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88

_分节阅读_18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br/>

    半晌,流苏才道:“你捧倒了?

    萧雏眉」\一拧,手臂上的痛让他抬手,见到一片通红,冷酷的男子发出不雅的诅咒,“该

    死的一

    Ini“伤手臂算小事,你怎么那么逞强?者『病成这样,还硬撑着.

    “谁说我病了?’萧绝冷哼,喷喷地看着她,欲言又止,别扭地转过脸去。这哪儿是病了

    ,他是受了板严重的内伤。

    他和风南瑾那晚的打斗,两败俱伤,两人者『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他当晚就命令林俊准备船

    只来凤城,一路上者『不停歇。一路上喷限交加,一直想着见到流苏,他是要掐断她的脖子,还

    是拎着她直接丢回京城,心清一直不能平复下来,哪能好好疗伤。

    这几天一直有些发烧,并不算太严重,他一心想着去凤城见流苏,哪还能顾及那么多,这

    内伤反正又死不了人,最多调养一段时日罢了?

    “这不是病,那是什么?你发烧了呀,承认白己生病我又不会笑你,萧绝,你还是让船停

    靠,去医馆看病吧?’流苏淡淡地道,转手又换了条毛巾,敷在他被烫得通红的手臂上,船上

    扮受有药,这样会让他舒服点。

    她真想不到,如此强大的萧绝,也会有生病的一天,倒是百年难见的奇景。

    萧雏吓吓地看着流苏温柔的动作,心头一颤,这是他从未的得到过的柔清,仁峭百的流苏,

    除了冷模,还是冷扮氯

    “你担心我?’萧绝像是发现什么晾天秘密似的,眼光一亮,心清大好.

    流苏动作一顿,看着萧绝,淡淡一笑,“船上除了两位水手就剩下我,就算是陌生人生病

    ,我照顾一下也是应该的,况且是你。若你有个什么,这罪名我担当不起.

    “闭嘴.’萧绝冰冷一喝,刚刚升起的喜悦就被流苏一盆冷水浇下来,他冷冷一哼,“靠

    岸?哼,你想逃跑?”

    流苏眉悄一挑,浅笑道:“我何必逃跑,既然你不肯让我回家,那就上京,反止自瑾和小

    白也在京城。

    她想他们了一

    特别是今天,急切地想见南瑾.

    萧绝双眉一拧,眼光进出怒火,流苏不晾不嗅地看着他,淡然一笑,萧绝一肚子火气莫名

    其妙被这淡淡的笑熄灭了。

    “做梦.’他的声音冷硬,“我不会让你们见面.

    流苏也不院张,事已至此,反而变得沉静,“萧绝,万事岂能皆如人意.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237章

    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每个人心中者『有一道伤,每个人心中者『有秘密,每个人心中者『有遗

    M.

    可世上的人,不者『这么活下来了么?

    当年以为南瑾已经死的时候,她何曾不是想着,生相伴,死相随,可她最后还是没死,活

    得好好的。

    不如意也好,遗憾也罢,岁月依旧如校,时光不会为谁而停留。

    否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也不会有那么多交错的缘分。

    然而,她这几年来,懂得两个字一一珍尚

    流苏起身,心底微微叹息,淡然道:“我不会逃跑,你还是上岸看看大夫吧.

    萧绝的伤势很严重,这几天迫切想要见到流苏的心清使得他强行忽视白己的身体,以一种

    意志在支撑着。

    如今见到流苏,这种意志便薄弱,宛若高楼一夕倾塌,彻底击垮他的身体。

    他的脸色苍白,因为发着高烧,双眸微红,寻常冷峻如冰的眸光露出淡淡的脆弱来,流苏

    J自肠一柔,这个强大的男人,很少生病吧.

    流苏不禁想起南瑾生病的时候的别扭,心里有些明白原由。

    不管多强曝的人,生病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些关心,总会觉得脆弱和无助,外表越是强曝的

    人,某些心弦越是脆弱。

    南瑾是这样,萧绝也不例外.

    流苏看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去给你煮点东西,你休息吧.

    萧绝本来还是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听见这句话,匪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流苏已经出了

    船舱。

    萧如卜时卜地看着水绿的衣角消失在眼睑里,苍白的唇浮起满足的笑窖,纯粹干净如一个渴

    望温暖和爱的孩子。

    看来这病爆发得真及时.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如此温软的心清,情风从窗口微微地吹拂过来,如一双温柔的手

    ,抚摸着这位历尽枪桑,伤痕累累的男人心上,那坚硬的心,似乎又柔了几分。

    淡淡的笑在船舱响起,听得人心头发酸。

    若是被萧越和萧寒看见,非觉得被雷劈般震晾。

    这艘是常年航行的私用帆船,储备充足,除了干粮,还能白己煮饭,两位水手早就吃完饭

    到甲板上赏月去了。他们是亨属十王府的水手,今六梳办和萧绝在甲板吵架,他们早就知道她

    是谁,白然不敢让她动手。

    流苏只是淡淡一笑,让他们该做什么做什么去。

    这点事,她还做得了。

    流苏给萧绝煮稀粥,眉心微微一拧,她可没见过萧绝生病,应该不会和南瑾一样难伺候吧

    I

    流苏一边等着饭熟,一边吃着干粮,双眸沉静地看着天下那轮明月,笑窖有些苦涩。

    这一次,她恐泊又要昊名远扬了?

