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7

_分节阅读_18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念的夜晚,难道是他的虚清假意吗?

    为何到了她嘴里,却被贬得如此不堪。

    “方流苏,我就算有错,也不至于让你如此檐蹋.’萧绝双眸喷怒地瞪看梳办,“你以为

    我就这么肤浅,为了一个名分甘愿和风南瑾闹僵吗?我会为了白己莫名其妙的白尊心受损和风

    南瑾斗吗?为了一个不足挂齿的女人日日夜夜挂坏吗?”

    “玉年前,是谁推开谁?好,我承认我开始不对,我不会那么绝清地对你,我不该让你身

    败名裂,不该让你身陷图图,可方流苏,你扣心白问,我们相处那几个月,我真正伤到你什么

    了?我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让你要仁划圈死要逃离我?林云儿滑胎,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坏疑

    过你,我深信我认识的方流苏不会如此歹毒去害人,那碗药只是想要逼出幕后真凶。然而你做

    了什么?你明明知道那是安胎药,还将计就计,让我以为妻子孩子者『渗死在我手里。你在凤城

    欢笑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抱着你漫漫变冷的身体之时是什么感觉,你可曾想过我在每月拿着一

    束花去你坟前祭拜是什么心清?你又可曾想过,我看见你的幻影,者『触摸者『不敢,就害泊你下

    一刻就消失不见,方流苏,说到底,是谁狠心,是谁雏隋?当年的错误,你就一息责仕者刚受有

    口马?

    萧绝几乎是吼着,浑身紧绷,压抑的怒火咆哮着卷向流苏。

    他真的如此笨拙,那么深刻地爱着一个女人,到头来,她却如此轻易地说出,你又不爱我

    ,这种伤人的话口马?

    流苏被他吼得愣住了,错愕不止地看着萧绝,十分震晾,他在说什么?

    “萧绝”

    “我真的限不得掐死你.’萧绝一脸阴霹,“方流苏,你总是伤人而不白知,当年你以为

    就你受伤,你想逃走,可想过我有没有挣扎,我好不窖易放下一切,想要和你重新开始。你在

    郊外说你想要一份独一无二的感清,我好不窖易下定决心对你说,我给得起。可你呢,风轻云

    淡就走了,我痛苦玉年,坏念你玉年,到头来却换来一句,你又不爱我?方流苏,玉年前你对

    我过于苛刻,玉年后,依然毫无改变,我是傻瓜,我疯了才会爱上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萧绝说罢,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入了船舱,留卜梳办一个人,呆滞地站在那儿。

    好久好久

    扮受有回过神来.

    她想要笑,然而,眼泪却湾然而下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6章

    一轮明月高挂,苍育静默漆黑,那轮明月如苍育之上唯一的眼睛,正冷冷地俯视着世间的

    一切思怨清仇。

    烟零朦胧,情白的月光如一层轻柔的纱把整片天地者『笼罩,平添一抹神秘和凄凉之感,风

    过,倒影破碎摇曳。

    赤丹河晚上的风很凉,轻轻地吹过河面,荡漾一层涟漪,水在拍打着船身,发出哗啦哗啦

    的声音,船在水的拍打中摇晃,沉浮,寂静。

    帆船停泊在河水中,挂起一盏明灯,灯倒影在水面,若欲与明月争辉。

    夜,如斯静谧.

    流苏站在甲板上,动也不动,双眸直直地看着朦胧的静谧的睡眠,神色平静。晚风吹起女

    人水绿长裙,静默地飘荡,飘逸中显得悲伤。

    她的脑侮里一直回荡着萧绝的话,说实话,她是震晾的?

    时隔玉年,萧绝的话彻底让她觉得造化弄人。

    这是她所没有预料到的事清,当年他们的相处,如同水火,流苏心生离意并不是因为萧绝

    对她的不信任。而是王府的生活压得她透不过气来,那种如囚禁般的生活,她要不起,所以才

    抛弃。

    初遇萧绝是在花灯节,她还记得当时的震憾,一直出现在梦中的男人以一种天神般的姿态

    降临,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紫袍古剑,冷峻果决,那是她第一次把眼光停留在萧绝身上。因

    为他有一张和她梦中一摸一样的脸。

    再次见面,是方家,萧绝来提亲,姐姐阴差阳错的无心错误,却要以一生的幸福来偿还。

    这让她深感不安,这才代锦绣出嫁。没有人知道,当初她代嫁,除了无奈之外,隐约是帝着好

    奇和期盼。

    然而,所以的好奇和期盼在洞房花烛灰飞烟灭,梳办还记得男子无清的羞辱,冷酷的手段

    ,残忍的话语。一身红袍,却阴冷如阎罗,仿若从地狱而来的魔鬼,那一夜,流苏把记忆中的

    那张脸深深地打入无底深渊。

    也注定了,他们之间你追我躲,我追你逃的局面。

    流苏以为她会一辈子就这么在梧桐苑孤独终老,也随遇而安,接受命运的安排,而这种平

    静最终还是被夹如其来的三个女人打破。

    者『说三个女人一台戏.

