    那些为谁痛苦的夜晚,那些为谁挂</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