    一嫁萧王爷,二嫁风堡主。

    此二人,一个是权倾天下,一个富可敌国。者『是人中之龙,少见的厉害人物。

    世人估计会耻笑他们,为何就执着于一个水隆杨花的女人呢?

    玉年前方流苏就身败名裂,为天下人耻笑。

    玉年后风苏苏也会昊名昭彰,再度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她已经预料到将来她面对的,会是怎样的狂风暴雨。

    玉年前她无所谓,那样的流言伤不了她。

    可玉年后呢?

    她有一个幸福的家,有一群疼爱她,她在乎的家人,他们会怎么想她呢?

    流苏想起在京城被城民围堵之时,那些鄙夷的眼光。

    是否有一天,在凤城,她也会遭受到这样的待遇?一想到这,流苏的心如同针扎似的。

    她还是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罢了一

    顺其白然.

    也许这就是幸福所付出的代价.

    白作白受,与他人无尤.

    等粥熬好,流苏盛了一碗端进去给萧绝。船舱很安静,只有萧绝略有些急促的呼吸,偶尔

    不白在的低吟,可能身体不舒服,总是翻来覆去,睡得不太安稳。

    “萧绝,醒来吃饭了.

    流苏叫了几声,萧绝这才醒过来,眼光更红了,脸颊也有淡淡的薄红,流苏吃晾地探探他

    的额头,烧得比刚刚厉害多了。

    “兼雏徐马曰卜船竟吕升宁豁库精」一柱若徐可日前子、韶和徐什楠们牛抓几服药回妻

    ,这么烧下去,很伤身体的,有的人就是因为高烧死亡的。’流苏口气着急地劝着他,怎么这

    么倔强呢?

    萧绝挣引着坐起身子来,深深地看了眼流苏,似是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你喂我.

    流苏先是愣住,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来,“我说话你有没有听见?让他们上岸去抓药。白己

    的身体不照顾好,谁会帮你照顾?”

    “我肚子饿了?’萧绝双耳白动过滤流苏的话,有些无辜地说道。

    流苏气结,眼光一沉,萧绝见她真生气了,沙哑着道:“我是内伤引起发烧,白行调息就

    好,不用看大夫,内伤好了,烧白然就退了?

    萧绝内伤加上这几天连续赶路疲劳过度,再加上心伤,清绪几度起伏过大,身体抗议才导

    致发烧,这会儿,他轻描淡写说过去,不想让流苏知道。

    男人的面子,还是很重要的。

    流苏嗤道:“我也算半个大夫算了,随便你,反正我的话你也听不进去。既然有力气

    ,白己动手.

    流苏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碗住他前面一伸,“拿着.

    萧绝双眸定定地看着她,没说话.

    发烧微红的眼睛,安静地瞅着流苏,冷峻,平静,固执。

    梳办打眉,算了,她倔不过他,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果然,生病的男人每一个好伺候的

    “我手烫伤了,你喂我.’萧绝重复,口气有些无力,态度却非常坚持.

    梳办饥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舀了一口稀粥,送到他唇边,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她

    不跟他计较。

    船舱很安静,稀粥的香味在彼此鼻尖流转,缓缓地流溢出一股温清。

    萧绝扮受说话,安静地喝粥,偶尔抬眸看一眼流苏,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纤细的手,淡静的脸,担陇的眼,温柔的气息,这些者『是他梦寐仁)术的画面,流苏她,从

    未如此温清地对待过他。

    萧绝是如此珍借,倏然升起一股野蛮的霸道。

    就让时光者『停留在这一刻吧.

    这种来之不易的,珍贵的温暖,几卜袖心肠柔软,夹然就想着,这样一生一世下去,永远不

    改变。

    没有风南瑾,没有风家,没有王府。

    只有萧绝和方流苏.

    萧绝吃得很漫,是一种故意的漫,有意延长令人心厚和满足的时光。

    他没有说话,深泊一说话,就打破这种平静和安详,流苏的小嘴里又吐出令人伤心的话。

    “你故意的是不是?”粥者『陕凉了,竟然吃不到一半,</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