    她把戏者队寅完了,所姗了,便想要逃离。

    那个舞台,不适合她。

    她一直知道萧绝是喜欢她的,可远不到爱的程度。

    她曾经动过心,却扮受有很积板地争取这份爱清。她把白己的心保护得滴水不漏。她和萧绝

    本就是不平等的开始,倘若在感清上输了一步,她就会万劫不复。她不想被萧绝嘲笑,不想被

    萧绝奚落,不想被萧绝羞辱,所以宁愿风轻云淡,顺其白然。

    说到底,不是不爱,而是不愿意主动去爱,不肯先交出白己的心。

    萧绝骄傲,她又何尝不是?

    因为太在乎.

    所日输不起.

    在她挣扎.仿徨的时候,他没有看出端倪,他没有及时拉她一把,反而凝清的姿态把她

    推开.也把这份来不及生根发芽的爱清拧断。

    如果当年他曾有一丝一毫的关坏,或许她就没有机会爱上南瑾。

    可如果始终是如果,世间本来就没有那么多如果。

    错误的开始,注定了悲凉的结束。

    “萧绝,这就是我们的命.’梳办户音轻得不能再轻,飘渺地回荡在赤丹河上,如同泊晾

    吓了谁一般。

    命中注定,只能错过.

    即便知道深爱,又能怎样?

    她已不是当初的她。

    她的生命中,已经出现一个比白己生命还重要的风南瑾。

    除了一声唱叹,一时感队悲伤,她什么者『做不了?

    萧绝不是她的缘分,南瑾才是.

    流苏细细地回想起她和萧绝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切,不禁笑了.

    她悲哀地发现,他们之间除了彼此伤害,还是伤害,温清的场面几乎没有。就算偶然露出

    一丝她捕捉到的柔清,也会被他接下来的冷言冷语冲得一干二净。

    她还记得梧桐苑,曾经若即若离的忐忑不安。

    如果如果萧绝能早一步察觉到她的不安和恐院,能早一步洞悉她内心,或许他们今天

    会是幸福的一对。

    玉年前她对萧绝有怨憨的,有限,可玉年过去,当初什么感觉者『淡了,仔细n想起来,她

    有什么资格怨憨,有什么资格去限他?

    萧绝在新婚之夜就说了,她要有心理准备承受他的报复,那他想要如何,也是她该受的。

    她匡萧绝不懂她,可她又何尝懂过萧绝?不肯低头的骄傲,才是他们之间的致命伤。才是他们分离的原因。

    萧绝说的不错,她是决绝,可那是因为她太过渴望牢笼之外的白由生活。

    她是白私的女人,总是把白己保护得很好,在最大程度上不让白己的心受到伤害,身体再

    怎么虐待,伤口窖易愈合。

    而心就只有一颗,伤了,便会碎了?

    伤害已经铸成,再怎么弥补者『于事无补,她不会再去创造一份遗憾。

    一次,就够了.

    倏然船舱发出一声沉重的碰撞之声,晾丁梳办游离的心智,接着传来一声闷响,板为沉重

    流苏眉悄一挑,萧绝在做什么?不会拿锅碗瓢盆出气吧?

    女子扣交咬牙,犹豫片刻,下了船舱。

    船舱很宽敞,点了一盏橘黄的灯,借着昏黄的灯光,流苏看见地上一片狼藉,“萧绝你在

    干什么呀?”

    倏然脸色大变,匆匆地跑过去,扶起地上的男子,他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呼吸沉重,如

    承受什么剧烈的痛苦,正在顽强地抵抗,铜盆掉在地上,刚刚水手们煮好的热水,止目看烟,

    撒了他一身。

    “萧绝,你怎么了?’流苏吃力地扶起他,翻过身子,倒吸一口凉气,袖脸奋苍白,双唇

    失色,额头上冷汗阵阵。喘息板为沉重,显得有些病态。流苏担心地探探他的额头,略有些发

    烧,她刚刚扮梦怎次住意到萧绝的脸色,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从酒楼开始,他的脸色一直很苍

    白,生病了?

    萧绝的身子太沉重,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弄到床上去,找来一条干毛巾,擦干他被

    热水烫伤手臂。

    烫伤得不轻,半条胳膊者『通红了?

    幸好男人皮粗肉厚,若是撒在她身上,估计得要半条命.

    萧绝昏昏沉沉的,汗水书司简在额头上凝聚,梳办叹息一声,袖怎次在这个时候生病了?

    她从打来一盆情水,拧干毛巾,敷在他额头上,船上条件简陋,他白求多福吧,梳办障库

    地想着。

    萧绝费力地睁开眼睛,流苏正巧给他换毛巾,他冷峻的眼光似有一丝茫然,匪匪地看着流

    苏。

    流苏一愣,气氛有些诡异的安静,两双眸光紧紧地凝在一起,谁也没有移开,像是较劲一

    样。<</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